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一卷 初醒 第七章 狂犬之灾

第一卷 初醒 第七章 狂犬之灾

本书:独游  |  字数:5889  |  更新时间:

比起野兽狂暴凶残的天性,更多的是狂犬开普兰的狡诈让我们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

这头巨犬虽然体格强壮,但它却很少正面向我们发起袭击,而是屡屡利用林间的树木来回反弹,利用迅速的空中转向移动从我们防御薄弱的地方制造麻烦。它的战术取得了惊人的战果,除了牛百万的第一次偷袭得手,我们还不曾给他造成过真正具有威胁的伤害;而在它凌厉诡异的攻击下,很快,我们三个人就都已经伤痕累累。

“这样下去不行!”我一面用盾牌护住要害,一面趁机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在我们左边是一片比较空旷的林间空地。在空地的西南角,盘踞着几只五级左右的野狗,但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经验告诉我,只要把握好距离,任凭我们这边激战酣烈,也不会惊动他们。

“往那边跑!”拿定主意,我一个转身,把弦歌雅意推到身后,指着那块空地对着他大叫。虽然是我们中级别最高的一个,但作为一个精灵游侠,弦歌雅意的体质远比我们要单薄,而且只能穿着轻便的皮甲,在防御力上却是我们最薄弱的一环。

弦歌雅意应了一声,迅速地向那边跑去。看见有猎物要逃离,狂犬开普兰吼叫着猛窜上来想要拦截,却被我和牛百万协力抵挡住了。

看见我们的精灵战友暂时脱离了陷阱,牛百万及时地使用了战争践踏——说起逃跑,这个让种族蒙羞的大块头到是经验丰富——趁着难缠的巨兽难以全速奔跑的时机,我们也不失时机地向后撤离,一直来到这片空地的东北侧。

狂犬开普兰紧跟着我们的脚步追了上来。这头凶悍的野兽有着他的同类们无法比拟的强悍体力,只在几个呼吸间,他就几乎追上了我们。如果不是我们早有准备,它肯定一下子就把我们三个扑散了。

事实证明,我们选择了一个正确的战场。在这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并没有那么多的树木可以作为狂犬转折跳跃的依凭。尽管它依然凶狠强悍,那强大的冲击力和锋利异常的爪牙依然产生了巨大的破坏力。但对我们有利的是,它的行动不再神秘诡异,而是沿着一条有迹可循的直线强行扑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针对它的进攻线路采取更有效的防御,并使得我们的反击成为了可能。

“咣!”我使用“格挡”技能迎住了狂犬开普兰的扑击,长剑顺势斜刺,给他造成了25点的伤害。这微弱的伤害并不能对它构成真正的威胁,甚至还比不上我因为抵挡它的冲击受到的震荡而损失的生命。但重要的是,我减缓了它猛烈冲撞的势头,为我的伙伴们赢得了反击的时机。

狂犬开普兰刚一落地,牛百万的大木桩就及时地横扫过来。仓促间隔,敏捷的野狗翻身躲过了要害,但脊背上已经被木桩重重扫过。这不算轻微的伤势让它凶性大发,狂吠着咬向牛百万的脖子。动作略显迟缓的牛头人来不及回身躲闪,眼看就要被它咬伤……

一支犀利的劲箭几乎是贴身射出,犹如剧毒的蛇信,直扑向狂犬的小腹。这阴险的一箭不但逼退了野兽,使牛头人战士免受重创,同时也降低了狂犬开普兰67点的生命。当巨大的野兽愤怒地咆哮时,精灵游侠弦歌雅意正站在我们的身后,弯弓搭箭准备着迎接下一轮的攻击。

虽然只是刚刚相识,虽然我们三个都还是身手笨拙的新手,虽然我们共同完成的仅仅是些简单的狩猎工作,但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合作经历,仍然在我们三个人之间产生了某些微妙的默契,并且形成了一些简单的配合。比如说现在,我依靠盾牌和铠甲的防御力挡住狂犬的袭击,努力减缓它的速度;牛百万分担了较少的防守压力,但却承担起更多的攻击任务;我们的存在为弦歌雅意提供了坚强的保护,同时也使他能够最大限度地接近猎物,施展他那虽然拙劣、但却威力强劲的射术。我想他或许是有史以来距离猎物最近的游侠了,他几乎是在把弓箭当成匕首使用,像个刺客那样贴身刺杀他的猎物。

这只是我们三个人之间非常简陋的队形配合,而且总是不时地出现一些纰漏,但在面对狂犬开普兰这样的对手时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攻击、被击退、再攻击、再被击退……这个过程经过三四次的重复,狂犬开普兰的生命就已经减少了四分之三,而我们则在牛百万强大的生命药剂支援力度下始终有惊无险。

“再加把劲儿,它快不行了!”眼看着银色皮毛的野狗首领节节败退,我忍不住兴奋地大声嚷了起来。

“小心点,别心急。国父教诲: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三步以内的距离上,弦歌雅意的射术倒是很值得信赖的,不但射击准确度大大提升,而且产生的伤害也比与他差不多级别的同行们要高得多——不过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很少有像他一样让敌人如此接近自己的机会。他一箭射中狂犬开普兰的后腿,然后对我说道。虽然他的文绉绉的话语好像是在提醒,可那得意洋洋的语气就像是已经把对手一箭射死了似的。

就在我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已经可以提前庆祝胜利的时候,狂犬开普兰忽然停止了对我们的攻击。它退开几步,恶狠狠地盯着我们,然后忽然仰天长嚎。它的声音狂野尖啸,又透露出一丝阴森的寒气,让人听起来不寒而栗。

“这是狼嚎还是狗叫,听起来怪瘆人的……”听到这声凄厉的嚎叫,牛百万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缩着脖子说道:“……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比起它的血统……”弦歌雅意皱紧了眉头,有些忧虑地说道,“……我到是忽然觉得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疑惑不解地问道。

“它为什么被称作‘首领’?”说到这里,弦歌雅意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而且,碰巧我们刚刚知道了它的答案。

在狂犬开普兰呼嚎的召唤下,正在四周游荡的野狗们渐渐聚拢了过来。我粗略清点了一下,大概有十四、五只的样子。这些平均都在五、六级的野兽汇聚在银白色野狗首领的身边,一个个不怀好意地瞧着我们。

原来,所谓的“首领”,就是能够召集和指挥手下的意思。

这时候,开普兰停止了长嚎,就像是下达命令似的,对着身边的野狗群吠叫了一声。立刻,这些野狗嘶叫着就向着我们冲了过来。

我们三个人先是同时一愣,接着颇有默契地对望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

“逃啊!”

高矮不均、胖瘦各异的杀狗三人组同时转身奔逃起来。我想,如果这时候有人在一旁观看的话,应该能看到一幕颇为壮观的景象。三个仓皇逃命的倒霉家伙,拖着长长一串凶狠的野狗,扬起一道浓密的尘埃,所经之处,一路狗血淋头。

“它们越追越近了!”牛百万回头观察了一下,立刻害怕地大声尖叫起来。

“废话,野狗本来就跑得比我们快。”我回答道。

“真见鬼,为什么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得被追着咬?”

“呼……胡说,第一次追着你的那群母鸡可是你自己引过来的!”

“早知道就该听我的,不要惹这个大家伙不久没事了?”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看这个大家伙好对付,还兴高采烈地喊着要抡死它呢!”弦歌雅意不屑地撇撇嘴。

“我那是在鼓舞士气!你们……你们等等我,我……呼……我跑不快啊!”

“那你就留下来给野狗做一桌烤全牛吧,它们吃饱了就顾不上我们了!”

“啊,你们这两个没人性的家伙……”

“我本来就是精灵,不是人,你这话留着说他吧……哎呀……”

身为一个精灵,弦歌雅意原本应该是我们中行动得最敏捷的一个,但是低下的视力限制了他的速度。树林中原本就是树木杂生、枝叶繁茂,那些横亘于道路中间的树木枝桠成了他最大的敌人。林间的树木们并没有因为他是自然女神奈彻妮娅所宠爱的种族,就给他特殊的优待,他一路跑过去,“哎呀”“呕哟”的惨呼声始终不断,一张颇为俊美的脸蛋被粗糙的树枝画出了无数道血痕,看上去反倒是我们中最狼狈的一个。

转过一个弯,紧追不舍的野狗群离我们已经只有不到四步的距离了。这时候,弦歌雅意忽然一脚绊在一条横穿路面的粗大树根上,“咕咚”一头栽进身旁的一个大树洞里。

我们听到他的叫声,想要翻身去救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群野狗立刻把树洞团团围住,这时候,一声格外狂放的尖啸声从后面传来,啸声传过的地方,原本还连声吠叫的野狗群立刻安静下来,凶恶的野狗们暂时收敛起了对食物的贪婪,安静而畏惧地伏在地上。啸声过后,银白色皮毛的狂犬开普兰从野狗群中缓步踱出,走到了树洞前。

野狗的首领瞪着血红的双眼,往树洞里看了看,接着好像忽然恼怒起来,不满地低吼了几声,绕着树洞转了几个***,又对着身旁的野狗们焦躁地叫了两声。

“它在干什么?”谢天谢地,野狗群对弦歌雅意的关注给我们留出了充裕的时间。我们跑到安全的地方,包扎好了各自的伤口。我趴在一堆灌木丛中一边观察,一边十分困惑地问道:“它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谁知道,或许它对刚刚到手的野餐不是很满意……”牛百万从一棵十分粗大的树干背后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脑袋,“……可能瘦肉型的精灵体格不太符合野狗们对食物的审美标准,骨头多得咯牙,全身没有四两肉,而且还容易塞牙……”说着,他朝自己壮硕的身躯看了看,然后不无自嘲地说道:“如果是我在那里的话,它的胃口可能会更好一点……”

说实话,牛百万此时的态度让我难以理解:毫无疑问,他的胆量和他的身材毫不相称,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在他一个人的身上集中了牛头人整个种族的胆怯和懦弱;可在我们刚刚经受了一场险情、险些丧命、连我都不免后怕得腿肚子发软的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仿佛刚才性命交关的危险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同样的,像他这样一个畏惧争斗的人,此时还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呆在这里,关注着我们的精灵战友的命运,这似乎是一种重情重义的表现;而他却偏偏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对弦歌雅意的牵挂和担心,反而悠哉悠哉地欣赏着即将发生的惨剧,这又好像证明了他的冷血和残酷。

这些完全矛盾的品质同时出现在这个长角的异族战士身上,让这个软弱的性格中又不乏热情的的大块头天生仿佛天生就对生命抱着一种极端的乐观态度——或者无如说是一种极端的漠视。他对死亡全无感触,既不避讳、也不畏惧。

你能够想像得到吗?一个人可以怕疼怕痒怕摔怕跌怕受伤怕流血怕战斗怕对手,却唯独不怕“死”——原本我还以为,那象征着永恒消弭的死神的寂土,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害怕的东西呢。

不止是他,弦歌雅意也是如此,事实上,我所见过的几乎每一个和他们一样的“涉空者”们都是如此。无论是热情豪放的北地蛮族,还是冷漠淡薄的高等精灵;无论是友善活泼的山地侏儒,还是冷峻孤僻的蓝皮巨魔;只要他们具有穿行于时空乱流中的能力,成为天生的位面旅行者,似乎都不会把死亡看得太严肃。他们经常挂在最边的一句话是:跟它们拼了,大不了死了重来!

死了重来?

这和我所知道的死亡似乎不尽相同。

我猜想这也是我和他们之间的最大的差异:穿行于无尽苍穹中的位面旅行,或许使得这些天赋卓著的人们能够更为深刻地理解灵魂力量的意义,这使得他们能够比我更加坦然地面对死亡——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死亡。

或许死亡对于牛百万和弦歌雅意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但失去一位曾经并肩战斗的伙伴,仍然会让我感到悲伤和痛心。不过,让我狂喜的是,这一幕似乎不会出现了。

说来也巧,那个树洞本身就十分狭窄,在洞口还横亘着两条倾倒的树干,真正露在外面的洞口只有非常狭窄的一点。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条野狗都很难通过这个狭窄的洞口。是猛然栽倒的强大惯性把弦歌雅意硬“塞”进了洞里,这不能不说是他的运气。

现在,狂犬开普兰和它召唤来的野兽们正是被这条狭窄的罅隙困在了洞外。银白色的巨犬在洞口前逡巡了两圈,又用爪子用力挠了挠堵住洞口的巨木,却并没有掘出一个能够让它顺利进入树洞的方法。

“弦歌雅意,你没事吧!”我远远地冲着树洞那边喊了一声。

“哈哈哈哈……”死而复生的精灵游侠传来了让人恼火的张狂笑声,“……放心吧,我很好,非常好!哈哈哈,他们进不来……”听起来他现在的处境非常之好,而且心情也不错,和刚刚跌进树洞发出绝望惨叫时的心态大不相同。

狂犬开普兰趴在树洞口,伸出它的利爪奋力地向洞内掏抓。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总是差上这么一点点。我们听见走了狗屎运的精灵游侠在洞内不住挑衅着:“你来抓我啊,你来咬我啊,你来吃我啊,哈哈,你抓不着抓不着抓不着……”

事实证明,就算是一向以冷静和沉稳著称的精灵,也有被幸运冲昏头脑的时候。终于,过度兴奋的弦歌雅意干了件让人愕然的大蠢事。他熟练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冲着洞口的狂犬开普兰亮出了他白皙的臀部,还格外张扬地左右扭了扭——这原本是西北高地那些野人向对手挑衅时的传统习俗。

遗憾的是,他忘了一件事:树洞里面的空间原本就不算大,当他举行翘臀仪式的时候,身体又不可避免地向洞口靠近了几分。

狂犬开普兰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它抓住了一个最好的时机,身子猛地向前一窜,用力挥了一下右爪……

“啊……”不出意外地,树洞里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喂……”见此情景,我有些担心——但更多还是好笑——地大声问道,“你还好吧!”

“哦哟……我还……还好。”过了片刻,弦歌雅意才哼哼唧唧地回答我们。他右手捂着屁股,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羞怯,面颊红得要命。吃了这个苦头,看上去他是再也提不起挑逗这些树洞外的包围者的念头了。

透过树洞口,我们远远看见他抬手向上指了指。“这棵树里面是空的……”他告诉我们说,“……里面好像还有阶梯,我爬上去看看。”

说着,他手脚并用向上爬去,从树洞口消失了身形。很快,他从这棵大树顶端的一个树洞中钻了出来,头上还沾着几片枯黄的树叶。树下等候的野狗们看见他的影子,一个个都愤怒地冲着他咆哮着。

即便是在树洞中,面对着十数只凶悍的野兽,我们的精灵伙伴也保持着旺盛的活力和不屈的斗志,甚至因为兴奋过头而让尊臀受苦。奇怪的是,他刚爬出树洞,就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他攀住树干,战战兢兢地伸出头向外探了探,然后立刻缩回了脑袋,双手紧紧攀住树干,脸色变得很白。

这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弦歌雅意的表现反常。我和牛百万大呼小叫着:“弦歌雅意,站在树上射箭,射死这群野狗,射死他们!”

奇怪的是,弦歌雅意看上去比刚才被野狗追赶的时候还要恐慌。他的嘴唇哆嗦着,持弓的手紧张得几乎抽筋,左手颤颤巍巍地取出一支箭来,笨拙想要搭在弓弦上,却不料一阵轻风吹来,吓得他惨叫一声,撒手把箭扔了下去,再次紧紧抱住树干不放。

“你这个笨蛋,到底在那里干什么啊!”站在一旁的牛百万有些看不下去了,无奈又恼火地嚷道。

“我……”弦歌雅意的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我害怕,我……我有恐高症……”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这样一种症状:当一个倒霉的家伙身处高处时,会觉得头晕目眩、手足冰凉、恶心呕吐,严重的甚至会引起晕厥。

现在,这个倒霉的家伙正站在树上,全身筛糠。在树下,一群饥饿的野狗正盘踞在一起,面带贪婪地向上看着,全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仿佛正在期待着一顿丰盛的晚餐会从天而降。

而看着弦歌雅意现在几乎要昏厥了的模样,我觉得这群野兽对于天上掉馅饼的期盼也并非完全没有指望。

这时候,我忽然灵机一动,大声喊道:

“我有个主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