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二章 这下安全了(下)

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二章 这下安全了(下)

本书:独游  |  字数:2453  |  更新时间:

这间密室的地面画满了各种扭曲古怪的文字,这些文字沿着密室的边缘组成了一个圆圈,圆圈中央也用同样的文字组成了一个倒立的五角星形状,一个大约七、八岁大的男孩全身赤裸,被一根粗大的铁链牢牢栓在五角星的中央,看起来面色惨白,已经昏迷不醒。他头上的名字告诉我们,这个孩子正是检察官法赛利先生的独子小菲利,把他带回瓦伦要塞也是我们此行的众多任务之一。

这个由圆圈和五角星组成的魔法阵一刻不停地渗透出一层惨红色的光芒,充满了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名的邪恶气息。这层红光正在有规律地一明一暗地闪烁着,不知为什么,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让我觉得它的闪烁和那个孩子有关,它闪烁的频率就像是一个人的心跳。直觉告诉我,这个邪恶的魔法阵正在汲取那孩子的鲜血,希图用它来完成某种不欲人知的阴谋。

在孩子的周围,我们看见五张写满了我们所不认识的古怪文字、包裹着淡淡神圣光辉的书页按照魔法阵的形状分五个方向排列开来,这些附带着神圣力量的书页同样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它们就是瓦伦要塞神殿中失落的圣典章节。这些书页和孩子一起,构成了整个魔法阵最中心的部分。

在我看来,这个魔法阵似乎充满着一种奇异的能力,能够将圣殿中神圣的魔法光辉与这孩子纯洁的生命力混合在一起,改变它们的魔法性质,从而转化成一种令人悚然的邪恶力量。

在发现了这间密室之后,长三角并没有急于抢救那孩子,而是首先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密室中的构造。我刚要抢进去救出那孩子,长三角忽然一把把我拉住,指了指密室门口的几块石板。

这几块石板粗看之下没有任何特别,但倘若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比周围的地板要稍高一些,表面也更光滑,并没有那么多的浮尘,也没有青苔的痕迹。

“这里有陷阱。”长三角指着地面对我说道。在他的提醒下,我才发现密室正对门口的墙壁上沿露出了一排黑洞洞的钢管,钢管的前端是一枚枚尖锐的弩箭箭头。不用多做说明我也能够想像得到,倘若我就这样冒冒失失地直闯进去,肯定就被这排箭头直接射成了筛子。

长三角此时体现出了一个游荡者在冒险队伍中的巨大价值,他从背囊里掏出一大串造型古怪的工具,蹲在地上对着那排石板又挖又掏,忙个不停。过了一小会儿,他自信满满地站起身,收拾好那套游荡者破解机关的工具,颇为自得地冲着我们点了点头:

“都搞定了,这下安全了!”

说着,他用力踏了踏那片看起来有些古怪的地板,向我们证实着他的成果。

没想到,他刚踏上石板,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从他的脚底传了出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片微微凸起的石板忽地往下一沉,紧接着对面墙角的那排弩箭激射而出,破空穿行,发出凌厉的尖啸声。幸亏——虽然这样说有些不仗义,但我还是得说“幸亏”——幸亏长三角的体态足够臃肿,一个人就把整个密室的入口挡了个严严实实,以至于那排弩箭无一例外地尽数扎进了他的大肚皮里,而站在他身后的我则毫发无伤。

事实上,在那一排强劲弩箭中只有前四支真正起到了杀伤的作用,成功地将我们的半兽人游荡者伙伴置于死地,其余的纯属浪费。在这凌厉无匹的暗器面前,长三角就像是被死神踩着了尾巴的猫,只来得及惨叫了半声就一命呜呼了。

这悲壮的一幕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他自信满满的容颜还未从我们的眼前消退就变成了一具死尸。我们就连惊愕的表情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就瞬间凝固成了四具痴呆的化石。空气中弥散着浓郁的静寂,带着强烈的反讽味道。

“我觉得……他应该……把破除陷阱的技能练得更熟练一些……”长弓射日看着长三角僵硬的身躯,那表情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不管怎么说……”我用力踏着那些已经没有任何危险的石板,“……他确实成功地破除了这个陷阱。”

“……我没看清楚提示……”在牛头人萨满克拉多的爱心救助下,长三角很快就悠悠醒转过来。他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沮丧而又尴尬地这样说道:“……提示上说,陷阱未被解除……”

迎接他的是四双鄙薄的白眼球——尽管克拉多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以牛头人萨满敏锐的观察力和理解力,已经足以明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了。

复活的长三角在生命补满之后,立刻趴在密室的大门口上上下下检查了个仔细,恨不得把每一块砖头就扒下来看看,我感觉他并非是在检查陷阱,简直是恨不得制作一个陷阱放在那里,再亲手把它拆除,以消除自己的窘迫。不过事实总是让人遗憾的,除了门口的那一道致命的陷阱之外,这里再没有第二处暗箭伤人的阴险装置了。长三角只有无限憾恨地承认一切安全,放弃了自己的努力。

得到长三角的安全报告,我立刻冲进密室的魔法阵中,挥剑砍断了捆着小菲利的锁链,连忙将他抱出了密室。尽管逃脱了魔法阵的控制,但是这孩子仍然十分虚弱,依旧昏迷不醒。我不是很确定长弓射日的恢复魔法对他是否有效。

正当我想办法对着昏迷的孩子进行救助的时候,魔法阵中忽然腾起一阵黑色的烟雾,一个尖枭的声音在空气中嘎嘎大叫着:“是谁擅自破坏了我的召唤法术?冒失的人啊,我发誓,你们将受到比死亡还要可怕的惩罚!”

看来,这个魔法阵还具有这样一个作用:当它被破坏的时候,就会立刻让施法者受到感应,并且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传送回来。

这个声音阴森恐怖,只是这样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心里发毛。我想我们都知道即将到来的会是谁了,他就是抢占了这间陵寝、将之当作自己聚集的据点、并在这里做出种种恶行的妖魔,也正是这群吸血鬼的统治者。

让我觉得有些怪异的是,他的声音虽然嘶哑刺耳,但却让我觉得有些耳熟,我总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我的心底升出一种古怪的直觉:即将到来的这个吸血怪物我曾经见过,甚至还颇为熟悉。

魔法阵中央的烟雾越聚越浓,很快就凝聚成一团模糊的人影。这团人影身材消瘦高挑,把整个身体都隐没在一件宽大高领斗篷后面。随着烟雾的逐渐消散,这个人影越来越清晰,他的名字也呼之欲出。

“食物与蝼蚁,胆敢破坏迎接末世君王回归的盛大仪式,颤抖吧,你们已无暇后悔!”吸血鬼的领袖转过身来,用他怨毒而愤怒的鲜红目光直刺向我们。

那张惨白狰狞的脸正属于瓦伦要塞的执政官员,矮人冶炼大师“淬火者”罗伯特·威兰斯特所信赖的赞助人,也是曾经让我心怀感激的年长贵族,梅内瓦尔侯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