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四章 临时战地指挥官

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四章 临时战地指挥官

本书:独游  |  字数:5148  |  更新时间:

战职业拿起了远程武器,所有人都倾尽一切力量阻止近,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每个人都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为我们这一次的城防战争取时间。

但不客气地讲,虽然我们的涉空者志愿军们每个人都有远胜过敌人的战斗力,可在这片战场上,他们表现得更像是一群各自为战的莽夫,而不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这些家伙对攻击目标的选择毫无计划性可言,每当一个敌人被撂倒,紧跟着总有七八个攻击性法术、弓弩的羽箭、或者是火枪的弹药落空,有不少人甚至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打中过一个敌人,所有的攻击目标都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这种目标重复锁定、效率极其底下的打法,无论是对于弹药魔力还是我们的防守时间,都是一种愚蠢的浪费。

那些救助职业也是如此。不管是以圣光救护为本职工作的虔信者牧师,还是精擅自然恢复魔法的德鲁伊,又或者是借助灵魂力量催生生命的萨满法师,他们在救助伤员的时候毫无选择性可言,往往一个人刚受了点轻伤,就被人连着加了好几个救助法术,生命力过盛得都快要爆体而亡了,而他旁边生命垂危的重伤员却无人问津,只能靠自己喝生命药剂艰难维持。

总的来说,我们的战斗场面混乱、缺乏默契、损耗巨大、收效不足。幸亏那些训练有素的守军数量占了绝大多数,倘若只靠我们来防守整座城市,只怕早就被末世帝国的大军攻破城池了。

这或许是因为在平日的冒险中习惯了以三五个人地小队形式进行战斗,当面对眼前这数万人的庞大战场时。这些涉空者们反而无所适从。太多的鲜血在流淌、太多的生命在消逝,这是一场太过壮观的相互杀戮,使人很难找到一丝胜负的感觉。

不过,好在在任何一个群体中,总能找到一两个思维理智、头脑清醒、能够在混乱中最先觉醒、发现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的人:

“不要打弓箭手,先打攻城车!所有人集中火力,打最靠近城墙地那辆车!”战斗中,一个浑厚地声音穿透了战场混乱的喧闹从身后传来。这个声音让我被厮杀的热望冲昏的头脑稍稍一滞。我回头望去。看见一个面带刀疤、身佩一刀一剑、头上顶着“佛笑”名字地人类剑客正抱着双臂站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冲着大家大叫。

与影贼一样,剑客同样也是由游荡者转职而成的战斗职业。准确地说,剑客应该是游荡者的逆向变种。他们完全违背了游荡者猎杀于阴影之中地战斗哲学,转而选择在堂堂正正的正面交锋中施展威力。

受到职业技能的制约,剑客所能挑选的职业范围非常有限。只能选择一些诸如佩刀、长剑或是匕首之类的单手利器。

剑客大多都是些性情高傲的极端主义者,热衷于攻击和杀戮的嗜血疯子。他们所追求的是巨大的杀伤爆发力、如风泼电涌般的攻击速度、以及流畅而华丽地强力战斗技巧。比起自身体格的锻炼,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投诸到了对武器习性地研习上,开发出了许多将武器威力提升至极致的技能。

任何一柄单手刀剑,在他们地手中也能发挥出超过平时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攻击力,并且产生爆击的几率也要比别人高出一倍。而更为神奇的是,即便是一把毫无特色的普通短剑,在他们巧妙的操纵下也可以任意产生撕裂、刺穿、重击等各种不同的特殊效果,这使得他们可以根据对手防护手段的不同来采取相应的战术:对于身穿布甲、生命力薄弱的施法者们来说,持续丧失生命的撕裂效果是一个致命的威胁;而对于那些身着链甲的近战职业者而言。刺穿攻击会使他们铠甲引以为豪的防护能力大打折扣。

作为精研剑道的代价,剑客们放弃了原本属于游荡者的一些特殊的技巧,最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无法匿踪潜行了;同时。他们仍然具有许多游荡者的弱点,譬如:最多只能穿戴皮质铠甲――对于一个只能近身厮杀的战斗者来说。这使得剑客的防护能力大大降低了――并且体格仍然不算强壮,生命值非常有限。

如果在战斗中遇到了一名剑客,你根本不用去思考如何抢得先手主动权,因为这根本不可能――他们的速度永远都比你想像得要快。你唯一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在最初的十秒钟时间里幸存下来。一旦与剑客交手,他们会在地一个瞬间里就用势不可挡的攻击狂潮将你完全吞没,他们手中的利刃就像是吸血妖魔的牙齿,在及其短暂的时间里把你的鲜血抽得一滴也不剩。

不过,如果你的生命力比他想像得更为顽强、异常坚韧地撑过了他的第一轮攻势,该头疼的就该是他了:对于剑客那脆弱的防御力来说,任何形式的反击都有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

因为职业限制的问题,这个名叫“佛笑”的剑客根本不具

攻击能力,这就决定了他暂时还无法介入战斗,只能上的“场内观众”。不过,我觉得或许正式如此,才使得他能够更冷静地观察现在的局势、发现我们的问题。

“直接拆攻城车啊……”佛笑不住地大叫,希望人们能够照他所提醒的那样去做,“……先不要管车上的弓箭手!”

只有一小部分人听从了佛笑的建议,更多的人依然故我,将攻击的目标对准了攻城车上的“帝国军远击者”们,在他们的死亡中体验杀戮的乐趣,根本不去考虑佛笑的提议是否有助于这场战斗,更有甚者,有些人还不屑地冲着他翻了翻白眼,或是嗤笑地小声嘀咕着。用这种方式对这个越俎代庖指挥战斗的家伙表达不满的情绪。

之所以他们会如此,我猜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并不喜欢接受一个与自己同等身份地陌生人的指挥,倘若他们就此服从了佛笑的指示,会让他们感到颜面受损。其实,这世上的许多人都是如此:他们从来不愿去思考别人说的是否正确,只看说话的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他们经常愿意无条件地去服从年纪较长或是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哪怕是去做一件很明显的傻事;而倘若是同侪或是晚辈地劝告,即便是再正确地道理。他们也会置之不顾。

即便只是少数人集中了火力。攻城车受损的速度也明显提高了不少。因为攻城车的耐久度实在太高,因此它无论同时承受了多少攻击,都很直观地反映成了他的损坏程度,没有一发子弹或是法术落空。一点儿攻击力也没有浪费,这在无形之中大大提高了我们地攻击效率。没过多久,打头的第一辆攻城车就随着一声闷响轰然倒塌了。

倘若攻城车还在的话。车顶地帝国远击者无论被消灭多少,都会及时得到补充,可以说是源源不绝、杀之不尽。但倘若一辆攻城车被彻底摧毁,车上的敌军就丧失了攻击我们的地利,只能退回本阵,这样一来,不但延缓了敌人接近城墙的时间,也减轻了我们许多的防守压力,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不仅如此,能够冲到近前的攻城车大都经过了投石车一个巨大石弹的洗礼。耐久度本来就损失了一半,而那些恪尽职守的原生者守军们也花了不小的力气试图破坏它们,这就使得接近城墙的攻城车大多残破不堪、摇摇欲坠。有地耐久度只剩下了不到四分之一。那些携手攻击它们的涉空者们只需要花费很小的力量就能摧毁这些庞然大物,同时收获到丰厚地经验值。这简直就是一个现成的大便宜。而且捡这个便宜一点也不费事。

随着一辆接一辆地攻城车成功被毁,越来越多的人改变了自己的攻击目标、加入到了携手破坏攻城车的行列中来。甚至有不少一开始对佛笑十分不满的家伙也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把攻击目标放到了攻城车的身上。随着我们人手的不断增加,攻城车被摧毁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

虽然在这一小段时间里,我们已经取得了远远超出预期的丰硕战果――六辆攻城车在接近城墙之前就被打成了一堆碎木渣,但是,这还远不足以彻底遏制末世帝国军进攻的脚步。没过多久,三辆攻城车几乎是齐头并进地向城墙冲来。对于城头的守军来说,这些庞然大物实在是太过坚固了,尽管绝大多数人此时正在拼尽全力地瞄准中间的一辆攻城车猛烈地开火,想要抢先击毁一辆。可从它们推进的速度来判断,只怕我们是根本无法在它们抵达城墙之前进一步扩大我们的战果了。

“不要再打攻城车了,魔法师注意节省魔力,弓箭手主要瞄准车顶的弓箭手!”那个名叫“佛笑”的人类剑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又一次地大叫起来,提醒我们改变战术,“所有的影贼,都在城墙上安放陷阱!治疗职业加血,准备肉搏战!”

这一次,没有人再对佛笑的指示产生抵触情绪,刚才那场成功的作战已经给这个普通的人类剑客树立起了相当的威信,几乎每个听到他声音的人都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去做了。那些拥有治疗技能的职业者自发地给身边的战友恢复生命,做好了迎接一场登城战的准备。虽然原生者守军的数量实在太多,我们很难一一医治,但好在我们有足够多的萨满法师,生命图腾的效果可以覆盖相当大的距离,一根图腾柱就可以为周围的十几个人提供治疗。很快,一排造型古朴的图腾柱就立在了城头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根,灵魂魔法的治疗效果所产生的淡蓝色光芒几乎将整面城墙都覆盖住了。

与此同时,数量众多的影贼也开始忙碌起来。各种设计精妙、用途阴险的机关被巧妙地安置在了城墙上,它们有的能释放出寒冷的魔力,将触发他的人冻成一个冰坨;有地在触发后会猛烈地喷射火焰,将一片区域淹没在火海之中;还有的则干脆是个脆弱易碎的瓶子

..子里的毒素就会迅速地蔓延开来,使中的人大吃苦头。在此之前,我还从未见过花样如此繁多的机关陷阱以这样大的密度呈现于人前,一时间,我甚至觉得这里简直不太像是一个战场,倒更像是一个机关产品的展销会似地。

已经晋级为影贼地半兽人胖子长三角同样出现在了这支安放机关的行列之中,此时他正在将一个长满了锋利锯齿的圆形钢钳小心地放置在城头。这是一个威力强劲的单体伤害机关。一旦有人踩在上面。钢钳上地锯齿就会迅速弹起合拢,死死咬住那家伙的小腿,这不但能给触发者造成相当大的伤害,而且还会使他地腿暂时致残。移动的速度大为降低。

必须得承认,这种阴损狠毒的机关确实很符合半兽人影贼龌龊卑劣的战斗天性。他很精明地为自己的机关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正对着一辆攻城车冲过来的方向,离城墙边大概一步左右的距离。无论是对于地形的把握还是对于距离的拿捏。半兽人影贼都有着异乎寻常地天赋,我甚至可以想像得到,一旦这辆攻城车成功地将悬桥搭在城墙上,冲在最前面的士兵踏在城墙上的第一脚正好会落到这个阴损地陷阱里。

将陷阱安置完毕,长三角还恶毒地在锋利的锯齿上抹了一层紫绿色地“虚脱药剂”――毒药同样也是影贼的拿手好戏,凡是中了这种虚脱药剂的家伙,他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会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六十,最大生命值也会减少百分之二十。制作这种凶悍药剂的原料每份现在起码值十五个银币――用这么昂贵的东西对付即将登城的普通敌军士兵,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小心点,不要踩上来了。否则后果自负!”做完这一切,长三角在机关上放了一个警示标记,提醒别人注意。看上去。他对自己这件散发着阴森杀意的作品非常满意,得意洋洋地挺了挺他的大肚皮。炫耀地看了看四周。

这时候,一支羽箭从城外飞来,不偏不倚正中长三角的屁股。这支箭的速度并不快,飞行的线路也歪歪斜斜的,与其说它是瞄准后的攻击,我觉得它倒更像是一支射偏了跳箭。

“哎呀!”这突然的一箭让长三角毫无防备,他凄惨地痛呼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大屁股疼得直跳脚,下意识地向前迈了两部。

“咔……嚓!”一声机械式的脆响从地面传来,长三角的表情顿时一滞,定格在了张嘴呼痛的瞬间,目光流转,眼角顿时湿润了起来。

直到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地低下头去,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咬着牙根痛苦地挤出一句话来:

“哦,真***疼……”

他的声音就像是只刚被踩断了尾巴的猫。

正如我们所看见的那样,那枚精密的钢钳正死死地咬在长三角的小腿肚子上,锋利的锯齿尖已经深深扎进了他的腿肉里。一行“―的字样从他的头顶飘扬而起,仿佛是一面嘲弄的鲜红旗帜。

这时候,那辆攻城车正好前进到了合适的距离,“哐”地一声放下木板悬桥,悬桥的一端搭在城墙上,正好铺在了长三角的面前。

一个巨魔战士挥舞着大斧,从攻城车上凶猛地冲了上来,当头一斧向站在面前的半兽人影贼砍来。长三角想要躲闪,可腿部受伤,移动得非常缓慢,被一斧砍在了前额上,头顶上又一次血光乍现、大放光芒。价值15枚银币的毒药果然货真价实、份量十足,中了毒的长+得弱不禁风,头顶的生命槽狂泄三百点,境况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紧接着又是一斧砍在长三角的肩头,而后那巨魔战士用力一踹,将长三角的尸体踹下了城墙――就这样,他光荣地成为了在这场战斗中我们第一个牺牲的涉空者守卫军。

我不得不再次赞叹,他安放机关的水平确实很高超,无论是放置的位置、陷阱的功效还是毒药的作用都是如此的精妙,配合得天衣无缝,必定会把触发机关的倒霉鬼逼上死路。

除了最后中机关的人出了点小小纰漏以外,这个机关设置的各个环节都可以称得上是完美无缺的了。

尽管我对他的牺牲感到十分悲伤和惋惜,但实在抱歉得很,我的心里实在很难产生同仇敌忾的愤怒心情。恰恰相反,长三角的死甚至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面对强敌的心里压力,可以怀着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投身到这场生死搏杀之中。而且我相信,在目睹他凄惨死状的战友中,怀着和我同样轻松心情的绝不只有偶然一两个而已。

这,或许就是长三角的死亡带来的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了吧……

随着敌军士兵登上了城墙,一场注定无法善了的肉搏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