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章 牛头人的操作

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章 牛头人的操作

本书:独游  |  字数:4140  |  更新时间:

在知道我们愿意帮他再次完成寻找铁锤的任务之后,丁丁小戈立刻精神抖擞,再也不提自己“困得要死”之类的话了。

根据精灵德鲁伊女孩“仙女下凡脸着地”的介绍,我们大概需要绕着这个巨大地洞的栈道走上它十几圈才能到达最底端。在这一路上,我们会遭遇不少骷髅战士的袭击。在地洞的最底层,除了大量的普通骷髅战士之外,还有一个首领级的骷髅怪坐镇。

人们最大的恐惧并不是来自那些可怕的东西,而是来自于神秘的未知。刚才面对这深不见底的巨大地洞时,我们的心里还充满着极大的惶惑和不安;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发了——哪怕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一群我们见所未见的亡灵杀手。

栈道虽然不算宽敞,但也足够两个人非常宽裕地并行。我和牛百万两个人走在最前面,无论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厚重的铠甲和强健的体魄都尽可以抵挡一阵。侏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和德鲁伊女孩仙女下凡脸着地紧跟在我们身后,随时准备为我们提供支援。而至于兽人术士丁丁小戈,则远远地缀在后面,以免我们在战斗的时候还要分心救护他。

在栈道上转过第二圈,终于,从黑暗中走出三个枯槁的身影。他们身上披着破败的布条,手中拿着粗大的镐头和锤子,每走一步全身上下就发出一阵“哗啦啦”的碎响。尽管仍然保持着直立行走的姿势,但是他们的动作异常僵硬,仿佛是一台依靠杠杆和轴承运转的机械,丝毫没有一个生物本应具备的柔韧感和弹性。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直到他们距离我们大约十步的距离时,火把才微微照亮了他们的身躯:

正如德鲁伊少女告诉我们的那样,那是一堆由森森的白骨拼凑起来的人型。两个巨大的黑窟窿凹陷在骷髅头部原本应该是眼眶的部位,里面只有一团空荡荡的漆黑。而当你被这团无神的黑色扫过时,却总会生出一种悚然的感觉,仿佛你正被什么邪恶的东西在遥远的地方盯住了一样。

“啊!”看见他们,德鲁伊少女一声轻呼,死命地抓住牛百万的胳膊,紧闭着双眼,整个身体几乎要全部拱到牛头人战士的怀里去了。

“又看见这些东西了,好可怕啊……”

女性的脆弱永远都是男性勇气的源泉,尽管早就被这些拒绝死亡召唤的腐朽生灵吓得嘴唇发白,可牛百万还是轻拍着仙女下凡的肩膀,用颤抖的声音安慰她道: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几只十二级的骷髅么?放心,放心……哎呀呀,痛痛痛痛,别抓得那么紧,你都把我抓掉血了……”

受到了牛百万的劝慰,精灵德鲁伊看上去不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我不知道如果她睁开眼睛,看见牛头人战士筛糠一般颤抖的双腿,会不会仍然觉得心里那么踏实。

尽管没有眼球,但这三具骷髅仍然发现了我们。他们提着笨重的武器摇摇晃晃地冲上前来,上下颌骨激烈地碰撞着,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仿佛正在叫嚷着什么似的。随着他们的逼近,你可以看见他们身上的骨渣都因为剧烈的奔行而飞溅开去。其中一个胳膊上的皮肉还没有腐烂完全,残留的皮肤上布满了黄褐色滴着脓水的尸斑。

“咣当!”我用盾牌迎住了敲向我脑袋的一记重锤,反手迅捷流畅地一剑刺向他的胸口。

这一剑去势凶猛,是我在经受那么多次战斗后逐渐摸索出来的战斗技巧。虽然它不能像使用技能那样造成巨大的杀伤,但却胜在攻守兼备、实用有效,直刺心脏要害。无论是在面对暴躁的野兽还是凶恶的强盗,这左挡右刺的简单招数都获得了不错的战果。

可是这一回,我却失算了。

我的手上猛然一轻,剑刃刺破皮肉的畅快触觉并没有如我想像般地发生。“剑齿撕裂者”从这具骷髅胸口的肋骨间直接穿了过去,彻底刺了一个空。

“不要用刺的……”降b小调夜曲在身后提醒我道,“……这是骷髅怪物,刺击命中降低百分之三十,伤害减少百分之七十。砍他们,用剑砍他们!”

夜曲的话立刻点醒了我。我根本就没有收回长剑,而是就势横扫,锋利的剑刃立刻切断了他的一根肋骨,在他头顶飘起一行“—18”的清晰字样。

一旦掌握了窍门,这群看起来狰狞可怖的不死者就不像他们看上去那么难对付了。在这些用骨头拼凑成的人形怪物身上,双刃长满锯齿的“剑齿撕裂者”凶残地咬噬着看似坚硬的骨头,发出摩擦声就像是在使用大锯伐木,在细腻畅快的触感中把坚硬的骨头磨成骨渣。

尽管是十二级的怪物,但这些骷髅实在不能用“强大”来形容。与那些漫天飞舞的大蝙蝠相比,他们行动迟缓、动作笨拙,虽然攻击力和抗击打的能力要强上不少,但要打倒他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比起我的长剑,牛百万的巨大木桩对付起这些骷髅怪物显然更加有效。在他强力的粉碎式攻击面前,血肉之躯和一堆枯骨的差别并不明显——对付骷髅类的怪物,棍、锤类的武器伤害原本就会提高百分之二十。随着他一次次势大力沉的挥击,站在他面前的骷髅总会蒙受新的损失。最起码现在,我看见那只提着镐头的骷髅已经失去了他的左臂,右脚的趾骨也被砸成了碎末。没过多久,牛百万将最后一只骷髅从栈道上抡下了地洞中,然后扶着墙壁喘着粗气。

“呼……长得真他妈瘆人,可吓死我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轻轻拍打着胸口以示庆幸。

不过,他眼珠忽然一转,瞥见了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精灵女孩。

德鲁伊少女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用略带崇拜的目光凝视着他。

转眼间,牛头人战士立刻改变了自己的造型。他右手撑墙,左手的拇指懒洋洋地钩住要带腰,左蹄撑地,右蹄交叉到左蹄前,用蹄尖轻扣着地面,摆出一副轻松惬意、潇洒浪荡的模样来:

“……不过……”他略微顿了一顿,就连声音都变得圆润浑厚了不少,用诗一般的语言和咏叹调般充满磁性的音色说道:“……无论他们的级别有多高,无论他们的相貌多恐怖,在我无情的重击之下,都将一样的灰飞烟灭……”

说着,他扭过头来犹如长者般关切地俯视着精灵少女:“……吓着了吧?你受伤了么?”

精灵女孩痴痴地看着他,仿佛无意识般地摇了摇头。

豪壮的牛头人战士微微一笑,左手单手将身边的大木桩轻松地提起,将它放在自己厚实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将他整条臂膀遒劲刚烈的肌肉线条表露无余——右手颇为粗犷地摸了摸自己头顶的尖角。一阵混浊的气流从地底洞穴中喷涌而出,轻轻抚动着他的鬓角和鬃毛,顿时给这条充满阳刚之美的异族汉子增添了一份狂放不羁的倜傥气质:

“……后面的战斗会更危险的,记得要躲在我身后,你什么都不用害怕!”

他对精灵少女这样说着,然后高举右手,做了一个全无意义而偏偏又英姿飒爽得要命的动作,犹如一个领袖般充满热情地对我们说道:“我们,继续前进!”

说完,他也不等我们,一个人大踏步迈向盘旋黑暗的栈道前方,留给我们一个雄壮英伟的高大背影。精灵少女连看也不看我们一眼,就这样傻傻地跟在他身后。

“无情的重击?灰飞烟灭?我真不知道这家伙居然还是个诗人……”我扭头对着身旁的夜曲调侃道。

“好老土的泡妞方法,早在上世纪中叶就过时了,这年头肌肉男早就没有市场了!”夜曲鄙夷地望着牛百万的背影,满含鄙薄地——在我看来更像是满含酸意地——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你……是……没有……肌肉……才会……这么……说的……吧?”过了半晌,丁丁小戈对夜曲一针见血的评价才从我们身后慢悠悠地飘来。

我觉得这话说得真是客观死了。

正当我们一边缓缓地散步一边说话的时候……

“喂,你们就看着我一个人送死啊?快来救命啊,我顶不住啦……”

前方,再次传来了牛百万哭爹喊娘的求救声……

……

不知绕着栈道转了多少圈,在一路杀死了三十几只骷髅战士之后,栈道距离地面只有两层的距离,我们终于能够看到地洞底部的情景了。

那是一片人工开凿出来的平地,四周墙壁上还被凿出了几个洞穴。不少丑陋的骷髅在里面漫无目的地逡巡游荡,粗略一查,起码有三十只左右。一只个子很矮但很粗壮的骷髅站在地洞一侧的一个洞穴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长柄战斧,身上穿着一件虽然破旧、但与其他骷髅大不相同的金属铠甲,头上顶着一个鲜亮的名字:“亡灵罗伯特·威兰斯特”。

“锤子就在那里了……”精灵德鲁伊女孩仙女下凡脸着地指着地洞一侧一个骷髅比较稀少的区域对我们说道。

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一把巨大的铁锤斜躺在地上,半个锤头已经被深埋在了泥土中。这把铁锤的个头很大,几乎和一个普通的铁砧差不多大小,锤头上还铭刻着一层繁复漂亮的花纹。灼热的红色光泽从花纹的缝隙间隐隐透露出来,折射出一种奇异的魔法力量,彰显着这把铁锤的不平凡。

“啊,下边那么多骷髅,咱们能过得去吗?还是趁早回去的比较安全。”牛百万把头伸出去往下望了望。看到敌人的数量,他一贯的悲观主义作风表露无余,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那可不一定……”降b小调夜曲仔细观察了一下骷髅们的位置,然后说道,“……虽然数量比较多,但他们的站位不是很紧密,只要我们引过来慢慢打,就有机会逐个击破。”

牛百万不以为然地缩了缩脖子,哼哼唧唧地小声说道:“我的预感告诉我,这样做很冒险,可别被人灭团了才好……”

对于牛百万的建议,仙女下凡脸着地立刻表示支持:“下面的人太多,太危险了,要不然……我们还是先退出去吧……”

没想到,德鲁伊少女的话仿佛给了牛百万极大地刺激似的。他那副颓丧怯懦的样子立刻一扫而空,仿佛信心十足地说道:“其实也用不着,只要我们稳扎稳打、步步推进,就算把这群骷髅全杀光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切,这不就和我说的一样嘛!”对于牛头人战士虚伪的勇敢,侏儒吟游诗人颇为不忿,小声和我们嘀咕着。

“可是……上次我们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级别可都比你高啊。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太危险了?”仙女下凡看着牛百万迟疑地说道。

无疑,仙女下凡的劝告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不过这个效果与她的原意截然相反……

“不就是比我高几级嘛?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级别可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标准,好的操作完全能够弥补级别上的差别。我就不相信,这个小小的地洞里还有什么能够拦得住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牛百万的态度立刻变得比刚才更加勇毅坚定,看上去仿佛现在就恨不得抡起他的大树桩,豪勇地杀入敌群似的。不过他笑声干涩发虚,还在微微颤抖,就像是故意从嗓子眼里硬挤出来似的,和他的豪言壮语可完全不是一回事。

“操作?我就看不出来这家伙的操作到底好在哪儿了……”目睹牛百万在精灵少女面前厚着脸皮硬撑着自吹自擂的情景,降b小调夜曲站在我们身旁,忍不住用他尖酸的话语小声地冷嘲热讽。

过了一会儿,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的经典回答又出现在我们耳边:

“他……喝血瓶的操作技术……很流畅,我们……没人能……比得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