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六章 战武士的转职任务(下)

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六章 战武士的转职任务(下)

本书:独游  |  字数:2828  |  更新时间:

那个人穿着一身坚固的铜质铠甲,紫色的短披风随风飘扬,背后背着一把青铜色色剑刃的双手大剑,脚步坚实有力。和我一样,他也是一个战士,不同的是他更矮、也更粗壮。虽然头盔遮住了他的面孔,但却遮不住他结成了小辫的金黄色长胡须,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位矮人族的战士。他的头上显示着他的灵魂之名:夸张的哭泣。与他粗犷豪迈的外表相比,这个名字悲切哀婉,显得非常的不相称。

这个在意外出现的矮人战士打乱了我的行动计划,我怕他会冒冒失失地误了我的事,又很好奇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所在,于是潜伏在原地,装备上我亲手制作的“望远镜”,静静地观察着他的行动。

矮人战士的行动出乎意料地谨慎,他紧贴着路边的树木,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巨魔岗哨,双脚缓慢地向前挪动着。在他距离巨魔岗哨最近的时候,岗哨里的一个“污斧砍头者”朝他的方向转了转身,他以为自己的行动惊动了哨兵,立刻像只猫一样迅捷地收回自己刚刚迈出的右脚,一个旋身转到身旁大树的后面。不过这只是一场虚惊,片刻之后,那个“污斧砍头者”又重新转回头去,他长吁了一口气,重新绕出树干,小心地穿过了这个巨魔岗哨。

穿过第一道岗哨的成功增强了他的细心,这个名叫“夸张的哭泣”的矮人战士熟练地摸向第二道岗哨,并且很快就用同样的方法成功地穿越过去。看起来,他应该是和我经过了同样的观察和思考,并且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就连选择进入村庄废墟的方式都和我设想的一模一样,只是恰好我们身处的方向完全相反而已。

看到他成功穿过了最后一道岗哨,我的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起码,他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只要小心地保持距离,我完全可以在不惊动一个巨魔的情况下潜入村庄。

正当他要继续接近神庙的时候,由两名污染斧战士组成的巡逻哨从右侧巷口里走了出来。他立刻机警地缩了缩脖子,返身退回到了原处。等到两组巡逻哨在神庙门前交汇、然后双双拐入神庙后方的时候,矮人战士立刻双足发力,拼尽全身的力气冲向村里中央的那做袖珍型的神庙。矮人奔跑的姿势实在谈不上优美,他的两条短腿原本就粗壮笨重,身体又矮又胖,长长的头发和胡子还不住地在他脸前飘散,使他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把眉毛胡子抓成一把,才能不被它们阻挡住视线。他跑起来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长了金毛的巨大肉团子在地上滚动,又再加上一双镶嵌着金属板的战靴,每跑一步就会发出“哐哐”的声响,我简直感到奇怪,巨魔们似乎白白长了两只尖细的长耳朵,居然对这么明显的声音听而不闻,就这样任凭他接近神庙。

流动哨离开神庙门口的时间足够长,这使得夸张的哭泣有充裕的时间跑进神庙。我开始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他的目标似乎和我一样,也是污斧巨魔部落的旗帜。

刚一迈进神庙,一个小火球忽然迎面袭来,在矮人战士的胸甲上炸了开来。这一次的袭击并不严重,只消耗了他十五点的生命,随即,一个“污斧招魂者”从背向着我的墙角杀出。他挥舞着一根粗重的木棍,站在距离夸张的哭泣大概五步远的地方念动起咒语,在手中迅速地聚集起一道闪烁的电光。一根刻着神秘造型的图腾柱就插在他的身边,正又一次地冲着矮人战士放出一枚小火球。

这个“焰裂图腾”是多种火属性攻击图腾法术中最低阶的一种,能够在一段时间里从图腾柱中释放出简单的“火弹”魔法。对付低级的敌人,这种图腾倒是一个颇为有效的助力,但对于级别高于自己的对手来说,杀伤力相对微小的火弹最多只能起到骚扰的作用。

因为一直躲藏在背对着我的墙壁之后,我一直没看见神庙中居然还藏着一个敌人。幸亏夸张的哭泣抢先我一步冲进了神庙之中,把这个守护神庙的“污斧招魂者”引了出来,要是我一个人贸然闯入的话,恐怕免不了要为这个计算之外的敌人费一番手脚。

受到突然袭击的矮人战士不慌不忙。他根本无视焰裂图腾的微弱杀伤,直冲向正在释放攻击法术的“污斧招魂者”,连剑都没有拔,反手一拳向那个巨魔的大长脸上用力击去。刚好在这个法术释放前的一刹那间,矮人战士猛地向上跳起,努力甩开脖子昂头冲着污斧招魂者的那张绿色的长脸做了一个勇猛的冲顶动作,坚硬的头盔刚巧重重磕在了巨魔的下巴上——当然,这也是高大巨魔的整个脸部他能够击中的唯一的地方了——刚好打断了巨魔正在施展的法术。

这一招叫做“头锤”,是战士对付施法者的一个很有效的技能。它虽然造成的伤害很小,但同时也只消耗五点的斗气,而且能够在战斗中打断对手的施法咏唱、为自己赢得先手,在面对一个施法职业的对手时,这简直是一项太过物美价廉的技能了。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这项技能的冷却时间稍稍长了一点,而且用过之后总是不免会带来一些脑壳疼痛的副作用。

打断了污斧招魂者的释法术,夸张的哭泣立刻反身从背后取下自己的长剑。尽管矮人族的战士大多以粗犷沉重的战锤或是战斧作为自己的武器,以此彰显自己的勇气和武力,但这把双手剑在这个矮人战士的手中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纤弱。老实说,倘若这玩意不是两侧都开了刃的话,我宁愿把它当成一把巨斧。这把双手剑的长短和这个矮人战士的身高差不多,再我看来,只怕这把剑还要更长些,剑刃最厚的地方几乎比两个巴掌摞在一起还厚,我觉得即便不用来砍杀,只是用剑身横着用力拍打,这把凶器也已经足够致命了。

只两剑,焰裂图腾就被矮人战士砍倒在地,在这个当口,污斧招魂者终于召唤出了一道明亮犀利的闪电弧,把夸张的哭泣打了个趔趄。但是,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对这个矮人战士释放出具有真正威胁意义的法术了,其后夸张的哭泣抡起他的重剑,用狂风骤雨般的凛冽攻势彻底压制住了衣着破烂的污斧招魂者。除了一些可以瞬发的简单法术,污斧招魂者始终没有再发出一个像样的攻击性魔法来。他也努力地使用手中简陋的长木棒来与对手搏斗,但身穿布甲的巨魔施法者无论如何搏命,在手持巨剑、以骁勇的近身搏斗技巧为生存手段的矮人战士面前也毫无机会。没过多久,污斧招魂者的生命已经到达了最后的极限,知道现在这个邪恶丑陋的家伙才感受到最死亡的畏怖,面色惊恐地向着神庙门外冲去。

技艺娴熟的矮人战士没有留给他逃生的机会,他跳前一步,重剑自上而下用力地砍杀下来,立刻将这个倒霉的污斧招魂者砍倒在地。巨魔的灵魂化成一道白光,顷刻间变成了增强对手力量的灵魂补品。

与此同时,两个流动的巨魔岗哨刚刚从神庙之后绕了出来,没有一个人发现神庙中的异状。

看到夸张的哭泣毫无阻拦地将双手伸向污斧巨魔的部落旗帜,我的心里着实有些沮丧。倘若我能够早来一步,这面旗帜就应该是归我所有了。现在让这个家伙抢占了先机,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挽救这次的任务,也不知道我的转职程序会不会受到影响。

就在我暗暗后悔焦虑的时候,夸张的哭泣毫不迟疑地握紧了旗帜,猛地向上一拔……

一道绿色的魔法光焰冲天而起,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散落开来。在绿色光焰的映射之下,我看见矮人战士的脸色变成了惨淡的绿色,有些慌乱地茫然四顾。

似乎整个村庄的巨魔,都看见了这道魔法光焰……

(老广告卷土重来:《星际魔族》,1000587,就是之前我说的那个需要养肥了再杀的家伙,二十万字了,大家可以动刀子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