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一章 激战前夜

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一章 激战前夜

本书:独游  |  字数:5634  |  更新时间:

云要塞位于绿叶平原的西南方,扼守着从维达盆地进的一条最主要的道路。这是一座依照山势建造起来的坚固堡垒,城墙都是由最坚固的岩石紧密堆砌而成的,足有七八个人叠起来那么高,城墙上紧凑地排列着不少箭垛,每个垛口都可以为守卫城池的弓箭手提供颇高的铠甲保护。当我到达这里的时候,要塞中已经驻满了从维达盆地中上退守回来的各族守军,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列,时刻保持着警惕,随时做好了迎击侵略者的准备。除此之外,来自大陆各处的涉空者们也纷纷涌进了这座坚固的堡垒,他们的数量足足有数千人之多。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涉空者同时聚集在一起――平时,即便是最繁华的大都市,聚集在城里的涉空者最多也不过只有千余人而已。

由于维达盆地原本有两座大型的精灵城市,所以除了人类,精灵是守军中数量最多的种族。根据情报,他们的家园已经在末世帝国毁灭的铁蹄之下面目全非,如今已经成为了末世军团在法尔维大陆上最大的两个根据地。失去了家园的精灵勇士将自己的悲伤化作了复仇的怒火,他们中有几乎一半都是使用弓箭的游侠,这些擅射的士兵此时正身穿绿色的制式皮甲,站在箭垛的后面。他们此时已经抛却了种族天性中的仁厚和优雅,化身成了死神的使者,将会第一批亲手给那群残暴的入侵者带来永恒沉寂的不幸消息。

要塞的指挥官名叫雷利上校,是个十分年轻有为地六十级人类圣骑士。他的身材并不高大,栗色的头发、褐色的眼睛。目光坚定而勇敢,身佩一把长剑。在大多数的时候,他都会呆在要塞中的作战会议大厅里,但每隔一段时间,他总会走上城墙、走进营地、走到要塞的各个角落中,进行细致的巡查。

“知道勇敢和勇气地区别吗?”每当雷利上校看到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地年轻士兵时,总会走到他身边,给他讲这样一番话。

“所谓勇敢……”他托起这个年轻的儒战士的下巴。坚定有力地说道。“……是指我们在战斗时无所畏惧、毫不惊怕;而勇气……”他弯下腰,用力拍了拍那个战士的双肩,“……则意味着我们明知道前路多厄、危险重重,而我们依然坚持到底、义无反顾。”

“或许你并不勇敢。战士,但在你身上,我看见了勇气。那是比勇敢还要可贵地精神!”

这段感人的话语总能激发出那个正因为胆怯而发抖的儒战士心中地斗志,没到这时候,这个被激励的儒都会用力挺起他无论怎么用力挺也高不了多少的小胸脯,满怀敬意地向这个年轻的指挥官行一个军力,而后跑回自己的队列中。

不过,无论是多么感人的言语,倘若你每隔五分钟就要听见一次的话,只怕就算是从赞美诗里也能听出许多讽刺的意味来。而每当雷利上校经过这里的时候,总一个瑟瑟发抖的儒战士蜷缩在这里,就好像是在专程等待着他地鼓舞似的。到了后来。当雷利上校再次从这里走过的时候,队伍中就会有人不耐烦地大喊:这个家伙又来念经啦!而另外一些人则会模仿着他地动作和口型,开玩笑似的照着他地样子模仿一遍。学得惟妙惟肖,在人群中引逗起一阵哄笑。

尽管我们有一群枕戈待旦的职业军人、有一个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和斗志的优秀指挥官、还有一支已经迫不及待要投入战斗的涉空者志愿军。可事实上,这是一场没有希望的战斗,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

我们在接受“乌云要塞防御战”这个任务的时候,每一个发布任务的军官都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守卫乌云要塞超过一天时间,任务即告完成。要知道,这一场战斗,我们的敌人已经足足准备了两百年,而我们仅仅准备了十几天而已。从军队的实力来衡量,这本身就是一场毫无公平可言的战斗,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根本不可能彻底阻断末世帝国侵略的脚步,只能尽可能多地拖延时间,为我们身后的第二道防线争取时间罢了。只要时间一到,我们的增援部队就会到来,而我们就可以借助要塞内的魔法传送阵撤离,然后在任意一个任务军官手中收取酬劳

我们终将战败,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事实。虽然在这座城塞中我丝毫也感受不到即将到来的失败带给人们的沮丧和颓废,可这仍然让我的心里充满了徒然无益的虚弱感。

唯一让我高兴的是,我在这里遇到了许多好朋友。弦歌雅意、雁阵、妃茵、长弓射日、长三角、丁丁小戈、克拉多、降b小调夜曲、黑极光……等等等等。看到他们在这里,意味着他们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满足至高神达瑞摩斯“收费运营”的要求,守候在这个位面之中。看到他们选择留下来,我觉得心里安定了许多、也踏实了许多。要知道,从我获得新生之日起,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这些朋友们的陪同下完成的,倘若他们不在身边,我的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不知该何去何从。

他们是我的挚友和老师、同生共死的患难之交,是我和这个世界联系得最紧密的部分。只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真正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他们能够留下,对我是一份莫大的支持和鼓舞。

……

大陆公历1457年11月26日,入冬,初寒,雨。

这注定是个将会被永远载入大陆史册的日子。

接连不断地打在我金属质地的头盔和铠甲上,发出密碎裂声。水滴透过甲叶的缝隙渗透进来,给我地脊背带来一片冰冷的触觉。我握着长剑和盾牌的双手禁不住瑟瑟颤抖,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寒冷的天气、还是因为我心头的紧张。

“咔嚓!”猛然间。空中一道闪电劈过,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刺目的锐利光芒中,让人无法睁眼。片刻之后,一道惊雷“轰隆隆”骤然滚过,那撼动大地的声响死死扣住了每个人的心弦,仿佛一个巨大而又极度不祥地预兆。

这道雷电,为一场激烈地战斗扯开了帷幕。

在已开始最为震撼的一道雷电之后,在天的那一端又陆陆续续地划过了几道光闪。虽然它们并不像第一道闪电那样明亮得让人嗯眩晕。但却在天空中持续地蔓延着。十几秒钟后也没有消退。这些锐利的光线一道道汇聚起来,最终编织成了一张巨大地网,几乎将前方的整个地平线都笼罩了起来。

在闪电织就的巨大光幕覆盖下,天地仿佛都被扭曲了。一道道波纹在空气中平白无故地荡漾起来。使更远处地青山在我们的眼中轻微的晃动起来。渐渐地,这些透明的波纹越泛越厚,逐渐变得有如实体一般。在这些波纹的后面。我们隐约能够看见一排排攒动的人影。

“来了!”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叹。

是的,它们来了。那些危险而凶残的侵略者,他们成功打破了时空乱流的壁障,时隔两百年之后,重新回到了这片土地。而我们,将作为这件事的第一批鉴证者,亲眼目睹这群匪徒地容貌。我不知道这究竟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很快,第一批敌人已经穿过了这道空间传送的魔法大门。他们身穿粗重的铠甲,手里都举着两把沉重地大斧,肤色青蓝。身材高大而又佝,口中伸出两根长长的獠牙。

这些人就是末世帝国最凶残地走狗、法尔维大陆的叛徒、与利刃和鲜血相伴的残暴战士――巨魔斧手。

在他们之后,一群骨架必显、黑衣黑甲、手持剑盾、四肢腐烂、眼眶中燃烧着幽蓝色火焰的亡灵战士缓步向前。将肤色黝黑的黑暗精灵射手保护在身后的方阵中。

一群身穿红色魔法长袍的家伙也缓步走出了传送门,这些人看起来和普通的人类差不多。但面色苍白、脸颊消瘦、瞳孔中显现出一种森然的暗红色。他们是吸血鬼魔法师,我曾和几百个这副模样的敌人战斗过,即便是像现在这样远远站在城墙上,也能嗅到他们身上的血腥味。

除了这些,对方的战斗序列中还有一些头上张着犄角、脚如羊蹄、身形魁梧的、肤色紫红的大块头,即便是和生长在法尔维大陆上的牛头人相比,他们的体型也绝不逊色。在这片大陆上,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物种,不过我看见他们的头上显示着“枯萎恶魔”的名字。

“恶魔”?这或许仅仅是在枯萎之地才会存在的种族吧。

巨魔、亡灵、黑暗精灵、吸血鬼、恶魔,很快我们就看全了末世帝国侵略军的所有种族构成。他们的军队数量众多、各个表情狰狞,而事实上,我们所看见的不过只是一支先遣部队而已。在他们身后,末世帝国的大军仍在源源不断地从空间魔法大门中穿越过来,就好像他们的人将会永远这样增加似的。我根本无法计算他们的数量,只有一点是我确信无疑的: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可要多得多了。

除了这些成建置的正规军之外,对面的阵地上也出现了千余名阵型散乱、装备和职业各异的士兵。我想,他们和我们一样,也都是征召过来的雇用兵。此时他们也都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的城墙。

“好多人啊……”我听见身旁的牛百万发出惊叹的声音。我转过头,看见唯一的牛头人圣骑士表情很不自然地扭了扭脖子。从他的眼中,我丝毫也看不见属于一个英伟战士的坚强眼神,只能看见两团绝望而焦躁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撒向前方,有点像一只被吓傻了的野猫。

“你没事吧?感觉还好吗?”我有些担心他的状态,忍不住问了一句。

原本,我的只是怀疑他是不是被敌军巨大的声势所震慑,感到了些许畏惧――这并没有什么可惭愧地。事实上,看着这支面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侵略大军,我的嗓子也忍不住有些发干,手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真的,感到恐惧并不是过错,只有被恐惧击败才是值得羞怯的。

不过,看起来我的担心是用错了地方。过了半晌,牛百万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像截木头一样僵直地转过脖子来。咬牙切齿地用一种异常吃力的声音费劲地吐出了两个莫名其妙地音节:

“好……卡……”

好卡?老实说,我一点也不清楚他究竟想要传递给我一个怎样地信息,不过仅从他两眼喷火的可怕表情来看,他现在应该是一点也不害怕。岂止是不害怕。我觉得他现在恨不得一个人就把对面那支军队全部扫荡干净,天知道他的心底怎么会生出这么强烈的愤怒和仇恨。

看起来,他们对于抵抗外敌、守护家园有着比我更高地觉悟。只是看见敌人就已经怒火冲天、战意高昂了。

正当我还在琢磨这个“好卡”究竟是什么意思时候,周围的其他人也对牛头人圣骑士的说法表示出了极大地支持。

“是啊是啊,我这里也卡。”牛百万边上的仙女下凡脸着地皱了皱

有些丧气地说道。

似乎每个人都被战前那份紧张的气氛压抑了太久,一旦找到了这个共同的话题,大家分分打开了话匣子,热烈地交谈起来。

“我这里全都是残像……”长弓射日叫苦连天。

“有残像就不错了,我这里看见的都是雕塑……”不远处,不知是谁接口说道。听到他的话,长弓射日的立刻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

“……见鬼了。我这闪电还没停呢,眼睛都花了……”一个矮人女牧师捂着眼睛哇哇大叫。

“嗯?闪电?哪里有闪电?”一个半兽人萨满法师诧异地摇着脑袋东张西望,“我这儿什么动静还没有呢……延时得厉害……”

“火星呼叫地球。火星呼叫地球,听见请回答……”谁能告诉我这家伙在说些什么?

“我能听见自己的回声……声声声声声……”一个牛头人德鲁伊说道。不但他能听见自己的回声。我也听见了,这或许是因为这个牛头人的鼻子比较大、鼻腔共鸣异常响亮地缘故吧。

“看,那里有头会飞的狗熊!”一个半兽人术士指着天上惊讶地大叫。

“我这里倒是一点也不卡……”一个人类术士先是用炫耀的口吻大声嚷嚷着,随即面色一黯,声音郁闷地低沉了下去:“……不过我把所有视觉感应器地效果都关闭了,分辨率也调到了最低,现在无论看谁都是一个大个的正六面体……”

“G是干什么吃地,卡死了!”一个精灵游荡着,可我听不出来他究竟是在向谁抱怨。

“据可靠小道消息透露,G正在用服务器下A片,再有六个小时就好了!”一个儒魔法师神秘兮兮地说道,顿时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我晕”、“我倒”之类的喧闹声,中间也掺杂着少许“我要看兰兰”、“里子我的女神”之类的怪叫声。

“啊……”正在大家喧闹的时候,一个矮人圣骑士忽然一声惨叫,一头从城墙上坠落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重重地拍落到地面,把城墙下的尘土溅起厚厚的一层,然后就直挺挺地趴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都来瞧、快来看,有人跳楼啦……”

“靠,这么高都敢往下跳,佩服佩服……”

“好一招屁股朝后,平沙落雁……”

“别闹啦,来个牧师复活一下,对面快要开始战斗了……”

在经过一阵乱哄哄的抢救之后,这个跳楼的矮人圣骑士终于在一位精灵牧师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生命。他一脸沮丧地从城门走了进来,绕了一个大***迈上了城墙,然后在城墙的中段就蹑手蹑脚地坐了下来,再也不往人群里挤了。

“真***倒霉到家了……”他狠狠地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我只是想转个身,结果转了半天一动也没动。等好不容易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的时候,已经趴在地上变死尸了。卡成这样还怎么玩啊,现在打死我也不往城墙边上站了!”

这时候,长弓射日忽然翻出自己的魔法笔记本看了一眼,满脸骄傲地大叫起:“嗨,我的网络延时是819,谁能比我卡呀谁能比我卡!”

“这算什么,我已经一千一了。”长三角得意洋洋。

“1314。”牛百万志得意满,自豪地就连牛尾巴都翘起来了。

“1397,一.+

“啊哈哈哈哈,你们都差远了,我是2318谁还敢跟我比卡……”这时候,妃茵尖着嗓子大笑起来。过了半晌,她才缓缓地站起身,炫耀而又全身僵硬地原地转了个圈,耀武扬威地扫视着四周的人群。

虽然我并不能确切地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似乎就在刚才短短的几句话中,他们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赛。现在看起来,转职后的冰系女魔导师似乎已经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这场比赛。她环视了许久,也没有人再站出来与她竞争。

“2318一次……2318次……还有没有人出来挑战的?啊哈哈哈哈……”妃茵的笑声张狂得让人不寒而栗。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宣布,今天延时比赛的获胜者是……”

“8972……”正当妃茵要最终确定+=终于从一个角落中传了出来。顺着这个声音望过去,我看见了那个在地下洞穴中偶遇、并且一起探险的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的身影。他此时正半蹲在城墙的墙垛下,半天一动也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

在大家的愕然中,丁丁小戈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

“……我从一开始就……把数字报出来了……可能……你们听见得……有点晚……我的线路是……网通……”

沉默……

寂然……

鸦雀无声……

这时候,我身畔的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显示出了他极高的职业素养,不失时机地低声吟诵起一首寓意深远的优美诗篇:

“世界上

不是天涯海角

不是

生死别离

而是

同在一个服务器中

你用网通

我用电信……”

长三角也咬着牙根举手伸出了大拇指,发自肺腑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两个字:“真……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