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五卷 驯兽 第四十一章 黑暗精灵的巢穴(下)

第五卷 驯兽 第四十一章 黑暗精灵的巢穴(下)

本书:独游  |  字数:2524  |  更新时间:

“唰”的一下,红山召唤者释放了一个可以提升役使魔攻击强度的法术。

看着自己身上空空如也的魔法效果和妃茵仿佛事不关己的无辜表情,我立刻觉得自己比役使魔的地位还要再低些——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给我加上一个冰霜护盾吧!

我并没有听从妃茵的指示,舍近求远地去攻击红山召唤者,而是习惯性地站在了雁阵和弦歌雅意的身前,举起盾牌,做好了抵御红山贯穿者和哈克图恶魔的准备。

“嗖!”一支羽箭轻啸着从我的左首弹跃而出,直奔向哈克图恶魔狰狞的面孔。它的去势实在太快,使我的目光根本无法捕捉它在空中留下的残影,仿佛这支纤长恶毒的武器在空中倏然失去了踪迹似的。当利刃撕裂空气产生的“嗡嗡”轻响振得我的鼓膜还在微微发疼的时候,它已经深深扎透了哈克图恶魔的眼眶。

“干得漂亮!”我不由得为这精彩的一箭大声喝彩,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左后方,然后……

“呃……”我忍不住稍稍愕然了一下。在我的身旁,头带眼睛的精灵射手弦歌雅意正站在那里,他左手持弓背,右手轻抚着弓弦,双手自然低垂在身前。刚才那无比精准的一箭,显然正是从他的手中射出去的。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伤感情,但不得不承认,亲眼目睹弦歌雅意在超过三步距离之外射中目标,这实在是让我感到很不习惯——尽管我知道“眼镜”的配备大大提升了他的视力——要知道,在这之前,他的弓箭有效攻击距离可比我手中的长剑还要近。

就连弦歌雅意自己,也同样被这预料之外的准确射击惊呆了——事实上,他看上去比我还要吃惊。他的双手软绵绵地垂在身前,下巴冒着脱臼的风险张大到了极限,如果不是有两枚厚重的镜片挡在前面,恐怕他的两只眼球就已经瞪出眼眶了——即便就像现在这样,他的眼镜没有被圆睁着的眼球击碎,也已经很让人感到意外了。

“看到了没有!”忽然,他双手指着中箭的役使魔,失态地大叫起来,“我射中了!我居然射中了!那是我干的!那真的是我干的!啊哈哈哈……哎呀……”正当为自己的远程射击“处*女命中”很没有出息地欢呼雀跃的时候,箭塔上的红山狙击者又是一箭射来,正中弦歌雅意的眉心,他立刻捧着自己的脑门蹲在地上,既因为箭创痛得呻吟不止,又因为自己的意外命中而得意得直哼哼,嘬着嘴巴发出很奇怪的“吸溜”声。

“咦?他这是怎么了?”雁阵诧异地看着表现极为失态的弦歌雅意,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你不用管他……”妃茵一边手里不停歇地又向着红山召唤者射出一支冰矛,一边讪讪地回答者雁阵的问题,“……他这只是庆祝命中的一种仪式而已。”

“不会吧?”妃茵的回答反而让雁阵更加好奇了,“他每次命中都要这样庆祝吗?”

“是不是以后每次都要这样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在弓箭的正常射击距离上,他这还是第一次命中。”妃茵手中毫不停歇,又扔了一枚冰箭出去。这完全是一场不对称的魔法战,即便没有别人的帮助,妃茵在这场与红山召唤者的魔法对轰中也占据了完全的上风——毕竟她身上那些增加魔法攻击力的装备不是白拿着的,更何况她的级别比对手还要高上三级。

我觉得长发女精灵雁阵在这个时候与其对弦歌雅意的命中率产生好奇心,到不如关注一下眼前的战斗更实际些。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对她在这场战斗中能够提供多少帮助实在不抱什么希望——你能指望一个连狗熊蟒蛇都觉得可爱无比、不忍心下手伤害的女人在战斗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吗?更何况与我们交战的对手都是些容貌俊俏、英挺不凡的黑暗精灵美男子——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单纯可爱的美少女们对容貌俊俏的陌生男性总是缺乏最基本的抵抗力,即便是在与他们处在敌对立场的……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把我的思绪——连同我对精灵女游侠的些微成见——毫不留情地一举炸得支离破碎。

与弓弩相比,火枪的射程更近、射速更缓,但威力更加巨大,而且散射的弹药可以笼罩一整片空间,同时杀伤处在这个范围内的多个敌人。

并肩冲上来的红山贯穿者和哈克图恶魔全无防备,被这一大片铁沙子满脸喷得万紫千红,而且不约而同地翻倒在地。红山贯穿者蓄势已久的冲锋攻击受这一滞,立时前功尽弃,只能重新站起身缓慢的靠近。从他迟钝笨拙的步伐来看,他名字中所谓的“贯穿者”云云,已经彻底地名不副实了。

在带着浓重硫磺味的硝烟中,我看见雁阵双手稳稳平举着手中那支硕大的火枪,枪托紧抵在下颚上,左眼紧闭,右眼正视着前方,目光凌厉的就像是一把尖刀。乌亮的长发随风狂野地飘散在背后,为她俊俏的身影更平添了几分煞气。

嗯……好吧,我承认,我对雁阵的一些看法完全是错误的、没有根据的偏见,并且收回有关质疑她战斗力低下的一切言论。而且我多少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她泛滥的同情心和扭曲的审美观似乎只会在各种动物身上发生作用,在面对智慧种族和人形生物的时候,她的骁勇彪悍绝对会让大多数善战的男性感到汗颜。

“那个……雁阵……”精灵少女表现出的巨大反差同样震撼了她的男性同胞,弦歌雅意抹着冷汗看着她还在冒烟的枪管战战兢兢地问道,似乎是在担心她一个不爽抬手给自己一枪似的,

“……你……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呼……”雁阵吹了吹枪口的硝烟,动作娴熟地往枪管里填上弹药,轻轻压实,然后瞄准了再次逼近的红山贯穿者和巨大的役使魔。

“我是个兽医……”她脸上挂着微笑,手中却毫不在乎地扣动了扳机。一声巨响之后,我们很不走运的两名对手再次被这强劲的火器轰翻了一溜跟头,生命岌岌可危。

“哦……”弦歌雅意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可我更加地一头雾水了:兽医?这种奇怪的生活职业我可从来也没听说过。

“你的火枪挺不错的,威力很大呀。”从初次命中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弦歌雅意再次取出了弓箭,配合雁阵的火枪开始射击。“眼镜”的使用确实给他的射术带来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哈克图恶魔身上倒插着的一簇簇羽箭证明了精灵射手的初次命中并非是一个偶然发生的小概率事件。

“是一个隐藏任务的奖励……”雁阵解释道,而后她轻轻皱了皱眉头,表达着对自己这件不凡武器的不满之情,“……太大了,拿着不好看。”

她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不由得让我仔细看了看这支威力强劲的罕见火器:

“火枪‘塞拉·炯’,据说是一位著名马头人游侠的武器,威力强劲。攻击+25,命中+9,生命+50,散射攻击,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触发击倒效果……”

(《独游》本月上架啊,有月票的朋友们把票留一下吧,我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