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八章 力量源自勇气(下)

第六卷 转职 第四十八章 力量源自勇气(下)

本书:独游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

“咣当”!神庙大门被一脚踢开,第一个污斧巨魔低沉的声音在房屋的四壁摇荡:“一旦让我抓住你,小偷,我会把你撕成碎片在锅里煮烂!”

这个时候,我已经快步迈上台阶,来到了神庙的二楼。二楼的楼梯口有三扇木门,分别通往三个不同的房间。

楼梯上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暴怒的巨魔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一起向楼上涌来。

没有任何迟疑,按照事先计划的那样,我立刻推开木门,冲进窗口靠北的房间里。这是一件简陋的卧室,里面只有一个破烂的衣架、一只旧椅子和一张铺着粉红色床褥的双人床,床上摆着几件几近透明的女式内衣裤,床头还摆放着一张相貌轻佻的女人的画像。

嗯?这不应该是村子里唯一一名僧侣的房间吗?我还以为这些虔诚的信徒都是些脑筋死板的老实人呢……

“咚咚咚……”巨魔们攀登楼梯的脚步声不绝于耳,听起来最快的那个已经攀上二楼了。

事不宜迟,我立刻收回了关于这个村落的神庙僧侣私生活问题的种种猜测,一脚踏在窗边那张色泽暧昧的双人床上,紧接着猛地向窗外一跃……

我当然不会像前面的那个矮人战士一样,选择紧靠着悬崖的窗户往外跳——那非但不是一条能够让我安全逃亡的生路,简直算得上是一条直达地狱的快捷通道;同样的,我也不会选择跳到村子的中央广场上去,这同样是个蠢主意,直到现在,散落在村子各处的巨魔污斧巨魔们还在络绎不绝地往这栋两层高的小破楼里杀来,倘若我现在跳下去,肯定会落在一大群渴望杀戮的巨魔中间,等待着他们用沉重的单手斧和结实的木杖把我搅成一坨肉泥。

一开始我就选好了自己的退路:跳到小神庙西侧的山岩上去。在这块大岩石和窗口之间大约有一臂多宽的间隙,虽然距离不是很远,但从上往下看去总是让我觉得有些心虚。

原本我很想像个身手利落的勇士一样,在一个虎跳之后紧跟着单手撑地,在空中翻过一个跟头之后紧跟着轻松潇洒地稳稳站定。可惜的是,我的身体机能并不像我的想像那么英姿飒爽,整个动作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在我尝试着用右手支撑地面的一瞬间,手肘的关节忽然一软,然后整个人就都失去了平衡,像一具僵硬的雕塑一样笨拙地拍上了岩石。在石头表面狼狈地摆成了一个“大”字的形状。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一下拍成了一个平面,鼻头和嘴唇都像是被挤进脸里去了一样,完全没有直觉。等到我终于重新感觉到了它们的时候,它们就开始用疼痛折腾起我来,搞得我鼻腔里总是酸溜溜的,眼角也挂上了泪花。

准确地说,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眼角的泪水是因鼻子摔在地上而产生的自然反应,还是这强烈的痛楚让我一时没能抗拒自己的怯懦。

一恢复直觉,我立刻连滚带爬地向前猛蹿了几步,在这块岩石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落脚点,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着神庙里正在发生着的情景。

屋子里正发生着的事情总算让我长松了一口气。

污斧巨魔们仍然在一个接一个地挤上楼来,把这间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小卧室挤得严严实实的。那些因为部落旗帜被抢而暴怒的巨魔们瞪着红通通的眼球在屋子里来回扫视着,把每一个角落都看了个遍。如果说他们的目光也是有温度的话,只怕这间房子此刻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不过这些木讷愚笨的家伙没有一个想得到我会在最后的紧要关头破窗而出,哪怕往窗外看一眼的人都没有。我看着这群蠢货满腔怒火无处宣泄、既愤怒又有些呆滞的表情,既觉得他们咎由自取,活该被我戏耍嘲弄,又忍不住为我自己的行动计划感到些许自得。

在岩石后面,我找到了一条小路,这条路一直连到通往村外的山路上去。虽然大部分污斧巨魔都因为旗帜的失窃而被吸引了过去,可路上仍然残留着三五个哨卡,还有一些在村子里游荡着的巨魔。不过这些根本阻拦不住我的去路。我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摸清楚了他们行动的规律,毫不费力地从他们中间钻了出去,终于离开了这个简陋的巨魔营地。

走出荒废了的阿尔贝村,我直奔里德城而去。在城中守备军营地的门口,我又一次见到了那个身材壮硕的战武士女训练师。

“如您所愿,女士,巨魔部落的旗帜已经被我带回来了。”我从背囊中取出旗帜,双手捧到了她的面前。

搞到这面旗帜费了我很大的心力和精神,我甚至为之冒了生命危险,可这个女训练师对此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她伸手抓起旗帜,用十分鄙夷的眼光看着它,手指还满不在乎地揉搓了几下,随后就像是扔垃圾一样把它扔到了身后:

“我原以为你做不到的,没想到你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愚蠢……”她或许认为这么说是在褒扬我吧,可我对这种褒奖一点也不感兴趣。不过为了我的成功转职,我还是按耐下了心中的不忿,静静地等待她说完。

果然,很快她就继续说道:“……你的表现证明了你的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能够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杰弗里茨·基德,我接受你成为英勇的战武士中的一员,欢迎你,力量源自勇气!”

一道紫色的光环从我的脚下升起,很快就将我包在了中央。一种怪异的力量循着我的神经走遍了我的全身,让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就在这片刻之间,我的攻击力、防御力同时增长了十点,敏捷也提高了五点,生命力和斗气值各增加了五十点。

但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并不仅仅是这些数据上的提高,而是源自于我的心。不知为什么,在转职成功的刹那间,我觉得自己的心里立刻升腾起一阵骄傲的热情,一种叫做“勇气”的东西充盈着我的心房,让我感到自己的鲜血也流淌得更为热烈了。我从未像现在这个感觉自己精神抖擞、战意高涨,只希望现在就能冲到一群末世君王的爪牙中间,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力量源自勇气!”这是战武士的战斗信条。我们相信真正的力量来自于自己生命中最坚韧最骄傲的那一部分,是无所畏惧的坚强信念让我们勇于战斗、不怕强敌。或许,此时的我,正是受到了它的鼓舞,才会产生这样的感触吧。

除了成功地转职,豪壮的女训练师还给了我一枚战武士的徽章和一柄长剑。战武士的徽章上雕刻着一只张满鲜花的盾牌,盾牌上站着一只昂首的海燕——据说这是一种敢于和惊涛巨浪拼搏的英勇鸟类。每一枚战武士的徽章上都被附上了一种魔法效果,当我们佩戴它的时候,每十五分钟就可以激活一次“振奋之心”,可以消除一切恐惧、魅惑、混乱和致幻效果,让我们从内心的困扰中立刻挣脱出来。

如果说战武士的徽章还只是一件不会经常使用的辅助品的话,那么这把“勇敢者之炎刃”的出现则简直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了。

直到现在,我用的还是当初从剑齿山强盗手中夺来的那柄“剑齿撕裂者”。虽然在当时,它所产生的威力很让人振奋,附带的撕裂效果也非常实用,可它毕竟是一把低级别的武器。到了我现在三十五级的时候,它的杀伤力就很难再满足我的要求了。前一段时间我就想过要把它换掉,可是一直没有找到趁手的武器,也就一直把它用到现在。

和“剑齿撕裂者”相比,这把“勇敢者之炎刃”造型十分普通,既没有什么精美的花纹,造型也没有那么别致,平滑的剑身大约有三指宽窄,质地坚固而略显厚重,两侧各留着一道细腻圆滑的血槽,铜铸的剑柄上被刻成了粗细不等的几圈,握起来手感很牢靠。

这把剑可以增加三十点的攻击力,还能给使用者增加十点的敏捷和三十点生命。这把剑上还附加着一些火系魔法效果,每次攻击都会带来十点额外的火焰伤害,并提高了百分之十的爆击机会。

如果我能早点拥有这把剑,当初与大吸血鬼梅内瓦尔侯爵战斗的时候或许就不会那么艰难了吧。

拿到了徽章和长剑,我又多花了点时间,在训练师的指导下把使用长剑的能力提高到了“专精”级别,并学会了“固守”、“回身斩”和“剑刃壁垒”几项全新的战斗技能。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左后方传来了一声满腔不甘的绝望惊叫:

“放开我,救命啊,我不要转职……”

(依旧是广告时间:格斗家的《异世功夫之王》。我是不是说过这个人“可能”是个练家子?现在基本得到证实,他就是一个练家子,而且住得离我不远,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个广告是怎么回事了。

同情小弦子的读者都来帮我报仇雪恨啊,1012358号的书,大家大脚丫子一起踩过去啊………………哎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