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二十八章 沟通以人为本(上)

第四卷 副本 第二十八章 沟通以人为本(上)

本书:独游  |  字数:2897  |  更新时间:

“顶你个肺!你地几个仆街头先发咩神经呀?净系识擘大隻眼睇住我俾人斩,伸咁得闲系度倾计,唔识唔早d帮手啊仆街?……”(真***,你们几个小混蛋发什么神经啊,睁大了两只眼睛看着我被人砍,那个……下面这一句是什么意思来着?啊,最后一句是快***来帮忙啊!)

尽管暂时失去了克拉多的有力支持,但我们仍然比较轻松地把剩下的吸血鬼全部消灭干净了。值得庆幸的是,虽然长弓射日很难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牧师,但他总算没有完全荒废掉他的职业技能,居然适时地学会了“生命恩赐”这一高级法术。当战斗结束之后,他立刻就把战死的牛头人萨满复活了。

复活的牛头人看起来情绪非常激动,他刚一爬起身就扯着嗓门冲着我们大声叫嚷起来。他说话的声音又快又急,就好像正含着满嘴的豆子,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它们一粒一粒地全都吐出来似的。他发音时浓重的鼻音和很少使用卷舌音的发音方法确定不疑地证明了这是牛头人特有的种族语言——众所周知的是,牛头人的鼻腔比其他所有的智慧种族都要大,而他们的大舌头估计也不是很灵活。

不过公允地说,尽管我对他所说的话一点也听不懂,但这种语言听起来节奏感很强,就像是一支充满漏*点的打击乐,让人能够从中感受到牛头人那充满拼搏活力的民族文化,听起来很悦耳。

“谁知道这哥们到底在说些什么鬼东西?”长弓射日十分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长三角接口答道。但是,在经过短暂地思考之后,他给出了一个非常让人信服的答案:

“……你刚刚把他救活了,他大概是在向你表示感谢吧……”

我们都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哦,是这样啊……”长弓射日恍然大悟,连忙向克拉多摆了摆手:“……不用谢了,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克拉多实在是个情深义重的牛头人,他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所表现出的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尽管长弓射日一再礼貌拒绝他的谢意,但他仍然在那边捶胸顿足,声泪俱下,可能正在为找不到一个足以表达自己心中谢意的方法而懊恼不已:

“……真是黑仔,掛住睇副本,結果同班唔識講廣東話嘅人搞埋一起,早知就唔反水啦……”(真倒霉,只忙着下副本,结果和一帮不会讲广东话的人搞到一起,早知道就不退队了……)

正在克拉多和长弓射日两个人纠缠不休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精灵魔法师黑极光终于忍不住凑过来拍了拍克拉多的肩膀:

“侬刚光了伐?辰光伐早了,阿拉早乜出发伐!”(不要再啰嗦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早点出发吧)他指着前面陵寝深处说道。

对于黑极光的谈话,克拉多似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先是愣了愣神,然后用一种询问的语气说道:

“你地系度讲乜鬼野呀?顶,讲慢得唔得呀?我系广东人,唔系好识听你地普通话!”(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说慢点啊,我是广东人,听不懂你讲的普通话啦。)

“侬伐要再刚了!侬刚额吾一句阿听伐懂。明白伐?简直斯瞎七八搭……”(我说你不要再讲了,你讲的我一句也听不懂,你明白吗?简直是乱七八糟……)精灵魔法师接口说道。

“你地究竟想点解?有咩就一早讲明啦,咪再叫我去送死啦好冇?”(你究竟想怎么样啊?有什么事就说清楚啦,别再让我去送死了,行吗?)牛头人萨满平摊双手,似乎是在表达着某种意图。

“伐会刚普通艾吾阿就算了,连听阿听伐懂,哪能有侬各能白相额……”(你不会说普通话就算了,连听我们说话都听不懂,哪有你这么出来混的啊……)说着,黑极光摇了摇他的那双长耳朵。

“唔该!你d普通话好屎,讲得仲衰过佢地,加阵我仲听唔明啦……”(对不起,你的普通话说得真烂,讲得比他们还不清楚)克拉多伸出右手支在额头上,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

这场面真是让人惊讶,两个不同种族的生命,使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进行交流,而这种交流居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他们之间的争论热烈而积极,而且始终遵循着某种交流的……嗯……秩序。我不知道他们彼此之间能够相互理解多少,但我觉得,最起码,他们这种“一问一答”式的交谈比我们完全哑口无言的处境要强多了。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他们俩这种奇特的对话感兴趣,在我看来,长三角就被这种完全不知所云的交谈方式折磨得快要精神崩溃了。看着身旁的这两个鬼家伙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终于,半兽人游荡者再也无法忍受。终于用一声颇具半兽人民族风情的粗鲁大吼声,打断了这场诡异的对话:

“i,efuingreyuying,guy?”

让我惊讶的是,长三角这句古怪透顶的吼叫声居然取得显著的效果,正在交谈不休的两个人立刻停止了争执,同时把目光集中在了半兽人游荡者的身上。

克拉多此时的表情就像是濒死的人忽然得救了一样,说不出的喜悦和兴奋。他立刻抛下了正在交谈中的黑极光,连蹦带跳地冲到了长三角的面前,激动不已地和他拥抱在一起,一场流畅地使用着半兽人的土语大叫着:

“Gre,yuneEngli,ngdne!”

接下来的交谈就集中在了克拉多和长三角两个人身上。他们用那种有点像鸟叫声的语言叽里咕噜地小声嘀咕着,时而频频点头,时而放声大笑,把我们剩下的三个人抛在一边,百无聊赖地面面相觑。

矮人牧师长弓射日一如既往地沉不住气,看着那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冲着黑极光问道:

“上海的那小子,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茫然地摇头……

“那你会说一点英语吗?”

……迟疑了一下,然后怯怯地伸出一根手指头……

“你都会说些什么?”

“……Idn`n.”

黑极光的这句话回答得异常流畅且简洁明快,我不知道为什么长弓射日听了之后直往墙上撞。

“那你会说几句普通话吗?”

……又迟疑了片刻,继而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头:

“多少钱?便宜点!”黑极光用不太标准的发音说道。

我很担心墙壁是不是会被长弓射日一头撞裂。

“那你总得会说点别的什么吧!你来这里从来都不说话的吗?”

黑极光迟疑地看了看长弓射日,犹豫了片刻,然后用一种更古怪的发音试探地说了一句:

“ここに誰か日本語できますか?”(这里有人会说日语吗?)

“私は少しできます。”(我会说一点)长弓射日微微一愣,用同样拗口的声音回了一句,脸上带着一种哭笑不得的难看表情:

“***,都是中国人,要沟通居然还得借助外语……”矮人牧师低声骂道。

在接下来的探索中,我们不得不同时与两个敌人奋力搏斗:一个是深藏于陵墓之中的大批吸血鬼,另一个则是我们之间语言不通的窘境。在我看来,后者所造成的麻烦似乎比前者还要更大一些:

“Cverme!”长三角格外豪迈地大叫了一声,立刻隐起身形向着一个为首的“吸血男爵”摸了过去。正当我们还在琢磨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肥壮的半兽人游荡者已经顶着已经削去大半的生命槽屁滚尿流地逃了回来,那个刚刚被他偷袭的吸血男爵极度缺乏美感地挥舞着一把大砍刀尾随在他身后追杀过来,身边还簇拥着一群穷凶极恶的吸血鬼。

“都愣着干什么呢?掩护我啊!”长三角大声叫骂着。

“早说明白啊,谁知道你鬼叫个什么玩意!”长弓射日连忙对他释放出了一道恢复生命的法术。

……

(经人指点,小弦子要榜上留名的话,就必须把公众版字数压缩在二十万以内,因此一天两章一万字的恐怕坚持不到周末了。所以就请让小弦子公然地不厚道一回吧,拆分章节,一日三更,一天一章半,这样才能勉强坚持到周末。小弦子在这里叩头赔罪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