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五卷 驯兽 第四十章 我喜欢小动物(上)

第五卷 驯兽 第四十章 我喜欢小动物(上)

本书:独游  |  字数:2830  |  更新时间: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生命在他刚刚诞生的那一刻,其实和其他的生命没有太大的区别。牛头人的孩子和精灵的婴儿一样娇柔弱小,半兽人的幼童也和初生的矮人同样懵懂单纯,无论是种族、性别、地域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都不会改变一个婴童的天生神赐的本性,让他与别人迥然相异。

可是,当这些生命随着时光的流淌而逐渐成长,获得了心智,他们之间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差别。这种差别是如此的巨大强烈,以至于就连在相貌相似、一同长大的孪生兄弟之间也会出现明显的不同,让人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他们之间的区别。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差别,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了自己,而不是与他人雷同的另外一个人呢?

我觉得,除了天生种性里被众神赋予的根本性的不同,更多的区别应该是来自于我们每个人不同的选择吧。

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要面对众多的选择,细小的、琐碎的:往左走还是往右走,乘马车还是步行,快速奔跑还是轻缓地走动,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最初,这些选择都是经过思考做出的决定,渐渐地,他们变成了完全出于本能的习惯,完全不假思索的下意识行为。当这些细微的选择日月累积起来,就变成了一种规范,形成了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独有的性格。而这种性格又反过来更强烈地影响着我们的判断,让我们在更重大的事情上做出更富有个性的选择和决断……于是,我们就不同了,而且是愈加不同。

我们的生命,就是由无数个选择连接起来的。许多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你的选择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并不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反而是选择本身、是选择的过程、是在进行选择时你真实而自我的反应。你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这并不重要,因为有无数的人和你做出了同样的选择;真正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这样选择,这才是你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你的灵魂所在,是你有别于这世上其他所有生命的关键。

对于法尔维大陆上的人们来说,转职,就是一次命运的选择。

当一个人达到三十五级的时候,就可以在自己原有的职业基础上更进一步,进阶成一种全新的职业,这个过程就是“转职”。转职后的职业,或许能使原有的职业技能进一步精进,或许会加强原有职业某一方面的特征,或许会干脆使你改头换面、从此踏上与此前截然不同的成长道路,变成另外一个人。

每个职业在转职时都面临着三种不同的选择,以我的职业——战士——为例,当我三十五级以后,如果我崇信神明、信仰坚定,就可以成为一名圣骑士,那时,我将受到我所笃信的神祗的护佑,能够借用他的神威施展力量,捍卫荣誉、救助他人。我将会习得一些加强防护和回复生命的魔法,学习全新的魔法战斗技巧,彻底放弃现在依靠斗气战斗的技能。

而倘若我足够强健,狂暴嗜血,热衷于与对手拼杀战斗,总能从你死我活的较量中找到暴虐的乐趣,我就可以选择转职成一名狂战士,以强大的破坏力震慑我的对手——当然,在这之前,我必须保证对手不会利用我脆弱的防护力将我先行击倒。

可惜,我既不是一个足够虔诚的信徒,也不是一个暴虐的战斗狂,所以我宁愿选择成为一名战武士。从某种意义上讲,战武士才是战士职业的真正进阶,他可以更均衡地发展我的能力,让我掌握更多的战斗技巧,依靠灵活的身手和敏锐的头脑——而不是狂信和蛮力——使自己获得成长。

当然,我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继续当一名普通的战士,不去转职。不过,那样一来,我就无法再获得更高阶的技能学习了。在同样的级别下,一个战士和一个战武士之间战斗力的差别是非常明显的,前者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击败后者,而且级别越高,这种差别就越明显。

游侠的转职同样有三种选择:神射手、巡林者和驯兽师。顾名思义,神射手就是以高超精妙的射术进行远程打击的职业;巡林者作为守护森林的卫士,受到了自然女神的佑护,除了普通的远程攻击手段之外,还可以使用一些自然属性的魔法,和圣骑士一样,他的力量来源也将由斗气变成魔力;而驯兽师,则将习得一门神奇的技艺,能够与生长在野外的动物友好地沟通,使它们自愿成为自己的战宠,协助自己作战。

当我第一眼看到雁阵时,下意识地感觉像这样一个优雅美丽的精灵少女,理所当然地应该更亲近博爱慷慨的自然母神奈彻妮娅,成为一名神秘而友善的巡林者。就算并非如此,就凭她那支形象出众、威力巨大的大号火枪,也很有转职成一名神射手的潜力。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接受了转职驯兽师的职业任务。

一想到像这样一个天使般的美丽女性将会与恶狼、猛虎、巨熊这些凶残的大型动物日夜相伴,这种美女与野兽相互搭配的强烈反差就让我心里感到一阵阵地别扭。

“麻烦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多谢你们能来帮我的忙……”妃茵为我们相互介绍之后,这个名叫雁阵的精灵少女以精灵族特有的优雅礼节向我们点头致谢。大概是因为羞怯,她在和我们说话时都不敢抬头看我们的脸,双颊红的像是染上了晨光中的朝霞。

“很高兴能帮上你的忙,而且我也快要转职了,正好来观摩学习,免得到时候自己没有准备……”习惯了妃茵毫无距离感的热情和尖刻,精灵少女的拘谨反而让我觉得有些尴尬——老实说,我从来也没想到拜金女魔法师也会有这样单纯娴静的朋友。

“嗨,小雁雁,你不用跟他们那么客气。这都是我的老熟人了,尤其是这个四眼,这家伙还欠着我的债呐。你想怎么支使他就怎么支使他……”妃茵笑呵呵地对自己的朋友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扯着弦歌雅意的脸皮拉到雁阵的身边,然后一转头,冲着弦歌雅意阴惨惨微笑说道:“……是不是啊……”

按照弦歌雅意一贯表现出来的温和驯顺又不乏滑稽的性格,他现在正应该苦笑着连连告饶,然后油嘴滑舌地奉上一摞催人肉麻的马屁高帽,以表示对“妃茵女王”的恭顺才对——自从我们刚结识起,这出守财奴与马屁精的闹剧戏码就一再地上演,让人百看不厌。可是这一次,弦歌雅意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头。

他此时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木然,不自觉地微张着嘴巴,面颊有些隐隐发红——这并不完全是妃茵用力拉扯他面颊的结果。尽管宽大的眼镜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我们仍然能看出来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局促。透过厚重的镜片我们似乎看得到他的眼神暧昧而怯懦,在这个名叫“雁阵”的同族少女身上不住地飘动,仿佛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妃茵……”雁阵大概是还不习惯魔法师朋友这样粗鲁的举动,连忙嗔怪地把她拉回到身边,然后抱歉地看着弦歌雅意。大概是弦歌雅意现在呆呆的痴傻模样配上脸上被扭出的一道鲜明的红印显得格外像一只白净的呆头鹅,以至于精灵女游侠不禁抬起右手轻轻掩住了自己的面颊,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这声魔咒般悦耳的笑声将发呆的射手从恍惚中唤回了现实,但他的魂魄又似乎还没有完全回归到躯体内,致使甚至于他的口齿也变得笨拙起来,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

“……嗯……你……你好,我是弦歌雅意……”

然后,他就神色迟疑地站在了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妃茵好不容易搞轻松的气氛让这个四眼呆瓜笨拙的表现弄得再度尴尬起来。

“嗯……这个……”在往城外走去的路上,我实在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没事找事地问道,“雁阵小姐,你为什么想当一个驯兽师呢?”

“因为我喜欢小动物。”她微笑着回答说。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