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五卷 驯兽 第三十八章 一住情添(下)

第五卷 驯兽 第三十八章 一住情添(下)

本书:独游  |  字数:2667  |  更新时间:

“喏,给你……”漫不经心地,我随手又把一片刚刚制好的镜片递到弦歌雅意的手里,心里还在暗暗感叹着:这枚镜片厚得就像是瓦片一样,就连光都快要透不过来了。

弦歌雅意合上左眼,接过镜片往右眼前一放:

“咦!”他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轻呼。

“怎么?还薄吗?”我尚且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习惯性地想要拿回镜片继续打磨。

“等等……”他轻轻冲我摆了摆手,缓缓站起身来,准确无误地躲闪过堆积满地的书籍、桌椅、残破的试验器具等等,走到了敞开的窗前,望向外面的广阔天地。

我的心里猛地激起一道波澜,有些激动地问道:“怎么了?”

弦歌雅意又合上右眼,把镜片摆到左眼之前,伸出另一只手,张开五指摊在身前,反复地看了看。

“杰夫……”望着自己的手指,他轻声呼唤起了我的名字,声音因为巨大的喜悦而变得有些发抖,“……我看清楚了,我真的看清楚了,我们……”

“我们成功了……”他忘情地大叫起来,兴奋地张开双臂向我扑来,想要给我一个激烈而热情的拥抱……

“咣当!”“扑嗵!”“哎哟!”没有了镜片的帮忙,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精灵游侠一眼没有看见,绊在桌子腿上,立刻张牙舞爪地重重扑倒在地,笨拙地摔成了个滚地葫芦……

既然有了第一枚镜片作为参照,那么重新再磨制一枚对于我来说就算不上是什么艰难的事情了。只经过了三次失败的尝试,第二枚一模一样的玻璃镜片就被放在了弦歌雅意的手中。

意外的发现激起了弦歌雅意的创造欲望。为了更好地利用这两枚镜片,弦歌雅意居然从埃奇威尔先生的笔记本中随手扯下来一片纸,蘸着鹅毛笔画起图纸来。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创造力和设计水平很不幸地呈现出反比例增长态势。一开始,他好像很努力地试图在纸张上画两个标准的圆圈,但无论他怎么努力,这两个所谓的“圆圈”看起来仍然是两个难以用我们所知的形状来形容的不规则多边形。而后,他用一条直线把这两个圈连在了一起,又在圆圈的外侧画上了两条弯曲成莫名其妙形状的线条。

“好了,就是它了!”画完了这张令人充满丰富联想的设计图,弦歌雅意快活地长出了一口气,看起来似乎挺得意的样子,“怎么样,画得不错吧。”

“胸罩这种东西在许多杂货店里都有卖的,而且价格也不是很高。就算你真的非找人亲手做一个不可,是不是也不应该找一个炼金术士?我倒是认识几个人,都是学裁缝的,他们的手艺非常好,而且收费也不是很高。”我好心地提醒他。

“谁说我要做胸罩了?”听了我的话,精灵游侠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刚才的些许得意情绪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是个眼镜吧!”他恼羞成怒地冲着我嚷道。

眼镜?这个新鲜的名词让我有些不解,但这并不妨碍我就眼前发生的事情据理力争:“可惜,并不是每个傻子的视力都像你那么差啊。”我拿过那张纸,仔细地看了两眼,然后忽然灵机一动,找到了一个令人——尤其是男人——兴奋的发现:

“嗯?透明的胸罩?大胆的设计,我喜欢……”

“我再说一遍……”弦歌雅意劈手夺回了我手里那张粗糙到了简陋的“设计图”,看起来恨不得用他的弓弦把我给勒死才好,“……这不是胸罩,是眼镜,眼镜你知道吗?!”

弦歌雅意花了很大的工夫才让我搞清楚他的设计思路。根据他的解释,那个诡异的不规则多边形就是我磨制出来的两枚镜片,而上面的那些扭曲的线条则是用来固定它们的金属丝。他希望我用一些金属片把这两只镜片固定在一起,然后做成能够架在他鼻梁上的形状,以便随身携带。他管这个东西叫做“眼镜”。

经过他的解说,我顿时对弦歌雅意的智慧和想象力充满了难于言表的钦佩之情。他的构想如此精彩,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绝妙的设计——当然,如果不算那张蹩脚到了极点的设计图的话。

我的炼金术还不足以依靠想像凭空制造出不存在的东西,但如果是有了图纸——尽管是张很糟糕的图纸——那就不同了,只要有一个可供参照模仿的标准,我就可以尝试着把它做出来。

有着不错的模仿和学习力,但却缺少一些简单的创造力,这或许也是我和我的涉空者朋友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之一吧。

按照弦歌雅意的设想,我把几片金属片镶嵌在了两枚玻璃镜片上,把它们牢牢固定在一起,而后又把两根比较粗的合金细棍焊在了镜片边缘,这样,总算是完成了弦歌雅意口中的“眼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在太厚了的缘故,与“望远镜”不同,“眼镜”并不是一件饰物,而应当被算作是一顶头盔。除了能增加两点防御之外,“眼镜”并不能提供其他任何的属性加成,作为一个护具,这个花了我差不多整整一天功夫的玩意就连顶最破烂的烂布帽都不如,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奇耻大辱。

不过,它对弦歌雅意的意义却是超凡的。凭借着它的效果,我们的精灵游侠朋友摆脱了目不能视物的尴尬,他的弓箭将会获得更大的用武之地,这是任何顶级的头盔都无法给他带来的彻底改变。

不知是不是因为按照自制的设计图制造的缘故,成功制造“眼镜”给我带来的经验比之前制造“望远镜”的还要多。我的炼金术等级一举冲破了七级,一直逼近八级的水平线,这对于炼金术学习始终进展缓慢的我而言,简直是难以想象的飞速进步。

“你……真的能看清楚了吗?”戴着两个厚厚的镜片,弦歌雅意看起来就像是一不小心把眼珠子瞪出眼眶来了似的,再加上他那一身草绿色的游侠装扮,看起来活似一只直立行走的大青蛙。我实在很难想像,带着这个东西会让他觉得舒服。

“我从来没有看得像现在这样清楚过!”戴上眼睛,弦歌雅意兴奋得东张西望,仿佛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看进眼睛里藏起来一样。

“那好,你能看见那边那个人的名字吗?”我还是很怀疑,从窗口指着不远处一个名叫“一往情深”的牛头人问他。

即便是戴上了眼镜,这样的距离对于弦歌雅意来说也还是稍稍嫌远了一点。他从窗口伸长了脖子,眯着眼睛仔细盯了半天,然后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一……柱……擎……天?”

“噗……你说什么?”无论弦歌雅意戴上眼镜后彻底的瞎了眼、什么也看不见,还是他能够观察入微,能把那些连我的看不见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都不会比这个答案让我更加错愕了。他错的是如此的离谱,以至于就连我的思维想要从这个词汇跳跃到另一个词汇上的反应速度,都完全跟不上他的语言。

“没错啊,就是这四个字。”弦歌雅意回过头来,一脸无辜地看着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被厚重的镜片折射成一圈一圈的,仿佛水波荡漾。他再次拿起鹅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他所看见的那个名字:

“一,住,情,添……”

事实证明,“眼镜”对弦歌雅意视力的提升还是有一些作用的,只不过……

“白痴!文盲!四个字读错了一半,你还不如去当你的睁眼瞎子呢……”我扯着他的长耳朵破口大骂!

(同志们,请为小弦子终于带上眼镜、摆脱了近视的困扰,鼓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