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四章 城墙的争夺

第六卷 转职 第五十四章 城墙的争夺

本书:独游  |  字数:6543  |  更新时间:

世帝国军猛攻的势头实在太过强大,我们拼尽全力也们的攻城车逼近城墙。在接连七辆塔楼一般高大的攻城车被摧毁之后,终于,三辆攻城车将木质的悬桥搭在了城墙的边缘,手持大斧的巨魔战士、眼中闪着猩红色光芒的吸血鬼魔法师以及空洞的眼眶中燃烧着幽蓝色不熄邪火的亡灵术士狂嚎着涌上了城墙,似乎正迫不及待地想用杀戮的狂暴填满自己邪恶的胸膛。

他们不知道正在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一条灭亡之路。

打头的第一个巨魔战士三两下就轻松干掉了被自己设置的机关祸害得不轻的长三角,他狞笑着扬了扬斧头,刚想继续冲杀过来……

“嗡……”一声细弦震颤的轻响拨动了四周的空气,顷刻间,雨水滴落的声音似乎变得凄厉起来,还没等那个豪壮的巨魔战士有所察觉,三道染毒的利器就从隐藏在墙角里的机关中弹射出来,穿进了巨魔的大腿。受伤的巨魔头上顿时飘扬起一行“―100的红字,而后因为中毒的缘故,每过片刻就会再次飘起“―20”、“―35的字样。

这还仅只是一个开始,他并没有足够充沛的生命力被这烈性的毒药折磨太久。一眨眼间,一道明亮的集束闪电从另外一具机关中激射而出,从他的身前当胸穿过。这次受伤的可不只他一个,就连他身后的其他士兵也都受到了这闪电的连锁攻击,生命力成片地消退。

而后,一道幽幽的蓝光拔地而起,笼罩着他地全身。转瞬间。这道蓝光释放出一阵剧烈的寒气,四周空气中的水分急剧地凝固起来,凌空发出“嚓嚓”的冻结声,仿佛就连这一小块空间都被冻住了似的。很快,一层寒冷的冰霜甲壳就彻底覆盖了这个倒霉巨魔的全身,让他无法动弹。直到大约十秒钟以后,他才能破除冰霜的束缚、重新开始动作,只是受到冰冻地影响。他地动作变得十分迟钝缓慢。同时生命力也已经降低到了不足十分之一的程度。

就在他还在努力摆脱冰冻陷阱造成的移动困难的时候,他一脚踢到地一个火焰喷射机关彻底断绝了他的生路。这个奇妙而危险的魔法道具只有一只拳头那么大,前方有一个金属质地地小喷嘴,可它喷射出的熊熊烈火一瞬间就将这个巨魔战士的躯体整个笼罩在其中。直到烧成灰烬。

得到这种悲惨下场的并不只有这个巨魔战士一个人,几乎所有第一批踏上城墙的侵略军士兵都受到了这种灭顶之灾。佛笑事先的安排奏了效,那些影贼们安放的机关陷阱犹如一张张贪婪的大嘴。无情地吞噬着敌人的生命。

当所有事先安置好的陷阱被消耗一空地时候,足足有数百名侵略军永远地倒在了这些阴毒的暗器之下,另外还有两三百人因为受到了陷阱中毒素、爆炸或是冰冻的负面效果,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地战斗力,他们的灭亡也只是早晚地事而已。

在短短的一个照面间,就取得了这样辉煌的战果,这令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振奋不已,但我觉得他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或许是因为初次在这样巨大的战场上使用这些小巧阴损的道具,我们的影贼同伴们并没有完全发挥它们的效力。这些艰险狡诈而又心灵手巧的家伙们实在太过急于杀敌建功,一窝蜂地都把陷阱设在了攻城车正在接近的方向。在这一段狭窄的城墙上。各式各样的机关道具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侵略军的士兵随便一脚踩下去,很有可能会同时触动三、四个机关。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就一命呜呼了。这样一来,我们杀敌的速度固然很快。可机关损耗的速度同样惊人,许多带有持续伤害效果的陷阱道具根本还没怎么发挥作用就被白白浪费了。

我觉得,倘若这些影贼们能够得到统一的指挥,将这些陷阱有规律地分布开来,让每一件道具的威力都得到充分发挥,我们所能获得的战果绝不会仅此而已。

很快,影贼们安置在城墙上的机关陷阱就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在被用完之前,这些屠戮性命的专业工具所造成的辉煌战果大得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攻城车上跃上城墙的敌军士兵甚至还来不及站稳脚跟,就变成了一具具死状凄惨的尸体,就更不用想打开城墙缺口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甚至还有足够的时间集中火力,把靠近城墙的三辆攻城车中耐久度最低的一辆击毁。

当最后一具陷阱被触发、锋利的弹片随着剧烈的爆炸四散飞射、在敌人的头顶升起一片浓密的红云之后,这场战斗随之进入到了刀剑与血肉直接对话的残酷阶段。

我正面迎上的,是一个挥舞着双手长剑的亡灵族“战斗丧尸”。我一直很不喜欢和这些恶心的腐朽者战斗,无论在什么时候,这些家伙的身上总会散发出一种腐败的恶臭味,僵硬的面孔上还残留着不少丑陋的尸斑,创口处的肌肉扭曲着向外翻出,从里面不时地淌出淡黄色的脓水,只是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消化不良。不过,最让我讨厌的地方并不是这些。亡灵是一群依靠邪恶魔法活动、完全不依赖身体机能生存的魔物,对于那些“真正的”生命能够产生致命伤害的穿刺攻击,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毫无威胁。对付亡灵,一把锋利的大斧或是一只沉重的铁锤或许能够起到更好的作用,而对于使用长剑攻击的我来说,许多有效的穿刺技能根本无法施展,在战斗中总会受到许多限制。

好在这个战斗丧尸的级别不高,比我低了整整五级,他的攻击对于我来说既迟钝缓慢、又软弱无力,即便我不使用技能。只是用长剑单纯地挥砍,他也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只两三个照面,这个战斗丧尸的生命值就被一清而空,不得不接受他地第二次死亡。

这个时候,更多的攻城车已经将悬桥搭上了城墙,亡灵、巨魔、吸血鬼、恶魔、黑暗精灵……这些邪恶种族的战士们如同一道道潮水般涌上了城墙,对我们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攻击。很快的,整段城墙就被战士搏斗时发出的粗犷嘶吼和兵器交错的金属铮鸣声覆盖了。鲜血飞扬。蒸腾起大片刺目的猩红雾气,几乎连同我们地

被染成了红色。

原本,这场战斗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艰苦。正像我所说地那样,他们的级别比守卫城墙的这些涉空者勇士们实在差得太远。要是在平时,即便是我们中级别最低的人也完全有能力以一敌三,并且稳操胜券。在我看来。他们无论是破坏力还是战斗地技巧都相当的拙劣,即便数量再增加一倍,也根本没有机会动摇我们的防线。

可此时此刻,我地涉空者战友们一个个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动作僵硬、反应迟钝,以一种空前愚蠢的丑陋姿态慌乱地战斗着:

弦歌雅意是最离谱的一个,他迟钝地拉开弓弦,冲着一片空地仔细地瞄了半天――箭头指向的地方空空如也,连鸟毛也没有一根,鬼才知道他究竟是在瞄准什么东西。不过不管他瞄准了什么。那东西显然都仅存在于他的幻想之中。

一箭射出,毫无意外地落空,一头栽下城楼。弦歌雅意一直目送这支毫无目标性可言的羽箭破空而去。直到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这才懊恼地咒骂一句。再次慢吞吞地拉开弓弦,将身体转向另一片空地,朝着他幻觉中的敌人徒劳地射击。

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七八次之后,我们的精灵神射手终于彻底精神崩溃了。他收起了手中地长弓,从背囊中翻出一把简陋到了极点的剥皮小刀,歇斯底里地冲进了敌群之中。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他冲出来……

比起弦歌雅意,矮人牧师长弓射日的战斗力要可靠地多。和往常一样,这个狂热勇武的牧师又一次把自己扔进了敌人最密集地地方,用自己最拿手的攻击魔法“截拳道”将双截棍法杖舞得虎虎生风,一边还在用那始终让人感觉鼻子里蓄着一大泡鼻涕的声音大声吟诵着“哼哼哈兮”的咒语。

不过这个功防一体、威力强大的护罩法术所消耗的魔力是惊人的,几十秒之后,长弓射日的魔力值就见了底。糟糕的是,我们的矮人朋友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状况,仍然在起劲地挥舞着自己的法杖。在战场上,失去了魔力闪耀的双截棍并不比一根烧火棒更具威胁性,刚才还被打得鸡飞狗跳的末世帝国士兵们此时没了顾及,高举着武器狞笑着把长弓射日围在了当中……然后,嘈杂的战场上就又多出了一个惨叫呼痛的哀嚎声。

……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按照涉空者们的说法,他们似乎是集体受到了一种名叫“卡”的大范围诅咒,彻底丧失了原本灵活迅速的反应力,就连一半的战斗力也发挥不出来,简直就像是一堆移动的活靶子。整个战场上,似乎只有像我这样的原生者城防军士兵没有受到这个诅咒的影响,还能够像往常那样正常战斗。

这简直令人恐怖。倘若末世帝国军能够轻易地限制涉空者们的行动,让他们丧失战斗力,那还有谁能够阻止他们?直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哎呀……”一声惊慌的尖叫从城头传来,发出这声音的是可爱的精灵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虽然同样受到了“卡”的困扰,可我们的德鲁伊少女看上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她还能及时地在人类形态和巨熊形态之间变换,不时为自己施加一个医疗法术。可面对这么多敌人的激烈猛攻,精灵女孩难免应接不暇。当她生命力薄弱、不得不变回人形释放医疗法术的时候,一个恶魔族的“荆棘鞭笞者”猛地挤入战团,趁着她魔力不足无法还击的机会连连攻击,一直把她逼到了角落中。

“我来了!”危急中,圣骑士牛百万及时赶到。成功扮演了一个抵御邪魔、扶危帮难、救护女士的“白牛王子”的英勇角色。他双手一抡,手中地木桩激起一道鼓噪的风声,来势凶猛地击在了这个恶魔的腹部。让人意外的是,这个身材魁梧、一点也不比牛头人逊色的高大恶魔受了这沉重的一击,居然被远远地击飞了出去,跌跌撞撞地一直滚下了城墙,被摔成了一张肉饼。

牛百万的这一击并没有就此停歇,他双手搂住木桩的一头。以双脚为轴心大力地原地旋转起来。木桩螺旋飞舞。将周围方圆四五步地地方笼罩在一片危险地飓风之中,将仙女下凡安全地保护在自己身后。被他击中的敌人无不大受损伤、连连后退,其中有一些不走运的家伙直接就跌到了城墙边,一头栽下城楼。摔得一命呜呼。

这一招“强力旋风”是牛百万最早自己创造的一项技能,它附带地击退效果在这个特定的战场上收到了奇效。无论是还有多少生命力的敌军,被它扫下城墙就只有死路一条。面对着被一击必杀地耻辱结局。

在我和牛头人圣骑士之前的交往过程中,他给我留下的一直是一个胆怯、慌乱、在战斗中经常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而绝少能干出什么好事的不良印象,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以如此英伟的姿态积极主动地迎接战斗。他此时威风凛凛、豪气冲天,站在精灵德鲁伊少女的身前寸步不退,为她挡去了面前的一切敌人,让她有充裕的时间回复残缺的生命力。如果不是他头顶长得快要堆上天去地古怪名字正在我眼前晃动,我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当牛百万的这一强力攻击技能施展完毕时,他仅凭着这一击就成了整个战场上战果最为辉煌地勇士:一共有八名敌人被他的粗木桩逼出了城墙边缘,摔了个一命呜呼,他们地生命成就了牛百万值得夸耀的光荣战绩。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侵略军被木桩击中,受到了轻重不等的伤害。

“你好厉害啊,大牛牛!”获救的德鲁伊女孩看着牛头人圣骑士身上遒劲雄壮的肌肉。两眼放射出无法抑制的灼热光彩,用一种异常兴奋的声音冲着奋战中的牛百万尖叫连连。

对于一般人来说。原地连续高速旋转的滋味很不好受――当然牛百万也不例外。他此时面色泛白,两腿发软,两只眼珠不自主地来回乱转着,看上去似乎是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呕吐出来。可即便如此,精灵德鲁伊女孩的迷恋仍然让这头爱慕虚荣的长角牛漂漂然起来。

“那……当然……我

没用尽……全力呢……”他一边脚下摇摇晃晃,一边恬不知耻地自我夸耀。要知道,“强力旋风”这个技能本来就有一个强烈的副作用,使用者将会经受一分钟时间的眩晕期,更何况原本牛百万的平衡感就糟糕得让人触目惊心。这个时候他就连安安稳稳地站在原地都很难做到,可在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的面前还偏要逞强,提起他的大木桩就向面前的敌人冲去。

看得出,他此时很想走出一条笔直的路线,可让人遗憾的是,无论他怎么修正自己的方向,脚下还是无可挽回地划出了一道圆弧,而且这条弧线的一端正在向着城墙边缘的方向不住地延伸过去……

“奇怪……这个地面怎么……老是在……晃?”被自己转晕了的牛头人圣骑士两眼发直,像个醉汉一样踉踉跄跄地走到城墙边,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他最后的遗言……

……然后他异常坚定地迈过城墙,毫无悬念地一脚踏空,一头栽了下去……

“啊,好高啊……”牛头人感叹的声音从城墙外传了进来,紧接着……

“砰!”

经我研究发现,身材高大的牛头人摔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要比瘦弱的黑暗精灵更响一些。

……

牛百万百年难得一遇的英勇表现虽然不出我意料之外地以这种愚蠢的方式结束,可他的短暂战斗确实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启发。就在我一边强忍着让人腹肌抽筋的笑意一边继续战斗地时候,在我们身后,剑客佛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硬砍,多使用击退技能。把他们打下城墙!”他此时左手持刀、右手拿剑,对追在他身后攻击的役使魔不理不睬,双刃狂风骤雨般砍向面前的亡灵术士。只几个照面,那堆人形骷髅就被他砍成了碎骨。役使魔没有了术士的法力支持,无法继续生存于这个位面之中,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佛笑也已经被身后的役使魔逼到了弥留之际,一支不知从什么鬼地方飞来的流箭“一不小心”插在了他的小臂上。他立刻就因为这个微不足道地伤口送了命。

除了佛笑。也有不少人发现了这种便捷地战斗方式。那些手持战锤、巨斧、大棒之类重形武器的勇士们不再执着于将敌人消灭在自己的武器之下,他们步步进逼,尽可能地将面前的敌人迫向城墙,而后在适当地时机使用出势头强劲的大力技能。一举将敌人震出城墙。这样一来,他们的战斗变得更为快捷,使用地斗气和魔力也俭省了许多。

可惜的是。我的单手剑无法施展能够产生击退功效的技能,仍旧只能毫无花巧地砍杀敌人。看着别人一次次轻松地将城墙边的敌人推下城墙摔成肉饼,而我却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一剑一剑地放血,我的心里真后悔当初没有多学习一些战锤的使用技巧。

我心里懊恼,下手也就变得格外愤恨,不知不觉已经杀到了一具悬桥的边缘。前方,三四名侵略军跃跃欲试,争抢着想要和我交手。不留神间,我的身上已经多了三五处伤口,生命也削去了将近三分之一。

和这么多敌人面对面地硬拼可不够聪明。我拿定主意,“啊哈”地发出一声“恐惧咆哮”,想要趁着敌人受到惊吓地时候暂时退却。

让我没想到的是。受到了“恐惧咆哮”攻击,我面前的这群敌人茫然不知所。他们受到了我怒吼声地震慑。一个挨一个地向后退却,顿时在攻城车的悬桥上挤成一团。在拥挤中,“扑嗵”,两个巨魔战士被挤下了悬桥。这混乱形成了连锁反应,很快,一个黑暗精灵和一个恶魔也被挤了下去。我这一声吓唬人用地吼叫,此时居然成为了比我手中的长剑还要有效的杀人技能。

这个取巧的战术很快就在城墙上传播开去。在敌人的攻城车前,一个又一个战士的转职者发出巨大的咆哮声,把攻城的敌军吓得屁滚尿流,一个接一个地栽下城墙。除此之外,我的这一小小的发现还使其他一些人想到了异曲同工的巧妙招数:那些牧师转职成专事辅助和救护工作的虔信者后,可以学会一项名叫“灵魂牵引”的技能,借助至高神的神力暂时控制住一个敌人的灵魂,随心所欲地操纵他们。现在,这些“善良”、“高尚”、“纯粹”、“圣洁”的信徒就使用着这个技能把冲上城墙的敌人一个个地控制起来,然后指挥着他们去集体跳楼。

专精意念系的术士擅长使用许多针对精神的法术,其中有一个魔法叫做“精神震爆”。它可以在一定范围之内发出一道意念波,震撼四周敌人的精神,让他们感到畏惧,收到和“恐惧咆哮”相类似的效果。

在我们的这一轮反击下,城墙上的敌人越来越少。他们更多地被我们挤压在攻城车的悬桥上,进退两难,等待着被我们扔下城墙。顿时,我们感到攻城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或许只有一个人对这样的结果不满:

“该死该死,把尸体都扔在城墙下面去了,这可怎么捡得到钱嘛……”

妃茵跳着脚不住地抱怨着,手中却毫不留情地放出一个“魔力重击”,将面前的一个吸血鬼士兵击下城墙。

(以下文字不计费:

首先特别更正一下,这一章才是第五十四章,上一章实为第五十三章,特别感谢德富的提醒。

其次特别要提到一位写手,就是那个《貌似善良的卓尔》的作者抚琴长歌。我曾给他打过广告,与他也只是千里神交而已。今天刚刚获悉此人家住四川地震灾区,现在正过着睡马路的苦日子。我只能在这里表达一下我的慰问,如果有人知道此人的行踪,请替小弦子送上一份关切和祝福。

最后宣布一个决定:小弦子最近一直担心爷爷的病情,对于地震灾情了解的不多。今天着意看了看新闻,发现灾区受灾情况远比我想象得要严重,死难者的惨状让我心痛如搅。我决定,当《独游》第一个月的稿酬发放后,无论多少,全部捐给地震灾区。这是一个写手对于受难的同胞能够尽到的绵薄之力,也算是我替《独游》的诸位读者们奉献了一份拳拳爱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