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三章 愚蠢的巨大化(上)

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三章 愚蠢的巨大化(上)

本书:独游  |  字数:2249  |  更新时间:

“……他总喜欢挖掘深埋于地下的秘密,可总有些秘密是不应当被发掘的……”这是梅内瓦尔侯爵在获悉“淬火者”罗伯特·威兰斯特的死讯之后所说的话。当时他这句话说得意味深长,而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现在,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什么是他所谓的“不应当被发掘的秘密”了。

他的身份一旦揭晓,这一系列的事件就犹如天空散开乌云、水面吹开浮萍,全都清晰明了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非常确定,梅内瓦尔侯爵赞助罗伯特·威兰斯特绝不是一个巧合,或许他早就知道了灵魂大巫妖麦肯斯卡尔被封印的所在,因此特别赞助矮人冶金师的矿场。他了解这个忠于自己专长的冶金大师,知道以他强烈的好奇心根本无法抵御在地下发现的任何新奇事物,他必将找到大巫妖的封印之地——就算矮人冶金师找不到,梅内瓦尔侯爵也有办法让他找到。

他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大巫妖从无止境的封印中解救了出来,谁也不会把这件事和他扯上任何关联。倘若不是罗伯特·威兰斯特有一个守护灵魂的魔法挂饰,这件事甚至根本无人知晓。即便之间事情暴露了,他也依旧安全地隐藏在自己的侯爵宅邸之中,进行着他迎接末世君王“诛心者”达伦第尔的巨大阴谋。

“当心,这个老白脸杀过来了!”长三角一声惊呼,把我的思维拉回到了这场搏杀中,然后他熟练地往阴影处一猫腰,顷刻间就失去了踪影。

不等我们招呼,克拉多已经“哐哐哐哐”在身边的四角连续栽下了四根图腾柱,然后手持大斧威风凛凛地站在中央,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迈气势。

不过他的这番准备并没有对吸血鬼侯爵起到作用。梅内瓦尔侯爵一走出密室,就完成了一个魔法咒语,往自己的身前一指,两只足有两人高的巨大骷髅战士立刻拔地而起。这两个骷髅战士的骨头既粗大又坚硬,看起来和普通的骷髅大不相同。他们挥舞着两把硕大的砍刀向我们步步逼近,一边走,仅剩两排牙齿的嘴巴还一边不住地扣动,发出“嗒嗒”的诡异声响,径直冲入克拉多栽下的一圈图腾柱中。

看到这两具骷髅洁白如玉的优质骨材,武器制造师长弓射日立刻见色起意、浮想联翩。他一边奋力顶住面前这只“巨型骷髅守卫”的攻势,一面冲着长三角模糊的人影急切地大叫道:“胖贼,快点,掏掏他们兜里有什么东西……”

虚空里传来长三角跃跃欲试的答应,看来,那把“尸毒匕首”还没有让半兽人贪婪的欲望得到满足。隐约中,一个透明的粗壮人影靠近了一名骷髅守卫的身边,然后我们听到了长三角的一声怪叫——仅从叫声来判断,我实在听不出他究竟是在兴奋还是在懊恼。

“摸着什么东西了?”长弓射日连声问着。

“一本医学科普手册……”长三角既好气又好笑地回答,“……扉页上写着‘如何区别动脉血与静脉血’,搞笑的是,它的注释上写着‘吸血鬼的食谱’。”

“再去看看另一个……”长弓射日看起来乌云满头。

很快他就收到了长三角的回音:“这边更绝,是一本说明伤口出血处理方法的医疗手册,手册的标题是‘吸血鬼如何保存食物’。”

我们的矮人牧师立刻产生了一种感情被残酷玩弄了的悲愤感觉,他愤恨地怒吼一声,由屈辱地被动防御立刻转向全面进攻,手中白骨双截棍舞得虎虎生风,骨头与骨头相互击打,发出木琴般急促而悦耳的声响。

既然偷窃行为无功而返,长三角也即刻进入了战斗状态。他绕到一具骷髅守卫的身后,用匕首朝着他的脖子狠狠一刺……

预想之中血光四射的景象并没有出现,而且这把强悍的兵器所造成的伤害出乎意料的低。我脑子一动,忽然想起侏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在地下矿洞中告诉过我的知识:“这是骷髅怪物,刺杀伤害效果很低,用你的锤子砸!”

和我们曾经干掉过的吸血鬼伯爵巴克夏有些类似,这两个骷髅守卫尽管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很强,但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攻击手段,在长三角他们三个人的联手抵御之下很快就呈现出了安全而又乏味的消耗战局面。

自从进入到林间陵寝之后,我的运气一直都不怎么好。就好像现在,吸血鬼首领梅内瓦尔侯爵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打定了主意和我过不去,一直钉在我的身后追杀个没完。

和那两个脑壳空空的笨蛋骷髅不一样,梅内瓦尔侯爵很擅于选择合适的技巧进行战斗,让人防不胜防。同样是“血液抽取”和“血刺”两种攻击性法术,从他手中施展出来的威力和那些吸血鬼的低阶贵族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倘若不是黑极光一直在给我提供有力的支援,我又始终坚守在克拉多的“生命图腾”旁边寸步不离,再加上长弓射日他们时不时地伸出援手来帮我的忙,恐怕我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

除了吸血鬼特有的血系魔法之外,梅内瓦尔侯爵出人意料地还是一个剑术大师。看似纤细柔弱的刺剑在他的手中变得凌厉无匹,每一击都挟着劲风呼啸袭来。他的身手敏捷迅速,简直就像是个鬼影子缠着我不放,一点也不像是个满头白发的老迈贵族。

岂止是他的身手不像,他此时脸上的皮肤细腻润滑,再也看不见一丝皱纹,除了头发的白发,哪里还能看得出一丝老相?剥去那层骗人的伪装,他完全就是一只双目通红、面色煞白、牙齿犀利、体态轻盈的纯种壮年吸血鬼。

我身上穿着的是正是梅内瓦尔侯爵送给我的那件“精致的链甲”,这是我向他报告矮人冶金大师罗伯特·威兰斯特的死讯时他给我的奖赏。我们都知道,链甲对于斧劈刀砍这样的强力伤害有着不凡的抵御能力,它也一度帮助我度过了不少难关。但是,在吸血鬼侯爵无孔不入的尖锐刺剑面前,这件用金属圆环编织成的铠甲能够起到的保护效果实在微弱得可怜。每当他的剑光闪过,我的身上都会感到一阵针扎般的刺痛——不,这感觉比针扎可要痛得多了——这让我越发痛恨起眼前这个白毛老鬼。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一早就猜到我们会以敌对的立场正面交锋,所以特地给了我一件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做护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