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六章 战武士的转职任务(上)

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六章 战武士的转职任务(上)

本书:独游  |  字数:3450  |  更新时间:

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是由一个接一个的巧合组合而成的。这些巧合似乎在冥冥中被一只神秘的大手巧妙地拼合在一起,在最恰当的时候为我指明前行的道路,将我的生命串联成一条顺畅而完整的长线。有时候,我甚至会产生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就仿佛我的生命只不过是一段早已被编排好了的情节,正按照某一个既定的程序,缓缓走向它的尽头。

当这些巧合连续不断地出现,在抉择面前将我们引入人生的轨道中时,它就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命运!是的,或许我们生命中任何细微的变化都屈从于命运的力量之下,它轻若无物,以至于在绝大多数时间里让你根本无法察觉;同时,它又无坚不摧,无论你顺从也好、抗拒也罢,终究得循着它的指引完成你的生命。

当我三十五级的时候,我刚好来到了里德城。这是德兰麦亚王国西北部的一座商业重镇,是晨曦河中游的第二大港口,交通便利,物产丰富。

你完全可以说这是一个巧合,我只是在这个时候“刚巧”到了这座城市而已,假设我升级的速度再快一点、或是再慢一些,这个时候或许我就正呆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之中,而不是行走在这座宏伟城池的大街上了。

可是,当我把托运的包裹送到里德城的守备官坎贝尔中校手中,完成了我所接受的最后一个任务,然后发现他身旁站着的那位强健壮实、全副武装的魁梧女人正是战武士的训练师时,我就不得不把这种巧合归功于命运的安排了。

我曾经说过,早在达到三十五级以前的时候,我就确定自己的转职目标——成为一名战武士。在瓦伦要塞,我找遍了每一个角落,也没有找到战武士训练师的身影;就在我刚刚到达里德城外,杀死了那只淤泥怪,成功升到三十五级的时候,我还在担心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使我成为一名战武士的引导者,没想到她出现得那么及时,简直就像是无所不能的至高神听到了我的要求,特地把她派遣到我身边来似的。

“嗨,小子,别以为你已经很强壮了,在我看来,你脆弱得就像是根破扫帚,我只用胳肢窝就能夹断你的脖子。滚远点,除非你想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当我靠近时,那个健壮的战武士训练师轻蔑地打量着我,粗鲁地说道。

我得承认,身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质疑我的力量,而我今后或许还要在战斗技巧上接受她的教导,这让我感到有些窝囊,但我还是理智地避免了与她冲突。一方面,坎贝尔中校和他的侍从们就站在一旁,我猜他肯定不会因为我带来了他朋友的礼物而任凭我当着他的面破坏城里的治安;而另一方面,战斗的直觉让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本能地感到畏惧。尽管她只是一个女人,而且我们还可以说她是一个长相不算差的女人,但当我与她相对时,似乎能感受到她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危险的气息——拥有这种气息的武者,绝不是像我这样的半调子战士能够对付得了的。

我偷偷瞥了这个女战武士训练师一眼,她的肩膀宽而厚实,臂膀虽然并不十分的粗大,但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肌肉仍然在上面勾勒出许多清晰刚劲的线条,让人感到这两条胳膊随时都能够爆发出致命的力量。

她的胸肌高高隆起,就连身上的束甲都不能完全收拢,不得不露出很大一片圆润的胸膛……哦,当然,那似乎也并不完全是胸肌,意识到了这一点,我的目光立刻十分克制地移向了别处——好吧好吧,我坦率承认,在转移目光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在那片古铜色的饱满胸脯上狠狠地剜了两眼。

“我希望能成为一名战武士,女士。”我郑重地回答道。

“你必须首先证明你的勇气和意志……”她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我,“……在北边有一个名叫阿尔贝的村庄,现在,一群巨魔屠杀了那里的居民,把它当作自己的营地。我们迟早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但是在那之前,杰夫里茨&m;#8226;基德,你要突入他们的营地,把他们丑陋的部落旗帜带回来,用你的行动去打击他们的士气。在你把旗帜交到我手中的一刻,就是你成为战武士的时候!”

巨魔曾经是生活在法尔维大陆上的一个土著种族,对于他们的血统,我曾经听说过许多种传闻。有的人说,在我们所不明了的遥远历史,巨魔和精灵曾经有着相同的祖先,而他们同样尖细挺拔的长耳朵就是这一论点的明证;而还有一种说法则声称,巨魔和半兽人的血统十分相近,因为他们都有着蓝绿色的皮肤,而且在唇边都长着两颗粗壮的獠牙。

不过现在,这些体型高大、后背佝偻、相貌丑陋、性情残暴的大家伙在整个法尔维大陆上都已经变成了不受欢迎的客人,他们是堕落、背叛、凶恶和唯利是图的代名词,而这全都是因为两百年前的那场战争。在战争中,巨魔的首领、阴险诡谲的邪恶术士、“虚空之手”姆拉克带领着他的族人全部投向了末世君王,成为了他践踏和蹂躏大陆居民的得力帮凶。当“苍穹守护者”德多坦召唤出“吞噬之门”的魔法后,大多数的巨魔连同他们的主人随着被吞噬的大陆一同消失了,可在法尔维大陆上还残存着一些零星的巨魔部落。他们是整个大陆的公敌,也是大陆上最残忍、最卑劣的盗贼和匪徒,他们杀害行人、洗劫村庄,就连女人和孩子也绝不放过。

我很高兴有机会能给这帮匪徒一个教训,欣然领受了这个任务。按照战武士训练师的指引,我离开了里德城,一路向北,没过多久,一片村庄的废墟果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里应当曾经是一个宁静闲适的小山村,几排简单而坚固的小屋横在一座山丘的南侧,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小屋四周是一片麦田,一条小路贯穿其中,直通向不远处山坡上的一片果园。村里有个不是很大的谷仓和一个小牲口圈,这应当是这里仅有的几户居民共用的设施。尽管是一座简陋朴素到了极点的小村子,令人感动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座供奉至高神达瑞摩斯的神庙,神庙位于村子西首的一块高地上,左侧靠近旁边的山石,背后挨着悬崖,是一座两层的小石屋,一层是至高神的神位,二层或许是这里唯一一名僧侣的住所。身处其中,你的脑海中很容易就会呈现出这样的情景:每当礼拜的日子,这座村子里仅有的二十几位居民齐聚在这座小神庙中,他们彼此熟识,不但是邻居,也是朋友,或许其中的不少人都有亲缘关系。他们在这里虔诚膜拜、听从僧侣讲解神的智慧之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平静而友善的笑容。

这该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场景啊。

可是现在,那些绿皮肤的大个子强盗把这一切全都毁了:许多屋子都被烧去了顶棚,有许多墙壁也坍塌了一半,所有的门窗都被毁了,使这些原本能够为人们遮蔽风雨的温暖小屋光秃秃地呈现在露天之下。麦田被烧成了一片焦土,果园里的果树也都被砍伐、烧毁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的几棵,瘦骨嶙峋地立在园中,看上去格外的寥落。

谷仓的墙上破了一个大洞,牲口圈里散落着不少被啃食干净的骨头,村庄里不少地方还在冒着缕缕轻烟,一些墙上嵌着染血的刀斧和箭头。在这座破败的山村废墟中,处处都能找到一场惨烈屠戮过后留下的痕迹。

我强忍住心头的愤怒,潜伏在小路旁的一棵烧焦的枯树背后,小心地观察着村庄废墟中的情况:袭击这座村落的是一个名叫“污斧”的巨魔部落,此时大概有三十多个污斧巨魔散落在村子的各处,他们大多是手持粗重单手斧的战士,但期间也掺杂着几个穿着长袍的萨满法师。

他们把自己部落的红色獠牙旗帜放在了村子里最大的建筑——至高神达瑞摩斯的神庙大殿里,正插在原本摆放至高神神像的神坛中央,而原本的神像已经被他们翻倒在地。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神像断裂的头颅已经滚到了墙边,至高神达瑞摩斯那张面孔磕掉了半个鼻子,正面对着墙角的一个老鼠洞,再也不复往日的仁慈与威严了。

从我现在的藏身之处到神庙中,大概有五十步左右的距离。在这段距离之间总共设有四个污斧巨魔岗哨,每个岗哨都由两名“污斧砍头者”和一个“污斧招魂者”组成。除此以外,还有四个巨魔分成了两组流动哨兵,在村子里巡逻。他们都是些三十二、三级的战斗人员,倘若是一对一的交手,我有足够地把握制服他们,但倘若他们一拥而上,我恐怕就只有被乱刃分尸的份了。

我理智地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伏在原地看他们的行动。慢慢地,我发现了我的机会:那些固定的巨魔岗哨排列得很松散,并没有完全封锁进村的道路,只要我能够保持足够的距离,借助岩石和树木的掩护,完全可以安全地潜入村子里。而那两组哨兵在绕过神庙之后会拐向屋后,沿着神庙的墙壁兜一个***,然后再相互向反方向走去。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倘若我掌握好时间差、行动迅速些,也完全足够我进到神庙里去了。

经过再三地观察,我确定了自己的推论,下定决心去试一试。正当我贴着山坡向前摸索、想要绕开第一个巨魔岗哨的时候,我忽然眼前一动,看见在村子的另一头闪过了一个健壮的身影。

(昨天一个朋友建议,还是整章上传的好,不会打破章节的完整性。可毕竟是在强推榜上,一点小小的私心还是占了上风。先拆着吧,下周下强推榜再整章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