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五卷 驯兽 第三十七章 望远镜的功能(上)

第五卷 驯兽 第三十七章 望远镜的功能(上)

本书:独游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

“望远镜”是一种饰品类的装备,把它带在身上,可以使佩戴者的视力范围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

望远镜的制作工艺,是由一系列规模空前的繁杂工序组合而成的。想要成功地制造出一只望远镜,首先需要从大量的石英岩玉中炼制出“粗糙的玻璃”,而后反复提纯,逐步取得“透明的玻璃”、“晶莹的玻璃”以及最后的完成品“纯净的玻璃”,而后用一种特殊的模具把它们打磨成大小不一、凸凹不等的各种薄片;我还得从铜矿石中提炼出一些黄铜,再把这些黄铜加工成可以卷曲的薄片;最后,我得按照一定的次序将这些大大小小的“纯净的玻璃凸透镜(凹透镜)”按照一定的次序排列起来,固定在黄铜片上,再用黄铜把这些玻璃透镜卷在一起,固定起来,做成一只稀奇的长筒形物品,这才算是制造成功。

在此之前,我只尝试过将某种物质从自然事物中提取出来,最多试着将这些物质提纯,还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复杂的加工工序。而这些加工工序的要求非常严格,尤其是打磨镜片的过程,一不留神就会产生废品、前功尽弃——这也是最让我头疼的环节。图纸上说,炼金师和机械制造师都可以学习制造望远镜的技术,我猜测,这些工序应该是机械制造师比较擅长的部分。

试制望远镜的过程是异常痛苦的。我花了大价钱从矿石贩子的手中买了堆积成山的石英岩玉矿石,然后用一种特制的魔法熔炉把它们熔成液体,去掉各种杂质,当这个过程完成后,矿石的重量就已经只剩下了五分之一,而这种过程需要反复进行三次之多。按照这个比例来计算,就算我的魔法背囊装满了矿石,最后也只能炼制出差不多只有拳头大小的成品“纯净的玻璃”。这种灭绝人性的残忍比例很难不让我生出一斧子把乌齐格山砍下来直接扔到炉子里炼丹的冲动。

而这仅仅是开了一头,当我着手磨制这些玻璃镜片的时候,才算开始了我真正惨淡的人生。我不得不把一整块凝固的玻璃分割成一只只薄片,再把它们打磨成纤薄的各种形状,一不留神就会使它们碎成几瓣。当我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把一仓库的石英岩玉矿石变成一手可握的一小块玻璃,再变成不足一指厚的薄片,最后只是因为一个稍稍不留神,亲手把它掰成了一地碎渣,你完全可以想像那个时候我万念俱灰只求速死的绝望心理。

当需要的镜片全部完成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已经亲手报销了多少这种闪着白色光泽的矿石。我个人的感觉是:我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差不多把一座雄伟的山峰熔化成了这几片当调料碟子都嫌小的透明镜片,这份移山填海的坚强毅力连我自己都禁不住被感动得潸然泪下。

当第一只望远镜在我的手中成功诞生的时候,我之前付出的艰辛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不但我的炼金术等级直接升到六级,就连我本人的等级也升到了三十三级。我兴冲冲地把这只望远镜揣在身上,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它的功效。

透过埃奇威尔老师家的窗户往外看去,我发现自己的视野果然扩展了许多。以前站在这里,我只能看到三个街区之内的景象,超过正对城门的路口,我的视线就变得模糊起来,只能看见朦胧的人影,什么也分辨不出来了。

而现在,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第四条街道路口行人的身形。借助望远镜神奇的功效,我甚至可以看见正从那里走来的一个精灵男子的样貌:他的身材颀长,面颊白皙,鼻梁英挺,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柔软地披散在肩头,当风飘动,说不出的英俊洒脱。

这个男性纯血精灵两只碧绿色的眸子里透露出感性而神秘的魅惑色彩,既安静又朦胧,仿佛其中正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背着一把雕着花的精美蓝色复合弓,脚步轻缓地在街上走着。在他的前方,两个衣着精致的人类女性,一边聊着天一边迎面向他走来。她们聊得如此的投机,以至于并没有发现对面正有一个精灵走过来。而那个精灵男子的脸上虽然带着令人心头温暖的友善笑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避让的意思。

终于,相对而行的三个人凑到了一起,差不多只有半步之遥了。直到此时,聊天的两位女士才发现了对面行人的存在。两个人齐齐地惊呼了一生,立刻停住了脚步。

而这个时候,身背弓箭的精灵游侠也似乎刚刚发现面前的两位女士。此时他已经收势不及,眼看就要和两位女士正面相撞。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敏捷地向左前方横迈出半步,以左脚为轴,借着前行的势头向右后方轻盈地转了一圈,擦着右手边那位女士的肩膀绕到了她的右侧。这个不经意的躲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轻快,既显示出了他过人的反应速度和身体的平衡性,又偏偏如舞蹈般优美灵动。

眼看着他这个灵活的转身动作闪开了面前的两位女士,即将成功地躲开这次意外的冲撞,但让人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发现在她们的右后方竖着一面高大的铁质旅馆招牌,以无比优雅的姿态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迎面抢上,然后整个身体就像一只刚被剪了尾巴的壁虎被直挺挺地“拍”在了上面,发出“砰”地一声脆响。我想他这一下撞得可不轻,那声音就连远在数十步之外的我都能隐约听到。

这场意料之外的突发事故顿时让两位刚刚受了一点惊吓的女士立刻变得心情开朗,她们手拉手向前跑了开去,一边走一边好奇地向后张望,不时冲着还趴在旅馆招牌上的精灵游侠指指戳戳,撒下一路“银铃般的笑声”。

我想你们都已经猜到了,这个走路不长眼睛的笨拙精灵就是我曾经一同冒险的伙伴、并肩战斗的战友、以令人绝望的视力和绝无仅有的拙劣射术令人印象深刻的超级近视眼精灵游侠——弦歌雅意。

从那条街走到城门大道,短短数十步的距离,可怜弱视的精灵游侠先后五次撞在了行人身上,两次直挺挺地撞在了墙上,三次被地上的碎石块绊了个仰八叉,还有一次被一根柱子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低下头面色惭愧地小声嘀咕着什么,分明是没有看清楚自己撞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正在冲着柱子道歉的样子。照着他这样意外频发的前进方式,很难让我不担心他会不会在走到城门之前就被自己不小心一头撞死过去了。

看见弦歌雅意走起路来七零八落的样子,想起我刚刚试制完成的工具,我忽然灵机一动,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来:如果让弦歌雅意佩戴上这只“望远镜”,他的视力有没有可能会因此而得到提升呢?想到这里,我连忙窜下楼,冲着城门的方向飞奔过去。

现在的城门区正是拥挤的时候,形形色色的人群堆积在这里,有等人的、有接受任务的,不过绝大多数还是摆小摊卖货物的。众所周知的是,那些经营着各种店铺的原生者们,都是些刻薄小气敲骨吸髓的家伙。他们永远只愿意用极端低廉的价格去收购你售卖的战利品,对于他们来说,一件属性相当不错的长剑或是饰品,最多也只能卖不到五十个银币的价格,而那些采集到的矿产、草药之类的东西则更便宜得让人呕血。而同样的东西,经他们的手出售,价格则会翻上三倍也不止。

于是,越来越多不甘受到这种残酷盘剥的涉空者们找到了其他交易的途径。他们在城市中最热闹的地方摆开地摊,将自己想要出售的货品放在摊子上,标明价格,等待着有意者的询问。这样一来,就使卖家能够得到更高的收益,而买家也能以更低廉的价格买到自己想要的物品。其实,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我在这里买过不少学习炼金术的原材料,而炼制出来的成品也都通过这个渠道找到了合适的买主。

摆摊的卖家出售的货品不但价格更便宜,而且品种远比原生者们的商店要齐全得多,其中不乏颇为抢手的精品装备。在这些出售的商品中,有两种东西是最经常被提起的,一种叫做“点卡”,而另一种叫做“人民币”。

行走在这些商贩中间,你肯定会时不时听到类似“洒泪割肉出售点卡,五百金一张不还价”或者是“专业打金团,每千金五十元人民币,开业初期八折优惠”这样嘈杂的叫嚷声。

不过奇怪的是,无论是在坎普纳维亚还是在瓦伦要塞,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两种当下最流行畅销品的实物。我只看见不少人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争抢着把大笔的金币扔出去,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就兴高采烈地走了,就好像这么多钱装在包里会爆炸一样。只是偶尔有人会站在城市中央气急败坏地大声叫骂,说某某人骗了他的钱,没有把点卡给他,全家男盗女娼不得好死云云。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实物,但“点卡”和“人民币”这两种东西给我的感觉是,它们似乎是些和金币差不多的东西,大概是其他国度的货币单位吧,都算得上是法尔维大陆上的硬通货,构成了德兰麦亚王国的金融体系,其中又以“人民币”的价值最为稳定,无论这三者之间的兑率如何变化,它的价格始终坚挺,并且缓慢走高,堪称是整个大陆首屈一指的硬通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