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五章 拳贼与拳牧

第三卷 地穴 第二十五章 拳贼与拳牧

本书:独游  |  字数:4738  |  更新时间:

或许在每个人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些窘迫的阶段。在这些时候,你会忽然发现你已经做完了那些你能够去做的事情;而你计划将要去做的事情却又过于艰难,凭你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从下手。身处这样的处境之中,你会觉得疲惫、厌倦,无所适从。你失去了近期的目标,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干什么,又应该去干些什么,只能听凭习惯的摆布,去过一种懒散无聊的生活。

三十级正是这样一个阶段。

在瓦伦要塞,我已经完成了所有自己能够完成的任务,包括帮助商人从城外散居的一小撮狗头人那里夺还被抢劫的货物,杀死一头屡次伤人、血债累累的狂暴黑熊,帮助染坊的大婶从野猪人聚集的营地中收集一些少见的鸢尾花……等等等等。

我甚至还帮一位家庭主妇把她酗酒的丈夫从酒馆里揪回了家。当然,你不能指望一个酒鬼懂得什么叫做“礼貌”和“服从”,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很有分寸让他吃了一点小苦头——嗯,好吧,我承认我并不是那么有分寸,但他也仅仅是左肩脱臼、右腿骨折而已,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我发誓我原本并不想这么做的,可是当你一个醉汉挥舞着铁棍向你扑来的时候,你不大可能有第二种选择。我相信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决定。

最让我郁闷的是,那个可怜的主妇看见她的配偶被我“说服教育”之后的景象,居然立刻改变了立场,转而心疼起她的酒鬼丈夫起来,完全忘记了原先她满脸怨恨地哀求我帮助她的丈夫戒除酒瘾的事情。这个出尔反尔的女人凶悍地拎着大笤帚,将我赶出了家门,还好她没有忘记把我的报酬——一枚可以增加二十点生命的白银戒指——扔到我的面前。

在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我的任务栏中还剩下这样几条记录:

“士兵的发现”:佩克拉上校的一名亲兵在一次外出侦查时失踪了,他最后一次发回的消息表明他正打算潜入乌齐格山脚下的一处废弃的林间陵寝中,上校猜测他或许发现了什么秘密,希望有人能找到他;

“失踪的独子”:瓦伦要塞检察官法赛利先生的独子小菲利在前往乌齐格山的一次郊游中失踪了,这也是最近几个月来这一地区发生的第九起游人失踪案件,伤心欲绝的父亲希望我能帮助他寻回已经失踪了两天的孩子;

“血族之牙”:一些血族在乌齐格山脚下的林间陵寝中建立起了一个秘密的据点,这些堕落的生物原本应该随着枯萎之地的消亡而一同离去,它们在这片大陆上已经失踪了近两百年,谁也不知道这些堕落者是如何出现的,找到他们,把二十颗血族的牙齿交给城防巡逻官蒙太拉爵士;

“失落的圣典章节”:在两百年前对抗末世君王的战斗中,瓦伦要塞神庙中记录神谕的圣典曾被破坏,失落于乌齐格山的战场上,这两百年来,圣庙中的僧侣们一直不曾停止过寻找,希望能够将失落的圣典章节补充完整,他们相信在林间陵寝的墓穴中会有所发现;

除此之外,在两百年前的那场惨烈的战斗中,无数抗击末世君王的勇敢战士们英勇地战死在乌齐格山中,他们的尸体虽然被埋葬于林间陵寝之中,但灵魂却受到了“诛心者”达伦第尔和他的爪牙们的诅咒,无法得到死亡的拯救,只能以恶灵的形象在山林中游荡,我必须击败起码九个这样的“受诅咒的战魂”,证明自己具有一颗真正的英勇之心,我的战士训练师才愿意传授我更精深的战斗技巧。

很显然,这些任务都指向了同一个目标,那就是乌齐格山脚下的那处林间陵寝,而这就是我的问题所在了。

我曾经试图一个人溜进林间陵寝,但事实证明这种行为是一种愚蠢的勇敢。血族在这里建立据点的传闻是可靠的,因为就在陵寝之外,徘徊着许多面色苍白、瞳孔发灰的“血族后裔”,这些三十级左右的(狂暴)级别的人形怪物有着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巨力和速度,虽然他们赤手空拳,可强悍的身体、锋利的指甲与嗜好鲜血的牙齿却足以让他们成为难以应付的对手。而且和所有缺乏骑士精神的无耻凶徒一样,这些完全丧失了人性的人形怪物在战斗时总喜欢一拥而上,让人根本无法对付。

虽说真正的勇士,绝不会因为敌人数量的增加而丧失勇气,但如果你明知道前方是死路一条还要不知死活地逞凶斗狠,那恐怕要失去的就不仅仅是勇气那么简单了。

所以,一场紧张激烈的追逐战在葱茏寂静的山林中上演了:一个衣冠不整的三十级人类战士,狼狈不堪地在山林间逃窜着,他腰带上拴着剑鞘的带子已经被撕裂了,剑鞘长长地拖在地上,磕着树根与山石,发出仓皇的“突突”声响。在他身后,足足有二、三十个黑衣男子正马不停蹄地向前追袭,这些黑衣人面色阴沉、队列整齐,所经之处尘土飞扬,犹如平地卷起一道烟波,看上去倒也蔚为壮观。

事实上,这种让人毫无尊严感可言的逃亡在我身上并不止发生了一次,我尝试了许多种办法,从各个方向试着潜入陵寝,可没有一次成功过。那群死缠烂打的活死人机警得像一群嗅觉灵敏的猎狗,除了一身的伤疤和快被扯成破烂了的护具,他们什么也没让我得到。幸亏这些被血族控制着的变异人类对于阳光有着特别的惧怕,无法迈出丛林的密影之中,否则这场你死我活的马拉松长跑还不知要持续多久。

可想而知我这时候有多么的懊恼和沮丧。为了完成这些任务,我光花在修理装备上的钱都差不多有一枚金币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进展,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这是我第一次在完成任务时经受这样的挫折,深深的挫败感把我的心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我直觉得心里愤懑难当,胸口淤积的烦躁令人窒息。我真想把这些难为人的差事抛到脑后,再也不去想它们算了;可如果就这样认输,又觉得好像是被什么人用卑劣的手段击败了似的,让我感到非常的屈辱不服。

更何况,完成这些任务的报酬还十分丰厚,一些小小的贪欲又让我多了一条坚持到底的理由。

我又重新翻开了任务笔记,盯着“报酬”这一栏看了许久,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

“你这个疯子,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像个正常人一样思考啊?你要想死就去死好了,不用临死还要把我拉着垫背吧!”就在我正酝酿情绪、准备再一次挑战林间陵寝这一挫折教育的现实课程时,一个似曾相识的粗犷声音忽然从我的身后不远处传来。

“好啦好啦,不要那么激动。杀人杀累了,看看靓丽的死神妹妹也不错啊,劳逸结合嘛!”紧接着,另外一个声音从同样的方向飘来,听起来也让我觉得亲切熟悉。

“结你个大头合啦!我们已经死了第五次了,光跑尸体就跑了两个多小时,哪里还用的着怪来杀,我们自己累都要累死了!让你***死神妹妹见鬼去吧——呃,那个,她本来也就是个鬼啦——她那张脸再漂亮也不能当信用卡来刷啊,现在我们可是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你说我们怎么才能去修理这些装备?”

“啊,这么说我们变成现在这个处境是怪我了?用不用让我提醒你一下是谁把我们的钱弄没的?如果不是你这个拙劣的笨贼,我们至于连修装备的钱都凑不出来吗?”

我转过身,看见那两个正吵得不可开交的身影。一个长着獠牙、大腹便便的绿皮半兽人胖子,正冲着自己身前的小个子红须矮人大发雷霆。他异常费力地弯着腰,把自己的肚皮挤成一个滚圆的球体,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硕大的歪嘴葫芦。

“长三角?”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曾经与我一同消灭剑齿山强盗的半兽人游荡者——无论走到哪里,这个身材超标得异乎寻常的游荡者都是让人很难忘记的异类。而与他吵闹不休的,则是同样曾与我并肩战斗过的、勇猛无畏的矮人“狂暴牧师”长弓射日。

“杰弗里茨·基德!”听见我的喊声,他欣喜地发现了我的存在,立刻停止了争吵,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真巧啊,你也在这里。昨天妃茵还说起过你呢。”

“是啊,好几天都没看见你了。刚才我还说,要是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尽职的战士就好了,我也不用打得那么费力。”长弓射日见到我也异常高兴。

“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像他这样尽职’?像你这样搞不清状况地死缠烂打,魔法用完了就直接躺在地上挺尸,你又尽了什么职了?”

“那也比某些近战职业的废物强,一遇到危险就只知道逃跑,把我这个布甲的法系职业扔在前面顶怪,简直是劣迹斑斑!”

“我那是战术,战术你懂吗?我们是文明人,不是茹毛饮血的原始人!”虽然我并没有强烈的种族意识,但是我必须承认,看着一个粗野狂放的绿皮半兽人掐着一个矮人的脖子大声宣称他是“文明人”,这确实让我觉得有些古怪。

“你文明个屁啊,懦夫,就连地下道里一级的老鼠也比你勇敢。”

“啊,你说什么?你这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狂!”

“你才是行动猥亵的胆小鬼!”

“头发长在下巴上的笨蛋!”

“一身带状疱疹的呆瓜!”

“无胆匪类!”

“恋尸癖!”

“莽夫!”

“逃兵!”

“矬子!”

“痴肥!”

……

这两个人越说越激动,咬牙切齿地相互盯着。忽然,他们仿佛同时想起了我的存在,长三角把脸转向我:

“嗨,杰夫,我们有些私人问题要处理,你稍等一下,等我把这个笨蛋活埋了再和你说话。”

“对,没什么大不了,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了,在我们俩聊天之前,让我先把喜欢饶舌的闲杂人等清除掉再说。”长弓射日也十分友善地对我笑了笑。这一刻,他们两个人的表情春光明媚,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和煦笑容。

下一刻,两个互不相让的家伙已经捋起了袖子,杀气腾腾地滚在了一起。

这纯粹是一场毫无艺术含量可言的烂架,肥硕的半兽人死命揪住矮人的胡子用力撕扯,把长弓射日那张古板严肃的脸孔一会儿拉成一张长条,一会儿又搓成一团肉球。而矮人牧师也彻底放弃了自己身为一个施法者的自觉,将矮人族彪悍骁勇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一拳一脚都往长三角的下三路用力招呼,其中的卑劣手段就请恕我无法一一尽述了。

哦,原来空手肉搏还可以这样阴险的,长三角捂着下身直跳脚,我想他一定很疼。我心有余悸地瞄了一眼自己的裤子,直觉得裤裆里凉飕飕的——幸亏和长弓射日打架的不是我。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们俩的装束是多么的狼狈:长三角身上的一件硬皮甲被扯得支离破碎,腰间的束带从中间断裂开来,颓然无力地搭在两边,已经无法再履行捆扎衣物的职责——好在他的大肚皮饱满圆润、弹性惊人,足以支撑他的裤子不会脱落。一把断了柄的单手战锤鼓鼓囊囊挂在他的腰间,旁边是一把怎么看都像是废铁片的匕首——我曾经见过这把凶器是如何在别人的要害处逞威的,可现在只怕拿它切面包都力有未逮。

长弓射日的情况就更糟糕了,他左脚的鞋子完好无损,但右脚的鞋子前端却裂开了一个好大的缺口,鞋底垂头丧气地耷拉在地上,他那支名为“双截棍”的奇异法杖已经断成了两截,分别攥在他的两只手中,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至高神达瑞摩斯信仰的传播者,倒像是一个风格狂野的鼓手。

难怪他们选择用这样没有格调的方式来解决纷争,失去了趁手的武器,你根本不能指望他们能像往常一样用华丽的招式来击倒对方。我无奈地看着两位杰出的冒险家行迹无赖地向对方挥舞着拳头,每一击只能强行扣除对方一两点生命,而他们生命减少的速度甚至还比不上自然恢复的速度。

我觉得如果放任他们这样丑陋地殴斗下去,恐怕直到众神降世的时候也决不出一个胜负来了,而旁边还有不少好事者发出阵阵惊呼:

“啊,拳贼和拳牧,这是全新练法吗?”

“都给我停手!”就在他们再一次想要扑到一起的时候,我及时地冲到了两个人的中间,一手一个地把他们分开——我身上的装备增加的属性足以支持我徒手制止两个近乎裸奔的肉搏者。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冲着他们俩大叫着:“你们俩看起来活像是刚从坟堆里面爬出来似的。”

“算你说对了……”长三角沮丧地摆放了摆手,“……我们俩确实刚刚复活……”

“而就在复活前……”长弓射日补充说道,“……我们也是在坟堆附近转悠的……”

“……我们去了一趟林间陵寝……”

我想我明白了。

(一个坏消息:周末哥们结婚,我得去帮忙,的时间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一个好消息:下周三江推荐,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一天会两次,具体时间尚未决定。

一个憧憬:三江推完了之后我的收藏会不会超过一万捏?

一个广告:《强汉》,果然很强悍!

一个链接::///B/188417.

一份祝福:大家周末要愉快地和亲人相处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