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八章 百人斩

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八章 百人斩

本书:独游  |  字数:6400  |  更新时间:

难有人能说清楚乌云要塞会战的最终胜利者是战争的果只是从当时的战果上来看,不足三万人的法尔维大陆联合军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以差不多全军覆没的惨重代价将数倍于自己的末世帝国大军拼死栓在了乌云要塞之内,使整个大陆联盟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很好地组织起了纵深防线。“星空骑士团”――一支借助大规模远程传送魔法从天而降的精锐部队,将要塞内的敌军一扫而光,并且跟在末世帝国的先头部队后面追杀了足足三天三夜,创造了足以让整个大陆震惊的辉煌战果。

如果仅从数字角度上来进行对比的话,毫无疑问,大陆联盟赢得了这场会战的胜利。

但是,尽管一度在局部战场上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可在末世帝国庞大主力军团的全线挺进下,七天之后,大陆联盟不得不主动放弃了大陆东北部包括乌云要塞等五座战略要塞以及大片土地,全线收缩防御。这样一来,末世君王达伦第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夺下了整个法尔维大陆接近五分之二的土地,顿时形成了“帝国”与“联盟”两强相争、比肩而立的大陆格局。

曾经让英雄抛血殒命的光荣战场,就这样轻易地沦为了敌人手中的战利品,从更高的战略角度上来说,无论多么辉煌的战绩都不足以掩盖这巨大的耻辱。我们的敌人完全有理由夸耀地宣称,自己才是这场会战地胜利者。

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在经过了这场残酷的会战之后,战局并没有因此而连锁展开,将整个大陆都淹没在战争的血色之中。参战的双方似乎都从这一次激烈的交手中感受到了敌人的顽强和勇猛,不敢冒昧地再次开启战端,法尔维大陆反而因此进入到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时光中。除了局部地区还有一些小规模的摩擦之外,整个大陆仍然应该称得上是和平地。

不管这战争背景下的和平来得多么虚伪、在它波澜不兴的表面下潜藏着如何让人压抑窒息的汹涌暗流,起码对于那些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全性命地人来说,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安闲地站在太阳底下,让明媚的春光晒去战争的阴影。暂时安享这难得地平静生活。

“听说了吗……”长弓射日一棍子把一头“岩甲”掀翻在地,紧跟着冲着它的脑袋丢过去一个“生命虹吸”法术,一口气把它抽成了一具干瘪的标本,这才接着对我们说:“……帝国那边的人对合服战斗地结果很不服气。说我们让圣骑士开着无敌硬顶是缩头乌龟战术,觉得我们赖皮呢。”

“放***狗臭屁!”牛百万勃然大怒,大声叫骂起来,“圣骑士伤害输出又低、生命魔法又弱。单挑弱得连只臭虫都杀不死,全靠着无敌硬顶了。我们乌龟?有本事让他们也乌龟一回看看!”

说完,牛头人圣骑士大柱一挥,一头“利爪速龙”惨叫了一声。立刻头破血流倒地不起,用它的实际遭遇证明了牛百万所谓地“连只臭虫都杀不死”实在是一句扮猪吃老虎地虚伪之词。

在乌云要塞会战之中,我们凭借六名圣骑士最后关头地英勇献身。在任务时间要求之内艰难地守护住了雷利上校的生命。虽说那场战斗早已结束、一切战局都已尘埃落定。可因此引发地一些口头官司却始终没有停歇。

末世帝国的人对于这样的结果很不服气。他们觉得圣骑士的“圣光护佑”是至高神达瑞摩斯对法尔维大陆智慧生命的过度偏袒。因为宗教信仰的问题,枯萎之地的居民无法成为信仰至高神的圣骑士。而只能转职成信仰死亡与毁灭的堕骑士,他们当然无法得到至高神的保护,也就无法使用“圣光护佑”的技能。

因为在“圣光护佑”破灭之前,释放法术的圣骑士本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人们形象地把这个法术称之为“无敌”。末世帝国的家伙们觉得,倚仗着“无敌”的技能撑过任务起先的最后几秒钟,这种做法根本毫无一个骑士应有的战斗风范,简直是一种毫无名誉可言的、无耻下流的“乌龟”战术。

这种说法当然是荒谬的,我们都曾经亲眼目睹这六名骑士在那场战斗中英勇无畏的战斗意志和豪迈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绝对是至高神座下最虔诚最忠贞的勇敢信徒。这六个人已经成为了那场战斗中的英雄,对于他们的崇拜和敬仰流传在我们的口中和心中。在我们的强烈呼吁和号召下,圣.达瑞摩斯教会公开认可了这六个人的伟大功绩,授予他们“骑士中的骑士”这一光荣的头衔,并且给予了他们相应的奖励。

作为六名“骑士中的骑士”之一,牛百万也在战斗结束后不久应邀前往了位于圣城弗雷斯希特的圣.弗雷德里克大神庙,接受了他的荣誉和奖赏。至高神的恩赐是宽厚而慷慨的,在得到一大笔赏金之后,牛百万还从神庙中获得了一件让他几乎乐疯了的奖赏:一根坚固而沉重的黑曜石柱――要知道,像大木桩这种冷僻的“奇门兵器”根本无法在武器店中寻踪迹,而我们又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怪物扛着一根大树桩在野外闲逛,所以从一级直到现在,牛百万还在一直使用他最初获得的一级木桩作为武器。无论这件个性化的巨大武具从外观上来看多么的帅气有型,作为杀敌的工具它的攻击力终究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局限。

这根黑曜石柱有着让人惊叹的属性:它能够增加125攻击力,附带一定几率的粉碎、击昏和击退的效果,还能增加50点地防御生命力。并且黑曜石特有的魔法属性还能使牛百万的魔法回复速度每秒钟提高

当然,这么巨大而坚固的石质武器自然也会有它特有的缺陷:因为份量沉重,所以使用这根石柱战斗的攻击频率降低到了2.3秒一好在牛百万的身上带着一个增加攻击速度的魔晶“开普兰地迅捷之心”,大大弥补了他攻击速度迟缓的缺陷。

为了表彰六名圣骑士的勇敢和虔诚,教会把每一件赐予他们的礼物都刻上了他们地名字,以示这份奖赏的荣誉感和唯一性。这下子牛百万可占了大便宜:他那诘屈坳牙的名字长得堪比一部经书,不得不逼得教会的工匠在石柱上玩起了微雕艺术。我得说

他选择地武器个头比较大,虽然名字刻得密密麻麻的是一个字不少地刻了上去。如果他选择的是一件比较小的装备――比如说:挂坠――恐怕就连教皇都要因为琢磨怎么把他地名字全都刻上去而愁得吐血。

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这让我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这件武器总给人一种不吉利地感觉,就好像每次牛百万都是在拎着自己地墓碑上战场似地。让人实在忍不住对他的前途感到忧虑。

不过,牛百万自己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件武器上所包含着地倒霉兆头。每见一个人,都不免要拿出石柱向他大大地吹嘘一番。

“仗都打完了,随便他们怎么说去吧……”我从一具恶鹫的尸体中翻出来一根七彩鹫尾翎。把这件任务用品随手扔进魔法背囊里,然后安抚地对牛百万说道,“……你在这生闷气也没什么用,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他们尝尝厉害。”

“对。给他们点颜色瞧瞧!”牛百万骄傲地挺了挺胸脯,豪情满怀地说道。然后他犹豫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道:

“要是打不过他们。我就到他们新手村去杀小号!”

说完。他很没有出息地点了点头。似乎真的在认真盘算着如何去施行这个毫无荣誉感的计划。

我忽然觉得末世帝国军对圣骑士提出的指控也未必都是诽谤――起码对于我身边这个圣骑士来说,还是非常恰如其分的。

“我还听说了一件事……”长弓射日又神秘兮兮地说道――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那么多的八卦新闻。

“……合服战役的杀敌统计已经公布出来了。排名第一的是联盟的一个战武士,他的杀敌数大概是一百五还是一百六,第二名连他的零头都没杀到……”

“……吹牛呢吧你,当时战场都卡成那样了还能杀一百多?我拼了老命也才杀了二十几个……”牛百万对长弓射日的小道消息嗤之以鼻,紧接着补充了一句道,“……然后被杀了四十多次……”

“……谁闲着没事吹你玩……”长弓射日扯了扯牛头人圣骑士的牛尾巴调侃道,“……刚听说的时候我也不信。要是个刺客投机取巧搞暗杀还差不多,一个战武士怎么可能只靠肉搏杀了那么多人?而且最变态的是,他居然一次也没死。有人怀疑是不是有人用了BUG或者是外挂,可G证明战役期间没有人用外挂。”

“打出这样的成绩还没有用外挂!你问问G他国,就连打扑克都有外挂,G说话靠得住,母牛都诉我,这个家伙叫什么名字?”牛百万满脸不屑,嘴巴撇得就像个烂柿子一样。

“不知道,他很低调,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名字。”长弓射日摇了摇头。

“切,那就肯定有问题,不是游戏公司老板的私生子就是G的同性恋人。正常人玩游戏,干什么把自己的ID都藏起来不告诉别人?”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真有这样的高手存在呢?要知道,林子大了,可什么鸟都有啊……”长弓射日显然是个怀疑论者。

“我呸,要是林子足够大,里面可不一定只有鸟,还他妈有鸟人呢!”牛百万忿忿不平地大口啐着唾沫,鼻孔大得就像两根烟,装模作样地往外重重喷了一团热气。

说完,他似乎对自己的俏皮话很得意。和长弓射日嘻嘻哈哈地一阵坏笑起来。

“那个……杰夫里茨,你觉得呢?”笑了一阵,长弓射日还是不太死心,转过脸来冲我问道,“……不用外挂,一个战武士能不能做到百人斩?”

“啊……那个……又不是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心里一紧,涨红了面皮,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我知道那不是你……”我地过激反应被长弓射日看在了眼里,他忍不住大声揶揄我道:“……看看你那副心虚的样子。要不是咱们俩认识,恐怕我真的要怀疑你就是那个杀人狂了――你说怎么那么巧,你还正好就是一个战武士。”

“啊……真的不是我……”我大窘,急得直挠头。

“啊。利爪速龙,我还差一只就够完成任务的了……”没等我说完,长弓射日大喝一声就冲了上去。

“……嗨,那只明明是我的。我还差三只呐……”牛百万掂了掂手里的黑曜石柱,紧跟着也扑向那头受惊的速龙。

幸亏那头速龙刚好出现,及时地解了我的围,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眼前这尴尬地窘境。关于那个“百人斩战武士”的消息是真实可信的。而且他也并不像长弓射日和牛百万所猜测的那样使用了所谓地什么“外挂”或者是BUG(尽管我并不太清楚这些东西究竟是些什么玩意)。我想,再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个人的具体情况了,而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出于一个让我的朋友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现实:

――那个家伙就是我!

是地。就在那场战斗中。我一个人杀死了一百六十二名末世帝国的士兵,其中包括了超过七十人的涉空者。事实上。当我看见这个数字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在狂热地战斗中,根本不会有人记得自己究竟杀死了多少个敌人,在终结掉一个生命之后,每个人都会用自己血腥的瞳孔套住下一个不幸的对手。对于那时地我来说,杀掉了多少人没有任何意义,唯一重要地,只是干掉眼前这一个敌人而已。

不过就在会战结束后,我也同样受到了来自圣城地信件。那些最靠近至高神的宗教领袖们在写给我地信件里说,为了表彰我辉煌卓着的战绩,他们授予我“神威之惩戒者”的荣誉称号,并邀请我到圣.弗雷德里克大神庙接受奖赏。

在收到邀请信之后,我犹豫了良久――这个时候,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别人的差别是多么的巨大。在战斗中,那无所不在的“卡”的诅咒力量对我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是我之所以战绩如此辉煌的根本原因,这一巨大的优势让我的杀敌数量远远超过了排名第二的战场勇士,他的杀敌数甚至连我的一半都不到。我很清楚,如果让别人知道我就是那个以一敌百的战场狂人,我就不得不时刻接受别人异样的眼

人没完没了地盘问和质疑。这样一来,我就难免会法掩饰我的特殊身份,被别人当作怪物一样看待。

我甚至一度想放弃这个荣誉,隐姓埋名,只去过我简单而隐蔽的生活。

可是,人类天性中残存的市侩和贪婪让我改变了主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孤身一人来到了圣城弗雷斯希特,在大神庙外兜了三个***,直到确定没有人发现我才偷偷摸摸地溜进神庙,找到了当值的卫兵。那个时候,我一点也没感觉到自己是个载誉归来的勇士,其实我更像是一个窃贼,来窃取这份原本未必应该属于我的荣耀。

在神庙里,我荣幸地受到了费雷罗大主教的接见。他是个精神矍、慈眉善目的长者,倘若脱去身上那件象征着荣耀和虔诚信仰的红色长袍,就和一个慈爱的祖父没有什么区别。首先他询问我是否愿意公开自己的名字,这个出人意料的问题实在人性化得让人感动,我甚至愣了愣神才意识到他在征求我的意见。毫无疑问地,我选择了隐藏自己的名字,这个举动赢得了大主教的称赞,使他格外诚恳地赞许了我的谦虚和恭谨――这种称赞让我觉得有些脸红。

紧接着,他亲自将一个盛着200金币的托盘送到了我地手中。还允许我在三件受到过神恩祝福的魔法装备中选取一件。

我没有选择那把魔法战刀,尽管我最希望得到它。这柄武器实在太过精美华丽,无论是分成三叉的刀锋还是镶嵌着秘银的护手都闪烁着七色的光辉,一看就知道不会是通过打怪升级、杀鸡剥皮这种“正当途径”得来的。我可不想因为它的惹眼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更不愿意绞尽脑汁编造一段谎言以搪塞这把战刀的来历,所以不得不忍痛放弃了它。

基于同样地原因,我也没有选择那件同样不同寻常的铠甲。最后,我只有选择那双看起来很俊俏、但造型又不是那么夸张的黑色战靴――“风精灵的足迹”。

当我刚把靴子拿在手里地时候,就知道自己选中了一个了不起的魔法装备:这是一双镶嵌着厚重金属片的战靴。能够为我额外增加防御力,可它拿在手里地感觉是那么的轻,如果不是因为摩擦引起的触觉,我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除了防御力地增加。这双靴子还可以给我增加300的生命、敏捷、63点力量和百分之五地移动速度加成。除了这些之外,这双靴子上还被至高神地宠儿、旅行者与信使地守护者、风和速度神杜比西斯亲自祝福过,永久附加了一个“英勇闪现”的战斗技能,而且一点也不耗费我地斗气值――这意味着我穿上它之后。也可以像那些魔法师一样,施展出一个类似“定向移动”的技巧。不过和他们不同的是,在使用“英勇闪现”之后,我的第一次打击将肯定出现暴击效果。

这原本应该是鼓励一个战武士更加勇敢地投入战斗的技能――在别人意想不到的距离上发动突然袭击、然后用暴击制造巨大的杀伤力。抢得战斗的先机。不过在我看清这个技能后的一瞬间,满脑子里想得都是如何利用这个它逃脱战斗溜之大吉的方法。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虽然这个技能的名字叫做“英勇闪现”。可等到我真正需要“闪现”的时候。一定不会是因为我的“英勇”。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个双靴子不但属性出众、而且还会根据使用者的等级提升而不断进化。每当我提升五级,它的各项加成都会相应提高。而且还有可能衍生出新的技能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具有如此超凡特性的装备,它虽然没有传说中的神器那样毁天灭地的巨大威能,但也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稀有宝物了。

当我把这双“风精灵的足迹”穿在脚上之后,心中的那份贪婪和好奇忍不住蠢蠢欲动,不免揣测起那把战刀和那身铠甲的属性来。老实说,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不免有些后悔――别的赏赐或许会更好,我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是一种由欲望引起的、永远无法摆脱的愚蠢悔意,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很清楚,在这个时候无论我的选择是什么,事后都一定会后悔的――除非我从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选择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可那就无所谓选择了。

人生也正是如此,我们只能在无知中做出自己的选择,然后用自己的行动去验证它。

有时候回想起这些,我们或许会犹豫、会迟疑,会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如果那时我如何如何……”许多人都会陷入这样的猜想之中,可终究,他们还是失却了证明这些猜测的机会,只能走过已经铺在脚下的这唯一一条道路。

……

“万岁,我的速龙已经杀够了,任务完成……”长弓射日得意洋洋。

“该死的矮子,你使诈!我都把它打得只剩下半口气了,你居然用远程攻击来抢怪……”牛百万愤怒不已。

“着什么急啊,你不是也只剩下三只了嘛,我陪你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就是了……”已经转职成虔信者的矮人牧师拍打着牛头人圣骑士的大腿根部――嗯,他也只能够得着这里――安慰地说道。

“把你的手从那个地方拿开……”牛百万怒火中烧。

“啊?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长弓射日一脸地讪笑,转而对我喊道:“……杰夫里茨,你的任务怎么样了?还差什么没打?”

他的叫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我抖擞了一下精神,看了看我的任务记录,一边走一边回答道:“快完成了,还差两枚的心脏。”

在行走时,我并没有忘记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掩饰着脚下这双靴子所带来的加速效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