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二卷 游荡 第十八章 不要喊我小曲儿

第二卷 游荡 第十八章 不要喊我小曲儿

本书:独游  |  字数:4467  |  更新时间:

比起上次来矿洞挖掘石英岩玉的时候,这次矿洞里可变得热闹多了。从刚进矿洞口开始,洞穴的两侧就站满了奋力挖矿的矿工们。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人类还是矮人、无论是战士还是法师,每一块矿石前都站着一个挥舞铁镐的勤劳身影。镐头敲打矿石发出的“叮咣”声音此起彼伏,组成了一段劳动者骄傲的旋律,矿洞里呈现出一片全民生产、大炼钢铁的火热场景。

以前一直在洞口骚扰我的大蝙蝠和野狗基本上都绝了迹,偶尔有一两只饿疯了的蝙蝠从洞穴里面飞出来,还不等他们发起袭击,就被两边暂时无矿可挖、四处搜索寻找矿石的矿工们不耐烦地敲了下来。

“你不是说这里的人不多么?”牛百万看了看四周,有些丧气地问我。

“我……我也不知道啊……上次我来的时候,这儿真的一个人也没有……”这番热闹的景象让我也觉得很意外。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说不定里面的人会少一些呢……”名叫降b小调夜曲的侏儒吟游诗人虽然看上去也有点失望,但并没有露出太多不快的表情,反而豁达地劝告牛百万,“……这个时候,哪都是这么多人。”

正如降b小调夜曲所料想的那样,随着我们的渐渐深入,洞穴两旁的矿石逐渐变了模样。那些颜色暗淡的普通岩石越来越少,随之增多的是一些焕发着奇异光泽、看上去灼灼生辉的贵重矿产。不但矿石的品质越来越高,洞穴中潜藏着的吸血蝙蝠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凶悍,有本事在洞穴深处挖掘矿石的人,也越来越少。

当我们在洞穴深处拐过第九个弯时,能在这里采矿的人已经基本绝迹,而阻拦在我们面前的,也都是些八、九级左右的“吸血鬼蝠”了。

这些长着翅膀的吸血鬼可不好对付。他们的体型更为巨大,皮毛因为吸取了不知多少野兽的血浆而变得隐隐发红。和洞口的那些蝙蝠相比,吸血鬼蝠的力量更强、速度更快,它们不但具有吸取对方生命力的“吸血”能力,还能从口中发出一种尖锐刺耳的混响声,让人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很难发挥出最强的杀伤力。

“啊,救命啊……我又被围住了……”牛百万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看起来吸血鬼蝠丑陋可怖的样子把他吓坏了,以至于每当这些巨大的邪恶野兽突然出现的时候,牛头人战士总是像个歇斯底里的女人似的尖叫连连。不过,虽然嘴里所说的话让人很难去称赞他的勇敢,但是他手所做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粗大的树桩在他手中悍勇地舞动着,就好像平地卷起了一道无坚不摧的狂飙。被击中的吸血鬼蝠凄惨嘶叫着被远远打飞开去,头顶飞溅起大片大片的血花。大树桩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碾子,把阻挡在前方的对手一一碾成碎肉。对于这些嗜血的狂兽来说,同伴的惨状并不会让它们胆怯畏缩。它们仍旧尖啸着飞扑上来,用尖锐的牙齿撕咬、用巨大的肉翅扑打,用最野蛮最凶残的方式阻止牛头人前进的步伐,可是这都没有用。此时的牛百万与我以前认识的那个笨手笨脚的大块头简直判若两人,他所展现出的巨大破坏力让我目瞪口呆。

救命?开玩笑。像这样一位骁勇强横的战士,我几乎怀疑他一个人就可以荡平整个洞穴,把所有的吸血蝙蝠杀绝了种。要求救的应该是他的对手才对吧。

“牛百万,你怎么会变得那么厉害的?”在目睹了他凶暴地把一只蝙蝠抡飞的举动之后,我惊诧不已地问道。

“这都得多谢你啊……”用力将一只迎面扑来的蝙蝠捶在地上,牛百万扭头地我说道,“……自从戴上了那颗魔晶,我的攻击速度可真是提高了不少,命中率也大大提升了。要不是你把这东西送给我,我恐怕到现在还在五、六级的小怪堆里挣扎呢,哎哟我的妈呀……”正说着,一只鬼蝠从一旁斜刺里窜出来。牛百万一边惊恐地大叫大嚷,一边却又轻而易举地把它掀翻在地。

有人说,没有最强的装备,只有合适的装备,这句话在牛百万的身上得到了绝佳的体现。同样是一个提升敏捷的魔晶,如果装配在我的身上,对我的帮助绝不会如此明显;而如果装配在精灵游侠弦歌雅意的身上,就凭他出手如电的射速和差劲无比的准头,恐怕连一星半点的效果也看不出来。

但是,牛百万带着它却产生了近乎脱胎换骨的巨大变化。原本,迟缓的速度极大限制了他的战斗力,使他一身恐怖的蛮力根本没有机会向对手倾泻;而现在,他的力量找到宣泄的目标,他的动作也不再像从前那么笨拙。

在战斗中,许多时候强大与弱小之间只存在细微的变化。

就好像现在,百分之十的攻击速度加成,把牛百万从一个四处逃窜的二流战士,立刻变成了一个能够力抗一群凶猛野兽的强者。

“早知道这东西的作用那么大,我真不该把它送给你的。”我挥剑刺中一只蝙蝠的肉翅,然后用酸酸的语气半真半假地对牛百万说道。

“现在你可别想我把它还给你!”牛百万立刻缩到旁边,用左手紧按住胸口的魔晶,装出一副很没出息的可怜表情对着我。

“别用你那张长脸摆出一副怨妇的样子来,也不看看你那身长虱子的长毛,我可对在上面蹭过的东西不感兴趣。”趁这战斗的间隙,我忿忿不平地冲着牛百万的屁股踢了一脚。

“毛长?毛长又怎么了?这才性感……”听到我对他体貌特征的评价,牛百万不服气地瞪圆了双眼,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你没有听说过吗?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

我无言以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体态肥硕、丰乳肥臀、腰肢如酒桶般粗壮、长满黑白斑纹的标准奶牛“美女”牛头人的形象。

这大概是牛头人特有的审美标准吧……

虽然吸血鬼蝠的来势猛烈,但事实上它们并不能给我们造成太大的伤害,战斗一直进行得有惊无险。牛百万的惊人表现固然让我们的战斗轻松了许多,但与此同时,我从剑齿强盗们那里获得的新武器,也饱蘸了杀戮的鲜血。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剑齿撕裂者”进行战斗,比起以前的那把制式长剑,它更轻、更锋利、也更坚韧。它能轻易地撕开吸血鬼蝠粗糙的皮肉,深深刺进它们柔软的体内,在骨骼和肌肉间游走,制造着巨大的伤害。但我更喜欢的,是将它从敌人身体里抽出来的感觉:剑刃两端锋利的锯齿和血肉相互摩擦着,一阵令人鼓舞的细腻触觉沿着剑柄导入我的掌心,犹如漫步在夏日海边,用双手抚摸沙滩般让人心醉。

这简直是一种危险的诱惑,会让你因此而爱上杀戮的感觉。

“剑齿撕裂者”的存在让我的战斗变得更加容易。随着锯齿和血肉绵软地撕扯,原本并不是很严重的伤口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殷红的血浆顺着难以愈合的伤口汩汩地流出,在这个时候,即便我不再攻击,中剑的鬼蝠也在不断地损失着它的生命。伤口撕裂造成的持续伤害甚至比我的一记直刺还要高,许多次,甚至不等我再次进攻,这些看似野蛮实则脆弱的肮脏生物就在持续不断的流血中坠地而亡了。

……

不知从哪段隧道开始,我们似乎越过了一道看不见的门槛,来到了矿洞更深入的地段。从四周围攻上来的虽然仍然是吸血鬼蝠,但它们的等级大都已经提升到了十级以上,并且聚集的数量也变得更多,无论是它们的撕咬还是尖啸的力量都强大了许多。

对手的改变让我们的战斗也变得艰难起来。我更多地使用起自己的盾牌,而不是像刚才一样张狂地砍杀。吸血鬼蝠们疯狂的扑打开始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牛百万也开始频频饮用起他收藏颇丰的生命药剂了。

“小曲儿,别闲着,也来给我们帮帮忙啊!”手忙脚乱中,一只鬼蝠迅速地从左侧扑向牛百万,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他痛叫连声,好不容易才甩脱了这只狡猾的野兽,回头冲着侏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大嚷着。

“不要叫我小曲儿!”吟游诗人似乎对牛百万轻佻的称呼非常在意,立刻尖声反对道。

“谁让你起了个那么拗口的名字?”牛百万不服气地忿忿反驳,“那你让我怎么叫?要不我就喊你小b?”

“……”

“……你还是叫我小曲儿吧……”一阵语塞之后,降b小调夜曲无奈地接受了自己名字的简称。

吟游诗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是一群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伴随着音乐战斗的优雅斗士、用歌声感染心灵的战场乐手。虽然他们大都精通使用短剑和匕首的技巧,但是比起这些,他们最强大的能力在于用自己的战歌和战舞来打动他人的灵魂,让伙伴变得更强,或者让对手变得更弱。

正如同战士使用斗气、魔法师消耗魔力,吟游诗人也有他独有的力量源泉,那就是他的“乐感”。乐感源自他内心深处对艺术的理解和感知能力,决定着他战歌战舞的效果和持续时间。

斗嘴归斗嘴,降b小调夜曲也发现了情形不对,只靠短剑能给我们提供的帮助实在有限。于是他一面仍旧挥剑迎敌,同时张口唱出了一首慷慨激昂的战歌。

在他的战歌鼓舞下,我的身体里翻卷起一道蕴含着澎湃热情的浪潮。我能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力量充盈着我的臂膀和身躯,驱散了我的疲倦,催生出我勇武的气概。随着心脏的不住跳动,我觉得从我的心房中不断喷涌出的不再是血液,而是纯净的力量和勇气,是打倒对手的强烈渴望。

这是一件奇异的事情,一首好歌能够直接影响一个人的灵魂,催生力量,焕发斗志。这大约就是艺术的力量了吧,它的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一首歌曲本身,而是植入人内心深处的精神之种。

至今我还记得这首催人奋进的歌曲,它的旋律庄严肃穆,内中充满了让人无法言说的华丽壮美:

“……小白菜啊……叶叶黄啊……两三岁啊……没了娘啊……”

“噗……”听到这首战歌,牛百万立刻把刚倒进口中的半瓶生命药水全喷了出来,差点呛得背过气去。他一边抚着胸口猛烈咳嗽一边极度气急败坏地冲着吟游诗人比划着他的手指:

“……用这支曲子施放强击战歌,你真是个极度恶趣的家伙!”

迎接他的是一张坏笑连连的鬼脸。

在夜曲(牛百万说得对,他的名字实在是太拗口了,但是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名字是多么的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奇诡悠扬的战歌声中,吸血鬼蝠的尖啸在我们身上造成的负面影响顿时被减轻到了几乎无法觉察的地步。它们的啸声就像是一阵普通噪音,虽然刺耳,却没有太大影响。

“杀!”我平平地一剑挥出,一只蝙蝠的头顶居然飘出了一道写着“—55”的浓艳血光。在平时,即便是当我使用技能的时候,也不曾一剑制造出如此强劲的杀伤。那只倒霉的蝙蝠连叫也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化为一团白光飞入了我的体内。

不但是杀伤的效果,我发现我的攻击速度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长剑在我的手中挥舞出一道飞溅着血色的灿烂光幕,剑刃撕裂空气发出的锐利风声有如死神的召唤,将我面前的吸血鬼蝠一只接一只地送入地狱之中。

牛百万也是如此。大木桩敲击地面发出连续不断的“砰砰”巨响,就像是一面战鼓在不住地擂动。在像他这样迅捷而豪壮的打击之下,没有一只鬼蝠能在他面前支撑超过五秒钟。

即便是吟游诗人自己,在用歌声鼓舞我们的同时,他也在用自己的短剑制造着杀伤。因为身材矮小,他总是在蝙蝠飞扑下来时找下三路下狠手,而因为有我和牛百万挡在身前,几乎没有一只鬼蝠能够低飞到对他造成威胁的高度。

一路向前,很快,我们就穿过了这个矿洞的整条隧道,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空旷的大厅。这大厅足有三十步见方,我无法想像在如此深入的地底挖掘一个那么巨大的厅堂需要耗费多么好大的工程。而更惊人的是,在大厅的中央几乎占到直径一半的部分,是一个垂直向下的大型地洞。地洞的四壁用木头搭建起了一条螺旋向下的悬空栈道,以供人行走。

从地洞口向下张望,我只看见黑蒙蒙的一片。一团黑气仿佛正从地洞中向外喷出,我不知道那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因为地洞中那太过深邃的黑色让我产生了幻觉。

这个地洞会通往那里?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入口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