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三章 是拯救还是死亡?

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三章 是拯救还是死亡?

本书:独游  |  字数:7052  |  更新时间:

在一片幽暗的地下洞穴中,一队年轻的冒险者,正聚精会神地听着一个骷髅怪物侃侃而谈,这情景看上去实在是有些怪异。

“……我叫罗伯特·威兰斯特,曾经是一个矮人,我的朋友们都叫我‘淬火者’……”那具骷髅幽幽地说道。他所说的这些内容我们隐约都能够猜到一点,尤其是因为他的名字、他的身材和那个传说中的矮人“淬火者”都十分地吻合。

“……一年前,我发现了这条矿脉,并且在这里开掘矿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底下埋藏着怎样可怕的东西,也想不到我正在给自己和所有的人亲手挖掘埋葬自己的坟墓……”

“……一切都很顺利,大量贵重的金属被开采出来,带给我们源源不断的巨大财富。我们以为自己找到了宝藏,更加努力地工作,也加快了释放恶魔的脚步……”

“……在挖掘中,我们打破了一扇石壁,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地下洞穴。愚蠢、贪婪和好奇心让我做出了一个永远懊悔的决定,我决定修筑一条通向这里的通道,在这地洞中继续挖掘……”

“……我们挖掘出了这些洞穴……”说着,“亡灵罗伯特·威兰斯特”指了指地洞底层的这几处洞穴,接着说道“……发现了一些贴着封印的箱子。和一切理应为贪婪遭到报应的蠢货一样,我们撕掉了封印,放出了一个巨大的魔鬼。不,即便是魔鬼也不会比他更可怕,那是抗拒死亡的邪灵之主、腐朽者的主人、末世君王最忠实和最残酷的走狗、灵魂大巫妖——麦肯斯卡尔……”

“……他抽干了所有人的生命,没有一个人幸免。他榨干了我们的灵魂,将死者制作成游离于生和死之间的腐朽怪物,作为自己最卑微的奴隶。他破坏了整个矿洞,将所有的秘密埋藏在这里……”

“……所幸的是,我的身上配有至高神守护的护符,它不能让我免于死亡,但却保护了我的灵魂,让我免受大巫妖的折磨。可是,护符无法永远保护我,我能感觉得到,我的灵魂正在消散。我向至高神祈祷,求他赐下勇士,让我有机会将这个可怕的秘密公之于众。我的灵魂已经很虚弱了,我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不过,还好,你们来了……”

“……去瓦伦要塞,将麦肯斯卡尔逃脱的消报告梅内瓦尔侯爵。时间紧迫,大巫妖似乎有办法引导枯萎之地回到法尔维大陆,末世君王的军队将会洒满整个大陆,战争即将开始,我们必须早做准备!”

“除此之外,我还要请你们帮我一点小忙……”正当我以为这个矮人腐朽者已经把话说完了的时候,他又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

“……如果我的灵魂消散,我的身体也将会变成一只怪物,就像我的同伴们那样。矮人不畏惧死亡,但要有尊严的死亡,我不能让我的身体变成自己灵魂的敌人。”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停顿了片刻。尽管作为一个腐朽者,他已经无法再改变任何表情和声音,但我似乎能够感到他正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

“消灭我,在我变成怪物之后!”他这样说道。

“我将放弃灵魂,不再继续坚守生命。我只请求你们制止我,将我已死的躯体再杀死一次,让我像个矮人那样安静地死去。”

“……我已经……活的……太久了……”

“你愿意……帮助我吗……”

矮人腐朽者抬起他粗壮结实的头颅,用他那双空无一物却充满恳切的黑色眼眶望向我。

我无法回答。

我不应该这样做吗?制止一个怪物的诞生,让一个好人的灵魂得到安息。理智告诉我,我应该接受他的请求,用我的剑将他从长久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任何人都不应该拒绝这个要求,因为这事关一个好人灵魂的归宿。

可是,这很难。

这个腐朽者有一个完整的灵魂,他能够感受得到痛苦和懊恼,我无法告诉自己他已经死了——倘若一个人的身体残缺、而灵魂完整,我们能说他死了吗?那些断手断脚、只有一只眼睛的人们,我们能说他们都死了吗?而和他们相比,我眼前的这个亡灵只不过失去了更多的肉体而已,他依然是个“人”,一个有生命、有智慧,并且不乏高尚的“人”。

你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个人在你眼前自杀,而后毫不犹豫地毁掉他的尸体吗?

“接任务啊!”牛百万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回头看了一眼,他似乎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放心吧,你一接受任务就往后撤,十五级的怪,我们打得过的!”降b小调夜曲也跃跃欲试地说着。

“……你……该不会……也……卡了吧……”就连反应迟钝的丁丁小戈也忍不住催促我了。看着他们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模样,我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杀掉一个曾经是人类的怪物,这种事情就那么值得兴奋吗?

或许吧,我的涉空者伙伴们对于“死亡”的理解是让人乐观的。按照他们所描述的,人死了之后,并不会就此消失,而是有机会复活的。或许吧,这个名叫罗伯特·威兰斯特的矮人冶金大师也会如此。

可我仍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好,我愿意帮你!”我咬了咬牙,点头应允了他的请求。

“我无法表达对你的谢意,勇敢的冒险者。愿至高神达瑞摩斯永远赐福予你……”亡灵罗伯特·威兰斯特感激地对我说道,他苍白的下颌向后轻轻咧了咧,露出了一副古怪而欣慰的笑容。他轻轻地伸出双手,捧住挂在胸口的那枚挂饰,低吟着跪倒在地,虔敬地垂下头去。随着他空洞机械的声音逐渐降低,我似乎能够看见一丝微茫的光泽正从他身上逐渐地飘散,在半空中轻柔地隐没,直至完全找不到踪迹。这些光与我之前所见的任何光芒都不相同——我的意思,那很显然不是所谓的“鬼火”——那是些真正神奇的东西,支撑它不住闪烁着的,是生命最本源的力量。

当所有的光芒散去,从我身前这具矮人骷髅的身上,我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那是一股冰冷杀戮的味道,我知道,跪在我面前的骷髅已经变成了一台制造死亡的无情机器,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

这是一场我不愿回忆起的战斗。

与其说我竭力想要忘却当时的感觉,倒不如说我从来都没有对那场战斗有过什么印象。

已经彻底化身为怪物的矮人冶金大师——“淬火者”罗伯特·威兰斯特毫不迟疑地挥舞着战斧向我砍来,他那原本充满着矿物学和冶金学知识的头脑此时已经被杀戮的狂热所完全取代。战斧砍在盾牌上,发出“哐哐”的响声,震得我手臂发麻。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还击,只是下意识地用盾牌挡住头脸。我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做并非是因为畏惧他的战斧,而是因为我不敢直面他的脸——那张有着漆黑深邃的眼眶的骨质面孔。

一度,我也曾想过抛弃一切让人脆弱的念头,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面对着腐朽的怪物,毫不留情地挥剑砍杀。可每当看见他麻木僵硬的脸孔,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恳求我毁掉他时的恳切期盼。他盼望赎罪,而他已经为他做过的事情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他恳求我毁灭他的尸体,我答应了,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这个权利——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别人来拯救的地方。

所以,我只能软弱地躲藏在盾牌背后,背弃了他的愿望和我的承诺,听任那股邪恶的力量支配着他的身体,去做那些他本性中绝不愿做的暴行。

好在还有我的伙伴们,他们并不像我这么多愁善感、犹豫不决。毁掉一只十五级的腐朽者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没过多久,壮实的矮人骨架被丁丁小戈的冰魔女冻成了冰坨,而后被敲成了碎片。碎裂的骨茬和冰渣迸得满地都是,和原先那些骷髅怪物的残肢混在一处。

战斗结束了。

完成了罗伯特·威兰斯特的嘱托,我的涉空者伙伴们看起来很高兴——我没有立场来指责他们,他们拯救了一个灵魂,满足了一个矮人最后的要求,带给了他一个体面荣誉的死亡。他们完全有理由为之高兴。

可是,对于这件事,我真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到底是被“杀死”了,还是被“拯救”了?

这个问题,我始终不愿去思考。

在罗伯特·威兰斯特身后的洞穴中,我们找到了一本《高级采矿师手册》和一把能够增加三十点采矿技能的铁镐“金属拾取者”,这两件物品让我们中唯一的采矿师丁丁小戈眼馋不已。

“……这两件……东西……能不能……都给我……”他内心的兴奋完全被他迟缓的声音所掩盖,让人听不出一丝喜悦的情绪。

虽然这两件是这次冒险中最贵重的物品,但它们对其他人来说毫无意义,没有人反对把这两件物品交给丁丁小戈。就这样,我们的半兽人术士不但完成了任务,而且采矿能力得到了明显的提高,成了这次冒险中收获最丰厚的幸运儿。

高兴之余,丁丁小戈大方地表示如果我们有需要的话,他可以送给我们一些金属和矿石,这正是我学习炼金术用的着的。除了我之外,降b小调夜曲也是半兽人术士这一慷慨决定的受益者——他所学习的生活技能是制作铠甲。

精灵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得到了罗伯特·威兰斯特脖子上的“信仰护符”,这种护符原本应该是至高神达瑞摩斯最虔诚的信徒佩戴的,那上面凝聚着信仰的力量,能够给佩戴者增加三十点的法力,并且提高佩戴者抵御灵魂魔法的能力。

让我觉得有些想不通的是,德鲁伊少女明明是自然女神奈彻妮娅的忠实信徒,可她却毫不介意佩戴一枚属于至高神信徒的护符。

不过,看着精灵女孩兴奋的样子,我觉得她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护符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地出于好看,想在脖子上挂一个装饰物而已——我们都知道,无论什么种族的女性,对于装饰品的需求都是永无止境的。我敢和任何人打赌,如果说只有一种选择的话,即使是一个信奉秩序与光明的、极度虔诚的至高神的女牧师,也宁愿挂上一枚象征着绝望与死亡的骷髅挂坠而不让自己的脖子空着。

除了一些草药或是食物之类的东西之外,矿洞里的骷髅怪物们还随身掉落了一些钱币——这应该是他们生前就带在身上的,当灵魂大巫妖麦肯斯卡尔把他们变成腐朽者的时候,这些倒霉的矿工显然来不及换衣服。现在,他们估计再也用不着这些东西了。

除了杂物和钱币这些每个人都有的战利品之外,牛百万没有得到任何其他的东西。不过在我看来,他一点都不为此感到失望。恰恰相反,他现在或许正感觉自己是收获最丰厚的人了:

“……这有什么了不起,我刚一级的时候就一个人从坚蹄谷跑到这边来了,路上见的高级怪多的是,这些骷髅根本就不算什么……”我想他不会告诉德鲁伊少女他是因为迷路才跑到坎普纳维亚城的。

“……我还见过龙,一条绿龙。等你级别升高了之后我带你去杀它……”牛百万仍在不失时机地夸夸其谈。虽说在姑娘身边的男人总是非常彪悍的,可当一个十二级的牛头人战士大肆吹嘘着要去“屠龙”的时候,这就不再是彪悍,而是恬不知耻地吹牛了。

牛百万带着仙女下凡走在前面,他好像是有意地加快了脚步,拉开了与我们之间的距离。而精灵女德鲁伊也似乎忘记了我们的存在,紧紧跟在他的身旁,不时被他逗得笑出声来。很快,他们的身躯就隐没在黑暗中,只影影绰绰地能看见头顶的名字。牛百万把他冗长的名字密密匝匝地顶在头上,活像是一个能够直立行走的告示牌,看上去有些滑稽。再过一阵,我们就连他们的名字也看不见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身影,降b小调夜曲咬着牙根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话……都是那些想……献殷勤……又献不出去的人……才会说的……”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丁丁小戈在这样的时候不失时机地发表他绝妙的意见。

“……”被抢白的侏儒吟游诗人翻着白眼,埋脸怨气地瞪了半兽人术士一眼:

“丁丁小戈,直到遇到你我才发现有两件事情我从小到大都搞错了。”

“……什么事?”

“第一,有时候,说真话的人很让人讨厌;第二……”说到这里,他忽然压低了声音,然后凑近到丁丁小戈的面前。

“……第二是……什么?”过了有一会儿,丁丁小戈才满吞吐地反问道。

“……第二点是,当你靠近别人说话时,很容易踩到对方的脚!”说到这里,降b小调夜曲狠狠地一脚踩在半兽人术士的脚面上,然后气咻咻地大踏步向前走去。

以丁丁小戈异常迟钝的反应速度,当时并没有对这一脚做出什么反应。直到吟游诗人走出了足足有十几步远的时候……

“啊……”半兽人以他特有的迟缓而绵长的声音,表达着他此时脚趾尖上的痛苦:

“……你这绝对是……小心眼的……蓄意报复……”

“啊……”正当侏儒吟游诗人和半兽人术士走在后面不住地拌嘴混闹的时候,前面再一次猛地响起仙女下凡锐利的尖叫和牛百万惊慌失措的求救声:“救命啊……”

我们立刻猜到,牛头人战士和精灵女德鲁伊怕是又一次遇上了敌人的伏击。

尽管始终在为自己没能吸引精灵少女的眼球而抱怨,可一听到求救声降b小调夜曲立刻和我同时窜出,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直奔过去。丁丁小戈也再一次地施展起了他那不规律的瞬间移动脚步,时而出现在我们前头,时而又落到了我们的身后,有如鬼影子一样行动飘忽。

“你这个笨蛋傻大个,早就告诉你不要跑得太快,要和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像你现在这样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怎么来救……”夜曲一边蹦蹦跳跳地拼命跑这,一边大声冲着牛百万发牢骚。可是,当牛百万和仙女着地脸朝下两个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牢骚声立刻戛然而止。

一些出人意料的景象彻底堵住了吟游诗人的嘴巴,立刻让这个能言善辩的家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吃惊的并不仅仅是他,我也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

独自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确切地说,我们的牛头人战士其实毫发未伤,他此时也正想我们一样,张大了嘴巴,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浑然不知自己的大舌头已经下意识地伸出了嘴巴,都快能舔到自己的脖子了。

只有一个人是在战斗的,那就是我们的精灵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我很难形容她此时的表现:她惊骇地闭上了双眼,两手不住地在身前用力耙动拨拉,虽然已经变成了了粗壮巨熊的模样,可从头到脚仍然是一副小女生惊恐畏缩时无力挣扎的模样。

一个小女生柔弱笨拙的挣扎或许让人发噱,但一头巨熊受到惊吓后的本能反应就要可怕得多了。现在,还有两只拿着镐头和铁锹的骷髅怪物站在精灵德鲁伊的身前,与其说它们是让人惊恐的不死亡灵,到不如说它们是一对正在饱受摧残的可怜虫。巨熊的利爪每挥过一次,它们的身上就会掉下一些碎裂的骨片,而它们手中的钝器对于变化成巨熊形态的德鲁伊来说,能够造成的伤害少得可怜。直到现在,德鲁伊巨熊的生命才刚刚损失了不足三分之一,而地上已经堆满了碎裂的骨渣和骷髅了。

“出什么事了?”我向着惊魂甫定的牛百万问道。

“刚才……我们正走着,这一队骷髅怪,大概是五个吧,突然从角落里拐出来,我们没防备,其中一个骷髅怪和她脸对脸贴在了一起。然后……她就尖叫了起来,差点没把我吓死。再然后……根本就没有轮到我动手,就变成这样了……”牛百万双手向前一摊,示意我看看现在的景象。

“啊……救命啊……好可怕好可怕啊……”德鲁伊少女一边用他尖锐的女高音喊着救命,一边一巴掌把最后一只骷髅怪拍成了一堆骨屑。看起来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直到干掉了最后一个敌人,她的双手……嗯,双爪……仍然在胸前不停地挥舞着,看起来如果没有人阻止的话,她会一直这样挥舞下去的。

曾经有人说过,恐惧有时候同样会刺激起人体内的巨大潜能,让人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强大力量。之前我一直觉得这种说法很荒谬——胆小鬼无论怎么变都无法成为一个勇士——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恐惧的力量可能比人们想像得还要巨大。

看见这个景象,我们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牛百万面色微红,在我们的注视下凑上前去,从身后拍了拍德鲁伊少女的肩膀:

“没事了没事了,那些骷髅都死了……”

精灵女德鲁伊看来是听到了牛百万的话,她的双爪将信将疑地停止了挥舞,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细缝,确定一切安全无误之后,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它们突然出现,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胆子很小,既怕黑又怕鬼,一定让你们看笑话了吧。”她重新变成了精灵少女的模样,小脸羞得通红。

我们的脸似乎比她更红。

“它们……它们是怎么死的?”精灵少女环视了一下四周,略显惊诧地问道。她看了看我们,最终把目光停在了牛百万的身上:

“该不会都是你打死的吧……”

“嗯……呃……”此时的牛百万大约正震惊于仙女下凡的惊人战绩,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迟疑地哼哼了几声。

让人遗憾的是,精灵少女似乎是把他的迟疑当成了默认:

“我就知道是你,你可真厉害!”精灵女孩无限崇敬的目光让牛百万手足无措、牛皮一片通红滚热。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牛百万是我们中最强悍的人——这与事实之间存在着相当巨大的出入。我猜,或许对于那些性情柔弱的女孩来说,粗犷豪放的外表真的能引起她们心中的安全感吧。

我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没过多久,我们就回到了地下大厅,即将从矿洞回到地表。

牛百万和精灵女孩两个人仍然肩并肩地走在前面,矿洞里的蝙蝠已经无法再对他们构成威胁了。我们三个人在后面远远地缀着,让他们俩的身影始终保持在视野之内。

这个时候,沉默了许久的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终于开了腔:

“我觉得……就算是那个德鲁伊女孩一个人……也能把地下洞穴清干净……”

必须承认,他说的是一件让我们这些男人们既尴尬又惭愧可怕事实。

(推荐一本超强的小说吧。之所以说它“超强”,文字倒在其次主要是他的作者,实在是…………啊!

恒源祥、脑白金式的的广告狂人——孔子祭——的新书,《三年二班的世界》。我被这个家伙锲而不舍的广告精神深深地震撼了。曾听人说,广告的最高境界,不是让人眼前一亮,就是让人眼前一黑。他非常成功地做到了让人“眼前一黑”的程度。

其实小说写得还不错,就是进入主题有点太慢了,甚至于……比我还要慢。我不知道当你看到一部小说一直到十五章的时候,发现它的题目赫然是惊人的“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的感觉是:历史,又翻过了一页。

有耐心的朋友还是去看看吧,有点悬念,文笔也还干净(我得说,他对空战的描写显然不是什么内行),故事的情节…………啊,别管什么情节了,完全还没有展开呢。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被他狗血的广告感动了而已,我个人贡献了收藏一个,全当是对艰难同道的一点小小支持了。

时空传送热线::///BReder/188218.)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