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七章 好惨啊……(上)

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七章 好惨啊……(上)

本书:独游  |  字数:2467  |  更新时间:

片刻之前,我还很羡慕那个名叫夸张的哭泣的矮人战士能够抢得先手,先我一步获得污斧巨魔的部落旗帜。可是现在,我非但一点也不羡慕他,而且还十二万分地同情他现在的处境了。

在那面可能是用鲜血涂抹成红色獠牙图案的部落旗帜上,似乎被施了某种特殊的报警法术,一旦它被拔起,就会向整个部落的污斧巨魔们发出警报,召唤他们来夺回自己的旗帜。

顷刻间,正在村子里逡巡的超过五十名污斧恶魔瞪着通红的双眼向神庙的方向扑来,很快就将房门团团围住。顿时,我的视线就被数十条蓝绿色皮肤的尖耳丑汉的背影挡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见神庙中矮人战士的踪迹。透过污斧巨魔们组成的层层人墙,我只能隐约看见最前排的那几个巨魔战士正挥舞着斧头,十分卖力地向自己身前下方抡去,那动作既像是在劈柴,又像是在打桩。伴随着他们的砍杀,从人群前面不时传出一阵阵凄惨的叫声。

这个矮人战士的名字叫做“夸张的哭泣”,他的哭泣声是否夸张我不太清楚,但他的惨叫声却是夸张得名副其实。矮人战士的叫声就像是吃多了滩盐哑了嗓子的乌鸦正在痛苦地聒噪,听得我心头一阵冰凉,感觉就像是那些粗钝但凶暴的斧头正一下下砍在我自己的身上似的,这种感同身受的痛楚让我坐立不安。

我怎么能听凭这些邪恶凶残的巨魔对一个勇敢的矮人战士干出这种暴行?身为一个战士的荣誉心和责任感让我无法再继续容忍下去。终于,在夸张的哭泣一声裂帛般的嘶嚎之后,我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不忍,毅然决然地……

……从包囊中扯出两片绒布,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世界,终于清静了。矮人战士被屠戮的惨叫声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受了许多,满胸淤塞的负疚感也不是那么强烈了。

咳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请不要责怪我见死不救吧,对于整整一个部落凶暴的巨魔而言,杀死一个人和杀死两个人的差别仅仅在于:后者可以带来双倍的杀戮乐趣,我如果在这个时候冲上前去,非但根本帮不上夸张的哭泣什么忙,而且还得平白地将自己的性命填进去。更何况,我距离他还有挺长一段路程,就算我有心帮忙,等我杀到跟前的时候恐怕他连尸体都凉透了。

矮人战士的抵抗出人意料地坚韧,他在被重重围困之下以死相拼,还接连干掉了两个污斧砍头者才满不情愿地倒地身死。

原本,这些涉空者们死后可以选择在某个“复活点”重新复活,这种选择会使身上的金钱减少百分之十,但其他物品都不会消失。但这一次有点奇怪,旗帜仍被握在矮人战士的尸体手中,发出一种神秘的滟滟红光,巨魔们杀死了抢夺旗帜的入侵者,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散去的念头,仍然站在原地,围着红旗打转。

我有些奇怪地翻开任务说明,发现上面有这样的说明字样:“污斧部落的旗帜中蕴含着某种灵魂的魔力,和巨魔之血会产生奇异的共鸣,禁锢亡者的灵魂,使其无法回归。利用你的勇气和智慧,带着旗帜,远离巨魔的营地,你的灵魂才会不受束缚。”

看起来,在把部落旗帜带出村庄之前,这个倒霉的矮人战士是没办法在复活点复活了。他的灵魂必须回到这个巨魔的驻地,复活他的肉体,利用他的“勇气和智慧”把旗帜带走。话虽然是如此,但是我觉得,当自己的尸体被一群凶神恶煞的高大强盗围在当中,随时准备碎尸万段的时候,他的“智慧”看起来倒不是那么重要了,关键在于:他是不是有足够的勇气,顶着满头的战斧原地重新复活。

一直以来,矮人就是一个以坚强的信念和勇敢的精神而文明的种族,在这些倔强的矮子们身上,大多数都带有些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坚定信念。看起来,夸张的哭泣很好地继承了矮人族这一值得敬佩的精神传统,大概过了不到三分钟,这些巨魔重新开始骚动起来,一些站在前排的“污斧招魂者”开始往地上插他们的“焰裂图腾”,一个接一个的火弹越过人墙,划出一道又低又平的线路,直窜进神庙之中。没过多久,这阵骚乱又重新平息下来——尽管看不真切,但我很清楚同样一件不幸的事情又再次地发生了。

对于矮人战士夸张的哭泣来说,今天一定不是他的幸运日。他现在已经陷入了一个万分窘迫的处境之中,只要刚一复活,就不得不面对数十个巨魔的围攻,撑不了多久就会重新牺牲,几分钟后再次复活,然后再次被围殴,然后再次被死神抓个正着……这个让人绝望的死亡循环接连重复了十几遍,我仍然没有看出他的处境有改善的迹象。起先,他还能依靠门口的地利奋力搏杀一两个巨魔,但随着污斧巨魔们的不断进逼,屋子里的巨魔越来越多,他不得不同时对付更多敌手的攻击,理所当然地,他也死得更快了。

尽管这样想很不道德,但我必须诚实地承认,夸张的哭泣的凄惨遭遇让我心中感到大为庆幸。要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像他一样的涉空者,我的死亡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是无法重新复生的。如果不是他抢先一步吸引了触动了警报的话,此时我肯定早就被一阵乱斧砍成一具死尸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都感到一阵惊悸。

就在夸张的哭泣被围在小神庙里走投无路的时候,猛地,他好像忽然间开了窍一样,终于找到了脱身的方法。再次复活之后,他不待这群巨魔们重新拥上,使足了气力“嚯”地一声大喝。这声大喝洪亮而沉重,就连我耳朵里塞着的绒布也阻挡不住,振得我一阵耳鸣,心头就好像被一记重锤“突”地敲了一下似的。

矮人战士身边的巨魔们猝不及防,顿时受到了这声喝叫的震慑,手足肃然,双目失神,陷入了短暂的恍惚之中——这就是每一个战士在三十级时从训练师那里学来的“恐惧咆哮”技能。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夸张的哭泣连滚带爬地冲出围住他的巨魔,手脚并用、十分狼狈地爬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在这里要向一位读者致歉……嗯……同时应该还要致敬。

昨晚在书评区发现了一个名叫谬论连篇的读者,我意外发现他在一位在完成小说之前就过失了的年轻写手的书评区里留下了过激的评价,一时气愤不过,也留下了几句抨击的留言。

现在看来,我的回复过于武断了。这位读者大人确实是无心之过,并且已经在那部小说的书评区里真诚道歉了。

所以,我也要向他道歉,同时向他致以我由衷的敬意。在我看来,在认识到自己的过失之后,愿意主动承担责任、并且真切地道歉——尤其这一切还都发生在彼此不必会面的网络之中——这种行为所需要的勇气和德行,总是令人钦佩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