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五章 因为卡

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五章 因为卡

本书:独游  |  字数:4012  |  更新时间:

管我们无法阻止敌军的攻城车靠近城墙,但这并不意据了什么具有决定性的优势。尽管我们的守备军数量占据了很大的劣势,但有了众多强悍的涉空者们的帮助,足以把那些攻城的敌军抵挡在城墙之外,让他们只能撅着屁股等待着被从攻城车上踢下去的结局。

不知不觉,已经有近三十个末世帝国军士兵死在了我的手中。他们有的是被我用剑砍死的,有的则是被我的“恐惧咆哮”吓破了胆,一头从攻城车上栽下去摔成了肉饼的。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些丑陋的侵略者既愚蠢又虚弱:他们的攻击软弱无力,只能象征性地让我损失几十点的生命,根本不疼不痒;而我只需要使用几个最简单的战斗技能,就能轻易地把他们摆平。

虽说这是一场关乎整个大陆安全的重要战役,但和这些“菜鸟”(涉空者们的说法,他们似乎总喜欢称别人为“鸟”)敌人们交手,简直让我精神倦怠,根本提不起半点战斗的情绪。在我看来,他们的威胁性甚至还不如奔行在乌齐格山林中的四十二级厚皮野猪。我甚至有些怜悯这些踏上必死征程的敌人们,他们豁出性命努力尝试的,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对于这场战斗来说,他们的死亡是徒劳的,根本毫无价值。

如果末世帝国的所有士兵都只是这种水平的话,那么这场战斗的结局根本无需猜测。哪怕他们的军队数量再翻一番,也根本无法冲破我们这条由血肉之躯组成地坚固防线!

一个头上长角、两腿蜷曲、两只脚像蹄子一样的“恶魔尖兵”挺着长枪向我当胸刺来。我举起盾牌,使用“格挡”技能轻松地弹开长枪。然后向前跨进一步,一个“突刺”将右手的长剑狠狠地插进这个“恶魔尖兵”的小腹。正当我想要转身反劈、继续砍杀他的时候,忽然,一道带着金属锐利触觉的寒风飞快地穿透了我的后背。

我的背上传来一阵巨大疼痛,让我忍不住低声地呻吟起来。这巨痛让我在一刹那间觉得十分虚弱,就好像我地力量和勇气都随着这一记重击从我体内流失了似地。

这一记偷袭砍去了我近两百点的生命,这可是从战斗开始以来我所承受过的最沉重的一次攻击。我心里一惊,连忙转过身去。想要面对这个背后施袭地危险敌人。

可他的身手敏捷地大大超出了我的想像。当我转过身去时。只来得及用眼角地余光捕捉到了他模糊的身影,在这短短一瞥间,我看见一个吸血鬼刺客手持两把匕首,正用一种狼族捕食猎物般的贪婪目光注视着我。他的眼睛是紫红色的。瞳孔是两道黑色的竖线,一双白得发亮的短小獠牙露在下唇外面,和他鲜艳欲滴的唇色构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头上顶着鲜红地“蛇雨仙”三个大字。这是他的名字。

作为游荡者的第三种转职职业,“刺客”真正吸收了游荡者战斗技巧地精髓,他们是黑夜的骄子、阴影地宠儿,潜伏于无人察觉的幽暗之中,将冷血的屠杀升华成为一种爆发于无声瞬间的艺术。匕首是他们的杀人利器,也是他们最忠诚的伙伴,“永不现身于人前”是他们不可更改的信条。他们是最卑劣的偷袭者,也是最危险的敌人,在他们的无耻刺杀下,甚至有人直到死亡都没有觉察到死期已至。

再没有哪一个种族比吸血鬼更适合于“刺客”这个职业了。这个见不得光的种族天生就具有在黑暗中隐形的技能。对于刺客的“匿踪”技巧有很大程度的加成,大大降低了被察觉的可能性。而且他们还具有“血液抽取”的天赋,能够在三十秒时间里将造成敌人伤害值的十分之一转化为自己的生命。并且和精灵一样天生就有着高人一筹的速度。我不知道你这一生有多少绝对不想遇到的对手,但我相信。一个技术娴熟的吸血鬼刺客绝对会是其中之一。

发现他又一次绕到了我的身后,我连忙一矮身,想要使用“旋风斩”的技能――这个技能可以一次性攻击身边所有的敌人,当我被包围或是从身后被偷袭时尤其有效。

我觉得自己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可比起我的对手来还是慢了一步。在我的剑刃扫到他身体之前,我的后脑上被钝器重重地敲了一下――后来我才知道是匕首柄。这一击让我头脑昏沉,顿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只能蹲在原地等待身体复原――这是刺客特有的“猛敲”技能造成的后果,和游荡者的“闷棍”技能很相似,区别在于它不在“匿踪”状态下也可以使用。

趁着我昏迷的时候,这个狡猾的对手又抓紧时间猛刺了我两刀。

幸亏我在开战前更换了一具更坚固的铠甲,强大的防护力使这一连串的攻击并没有给我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此时,我剩下的生命也已经不足一半了。

尽管“猛敲”造成的眩晕让我身体无法动弹,但我的头脑还很清醒,我仍然能够分辨和思考。我很清楚,这个蛇雨仙和我之前遇到的所有敌人完全不同:他和我一样是四十五级,狡黠而敏锐,灵活地使用技能和我战斗,包括他那与众不同的名字,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事实:他也是一个“涉空者”。

没错,在末世帝国的侵略军团中,同样也有“涉空者”的存在。之前或许是因为城中投石车的巨大威胁,这些聪慧而危险的家伙都没有冒险出击,只是让那些弱小的低级士兵打头阵。而到了现在这个短兵相接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开始了行动。

敌军中“涉空者”的出击会给这场战斗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紧张的战局并没给我足够地时间去思考。很快,眩晕的效果消失了,我又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刚才吃的亏让我吸取了教训,晕眩效果结束后

.是在第一时间使用了“恐惧咆哮”的技能。受到“恐惧咆哮”的影响,蛇雨仙顿时陷入了茫然的状态,漫无目地地原地来回打转,这才让我有时间灌下一瓶生命药剂,而后接着又大喊了一声,使用了“勇气战呼”地技能,让自己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提升。

蛇雨仙的身上应该装备着某种能够保护意识的装备。他陷入恐惧状态地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恢复了神智。我生怕他重新发挥出自己的速度优势,抢先出手,逼着他和我正面交锋。两个照面过去,我仗着铠甲厚重。占了不小的便宜。蛇雨仙见势头不对,立刻对着我地脸撒出一大把闪烁刺眼的魔法粉末,让我眼前一花。当我再次看清楚周围事物的时候。他已经重新藏匿起了自己的身形,让我无法发现了。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知道他并没有走远,仍然守候在我的周围,等待着再次向我发起袭击。被一个刺客盯上的滋味可真不好受,我不得不一面和攻城的侵略军交战,一面提防着身后的一切风吹草动。战场上十分嘈杂,哀嚎遍野、金铁相交,可此时从我背后传来的任何轻微声响都能把我惊出一身冷汗。即便没有任何人偷袭我,我仍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就好像那个吸血鬼刺客地森然锐利目光也能刺进我的身体似的。

正在这慌乱地时刻,忽然一件东西让我眼前一亮,心里有了主意。我继续挥动着长剑。脚下不着痕迹地向右后方移去。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就在我站稳身体不到三秒钟地时间里。那道凌厉的劲风再次从我的背后袭来。尽管我已经十分警觉,可还是没能及时闪避,又挨了这沉重的一击。不过与此同时,一声“咔嚓”轻响也从身后传来――那是一个陷阱被触发的声音。

这是一个驯兽师安放的陷阱――我没有看见到底是谁干的,但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他――它并没有明显的伤害作用,最大的用途是使出发陷阱的野兽速度降低,以便于驯兽师驯服。它的上面被标记上了大陆联合军通用的陷阱标志,我看见它之后灵机一动,转移到了这里背靠着它进行战斗,这样一来,如果蛇雨仙想要偷袭我,就不可避免地会触发这个陷阱了。

只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料到:蛇雨仙的这一记偷袭打出了爆击,整整消去了我四百点的生命力。这样一来,我的生命值就比敌人低了很多,这使得我陷入了巨大的被动之中。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彻底放开手脚,正面一搏了。即便速度受到了阻碍,蛇雨仙的战斗技巧仍然让人惊叹。即便是在这场正面交锋中,他总有办法找到我的破绽,绕到我背后防御薄弱的地方进行攻击。他的攻击力高得惊人,即便我接连服用药剂也根本无法抵偿生命流失的速度。

不过,刺客脆弱的皮质防具也让他吃尽了苦头。我几乎每一剑都能使他损失上百点的生命,他的生命槽消退的速度简直就像是酒馆里矮人面前的酒瓶,一刻不停地减少下去。

这样的消耗战斗注定坚持不了多久,很快,我们两个人的生命力就都见了底。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再一次照面,就将是这场战斗的最后一个回合了。

对于我来说,这实在不是一场公平的生死战。死亡对于我的敌手来说,只不过是一次失败的冒险,而对于我来说,却意味着永久的终结――尽管战场上有不少的治疗职业者都有复活的技能,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看见我的尸体呢――我必须比我的敌人更努力、更拼命,才能保住我存在的机会。

这一剑,我使用了“挥砍”的技能,全力出击,毫无保留。

可就在我出手的刹那间,一阵恐慌笼罩了我的心头:蛇雨仙,我的对手,刚才一直受到陷阱的约束,行动受阻;可就在这最后一击释放的瞬间,陷阱的影响到了时限,他的身形重新回复了原先的敏捷,手中的匕首像魔兽的利齿一般,直扑向我的身体。

我要完了吗?这个念头闪电一样席卷了我的胸膛,让我全身的血脉都因为这绝望的景象而变得冰凉。我攻击变得徒劳无益,即便能与他同归于尽,我也是最后的输家。

正当我满心绝望的时候,最靠近我们的城墙忽然发生了塌陷,一座塔楼轰然崩塌、碎裂开去。一时间,烟雾弥漫、石屑横飞,四周的景象发生了巨大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塔楼崩塌的一瞬间,周围似乎所有涉空者――不论是我的战友还是敌人――动作全都发生了短暂的停滞,当然,我面前的蛇雨仙也不例外。

城墙崩塌本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可此时对于我来说却是个千载难逢的救命良机。我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缓,一剑砍在蛇雨仙的脖子上。他的头顶迸出最后一片写着“―72”字样的红岚,紧接着就:了。

倒地前,他无比痛恨地盯着崩塌的那座塔楼,万分不甘地说出了这一轮生命的最后遗言:

“真***卡啊……”

擦着鬼门关的门槛走了一圈,我的心后怕得都快要跳出来了。我连忙趁乱躲到战阵的后列,把能够补充生命的食物和血瓶猛塞一气,这才重新走向战场。

刚才这场战斗起码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卡”这种诅咒并不是只有我们才有,我们的敌人同样也受到了它的影响。我想像不出会是什么人传播了这种可怕的诅咒,但是只要敌人也不会因此占到我们的便宜,那就称得上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