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七章 徒劳的胜利

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七章 徒劳的胜利

本书:独游  |  字数:5447  |  更新时间:

利上校的出现,几乎在一瞬间就吸引了敌人的绝大部弩、火枪、魔法……不计其数的远程攻击手段雨点般落在他并不算是高大的身体上,闪烁的魔法光束刹那间就把他整个身体都淹没了。这种高密集的饱和攻击让我们全都猝不及防,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我们的指挥官遭受袭击,根本想不到如何去帮助他才好。

只在短短的片刻间,雷利上校的生命就足足降低了将近四分之一。幸亏在这紧要关头,他施展出了“圣光护佑”的圣骑士专有技能,一层受到至高神祝福的神圣魔光环覆盖在他的身上,将所有袭向他的攻击完全吸收。在这层魔法光环的防御极限到来之前,没有任何攻击可以威胁到上校的生命。

圣光护佑为我们赢得了反应时间,我立刻就听到有人连声大叫着:“所有的治疗职业给上校加血!”立刻有人响应了他的号召,牧师、萨满法师、德鲁伊、圣骑士……形形色色的生命魔法在上校的身上连番闪耀,我们的指挥官很快就重新变得生机勃勃、血气旺盛。当“圣光护佑”的魔法效果消散的时候,他的生命也差不多被重新补满了。

“继续给上校加血,不要停。别让他们靠近上校,尽量拖延时间!”这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抬眼望去,果然又是那个名叫佛笑的剑客正在发号施令。他一边大声呐喊着,一边冲到战阵地前列。将手中的刀剑舞成一团狂暴的旋风,然后……啊,很不幸的是,他转瞬间就被一个挥舞着战锤的亡灵砸倒在地。

在战场上,勇士永远都不会缺少伙伴。当一个人彰显出足够大的勇气,他身边的所有人也都会受到感染,进而激愤起来。

战局失利、身处绝境,原本不少人已经彻底失望,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我们身旁的一些涉空者早就彻底脱离了战斗。穿越时空位面,离开了这个战场,其他人同样士气低落,缺乏斗志。

可是此时。佛笑地话语激励了剩下的人们,让我们看到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希望。那些几欲放弃的人们重新振作起来,加入了战斗地行列。

“坚持住!时间快到了!”有人这样大声叫喊着,“还有不到五分钟!”

是的。我们或许已经无法挽回这惨败的战局,但我们还有任务在身。我们要让这些敌人滞留在这里,呆够整整一天,为我们后方的大陆联军赢得组织防线地时间。正是抱着这样的愿望。才能让支持着这些涉空者继续战斗下去,没有过早地放弃。

这最后的时间限制也激起了敌人最后的疯狂。那些远程攻击者们彻底放弃了自身地保护,任凭我们的反击剥夺他们的生命。只是不要命地攻击着上校。

而他们地近战职业者也在奋力地冲杀。我面前地每一个对手都因为兴奋和焦急而变得无比狂热。。他们只求尽可能地杀伤我们地治疗职业者,减缓我们救治上校的速度。毫不顾及自己地安全。

就在片刻之前,一个恶魔狂战士十分鲁莽地冲到了牛头人萨满克拉多身边,先是一斧头劈碎了他的生命图腾,接着又打断了他的治疗波,抡圆了胳膊把可怜的牛头人往死里砍。我站在他的背后,一剑又一剑地刺在他的身上,直想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保住克拉多的这条命。可这根本没有用,自始至终,这个狂野的恶魔战士连看也不看我一眼,直到把克拉多砍成一头死牛,然后心满意足地被我杀死。

战斗变得异常艰苦,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与这群亡命之徒战斗。我甚至希望他们能多砍我两刀,让一个牧师或是一个圣骑士多活一会儿,可这样的愿望根本就无法实现。

这时候,真正的战场已经不再是士卒之间的刀兵相向了,维系整个战局的只有一点,那就是雷利上校的生命。我们争夺的已不再是杀敌的数量、又或者是占领战场的面积,而是上校头顶上那根绿色的生命槽线。

上校生命值的变动生动地反映出了这场战斗的艰辛。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人的身上落满了这样多的魔法,无数道魔力光环缠绕在他的身上,熠熠生辉,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他的生命值颤抖地来货波动着,每一次变化都牵动着人们的心神。

一道魔法闪电击出了爆击效果,顷刻间就使上校损失了五百多点生命,一些胆小的战友甚至忍不住“啊”地惊呼起来;可就在下一秒,一个“生命礼赞”的法术又落到了上校的头顶,为他补充了四百多点生命,不少人又“呼”地长松了一口气。

我们显然不能指望敌人和我们的治疗队能保持良好的默契,让上校生命值的变动按照一定的规律波动。不少时候,上校会接连不断地遭受攻击,使他的生命值接连下挫;而有时候几道、十几道治疗法术也会同时在他身上发生作用,让他的生命力节节攀升。真想不到,这简单的数字变化有时也会变得如此惊心动魄,我真怀疑那些心脏机能不好的人会不会在这里当场心脏病发作。

“太紧张了……”弦歌雅意紧张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竭力想要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比股市行情还刺激呢。哎呀……”就在他抬

去的一瞬间,接连三把火枪弹药射在了上校的身上,值急转直下,把他吓了一跳。幸亏立刻就有两道治疗波重新笼罩在上校的身上,稍稍弥补了他损失的生命,这才让他心下稍安。

“呸呸呸,胡说八道!”听到了弦歌雅意的话。一旁地妃茵立刻杏眉倒竖,破口大骂,“你没看见这家伙的生命值持续下跌,早晚变成跌停板。股市要跌成这样,我撕烂你这张乌鸦嘴!”说着,彪悍的美女魔法师随手就扔出两道冰风暴来。几个倒霉的“巨骨亡灵”不幸承受了妃茵的怒火,被一下子冻成了冰棍。

虽然我不太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可是妃茵的话有一点我很清楚:不管我们多么努力地为雷利上校治疗,他的生命仍然是在反复震荡中减少的。敌人攻击我们治疗队地战略奏了效。我们治疗上校的速度明显变得缓慢了。

“还有最后一分钟了,挺住,挺住!”佛笑振奋人心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是从我们身后传过来地。我忍不住回头瞟了一眼。我们冷静的剑客此时衣衫褴褛,武器残破,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复活点里往外跑,看来他在刚才的厮杀中可吃了不小的苦头。

这最后一分钟地每一秒都像一年那么难挨。每过一秒,雷利上校的生命就会减少成百成百地减少。此刻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最大的仇敌。它的存在简直令人憎恨。如果我们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让这恼人地时间在一瞬间就流逝得干干净净,我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尝试。

“最后三十秒!”我已经分不清楚这声音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了。倒计时的叫喊声已经此起彼伏,时间在此时仿佛已经凝聚成了一条有形地河川,以我们肉眼可见地形态缓慢流淌。

“……二十五、二十四……”长弓射日已经放弃了战斗。一边拼命放着治疗波一边大喊着。

“……二十二、二十一……”雁阵一边悄声嘟茏拧槐吆莺莸乜巯掳饣。

“……一百二十、一百一十九……”呃……时间对于丁丁小戈来说似乎总有着不同寻常地意义。

“……我晕。你丫延时延得也太厉害了吧!”长三角忍不住用力敲了敲半兽人术士的脑袋。

时间,终究流淌得还是太慢了。在还有十五秒地时候。雷利上校的生命已经只剩下七百多点,无论怎么计算,他也很难再撑过十秒钟了。

无论我如何敬仰他,我都已经不再奢望这个伟大的战士还能继续存活。可让我倍感痛心的是,即便豁出了性命、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墙,他也无法I卫自己的荣誉,将敌人挡在身前。

“他快完了,再加把劲!”一个声音大叫起来,嘲笑着上校无奈的命运。这激起了我的怒火。一剑、两剑、三剑……我有些失去理智,直到杀了那个人之后,还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模样。

十秒钟,三百点生命,时间,在向着死亡的方向流淌。

上校还在战斗,从他的脸上,我没有看到畏惧。他承担了自己必死的命运,可只是几秒钟的差别,他的死亡或许就变得不再有意义。

在这一刻,我有些绝望了。这将是一场一事无成的失败,我们不但没能战胜敌人、更连阻击敌人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当人们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心血、甚至以生命为代价去投入这场战斗的时候,失败的苦果,总是更难吞咽。

然而,我的绝望来得未免有些太早了。我毕竟还是小瞧了我的涉空者战友们,小瞧了他们对于战斗的坚毅信念和奉献精神、也小瞧了他们把握战局的敏锐天赋和无穷创造力。

当距离这场战斗的终结还有最后十秒钟的时候,六个身披银白色重装金属铠甲的圣骑士勇敢地站了出来,他们从各个方向围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道密不通风的环形屏障,把雷利上校严严实实地挡在了中央。

与此同时,这六个人不约而同地将左手高高擎起,口中高声祷颂起受到至高神祝福的神圣咒语。六道神圣的金黄色神圣魔法光环从天而降,把这六位笃信神恩的虔诚骑士环绕起来。

“圣光护佑”,这个圣骑士所专有的防护性魔法在这场战斗的最后时刻发挥了超出人们想像的巨大作用,为我们赢得了比钻石还要宝贵的短暂时间。击中这层光环的所有攻击都无功而返,在这层防护光环被彻底摧垮之前。它将会为施法者抵御一切外来攻击――同样地,它也保护了这层人体壁障中的雷利上校。

这六名圣骑士只有四十级出头,同样的魔法,从他们手中释放出来的威力和雷利上校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在如骤雨冰雹般落下的远程攻击面前,谁也无法预料这层看似坚固的保护光环能够坚持多久。或许它支持不到五秒、或许三秒钟就会被摧垮,到了那个时候,为我们的指挥官抵御敌人攻击的,就只有这六个人的血肉之躯。

他们并非不知道这一点,但他们还是这样去做了――义无反顾、慷慨就义。在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看上去迥然不同:他地身材特别魁梧,比他身旁的战友们最少高出了一个头去――而且这个头还尤其地大,大得连他的脖子都快看不清楚了

|脉为凭,骄傲地指向天空。

古往今来,在整个法尔维大陆,或许只有一位圣骑士有着这样与众不同的独特外貌。碰巧我和这个人还很熟。

毫无疑问,他就是误打误撞完成了圣骑士转职任务,在万般不甘地情况下被押上公告台被迫进行转职的牛头人战士,我们的朋友牛百万。

他此刻正背对着我们。将自己的正面勇敢地迎向数万敌军,豪气满腔地仰天怒吼。谁能想像得到,就在几天前。他还曾经是个在转职时撒泼打混哭爹喊娘地狂战士追寻者?

除了牛百万。在这六位骑士中还有一个我熟悉的面孔。他是一个人类,名叫“一生执着于梦”。我们曾在探索林间陵寝的时候和他见过面。那时候他是另一支冒险队伍地首领,因为队伍中地成员太多,才把克拉多和黑极光这两个只会说方言土语地家伙塞给了我们。现在这个一生执着于梦已经四十七级了,让我艳羡不已的是:这个家伙地装备一如既往地好――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搞到的这些好货。

四秒钟,“圣光护佑”的光环只支撑了四秒钟的时间就分崩离析了。密集的魔法和弓弩枪弹失去了屏障,无情地攒射在这六个人的身上。只不过一瞬间,这些骑士的生命就带着他们无法估量的功绩和荣誉走到了尽头,六具尸体无声无息地向前倒下,结束了这个绝无遗憾的生命轮回。

四秒钟就足够了,我们的治疗职业者没有辜负了六位骑士的牺牲。雷利上校的生命重新攀上了一千五百点,对于我们的敌人来说,这是一个足以让他们死心的数字。

那场战斗的最后六秒,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度过的了。我们的敌人更加狂热地攻击着,但在这层狂热的背后,是他们自暴自弃式的绝望。

我们没有再留给他们任何的机会,治疗队伍很好地完成令他们的任务,将上校的生命一直延长到了时限之后。我站在热情而骄傲的人群之中,耳边充满了“……四、三、二、一……”的倒计时声。当最后一声读秒终止时,乌云要塞的顶端传来一阵“嗡嗡”的低沉声响,不知何时,一个浅灰色的巨大魔法阵已经出现在要塞的上空。每个人都被天空中出现的异像吸引,不安的骚动顿时笼罩在末世帝国军的阵列之中。

猛地,一道强烈的蓝色光柱从天上的魔法阵中落下,随着这光柱一同落下的,还有一支由法尔维大陆各个种族组成的军队。这是一支强大、迅猛、训练有素的部队,他们中级别最低的战士也超过了五十级。

只是在片刻之间,要塞内的战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末世帝国军队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撤出城墙,回到原野。

遗憾的是,在这反败为胜的时刻,我们还是没能挽救雷利上校的生命。就在强援到来、胜利在望的时候,一道邪恶的黑色闪电从敌军的身后猛扑过来,像一条毒蛇一般狠狠地咬噬在上校的身上。我们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不懈努力在这一刻化为了泡影,上校头顶生命槽线的绿色腿到了尽头,留下的是一管淡红的虚影。

在闪电的那一端,巨魔一族的首领、邪恶的黑暗术士、“虚空之手”姆拉克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凭着末世统治者的尊严,赐予他的敌人死亡的恩宠!”在说完这句话后,一片黑色的影子从地上翻卷起来,将姆拉克的身体包裹在了其中,然后渐渐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雷利上校死了,我的头脑陷入了一片混沌。

我们奋战了一天、拼搏了一天,用无数的鲜血和牺牲去I卫的一个人,在我们以为胜利即将到来的一刻,就这样轻易地倒在了我们的面前,你觉得我该想些什么?

死亡来得到太快,让我无法思考。

任务完成,我的涉空者战友们功德圆满,成群结队地走进了传送阵中,离开了他们拼搏了一天的战场。这些看破了生死红尘的时空旅行者们,是不会为了某人的死亡而心生感触的。对于生命,他们远比我智慧,也远比我豁达。

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上校冰冷的尸体。即便已经死亡,他仍然以剑撑地,牢牢保持着站立的姿态,慷慨英伟地面向着敌人。

“永别了,勇士们,我无畏的战友,我持剑的兄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的上校用他冷静而沉着的声音,这样对我们说道。他的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仿佛这样的死亡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能够死在你们的身边,是我的荣耀……”

漫天的夕霞终于被大地全部收入怀中,只有一丝苍白的余辉,还在天边隐现,将上校的尸体勾勒成一个渐渐淡去的剪影。

终于,我将目光从那剪影上移开,转过身来,向着传送阵的方向缓步走去。

永别了,上校……我在心中默默地说道:

……能够曾经活在你的身边,也是我的荣耀!传送门在我的眼前缓缓开启,蓝光闪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