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一卷 初醒 第六章 屠狗大冒险

第一卷 初醒 第六章 屠狗大冒险

本书:独游  |  字数:6510  |  更新时间:

我们回到了坎普纳维亚城,卖掉了在之前的战斗中收获的战利品。在交易的过程中,牛百万高兴地发现,药剂师对于崇尚力量、亲近自然的牛头人部族来说是一个很普遍的职业,但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类来说却非常少见。在整个坎普纳维亚城中,居然没有一个药剂学训练师,除了药剂师埃尔德的药店之外,没有第二个地方能够买到人们需要的药剂。

于是,他就在药店门口临时摆起了摊子,以药店售价三分之二的价格出售他制作的药剂。虽然他只做得出药效最差的小剂量生命药剂,但对于那些希望进行冒险而又囊中羞涩的新手们来说,它们价格上的吸引力无疑是致命的。没过多久,三十几支药剂销售一空,而他的钱袋也比普遍像他这个等级的冒险者们要鼓出不少。

除了药剂,我们还带来了一些类似鸡毛、猫皮、狗骨头之类的东西,除了以几个铜板的低廉的价格卖给杂货店作为原料,这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没有更多的价值了。可就算是这几个铜板的小生意,牛百万也要达到收益的最大化。他鼓动弦歌雅意,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我,由我出面卖给杂货店的老板娘,以求使我人类“市侩”的种族特性发挥作用,多获得那百分之二十的交易收益。

说实话,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创世之神为什么只赋予人类这种“市侩”的天性。看看牛百万拿到钱时那双闪着金子般光芒的眼睛,我觉得“市侩”这个词对于他来说似乎更加适用。他在这种商业交易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精明和敏锐与他粗犷的形象大不相符,与人们对牛头人这一种族的普遍认知也大不相同。按照传统习性,牛头人应该是……

算了,这年头谁还顾得上那些传统?仅仅是在这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我已经看见了太多与传统相违背的东西了:突然死寂的黑暗、交替更迭的身份、彪悍骁勇的母鸡、近视的精灵游侠……也不知道是我今天的运气好,正好碰上了这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说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毫无规律,让我们无法揣度的。

在出城之前,我们没有忘记去了一趟武器防具店。经过一番挑选,弦歌雅意买下了足够下一次狩猎用的箭支,还把他的武器换成了一柄强弓。这把弓坚实的木质和更富弹性的兽筋弓弦使得它的射程有了一定的提高,攻击力也比原来的那把长弓提高了十点。不过在我看来,对于这个超出五步之外就能把一个目标看成两个重影的睁眼瞎精灵来说,即便是拿这传说中的精灵魔法长弓“风之弹奏者”,他的有效射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鉴于他射箭严重失准的这一客观事实,我觉得他手中的武器杀伤力提高可未必是件好事。

牛百万选中了一套结实的皮质铠甲。在之前的战斗中,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皮裤的长角战士可吃够了苦头,低下的防御力让他始终耿耿于怀。现在,他终于摆脱了衣不蔽体的尴尬生活,看上去十分兴奋。不仅如此,油亮的铠甲裹在他高大的身体上,使他原本就十分结实的肌肉显得更加饱满,更显示出他的雄壮气概。这外形上的改变不免让他洋洋自得。不过从他走出店门后非常狼狈地连摔了三四个跟斗的情形来看,想让这个缺乏平衡感的家伙好好适应这一身铠甲,恐怕还得需要更多的时间。

至于我,我保留了身上的大部分装备,只是把我的铁盔卖了,又添了一些钱,买了一个轻型金属圆盾。我觉得脑袋上顶着这样一个又硬又窄的家伙是一种折磨,而且,它只能增加一点防御力,而这只盾牌却可以为我做得更多。

当我们再次走出城门时,和之前已经大不相同。全新的武器和装备为我们增添了不小的信心。我们穿过人头攒动的城门区,沿着来路向丛林更深处进发。一路上,有几只山猫和野狗向我们发起了攻击,正好让我们检验新装备的质量。经过十几次小规模的战斗,我们对新装备的表现都觉得挺满意,我和牛百万也收齐了任务所需的野狗皮。因为有了我和牛百万的全力掩护,弦歌雅意可以尽可能靠近目标近距离射击,命中率大为提高;而他强劲的伤害力也使得我们捕猎升级的速度变得更快了。没过多久,弦歌雅意已经升到了七级,牛百万也到了五级。我还差五十几点灵魂之力也可以到达五级,生命值达到了240,斗气值120,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超过了二十,通常五、六级的野兽已经无法对我造成威胁了。

很长时间之后我才察觉到,杀戮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让人畏惧的暴力和冷酷残杀的血腥——这些东西只会让人觉得厌恶恐惧,进而远离。它最可怕的地方是:它会让每个参与其中的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们认为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征服和支配其他生命、以至于对那些弱小的存在享有完全的权利。当一个个看似凶恶的对手在你的手中一一了结时,你会觉得全身愉悦,一种旺盛充沛的满足感会充满你的胸膛,驱使你迅速地去寻找下一个对手。那是一种让人成瘾的快乐,它让你看不见杀戮引起的血腥和残暴,只陶醉于一再证明自己的强大之中。

起初,我只希望能收集到足够数量的野狗皮,完成我的工作,换取我应得的奖赏。

可是渐渐地,事情失去了控制。我发现我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这种杀戮,用狂暴野兽的灵魂换取我的进一步强大。我用盾牌抵御住它们的爪牙,用长剑划破它们的躯体,在它们的鲜血和痛叫中寻找快乐。

“它们是袭击人类的凶兽!”“我这样做是在保护城镇里的居民!”我一再这样告诉自己,为自己的残暴找着借口。

这是一种欺骗,对自己的欺骗。我只是想杀死他们,让自己变得更强,然后或许我还要杀死更多。就是这样!

就在我们都沉浸于这种屠杀的快乐时,一条银白色的影子忽然从密林深处溜进我们的视线,在一丛密集的灌木之后缓缓逡巡着。

这是一条体型庞大的野狗,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野兽。它的身躯粗壮而修长,堪比一头健壮的牛犊。倘若它后腿直立起来,前腿足够搭上我的肩膀。它与其他与寻常野兽最大区别是那身不寻常的银白色皮毛。那身皮毛如缎子般润滑,隐隐间仿佛还闪烁着一层淡淡的毫光。

看得出,这个大家伙的脾气并不好,它一边缓慢地踱着步子,一边从喉头发出残忍的低吼,不时咧开大嘴摇摇脑袋,露出两排坚固又锋利的牙齿。它的爪子也很粗大,差不多有普通野狗的两倍大小,锐利的爪尖紧紧藏匿在四只脚爪的**中,却隐藏不住它们危险嗜血的气息。不时从齿缝间流出来的粘稠涎水说明这只凶猛的野兽已经饿了,它用极度贪婪的目光巡视着身边的树丛,似乎正在搜寻一顿新鲜可口的晚餐。

与它不同寻常的巨大身形相配合,这头凶恶的野兽也有一个和其他野狗截然不同的名字:“狂犬开普兰”。我特别用灵魂之镜观察了一下它的级别,这是一头八级的野兽。和其他野兽不一样的是,在它的级别旁边,特别用银色的笔迹注上了两个小字:首领。如果那时我能充分了解这两个小字所代表的含义的话,我可以保证自己绝不会做出当时那个大胆而危险的决定。

“我们……”牛百万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头野兽,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因为紧张而略有些干涸的下唇,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迟疑和动摇:“……还是不要去招惹它了吧。我觉得还是像刚才那样杀杀普通的野狗比较保险。”

在我的另一侧,精灵游侠弦歌雅意则表现出了一种截然相反的好战热情:

“比我高一级,而且还是首领,应该比普通的八级怪强,但是……”他顿了一顿,然后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们有三个人,如果配合得好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他们俩说的话各有各的道理,让我一时很难下定决心。看着我低头犹豫的样子,牛百万有些慌神。他慌慌张张地看了看弦歌雅意,又看了看我:

“你们该不会是认真的吧?这可是头八级的首领怪,它看上去很不好对付。老实说,我的预感很不妙。”

对于牛头人战士所表现出来的谨慎——当然,通常人们把这种表现称做是“怯懦”——弦歌雅意显然非常的不以为然:“你的预感从来都没有妙过!我看它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块头大了点。而且……”他有些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身旁高大的长角战士,冷嘲热讽地说道:“……事实证明,块头大也未必就有多厉害。”

受到了精灵游侠的嘲讽,牛百万的脸气得通红——对于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牛头人的脸上那么厚的一层牛皮,居然说红立刻就红起来了——他马上反唇相讥:“你‘看’?你‘看’得见吗?亏你还好意思说。在你‘看’来这个怪只不过是一坨稍大一点的阴影而已。要不是有姓名显示,恐怕你会以为它只是一根大白蘑菇而已吧。”

“你……我……”弱点被牛百万毫不客气地揭穿,弦歌雅意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却偏偏又没有什么话好反驳。他吱吱唔唔了半天,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来,只有无助地强辩道:

“反正……我强烈提议去杀这个首领怪,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呗。而且……”他顿了一顿,然后以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温柔口吻说道:“……首领级的怪,应该能爆出一些好东西吧……”

我们有三个人,既然他们俩争论不出什么结果来,于是他们同时把目光投向我,等待着我做出最后的决定。

必须得承认,尽管弦歌雅意在与牛百万的口舌之争中落了下风,但他的最后一句话却具有让人难以忽视的说服力,让我很难不为之心动。

我知道,这头狂犬将会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对手,我也知道这一战将会多么危险,但是,对于一件值钱的战利品的贪婪心鼓动着我,驱使着我去做一个危险的决定。

而且,一直以来轻易的捕杀猎物让我的信心过于膨胀,而长时间缺乏悬念的战斗也让我觉得有些厌倦,进而萌生了挑战更强的对手、寻求更大的刺激的念头。或许这份冲动更多地源于那种杀戮的刺激,一旦开始你就很难再停止。要知道,亲身感受到自己变强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瘾症,压倒性的屠杀和胜利只能暂时平息你的渴求,却在你内心更深的地方勾起一种热望,这种热望让你忍不住想要去面对更强大的对手,用他的鲜血来印证你的成长。

现在,我的身体正被这种强烈的热望所控制着,它让我无法自抑,想要宣泄自己的力量。我狠狠地看了那头狂犬一眼,然后抽出了我的长剑,对着我的伙伴点了点头:

“我们上吧!”

片刻之后,精灵游侠弦歌雅意从背后悄悄摸向那头狂犬的身边。精灵族特有的轻灵帮了他的忙,即便是在满地枯叶的树林中,他的脚步声也很轻,那沙沙的细响几乎被吹拂林间的微风完全掩盖住了。很快,弦歌雅意就来到了距离狂犬开普兰大约五步远的地方,取出了他的弓箭。

即便是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上,面对着的又是一个如此巨大的目标,可这个生理变异的精灵男子那不可思议的箭技仍然深深震撼了我们——他射失了,而且是连续两次。我甚至都无法理解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在这个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将整把长剑捅进那条狂犬屁眼里的距离上,在这条疯狗的大屁股能占据你三分之二视野的位置上,一个精灵游侠居然会把箭射到距离它足足有三十步之外的大树干上,即便是我想要这样做,都很难办得到。仅仅用“拙劣”来形容他的箭术已经远远不够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就在我们考虑另外一套方案的时候,精灵游侠终于成功地引起了狂犬开普兰的注意——并不是它的箭成功命中了,而是这只浑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三轮攻击的野兽刚好伸了个懒腰,转过了身来。

发现一直保持沉默的狗屁股忽然长出了两排獠牙,并且发出了威胁的嘶吼声,弦歌雅意飘忽诡异的眼神先是一滞。而后他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带着一声刺耳的尖叫转身就跑。精灵族人敏捷轻巧的特性再次发挥了作用,那头狂犬拼命追赶,也只来得及在他背后留下两道伤口。

尽管这个过程和我们预想的不太相同,但无论如何,我们也总算达成了吸引狂犬开普兰靠近的第一个目标。狂暴的巨犬紧追不舍,看起来他是已经认准了要把面前这个长耳朵的瘦弱家伙当成晚餐上的一道小点心。就在它即将再次靠近目标的时候,它期待中的“小点心”忽然一个急转弯,绕过身旁一棵粗大的树木,倏地没了踪迹。

狂犬开普兰紧跟着掉头追了过来。可就在它从树旁急冲而过的时候,从大树背后猛地飞出一根粗大结实的木桩。这根暴戾的武器挟着一道强劲的旋风,狠狠地拦腰砸在狂犬的腰间,“砰”地发出一声巨响。

牛百万这一记强劲的偷袭取得的效果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好,银白色的巨大野兽被凌空砸飞了出去,足足损失了七分之一强的生命力。不止如此,在它落地的时候脚步打了个踉跄,似乎腰部的骨头因为受到重击而获得了重伤的效果。不过,这并没有使狂犬开普兰退缩,恰恰相反,我们的偷袭似乎催发出了这头巨犬血液中最后一部分凶残的因子。它伏低身子,警觉而又愤怒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它面前的两个人,面部的肌肉因为两行利齿用力地龇出来而显得格外狰狞。它的喉头中不时地发出威胁的吼声,狂躁的天性和复仇的怒火汇聚在它的双眼中,将它的眸子染成了血一般让人畏惧的颜色。

看着狂犬开普兰狂暴的模样,身材伟岸的牛头人战士立刻用一种十分另类的方式,显示出了源自他血脉深处的那一段不同寻常的“武勇”——

他立刻退到了我的身后,胆怯地把我向前推了推。他庞大的身躯用力蜷缩着,竭力想藏匿在我的身后。不过这完全是白费力气,不说别的,仅仅是他那两支雄壮的大角就无处藏匿,从我的两侧腋下可怜兮兮地暴露出来,有如两面耻辱的旗帜,彰显着它的主人让人尴尬的“惊人”胆色。

尽管把我推到了前排,可牛百万却忘了他手中的那件巨大的武器——他手里那根体积严重超标的大木桩却是我无论如何也遮挡不住的。

一看见这根大木桩,受伤的狂犬立刻就认出这是刚才让它吃了大亏的罪魁祸首。它怒吼一声,飞快地窜了出来,箭一般直射向牛百万。虽然腰部的伤让它跑起来有些一瘸一拐的,但它的速度已经足够惊人了。一转眼间,银白色的巨兽就冲到了牛头人战士的面前。

我毫不怀疑,当一个人惊恐到了极点的时候,恐惧的情感往往能驱使着他的肢体发挥出巨大的潜力。牛百万就是这样。在狂犬即将扑近的一瞬间,他“啊”地尖叫了起来,双手高举起他沉重的木桩,没头没脑地向着逼近的对手迎面砸去,一边砸一边还紧闭着眼,拼命把头扭向右侧,嘴里还在大声叫嚷着:“别过来啊……救命啊……快来帮帮我啊……”

当我还在把守城门的时候,曾经隐约听过往的“涉空者”们说起过一种叫做“疯牛病”的病症,而且听起来这似乎是个很要命的顽疾,我想他们说的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事实证明,一个发了疯的牛头人是异常可怕的——即便是因为胆怯被吓疯的也是如此——他的攻击完全不分敌我,居然把我和正在扑近的野狗一起笼罩在了一片巨大的阴影中。而且,这被逼出来的一击来得又快又急,完全超出了他平时的水准,让我根本无从招架,就更不用说去“帮帮他”了。

我狼狈地就地一滚,好不容易才从他无差别的强大攻势中逃了出来,只将银白色的巨犬留在了牛百万的攻击范围中。当我站定的时候,只听见一阵劲风从我的后脑“嗡”地一声掠过,吓出了我一身的冷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击来得异常凶险,对于正在扑近的野兽来说同样也是难以抵御的一击。我们眼看着大木桩一寸寸地落向银色野狗首领的脑门,都以为它难以逃过这一记重击了。

可是,就在木桩即将又一次重创狂犬开普兰的时候,这头狡诈的野兽忽然向左调转头去,猛然扑向一旁的树干,后爪在树干上用力一撑,正好反弹向牛百万的后背。一错身间,一种挠人心尖的刺耳声音从牛百万的背后传来,然后我们看见他身上崭新的皮甲已经被这头巨犬轻易地抓出三道裂痕,鲜血立刻从皮甲的破损处迸射出来。

“嗷……”猝不及防的牛百万痛得尖叫起来,那双圆铃般巨大的牛眼里也仿佛有了泪花。

“……说什么疼痛控制系统对人体绝对安全?放屁!让那帮不负责任的程序员自己来试试看,这比真被野狗咬一口还疼呐……”

牛百万还在那里很没出息地鬼哭狼嚎着,银白色的野兽脚不停歇,又转身直冲着我迎面扑来。原本我想用长剑挡下这一击,然后顺势再反手给它一剑。可就在我正要这么做的时候,牛百万背后那几道血淋淋的伤口涌进了我的眼帘,让我的心中猛地一怯。在最后的一瞬间,我放弃的反击的念头,用左手的盾牌抵住头脸,右臂撑住左臂,猛地向前一顶……

一阵腥风扑面而来,几乎让人窒息。我只觉得一道巨大的力量撞击在盾牌上,让我的左臂一阵发麻,进而胸口一窒,难过得几乎无法呼吸。

狂犬开普兰也被我顶得倒退开去,就地一滚,又重新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

事实证明,我最后一刻的退缩是明智的。三道爪痕出现在我崭新的盾牌上,被磨开的金属痕迹清晰可见。

我挑选这个盾牌,就是因为它足够结实,即便是锋利又厚重的刀劈斧斩也难以给它造成明显的破坏。

而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头凶兽居然轻而易举地在我的盾牌上留下了痕迹。难道说它的利爪竟比刀剑还要锋利、比斧锤还要强劲吗?

我不禁在想,刚才如果我逞强地正面硬接下这一击,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我一点也不希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