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一章 绝处逢生(下)

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一章 绝处逢生(下)

本书:独游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

整个殿宇中的吸血鬼都被我们所吸引,尖声嘶叫着向我们扑来。平均起来,每一个人要同时面对差不多五个级别相当的对手。倘若我们的装备稍差一些,恐怕早已经尸横就地了。即便是长三角和长弓射日依仗着刚刚到手的两件极品武器极力支撑,也难以改变我们即将全军覆没的处境。

“Cmeere,urryu!都到都过埋来,快滴……”克拉多站在右侧的一个角落中,一边拼命抵挡着周围的吸血鬼,一边手舞足蹈地拼命鬼叫着。

“快,我们都到他那边去,快过去……”正在我猜测牛头人萨满是不是正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为自己的灵魂祈祷时,长三角指着他的方向大声翻译道,这才让我恍然大悟。

黑极光第一个靠了过去。他使用独创的混合施法方式,将一个普通的火焰护盾和疾风术相结合,在自己身旁包裹起了一道不住旋转的防护火墙。这道火墙不但能给他提供更为强大的防护能力,还会给周围的敌人造成不小的烧伤。天生畏惧火焰的吸血鬼对他避之不及,所以他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长三角的转移更加轻松。他在战斗中忽然洒出一瓶折射药水,在一片粼粼的闪光中消失了踪迹,围在他身边的一众吸血鬼立刻失去了目标,暴躁而又茫然地四处张望着。

比起他们,长弓射日遇到了大麻烦。

和往常所有的战斗一样,我们的矮人牧师这一次同样冲到了敌人最密集的地方,用手中的双节法杖施展着他骁勇彪悍的拿手魔法——“截拳道”。他短小的双手在“哼哼哈兮”的咒语节奏中忘我地舞动着,将自己的骷髅法杖挥成一圈劲风凛冽的魔法光球。

一开始,他的豪勇确实给吸血鬼们造成了不小的杀伤,几个吸血爵士在他的高速殴打下连连吃亏,根本无从反击。不过很快,他就被一圈吸血鬼围在了中央。虽然在他魔法的保护下,这些吸血鬼不能很快地杀死他,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孤身一人抵挡这许多异族的敌人,占尽了攻势,丝毫也不落下风,但这种战斗方式毕竟不能持久。他的魔法值一直在有与无的边缘徘徊,倘若不是他一直大口狂灌着魔法药剂,恐怕早就被这些贪吃的吸血鬼们吸成了一堆人渣了。

尽管处境危险,但我们的矮人牧师丝毫也没有濒死的自觉。恰恰相反,他看起来还相当的兴奋。

因为种族差别的原因,他的身高刚刚到达吸血鬼们的胸口,而那些张牙舞爪想要把他撕碎的女吸血鬼的衣着狂野而暴露,她们胸口那一道如同峡谷般深邃的肉沟正对准了他粗犷的大鼻子。这大概是释放某种邪恶的攻击性法术的特定条件,我看见一串鼻血从长弓射日的大鼻头里飞射了出来。很奇怪,他的生命力却并没有因此而降低。

“长弓射日,你还出得来吗?”我一边逃离身后的追袭,一边冲着他大喊道。

“能出来我也不出来,这里可是人间天堂啊!哇哦,这么大,32D……不对……是32E,伙计们,不要管我了,就让我幸福地死在这群吸血鬼妹妹的豪乳之下吧……”即便是和周围吸血鬼的叫声相比,他的声音也毫不示弱地淫荡而邪恶。

不管怎么说,他的回答让我确认了一件事:他自己根本无法突围而出。我在围住他的那群吸血鬼中找到了一个剩下的生命值已经见底的女吸血鬼,从身后一剑将她砍翻在地,把这个包围圈打出了一个缺口。

在包围圈中,我看见长弓射日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半闭起色眯眯的眼睛,一脸坏笑地将双手伸向我的胸部。

“快走!”我一把拎起他的腰带,转身就往克拉多的方向跑去。

“杰夫?怎么是你?”长弓射日的双手触到我胸口的甲胄,立刻惊讶地睁开了眼睛,随即大为懊恼地冲着我大声哀叫着:“你把我的吸血鬼妹妹怎么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我挺拔宽广温暖热情的死亡拥抱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把这些全毁了。放开我,还我烂漫绽放于梦中的爆乳之花……”

真奇怪,像这样一个满脑子胡天胡地下流败坏的色*情狂兼杀人狂,居然也能得到至高神达瑞摩斯的首肯,成为神座下传播至善教意的牧师。难道他当初报名的时候正好赶上至高神到了生理期、情绪不稳定么——唔,我这可不是诋毁和污蔑伟大的至高神,既然他“无所不能”,那么自然也“能”受到生理期的影响。

当我扯着长弓射日跑到墙角时,克拉多已经插下了能够恢复生命和魔法值的各种图腾。在图腾柱的法术覆盖下,我觉得身上一阵清凉,伤口逐渐愈合,原本已经损伤过半的生命力也在逐步增长。

身后的吸血鬼们很快就尾随追至,我们再次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身处角落之中,看起来似乎我们失去了移动游击的空间,但事实上我们获得了更有利的地势环境。

死神的殿堂通透宽敞,一览无余,里面又全都是吸血鬼,我们根本无处可退,而且他们还可以使用远程攻击的魔法,我们其实根本就不具备且战且走的游击条件。

而当我们龟缩到角落中时,墙壁为我们阻挡了来自身后两侧的攻击,这让我们我们摆脱了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只需要应对面前的敌人就足够了。而且,真正全力抵御吸血鬼攻势的只有我和长三角;精灵魔法师黑极光藏在我们身后,没有必要再为他的魔法护盾消耗法力,也不必担心他施法时会被敌人打断;牛头人萨满与矮人牧师则在打击敌人的同时,击中力量施展恢复法术,保证我们的防线不被击破。虽然现在看起来,我们能够击败对手的可能性仍然微乎其微,但起码这为我们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现在怎么办?”我的盾牌被挤上来的吸血鬼敲得叮当乱响,焦急地问身旁地长三角。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看着办吧。大不了就一起死了跑尸体!”受到形式所迫长三角不得不放弃自己擅长的潜伏暗杀,只能与敌人正面硬拼。因为护甲薄弱,因此他也是长弓射日的重点救护对象。

“早知道都要死,你还不如让我临死前摸一把爆乳爽爽手,连人家这一点小小的遗愿都不尊重,还要跑到墙角和你们一起画圈圈……”长三角一边嘀咕着一边顺手向长弓射日发出了一道医疗波。

“你给我闭嘴!”我和长三角一口同声地说道。

“侬再坚兹一会,吾有百发了,但斯还需要乜辰光……”(你们再坚持一会儿,我有办法了,但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正在我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缩在最后的黑极光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忙忙地对我们说道。说完后,他就开始大声吟唱起一个咒语来。

“他在说什么?”长三角一锤抡空,肩膀上重重挨了一记,龇牙咧嘴地问道。

“谁知道,大概是说什么认识我们很高兴,能和我们死在一起很光荣,来生还要和我们作朋友之类的吧……”我对长弓射日的翻译持谨慎怀疑态度。

“那么肉麻?”长三角一脸质疑。

“那就是认识我们很倒霉,被我们害死了也是个冤死鬼,到了阴曹地府也要找我们报仇?”长弓射日改口得可真快。

“你丫有点准谱没有,这两种说法差得太远了吧!”长三角明智地选择了放弃这个不称职的翻译。

谁也不知道黑极光究竟想要干什么,我只知道自从他高喊了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就一直在没完没了地吟唱咒语。这个咒语长得就像是晨曦河的河水,流淌起来没完没了,一直都不曾停歇。我所见过的唯一个能与之相比的东西就是我的好朋友、牛头人战士牛百万那个牛B的不得了的长名字。直到我和长三角的生命都见了底,克拉多和长弓射日的恢复魔法已经跟不上我们损失的速度时,黑极光咕咕叨叨地还没念完。

“我终于知道他在干什么了……”长三角一脸地绝望,“……他在唱催眠曲,而且还是无限循环地那种。我都快睡着了……”

他的话音刚落,黑极光那边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随着他的右手一指,一座小型的火山在吸血鬼的人群中拔地而起。而这还没完,按照黑极光的特色惯例,他又猛灌了一瓶魔法药剂,把已经干涸了的魔法槽勉强恢复了细细的一线,又紧跟着向火山释放出了一个疾风术。螺旋的风卷落在火山口处,越旋越大,越旋越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