当前位置:独游>第一卷 初醒 第二章 我是谁

第一卷 初醒 第二章 我是谁

本书:独游  |  字数:4150  |  更新时间:

传说中,在万物诞生之前亿万年的岁月里,在所有位面尚未产生时的无尽时光中,在时与空的起点,这世界空无一物,只有黑暗。

一切都是从黑暗中开始的。黑暗是一切存在的本源,也是一切改变的始祖,它孕育了万知万能的创世神祗达瑞摩斯,而这位伟大的神一手击破了混沌,将他浩瀚的力量播撒到无尽的虚无之中,从空洞而又广大无垠的“无”中创造了“有”。

最先有的,是光。光明穿透了黑暗,点亮了一无所有。而后,创世神的手紧握住光芒挥舞,混沌中的一切也随之流动起来,永不停歇,于是就诞生了时间。

而后,他又创造出了许多许多东西,其中也包括我和我所身处的这个世界。

我不知道这传说是否是真的,但有一件事我非常确定,那就是那场突如其来的黑暗确确实实把许多事情都改变了。

我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才从黑暗中醒来。在那绝对无光的寂静世界中,你会觉得一切都已经停滞、消失,“时间”这个曾经无比神圣和强大的概念完全冻结在一片可怕的虚无之中,不再具有丈量的意义。

醒来时,一切照旧。天清风朗,草浅影长,粗糙的城墙连成一道灰白色的带子,裹住晨光中的坎普纳维亚城。

唯一不同的是,街道变得很冷清。原本总是被到到处闯荡的涉空者们堵得水泄不通的青石板道路上,现在空无一人。只有那些靠着小买卖糊口的原生者们还站在他们维持生计的店铺旁边,静静等待着别人的光临。

我的搭档——那个名叫“城门卫兵弗莱德·古德里安”的家伙——也依然还在。他还是一本正经地握住他引以为豪的长剑的剑鞘,炯炯有神地目视前方。

在他的对面,正站着一个身穿卫兵铠甲、腰佩制式长剑、看起来面目挺和善的卫兵。他的眼睛挺大,也还算明亮,但却似乎缺少一些神采。不过他微笑起来的样子倒是蛮亲切,就像是随时都准备迎接来到城里的游人似的。

原本,这是一个极普通的城门卫兵,和坎普纳维亚城四个城门的总共八个卫兵没有任何的异样。可正是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卫兵,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震惊。

我忽然急切地想要找到一面镜子,希望它能够告诉我我与眼前这个城门守卫的差异。甚至我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想要确定那是不是真的。

那名卫兵忽然对我说:“不要太接近城外的丛林,旅行者,那里可不像看上去那么安全。大概两个月以前,有一群野狗突然出现在那里。他们经常袭击行人,闹得城里人心惶惶。治安官杰拉德先生正为这这事发愁,如果你觉得自己足够强壮,可以去猎杀三头野狗,把它们的皮毛送到治安官的办公室去,杰拉德先生会奖赏你的。”

我惊讶得简直下巴都要脱臼了。那是我!是我的声音!是我的台词!他说得一丝不苟,就连重音和断句也和我一模一样。说完之后,他就不再理睬我,仿佛全然没有注意到我和他的相似之处。无论是神态还是表情,我都无法找出他和我不同的地方。

怎么回事?这世上多出了一个我,站在我的位置上,行使着我的职责,对我说着原本应该由我来说的话?

我有些惊惶地把目光转向别处,这时我才发现,我眼中的世界变得有些不同了。无论是房屋还是街道,一层清晰明亮的色彩正盈满我的眼眶。我像熟悉我的掌纹一样熟悉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我清楚地知道,它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可不知为什么,一切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的新奇、那么的精彩,就连路边水槽中污水流淌的淙淙声听起来都是那么地悦耳。我知道,一些巨大的变化正在我的身体里悄然地发生着,它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此前我从未看见的东西。

首先,在每个人的头顶,我都看见了一行草绿色的字迹。无论他们走到哪里,这行字都始终跟随着他一起移动。这些字都是他们的名字,比如说那边过来的那个巡逻兵,头上的字迹就是“巡逻兵波特”,而跟在他身边的那只猎狗头上则显示着“巡逻犬法特尔”。我着意看了我的搭档一眼,他的头上毫无差错地写着“城门卫兵弗莱德·古德里安”的字样。

我很快得出了结论:这应该是每个人灵魂的印记,也是他们身份的标志。以前我看不见它们,而现在我不知发生了什么,拥有了此前所没有的能力。

想通了这一点,我立刻急切地把目光转向那个取代了我的城门卫兵的头顶。在他脑袋的正上方,一行翠绿色的文字让我的心冷到了冰点。

那上面赫然写着“城门卫兵杰夫里茨·基德”几个字,就在不久前,那还是我的名字。

这简直是荒唐,为什么我的灵魂的标签居然会打在他的头上?

难道说,他才是真正的我么?

如果他是我的话,那么我又是谁?

我忙不迭地抬起头,在头顶,我找到了自己的灵魂

那里写着这样的名字:

“杰夫里茨·基德”!

真相大白了,我不再是——或者说我从来都不是——城门卫兵杰夫里茨·基德,尽管我们很相似。我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我的生活并没有捆绑在某一段城墙的脚下,我的灵魂也不从属于这扇厚重粗糙的城门。

我是一个全新的人!

生平我第一次发现:我是自由的!我不必去应付那无尽的提问和索取,再一遍遍重复那些我曾经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语。

“离开这里,到别处去走走!”这念头从我的心底冒了出来,把我自己吓了一跳。离开?从我有过记忆的时候起,就从来也没有离开过这道城墙的脚下。我从来也没有动过这个主意,连想都没有想过。可是现在,这个念头在我的心中不住的翻腾,让我无法遏制。

“离开,离开,离开……到别处去,到别处去,到别处去……”我的头脑被这个诱惑的声音占据着,心里既激动又有些紧张。在这个声音的驱使下,我试着伸腿迈出了离开岗位的第一步。

当我的脚踏上另外一块土地的时候,我的心幸福得就像要炸裂开来一样。

你能想象的出吗?当你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就被困顿在不到三步见方的狭窄区域中,只能从一个固定的角度去观察不到两百步的世界。可是忽然之间,你可以自己决定去到那里,去做什么,任意而为,随性而行,从无数个完全不同的视角重新去看待这个世界。你的世界变大了,无穷广大!

我无法形容这是何等的幸福。

我几乎当场放肆地欢呼了起来,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我一定这样做了。就在我刚刚重新认清了自己的灵魂的时候,我周围的一部分空气忽然变得扭曲起来。一个个淡薄的人影从这些扭曲的空气中浮现出来,由若隐若现的虚影,逐渐变得鲜明确实起来。

这是那些涉空者们,他们每次出现都会有这样奇异的景象。在那场可怕的黑暗中,他们不知躲避到哪个陌生的位面中去了。现在,他们又陆陆续续地回到了这里。

我觉得站在一个一模一样的人身旁有些突兀。在那些时空旅行者们完全降临之前,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朝着城外的树林走了过去……

在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前,我想我应该对自己多一些了解。我翻了翻自己的身上,想知道哪些东西会给我的旅程带来帮助。

我有一个背囊,并不是很大,提起来也没有什么分量。可当我打开它时,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不少东西了。我猜这个背囊是具有某种魔法的,它大概可以容纳两百磅的物品,而且不增加任何重量。

在背囊里,我找到了一张地图。这张图我再熟悉不过了,它就是坎普纳维亚的俯瞰图。当我还是城门守卫的时候,曾经在上面给上千个不识路径的涉空者做过指路的标记。在这张地图的中央,有一个蓝色的亮点。起先我一直不知道这个点意味着什么,可就在我一边走一边看图的时候,发现那个亮点也在朝着我前行的方向移动。很快我就证实了,那个亮点标志的正是我所在的位置。看来,这张地图上也附带有一些实用的魔法效果,我相信它会对我很有用。

背囊里还有一面镜子。我把它拿出来照了照,发现上面并没有显示出我的面孔,而是列出了一长串的说明和数据:

杰夫里茨·基德,1级,人类,战士。力量15,智慧9—2,敏捷12—2,生命值180/180,斗气值90/90。

攻击力15+2,防御力15+4。

种族特性:坚忍,生命减少至5%后防御力自动增加100%。

市侩,交易及人物奖励可多获取和少花费5%金钱,

多面手,可学习三个其它职业的技能。

战斗技能:直刺、砍杀、格挡

生活技能:无

我想这应该是一面直接照射灵魂的镜子,它消去了生命的形象,抽取出一个人最本源的东西直接将它还原成具象的数字,让我们可以更加清醒的了解自己。

除了这些,我还有一个日记本。我翻开它,发现上面已经写了一行字。那行字提醒我:杀死三头野狗,将狗皮送到治安官杰拉德的办公室。

我记得在城门口那个“真正的我”告诉我强盗的事情时,我好像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下来。看来,这本日记本可以自动帮我记录我曾接受的任务。我相信这也是某种魔法的效果,创造出这种实用魔法的人真是了不起。

背囊、地图、镜子、日记,这四样东西似乎是每个人都有的。我经常看见那些穿行于各个位面之间的涉空者们摆弄它们。除了这些东西之外,我背囊里还有一小捆月魂草。它应该是刚被采摘下来不久,叶子既嫩且柔,上面还开着幽蓝色的细小花朵。

我琢磨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东西是从哪来的。这就是在那片黑暗降临之前,那个匆忙交易的商人错手塞给我的。这是一种很常见的药草,经过简单的提炼就会制成各种药剂。可它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因为我对提炼药物一无所知。我随手把它扔回到背囊中,不再去管它。

剩下的就是我身上的衣物了。透过灵魂之镜,我发现我的铁盔可以增加1点的防御,但会减少我2点的智慧——对此我非常理解,这顶铁盔又小又窄,很不合适,紧紧塞住了我的脑袋,让我几乎窒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能真正专注地思考。我身上的嵌铜皮甲能够增加2点防御,但要削弱我1点的敏捷——我觉得它有些沉重。我的靴子也是如此,尽管它能增加1点防御,但沉重的份量同样要减少我1点的敏捷。

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应该是城门卫兵配发的制式长剑了。它看上去很普通,实用而锋利,能增加我2点的攻击力,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以上的这些东西,再加上钱袋里的50个铜子儿,这就是我的全副家当了。初获自由时的巨大欣喜此时已经渐渐平复下来,我忽然觉得有些茫然困顿。我已经习惯了困守于城门口那只能容纳一个人站立的狭窄岗位,也曾经满足于那种程式化的枯燥生活。现在,你突然让我决定自己的行止、改变自己的人生,又让我应该何去何从呢?

我忽然发现,我的自由来得太过迅速、也太过强烈了,而我还没有做好去迎接它的准备。

原先还鲜明美好的世界,在我眼中忽然变得空旷得可怕。讽刺的是,我曾经毫不犹豫地迈出了新生的第一步,而我却畏于去迈出这第二步。无数条道路、无数种命运就呈现在我的面前,可我无从选择。

就在我呆立当场,被自己未知的前路所深深困扰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凄惨惊骇的惨叫:

“……救命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