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六章 望远镜的图纸(下)

第四卷 副本 第三十六章 望远镜的图纸(下)

本书:独游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送别了并肩战斗的伙伴们,我第一时间找到了瓦伦要塞的驻军指挥官佩克拉上校,向他报告在林间陵寝的种种遭遇,以及揭露梅内瓦尔侯爵的真实身份。邪恶的吸血鬼首领在临终前所说的那几句话让我的心里十分不安,我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预感,就好像这世界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场巨大的灾难即将降临。而这一切,都与我们今天的遭遇有关。

佩克拉上校依然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细声慢语地对我说着,可他所说的内容却与他所表现出来的老迈昏聩截然不同:

“……我一直觉得梅内瓦尔的身份很可疑,最初我觉得他和他历代祖先的画像全部都惊人地相似,这引起了我的怀疑,而且,从来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童年时的模样,也没有人听说过有关他家族女眷的传闻,这太不正常了……”

“……感谢你们拯救了我的助手,在此之前,我已经失去了十三个最好的密探,现在我已经可以断定,是狡猾的吸血鬼残害了他们。你带来了至关重要的消息,先生,我已经给国王陛下写了一封信,说明了这里的危机,他们会很快派遣援军来到这里。达瑞摩斯庇佑,希望一切还都来得及挽救……”

说到这里,上校站起了身,面对着墙壁,取下了挂在墙上的佩剑。他轻轻抚摸着剑鞘,犹如一个父亲抚摸他熟睡的孩子。

“……这将是一场艰难的战争,是法尔维大陆曾经遭遇过的最大危机。对于一个已经老去的战士来说,它来得,有些晚了……”

说着,仔细地将佩剑别在自己的腰带上,静默地站立在窗口,望向远山墨色的阴影。他的神态依旧疲惫、身材依旧佝偻,文弱的面容与他齐整的军装格格不入,可他的目光里有一种热烈的东西在涌动,令我的心随着他的远眺而沸腾。他微微紧皱的双眉间隐含着一种举重若轻的大度风采,让人感觉即便是再沉重的职责落在这个中年军官的身上,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勇敢承担。

这一切都与我印象中的佩克拉上校截然不同。我本以为他是一个老朽迟钝的堕落官僚,却没有看到在他斑白的两鬓间隐藏着一双睿智清醒的眼睛,在他柔弱的身体中燃烧着一颗军人勇敢无畏的灵魂。

危难就像是一块灵魂的试金石,或许只有在面对它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得清一个人的勇气和正直。

而我却又是那么的愚蠢,仅凭表象就深深误解了一位令人敬重的长者,反而轻信了心怀叵测的阴谋家,还一度险些命丧他手。

作为这次任务的回报,佩克拉上校送给了我一只名叫“观察者掩体”的轻型钢盾。这正是我现在最需要的防御器械,比起在林间陵寝彻底损毁的那一只普通的小盾牌来说,这只钢盾不但能够为我提供强韧得多的防御力,而且它“观察者”的属性也提高了我在战斗中的观察和分辨能力,这让我大大提高了格挡的几率,使我有更多的机会完全防御住敌人的攻击,而不受到任何伤害。

我第一次感觉到领受奖赏是一件如此让人羞愧的事情,尤其还是如此珍贵的奖赏。我觉得我非但不配接受佩克拉上校的奖励,而且应该为我的所作所为受到惩罚。在从上校手中接过盾牌的刹那,我的脸在发烧,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当我离开上校的办公室时,他已经坐回到自己的桌子前,陷入了静静的思考。夕阳的西照从窗口泼洒进来,将上校的身影笼在一团含蓄而深沉的光辉中,给我留下了一个军人睿智而坚定的剪影。

辞别了上校,我陆陆续续地向委托我工作的雇主们收回了我应得的报酬。检察官法赛利先生和城防巡逻官蒙太拉爵士如数支付了“失踪的独子”和“血族之牙”任务的酬金,当我去法赛利先生家的时候,被我们营救出来的小菲利正在用功地练习剑术,他还说长大了要做一个“像杰弗里茨·基德一样勇敢”的战士。后来我才知道,当长三角再去拜访的时候,这个小鬼头说的是长大后想要做一个“像长三角一样优雅的游荡者”,而他对长弓射日说的是要成为一个“像长弓射日一样圣洁的牧师”,我觉得这孩子长大以后很有成为一名出色政治家的潜力。

不过这时候对于我来说,这孩子所表现出的如水晶般单纯的爱戴比他父亲交给我的、装着一打金币的钱袋还要宝贵。

我把那五页失落的圣典章节交还到要塞的神殿之中,遗憾的是,受到了黑暗魔法的影响,这几页圣典上原本附着的神圣魔力已经完全消退,彻底变成了普通的书页纸,而损毁的圣典也不可能再重新恢复它完好时的巨大神力。不过对于神殿的僧侣们来说,他们显然更看重这几页纸背后的宗教意义。除了五枚金币,他们还送给了我一条受过神力加持的腰带,可以增加我18点的力量,并且提高我的闪避几率。

我向要塞里的战士训练师汇报了我战胜“受诅咒的战魂”的事迹,他以感伤的口吻赞扬了我几句,又教授给了我一个名叫“剑刃风暴”的技能。这个技能可以让我在十五秒的时间内同时给身边最多三个敌人造成强烈的伤害,在我被围殴的时候非常有用。

事实上,我觉得这个粗犷的战士训练师是一个头脑简单、过于轻信的人,他甚至没有向我索取战胜“受诅咒的战魂”的信物,只是听我讲述就无条件地相信了我。我猜测,就算我什么都没做,在要塞外溜达一圈,回来告诉他我已经完成了任务,这个傻乎乎的训练师说不定同样会传授我战斗的技能。

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我再次回到了坎普纳维亚城,重新回到我的炼金术老师埃奇威尔先生的实验室里,心情急切地取出了藏在包裹中的“望远镜的图纸”……

(在市场上整整泡了一天,小弦子要累垮了。晚了实在很对不住大家,不过遗憾的是,明天这种情况可能还会继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