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四章 随遇而安

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四章 随遇而安

本书:独游  |  字数:5519  |  更新时间:

谁也不知道瓦伦要塞始建于何时,这座古老城堡的年纪似乎与它所护卫的乌齐格山一样久远。巨大的山石垒建而成的城墙粗糙而厚重,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岁月磨砺。

从名字上来看,瓦伦要塞应该曾经是一座完全用于驻扎军队的纯军事堡垒,但那显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的瓦伦要塞已经和一座普通的小城没有什么两样了,兜售各色商品的店铺排列在两旁,无所事事的行人走在城中的道路上,由厚实的山毛榉制成的大门洞开着,从不关闭,任由来往的人们进出。

我来到瓦伦要塞已经有两、三天时间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坎普纳维亚城的统辖范围。对于缺乏旅行经验的我来说,这绝称不上是一次让人愉快的长途旅程。

瓦伦要塞位于乌齐格山东南部的山区地带,因为从未来过这里,我的魔法地图上没有标注,我只能像只没头的苍蝇的一样朝着大概的方向前行。山地崎岖狭窄的道路让我吃足了苦头,这里的羊肠小道总是一不留神就隐没在了茂密的杂草和灌木丛中,让我直走到无路可行处才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

最糟糕透顶的是,无论你在什么地方迷路,总能碰到一大群胃口很好的恶狼、毒蜘蛛、野猪或是其他什么凶恶的野兽,它们永远对你鲜嫩多汁的皮肉和内脏充满让人感动的热情,倾尽全力地希望能够邀请你留下来与它们共进晚餐——当然,如果你的运气不好的话,你就会变成“被进”的那顿晚餐了。

在瓦伦要塞,我首先完成了杰拉德先生的嘱托,将狂犬开普兰血液的分析报告交给了要塞驻军指挥官佩克拉上校的手中。佩克拉上校大约五十多岁,除了满头灰白的头发,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看上去并不像是一名军人,反而像是一个迂腐的教师或是别的什么人。

这封报告似乎并没有引起他足够的重视,“啊,枯萎之地,从我十岁之后就再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我都快把它忘记了。杰拉德总是有点神经过敏,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个消息。不管怎么样,我会派人去查查这件事的……如果我还有人可派的话。”佩克拉上校慢条斯理地对我说道,说着又扔给我一小袋银币。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把在废弃矿洞底端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灵魂大巫妖麦肯斯卡尔逃脱了两百年的封印,直觉告诉我这或许和狂犬开普兰的变异有关系。但是无论我说什么,佩克拉上校都总是不耐烦地摇着脑袋说:“我得去看看我的日程表才成。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其实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忘不了的……咦,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只有无奈地辞别了这位健忘的军官。当我经过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风尘仆仆的涉空者正好在往门里走。无意间,我看见了他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一封信笺,暗黄色的信封接口押着一枚鲜红的火漆印记,看上去很眼熟——我是说,很像我刚刚交给上校的那份报告。

怎么回事?难道说杰拉德先生怕我无法将这份报告带到瓦伦要塞,又派遣了一个送信的使者吗?

“你也是坎普纳维亚城来的?”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他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发问,愣了愣神,然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是啊。”

“你也是送血液报告来的?”

“没错,怎么,你也是?”

“是啊。你不用再把报告交给他了,我交过了,这没用的。”我对他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把报告交给上校了,而且上校对这件事情本身也不怎么关心。他没有必要再来碰这个钉子。

“啊,不会吧?”他又一阵错愕,“我问了不少人,都说交给他就行了。”

“哼,你看他……”我有些沮丧地回头看了上校一眼,他仍然坐在宽大舒适的办公椅上悠哉悠哉地打着瞌睡,“……明白了吧,就算是交给他也不会有用的。”我不无烦闷地说道。

看起来这个涉空者似乎是明白了一点,不过又好像是变得更迷糊了,他“啊、啊”地应了两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上校,然后傻乎乎地点头冲我说了声“谢谢啊……”转身走了出去。

后来我在街上又见过这个人几次,或许是因为我换了铠甲,他没有认出我来。每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都在街上拉住人就问什么“报告……交任务……找谁……在哪里……”这样的问题,看起来挺着急。我也没有仔细听。

再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了。不过我听说瓦伦要塞里有个坏心眼的家伙,故意阻拦别人交任务,还成心给人指错方向,让一个上了当的可怜人在城里跑了好几圈才完成任务。

要是让我遇到这种既无聊又无耻的人,我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可。

好在并非每个人都像佩克拉上校那般昏聩懒散,作为瓦伦要塞的执政官员,梅内瓦尔侯爵敞开大门迎接了我的到来。他是“淬火者”罗伯特·威兰斯特的赞助人和支持者,对于矮人冶金大师的不幸遭遇,侯爵表现出了他的痛心与哀悼:

“哦,我可怜的朋友,他总喜欢挖掘深埋于地下的秘密,可总有些秘密是不应当被发掘的。愿达瑞摩斯怜悯他,希望他的过失不会给我们带来无法补偿的损失……”

侯爵是个面色苍白的老人,他的颧骨因消瘦而高高隆起,使他的眼眶深陷,目光阴沉而冷静。或许是威兰斯特先生的死讯使他震惊,他看上去有些激动,白色的皮肤下泛出一层不正常的强烈红晕,让人很难不为他的健康而担忧。

侯爵答应我,他将尽快把灵魂大巫妖麦肯斯卡尔逃脱的消息禀告给国王陛下,集合法尔维大陆全部的力量去抵御这场即将到来的灾难。作为对我辛勤的报答,侯爵送给了我一件“精致的链甲”。这种铠甲是由许多金属圆环编制而成的,分量并不是很重,对于刀斧的劈砍有更强的抵御能力。而且,这件铠甲显然是附加着某种特殊的魔法效果,除了提高10点的防御力,还能够给我增加100点的生命值。

离开侯爵府,我的感觉很好,一种无法控制的骄傲感从我的心中油然而生。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挺了不起的事情,或许正是因为我及时地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这位忠于职守的贵族手中,整个大陆的未来都将发生改变。所有生活在这蔚蓝天空下的智慧种族都将因此而获得一个机会,他们可以携手并肩、挺身反抗即将到来的邪恶侵袭,生命和自由将得以留存、杀戮和暴虐将被遏止,而这,都是因为我及时地将一个消息传递到了正确的人的手中。

不久之后我才知道,在真正的事实呈现之前,所有的所谓“正确”都不过是一种暂时的美好错觉而已。许多时候,残酷的现实总会把这种错觉亲手在你的面前撕碎,用痛苦的针将你从错觉中刺醒,而所谓的“面对现实”,也似乎总是承担痛苦、承受悔恨的代名词。

而到了很久之后我才发觉,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其实是早已注定了的。你无法阻止它们的发生、无法改变它们的进程、无法决定它们的终止,无论你如何拼命地去努力。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你能够改变的,那也仅止是你自己而已。你的生命犹如怒涛中的一叶小舟,注定将在这淹没时光的浪潮中飘摇,你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只是加固自己的船板、操纵自己的风帆,然后向你所信奉的一切神祗去祈祷你的运气,让你不要被这无可抵御的巨浪吞没。

如此而已!

而那时,我还对未来一无所知。无知的人是幸福的,可惜,对于许多人来说,这种幸福总是不能持久。

就在我刚刚离开侯爵府的时候,我的魔法冒险日记本忽然提醒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消息告诉我,有人给我寄送了一些货物。

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创造了“邮递系统”这一了不起的想法并最初把它付诸实施,我坚信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将货物和收货人的名字告诉任意一座城市或村庄的邮递员,你就可以将任何东西送到任何你所认得的人的手中。他可以在任意时间向去邮递员那里收取货物。

这简直是一个疯狂的主意,而最疯狂的是,这个主意居然真的被付诸实施了。无论是人类、精灵、矮人、侏儒、半兽人还是牛头人,行走于法尔维大陆上的所有智慧种族都积极地投入到这个伟大的壮举之中。每一座村落——即便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小部落——也会有人专门从事这种邮递职业。除了这一点,法尔维大陆上的智慧生命们还从未在任何其他事情上达成这样一致的共识,破除了彼此之间的隔阂。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邮递系统”或许远比任何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传播更有力量,因为它第一次成功地将这个世界的各个种族结合在了一起。

而进行这种邮递的费用同样不便宜,你不得不拿出你所邮递物品价值的百分之五作为酬劳。如果有人愿意仔细计算一下每天整个大陆有多少人收到来自朋友和亲人的馈赠,就会发现这是多么惊人的一大笔钱。

大概这才是能够让蛮横的牛头人和骄傲的精灵在一起共事的真正力量吧。

我满心狐疑地找到了瓦伦要塞的邮递员,才知道给我寄东西的是丁丁小戈。这个反应迟缓但性情慷慨的半兽人矿工忠诚地实践了自己的诺言,给我寄来了不少的金属和各种矿产。他的馈赠丰厚得远远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才好了。这是一份我根本无法拒绝的好意——因为我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都不够将这些东西邮递回去的邮资。所以,我只能无奈而又勉强地——同时不乏心中窃喜地——将这些既沉重又贵重的礼物装进我的魔法背囊之中。

在瓦伦要塞的经历可以说是我在坎普纳维亚生活的延续,我每天都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用于帮助城里的人们完成工作,从他们手中领取酬劳。有时候我会遇到一些让我面临危险的工作,这时我宁愿暂时把它们放在一边,去干些别的事情,直到我找到合适的同伴、或是等我的级别升高到有把握完成它们的时候。

在没有合适的任务时,我会选择到要塞外面的山林中去猎取一些凶兽或是魔物。在要塞的西北方向有一片粘稠的泥沼,里面经常会产生一些变异的巨大毒蚊和蟒蛇之类的东西,这是我打猎的主要场所。

这里还有一种叫做“黏土怪”的生物。这些蠢笨的家伙仿佛全身都是由黏土和稀泥组成的,移动的时候就像是一包水囊在地面上滚动,让人很难分得清头脸。你最好不要被它的外表所欺骗,这种看似柔弱的古怪生物会主动袭击靠近他们的一切生物,把他们包裹在自己的体内,直到消化殆尽。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几乎每一只黏土怪的体内都包裹着或大或小的几枚骨头,那就是被它吞噬了的不幸生物的遗骸了。

杀死这些怪物,你会从它们的尸体中寻找到一些名叫“溶蚀之水”的粘液,这是进行一些炼金实验的重要药品。这也是我的捕猎以这种生物为主要目标的原因。

在剩下的时间里,我总是在瓦伦要塞和坎普纳维亚城之间往复奔波——瓦伦要塞并不是一个应有尽有的富足城市,起码这里对于我来说,就缺少了一个能够给我指导、同时又擅长制造爆炸的炼金术老师。在这两座城市之间穿梭并不是一件费力的事情——事实上,在这些城市的驿站中会提供交通服务,你只需要缴纳一笔费用,就可以租赁马车到达另一座城市,而且这样在路上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长——老实说,它快得让人惊讶,我几乎每次都是刚上车没多久就到站了,以至于我总是怀疑它是不是根本就不曾出发过。

因为有丁丁小戈提供原料,为我节省了购买原料的大笔费用,这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四五趟旅程过后,我已经学会了不少种合金的制作方法,还学会了诸如从矿石中提取玻璃等物品的技巧。最让人欣慰的是,我花费在炼金术上面的时间和金钱终于开始有了回报,不少人都愿意出钱购买我合成的金属和一些提纯的物质,这些钱不仅可以弥补我采买炼金原料的一切花费,而且居然还小有盈余——再没有比这更能刺激我学习炼金术的动力了。

很快,我的炼金术就已经升到了五级,简单的物质合成已经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经验,埃奇威尔也不能给我提供更多的炼金术配方了,我的炼金术学习遇到了一个瓶颈,很难再继续提高了——除非我能弄到新的配方和图纸,制作出一些新颖的东西来才成。

完成任务、清除怪物、学习战斗技能,学习炼金术、贩卖炼金成品,这就是我每天生活的全部。老实说,有的时候我也会思考,我为什么要过一种这样的生活。提升等级对于我的生命是否有着必然的意义?学习技能对于我的灵魂是否是一种必须的锻炼?我费劲心思地赚取金钱,这究竟是因为需要还是贪婪?因为我经常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即便我不做这一切,维系我的生命、让我过一种平静普通的生活,也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后来我渐渐发现,我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必须如此,而是因为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是如此——所有的那些涉空者们,那些充满了冒险热情和奇思妙想的让人惊讶和愉快的人们。比起死板沉闷的原生者,我更喜欢与他们为伍,和他们交谈。我选择了我的朋友,而他们都是如此生活的,所以,我觉得我也应该去过和他们一样的生活。

这其实是一种滑稽的现象,许多时候,我们去做某些事情,并不真的是因为我们想要如此,而是因为别人都是如此。我们害怕孤单,害怕自己有别于旁人,害怕自己的不同会招致猜疑的白眼,所以我们不得不跟随大多数,做一个无可奈何而又心安理得的庸人。

其实,有些事情,真的是我们不必去做的;而有些事情,却又是只有我们可以去做的。

如果可以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我或许会做出与那时完全不同的决定吧。

有时我还会想起不死的腐朽者、逃脱的灵魂巫妖和末世君王达伦第尔即将侵略法尔维大陆的事情,梅内瓦尔侯爵答应过我要尽快做好抵御侵略的安排。可是,我一点也没有看出来瓦伦要塞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一场战争——或许,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在私下里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呢——我这样告诉我自己。

其实就连我自己,也已经渐渐地失去了警惕心,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佩克拉上校说得对,我们已经太久没有听说过枯萎之地的消息了,任何风吹草都都有可能造成我们的神经紧张,而这种过敏式的惊恐往往是没有必要的。对于我们来说,许多事情都已经被遗忘了。而对于枯萎之地的生命们来说,许多过往的事情也未必会被记起。战争未必会发生,而我们恐惧的一切或许都是无意义地自己吓自己。

就这样,在交织着充实与空虚的生活状态中,不知不觉,我的等级已经突破了三十级……

(推荐一本新书吧,《星际魔族》,作者魔界。窃以为,这部小说前言里的文章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当我看完了《科幻武皇史》这篇短文之后,就觉得点开这部小说是值得的了。

去看看吧,哪怕只是看看前言里的文章呢,真的很有趣的。

我是不务正业的传送门::///B/1000587.)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