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五章 生命诚可贵(下)

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五章 生命诚可贵(下)

本书:独游  |  字数:3267  |  更新时间:

虽然我们并不缺少与对手放手一搏的勇气,但对着这样一个能分分钟“秒杀”(长三角语)你的怪物去送死,那就不能算是勇气、而是真正的愚蠢了。我和克拉多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做出了唯一正确的决定:撒开两腿行云流水般地奔逃而去。

听着身后梅内瓦尔侯爵贴着我们的脊梁骨发出的低沉嘶吼声,我十分友善地期盼着我的牛头人伙伴此时能够脚下打滑跌一个跟头。

尽管语言不通,但克拉多那双晶莹硕大的牛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让我感觉他此时似乎也抱着和我同样不祥的念头。

如果黑极光还活着的话,那我们就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摆脱当前的困境。他的远程魔法攻击可以使自己免于承受梅内瓦尔侯爵可怕的近身攻击力,只要我们能够吸引住吸血鬼侯爵的脚步,用魔法轰杀他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让人恼火的是,精灵魔法师很不明智的一次逞能断送了自己的小性命,也让我们陷于困顿之中。

许多人只有在离开之后才能体现出他的巨大价值,人们因此而深深缅怀他,我们此时对黑极光又念又恨的的复杂情感正是基于此。我不知道长期接触火系魔法元素会不会让人变得头脑发热,不过从黑极光拙劣的表现来看,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虽然长弓射日也会使用一些远程攻击的神圣法术,但和他的近身搏斗魔法相比较,他的远程攻击法术简直就是在隔靴搔痒:花了十五秒时间施放一个法术,居然只打掉了十三滴血,而且还是暴击效果。现在我知道黑极光生前屡屡提及的“十三点”是什么意思了——如果这件丢人的事情是我干的,我此时一定已经羞愤欲死了,而他居然面无惭色,还操持着这拙劣的法术连连施袭、细水长流。

要是等他把这巨大的吸血怪兽一点点磨死,恐怕我坟头前的杂草都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

“长弓,别打了,留着魔力给我加血!”直到听到长三角的声音,我才发现自己数漏了一个人。循声望去,我看见微弱的灯光在前方的一个角落里发生了轻微的扭曲,隐隐约约组成了一个胖大人形的透明阴影。这团阴影正以一种十分猥琐的姿态缓慢地前行着,拦在了我们奔逃的前方。

就在梅内瓦尔侯爵刚才变身的时候,半兽人游荡者一贯的龌龊做派让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提前一步藏匿起身形,成功地躲过了梅内瓦尔侯爵的追捕。

“贼胖子,你抽风了!他的攻击力太强,我根本就来不及给你加血!”长三角的提议把矮人牧师吓了一跳,大声反对起来。

“别拿你那个实心脑袋来衡量我的智商,我可没说要和他硬拼!你把你的治疗术准备好就行了!”说到这里,我和克拉多已经分别从长三角身体的两侧奔过。肥壮的半兽人游荡者此时隐匿身形,正独自面对着飞奔而来的巨型吸血鬼。

就在梅内瓦尔侯爵即将撞到长三角身上的时候,长三角忽地一侧身,把这只庞然大物让了过去,然后掏出战锤对着他的后脊梁跳起来猛敲了一下。

这卑劣的偷袭在兽血沸腾的梅内瓦尔侯爵身上取得了成功,和所有受到过半兽人游荡者偷袭的对手一样,梅内瓦尔侯爵立刻神志不清地停住了脚步,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钝器重击陷入了暂时的物理性昏迷。

这一锤只敲掉了梅内瓦尔侯爵七点生命,即便他此时的生命槽已经十分微薄,这一点小小的伤害对他也没有任何威胁。

但是,这一锤仅仅是长三角这次偷袭的前奏而已。

就在吸血鬼侯爵止步昏迷的一瞬间,长三角立刻亮出了他的“尸毒匕首”,手起刀落,深深地钉入了吸血怪物的后背上。

“刷”,一道价值一百五十二点的血箭从梅内瓦尔侯爵的创口处飙射开来,这阵巨痛让他立刻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调转过头来想要好好清算这个卑鄙的偷袭者。

长三角一击得手,此时立刻抱头鼠窜,一边跑一边抖搂着他那只松软的大肚皮,哭丧着脸朝着长三角喊着:“快点,现在就给我加血啊!”

我不知道长三角为什么这么急着让长弓射日给自己补充生命力,因为他此时的生命槽还没有任何的削减。正当我在为他的仓惶感到不可理解的时候,一个惨绿色的“—22”从梅内瓦尔侯爵的头顶诡异的飘起,同时,另一个“—44”的惨烈数字也在长三角的头上闪现出来。

我们立刻就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尸毒”,“尸毒匕首”自带的一个阴损的杀伤技能,在给敌人造成持续伤害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双倍的杀伤。在我们形容某次战斗的惨烈时,往往会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来形容,而“尸毒”的惨烈尤甚于此,根本就是“伤敌一百二,自杀二百五”。在我们刚刚看到这个更像是自杀术的技能时,还曾嘲笑过它的无厘头效果,没想到,那么快我们就目睹了它付诸实施的力量:

虽然每次只能造成二十多点的伤害,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这种持续性的毒伤却带来了惊人的效果。仅仅是短短的十秒钟,梅内瓦尔侯爵的生命值就已经真正减少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头顶不断闪现着代表他生命减少值的数字,那幽绿色的字符仅仅是看一眼就能让人感受到剧烈的毒性。

而长三角此时只有比他更狼狈:借助着长弓射日的手,至高神达瑞摩斯播撒下的治愈之光此时像廉价的油灯一样一道接一道地迎头泼在他身上;他双手各抓着一大把大小不一的生命药剂,一边反胃地打着饱嗝一边痛苦地大口喝着——看起来已经快要喝吐了——同时还迤逦斜歪地拖着梅内瓦尔侯爵绕着克拉多插下的生命图腾柱一圈接一圈地兜***,接受着牛头人祖先生殖崇拜信仰的眷顾。

终于,尸毒匕首的毒性在梅内瓦尔侯爵的体内达到了最大的效果,在最后一个“—20”的字迹飘过后,巨大的吸血鬼侯爵停止了挣扎,他罪恶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怎么……怎么可能,这些卑微的蛆虫……”他面带不甘,双眼惊惧而又难以置信直视着前方,仿佛已经从这间死神的殿堂中看见了他生命的终途似的。不过,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又露出了一个狂热虚弱笑容:“……不过……已经太晚了……没有人能够阻止……达伦第尔陛下的降临……”

说完这些话之后,他轰然趴倒在地上,巨大的身躯渐渐萎缩下去,直变成普通人大小的模样。他缩小后的尸体变得好像一具木乃伊的模样,皮肤褶皱,身体干枯而坚硬,全身的毛发都变成了白色,让人简直认不出他原本的模样。

看到他的尸体,我终于长嘘了一口气:“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终于干掉他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长弓射日也点点头。

“放屁!放屁!结束个屁啊!事情还没完呢!你们都把我给忘了!”长三角忽然激烈地大叫起来,“长弓,你***怎么停下来了,快点给我加血啊!”

梅内瓦尔侯爵虽然已经死了,可“尸毒”的作用仍然存在于半兽人游荡者的体内。他的头上仍然在不时地飘出“—48”、“—44”的字样,生命减少的速度反而好像比大吸血鬼活着的时候还更快些了。

“这个,有一个小问题……”长弓射日沉吟了一下,然后面带羞愧地指了指头上象征着他魔力值的、已经变空了的蓝色长槽,“……我的魔力没了……”

“魔法药剂呢?”长三角声嘶力竭。

“刚才喝的是最后一瓶……”

这时候,克拉多插下的生命图腾也达到了使用时限,“扑嗵”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原本笼罩着地面的一个蓝色光罩立刻无影无踪,而长三角生命削减的速度愈加地快了。

“i!你们该不会是合伙玩我的吧……”长三角看了看手里刚刚喝完的最后一份生命药剂留下的空瓶子,欲哭无泪。

“你还有五秒钟的时间留下遗言,你现在有什么,跟我们说说吧!”长弓射日半真半假地说道。他似乎竭力想要装出一副悲痛的样子来,可那不断微微向上抽*动的嘴角出卖了他。他似乎正强撑着一口气想要憋住自己幸灾乐祸的笑意,那副表情十分精彩。

“我觉得……”长三角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话音刚落,他就立仆了。

(在这里特别提到一个读者——纯黑的夜。原本是很搞笑的一个乌龙:他不知道这就是小弦子的马甲开的小说,所以愤愤不平地在评论区留言指责,说我剽窃了《星空倒影》的人名。原本,这只是个小小的误会,哈哈一笑大家就都过去了。

可是,让我觉得有些感动的是:当他发现自己误会的之后,居然回来了,在评论区留言道歉。

已经好久没有看见有人在网络上这样郑重其事地道歉了,这里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必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必为自己的错误道歉的空间——其实即便是在生活中,如今又有多少人能够耿直诚恳地向别人道歉呢?

所以我觉得很高兴,也很感激。能够拥有这样热忱的坦荡的读者,作为写手,我感到这是一种荣耀。

以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