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九章 三对三

第七卷 合服 第五十九章 三对三

本书:独游  |  字数:5100  |  更新时间:

停下!”在我们三个人完成了任务、正走在回城路上忽然拉住牛百万和长弓射日的身体,喝止了他们的脚步。

“怎么了?”牛百万疑惑地问。

“嘘……”我打断了他的声音,伏低了身体,凝神望向前方。

三条陌生的身影悄然出现在草原前方,正不急不缓地向着我们走来。由于距离太过遥远,他们的名字我没法看得很真切,只能看见他们每个人的头上都顶着两行长短不一的模糊小字――可以肯定的是,草原上野生动物们的名字绝不会像这样怪异地排列。

名字的长短和排列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最为重要的是,这三个名字都是由鲜红的颜色写就,那血一般的色泽隐隐发亮,即便是在这么遥远的距离上,也能让我感受到危险迫近的强烈征兆。

要知道,根据每个生命的灵魂状态不同,他们头顶的名字也会显示出不一样的颜色。那些温顺无害的小动物们,他们头顶的名字就会呈现出安全的浅绿色,而那些有一定反击力量的普通食草动物,他们的名字则是黄色或是褐色的。名字的颜色越深,说明这个生物对你的敌意越强、威胁也越大。当你看到某个人或是某个动物的名字是红色的时候,你最好把你的武器放在你随时都拿得到的地方,因为一场战斗已经靠近你的身边了。

理所当然地,末世帝国子民的名字在我们眼中同样也是红色地。战争决定了我们难以调和的敌对立场,我们必须随时警惕着敌人的出现。而此时出现的这三个人影,毫无疑问就是来自帝国领地上的侵略者。

“你看见什么了?”长弓射日瞪圆了两个小眼睛,摇头晃脑地边看边问。

“帝国的人,有三个……”我回答道,“……正向我们走来。”

“在哪了在哪了……”牛百万好奇地大声嚷嚷着,“……我怎么什么也没看见?”

我解下佩在腰间的“望远镜”,递到牛百万的手里:

“带着这个你就看得见了。”

当“望远镜”在牛百万和长弓射日手里转过一圈、重新回到我手中的时候,那三个身影已经走近了不少。让我终于能够辨明他们地身份:

走在最右边的是一个恶魔族的四十三级狂战士,他的身型比牛百万稍显瘦弱,身上地青铜铠甲从他的左肩斜斜覆盖下来,将他的左胸、整条左臂和小腹紧紧包裹起来。但整个右肩和右臂却完全裸露着,袒露出赤红色的粗大肌肉,彰显着他地勇武刚强。他的背后斜插着一把长柄砍刀――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武器,因为握柄太长。所以很难自如地挥舞,攻击的速度也很缓慢,但如果你因此而轻视它地话,它强悍的攻击力和超长的攻击范围一定会让你吃足苦头。

传说中。恶魔族是一个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地邪恶种族。或许是受到追求强大力量、满足破坏欲望地种族天性地驱使,这个种族的男性成员远比女性要多得多,人口比例几乎超过六比一。这就使得这个种族中男性获得配偶地几率变得非常渺茫。种族繁衍的压力十分巨大。这一特殊情况在这个粗豪鲁莽的恶魔狂战士的名字上十分明显地表现了出来。他的名字叫做:男名牌本科城镇户口体健貌端无不良嗜好有固定住房年薪十万。

这个名字虽然远不如牛百万来的惊天动地、连篇累牍,但也是难得一见的长名了。虽然我不太明白他所谓的“名牌本科”、“城镇户口”是什么意思。可“体健貌端”云云的含义却非常明显。显然这个恶魔狂战士的父母高瞻远瞩、用心良苦,早在他出生时就给他的名字打上了鲜明的求偶印记,让他在残酷的种族繁衍竞争中赢在了起跑线上。

走在最左边的,是一个面颊细长、紫色短发的女性吸血鬼。她的眼眶四周涂抹着蓝黑色的闪亮眼影,两只大眼睛闪烁着媚人的光泽,下唇不四露出两枚细小洁白的獠牙。她身上披着一套艳红色的皮甲,背后反插着两支轻刺剑,腰间悬挂着一把银月琴,一身装束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让人猜不透她的职业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个四十四级的剑舞者。或许你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惭愧的,因为这原本就是一个很少见的职业。

剑舞者是吟游诗人的一个转职职业。作为一个艺术之美的拥护者和音乐魔力的拥有者,吟游诗人也有三个转职方向:那些歌声昂扬、振奋人心的英雄组歌唱颂者,将会转职成为“北地诗人”,用他壮怀激烈的咏叹调去激发战斗伙伴们的潜力,为他们加持各种辅助状态;而那些喜欢流行小调、歌声通俗轻快的吟游诗人,则可以转职成“小丑”,在战斗时用自己的歌声魅惑敌人,为他们加持种种不利的状态,让他们变得迟缓脆弱。

在组队冒险时,无论是“北地诗人”还是

”,都是很受欢迎的冒险职业。他们本身的杀伤力可以通过自己的战歌使整个队伍的战斗力大大提升,如果使用合理,绝对会收到一加一大于二的良好效果。

相较而言,“剑舞者”是吟游诗人中的独行侠,他的绝大多数战歌只会对自己产生效力,提高自己的速度、力量等等数据,却无法更好地帮助队友。除此之外,剑舞者通过自己对音乐领悟能力的不断加深,还掌握了一种充满节奏和韵律的“剑舞”之术,是一群能够在剑刃上独舞的优雅武者。他们对于剑道的理解独辟蹊径,任何一柄普通的长剑在他们手中都会产生超出本身质地地威力。那些传说中的伟大剑舞者甚至能够用一柄只加五点攻击力的初级长剑制造出比高阶魔法利器还要巨大的破坏力。

不过这个女性吸血鬼之所以会成为一名剑舞者,恐怕不是因为受到了音乐之神的引导,而是受到了先天条件的限制,不得不选择这个不必大声吟唱的转职职业。

口吃跑调还忘词,这是她的名字。我不得不说,一个有着这种名字的家伙能够选择吟游诗人作为自己地职业,这是需要不小的勇气的。而当这家伙是一个女性时,这份勇气就只能用“彪悍”来形容了。

走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四十四级地亡灵魔法师,他的名字是“此人已死.有事烧纸”――一个很适合于亡灵的名字。水蓝色的魔法长袍和一支不时撒下些许冰晶地长杆法杖说明他和妃茵一样。是一个专精于冰系魔法的法师。

他们的头上并不是只有这三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在他们每个人名字地下方,还都带着长长的一串一模一样的红色小字:作风强硬又红又专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末世帝国枯萎之地城镇管理小脚红袖章纠察大队。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反应过来,这大概应该是他们所属地同一公会地名字――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愕然地公会名。

这三个来自枯萎之地的冒险者渐渐地走近,恐怕再有两三分钟地功夫。他们也就能发现我们的存在了。

“怎么办?”我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同伴,低声问询着他们。

“有什么好想的?把他们杀光了再说!”长弓射日兴奋地舔了舔嘴唇,长满了棕红色长胡子的肉脸蛋不由自主地堆起一层险恶的笑容。

对于狂热好战的矮人族虔信者来说,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不具备任何思考的价值。不要说前面只有三个敌人。哪怕是三十个、三百个敌人正向这边走来,这个鲁莽的战争狂人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拎着棍子冲上前去“哼哼哈兮”狂捶一通,直到把自己的魔力耗尽……呃……当然……最后再被人狂捶到死。

牛百万并没有急于决定,而是又把我的“望远镜”借了过来。瞄着那三个人又观察了一阵,这才把“望远镜”又还回到我的手中,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他们三个……比我们都要低上三四级……”牛百万虔敬地低下头去……

……然后兴冲冲地把他的黑曜石柱扛上了肩膀。脸上挂满了欺软怕硬的欢快表情。

看看吧。这就是法尔维大陆上最圣洁、最高贵、最有风度的“骑士中的骑士”的真实面目。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要是枯萎之地的战士们都有这家伙一半的邪恶。法尔维大陆早就被他们荡平了也说不定。

我们迫不及待地冲向那三个送上门来的倒霉鬼,在我们心里,早就把他们当成了可以任意揉捏的软柿子――并不是我们太过轻敌,对于这些涉空者来说,三四级的差距意味着很大程度的灵魂力量优势,我们无论是攻击力、防御力还是本身的生命力都大大占优,更何况,根据刚才的一番观察,我们在装备等级上也占了不小的便宜,在这种情况下交手,我们要是输了那才真的是见了鬼了。

果不其然,那三个末世帝国的家伙看见我们突然出现,完全乱了阵脚,手忙脚乱地摆出抵抗的架势。一看就知道他们没什么战斗经验,衣甲单薄的魔法师居然站到了最前面,狂战士和剑舞者毛手毛脚地杵在魔法师身后,完全没有替战友抵挡攻击的自觉。

借助战靴“风精灵的足迹”的帮助,我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头,长剑一挺,一个“威武冲击”迎着那个剑舞者杀了过去。

见我逼近,那个吸血鬼小妞连忙低声吟唱起一首短小的战歌来。她的歌声轻灵飘渺、若有若无,听起来十分悦耳,既不口吃跑调、也完全没有忘词的迹象。事实证明,她那个糟糕的名字根本就是名不副实。

跟随着歌声的旋律,剑舞者的身躯也轻柔地摇摆起来。尽管我站在敌对的立场上,但我也不能不承认,她的舞姿颇为优美,柔软的腰肢有韵律地扭动着。将全身地肌肉都牵动起来,犹如一支曼妙的花朵在随风摇曳。

随着舞姿的不

,剑舞者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在我的眼中,了的身躯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身后仿佛还拖着一截摇摆不定的虚影,就好像在她的身体之外又附着了一层妩媚地薄纱,飘然欲起。

这个技能是回旋之舞,在战斗时能够提高自己的敏捷,并且让身躯在舞动中产生残像。提高闪避敌人攻击的几率。

不过,战斗的技巧弥补不了我们之间灵魂等级地差距。我一剑刺去,依然是血花四溅,这个女性吸血鬼顿时损失了一百多点的生命。她痛叫一声。挥起双剑猛烈地向我反击。

剑舞者的剑术确实颇为独到,无论这个吸血鬼的攻击多么凶悍,却始终都能保持着优美地姿态,将一丝艺术之美不着痕迹地融入到了残酷的战斗中。短短片刻之间。我的肩头、手肘和左肋已经连着中了三剑。

不过,没有足够的攻击力作为后盾,她地凌厉攻势对于我来说终究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而已,最多只能带来几处皮外伤。根本不具备足够的威胁性。仗着铠甲坚固、防御强悍,我拉开了架势蛮横地和她对攻起来。在力量占据绝对优势地情况下,这种蛮不讲理地无赖打法恰恰是最容易奏效地。三五个回合一过。我就牢牢抓住了战斗的主动权。那个吸血鬼剑舞者只能依靠敏捷地身法暂时摆脱我的攻击抽空喝上一瓶生命药剂。这才能勉强坚持战斗下去。

“杰弗里茨,你这家伙可真无耻。居然欺负一个女孩子,人家可比你低三级呢!”牛百万一边大声嘲笑着我,一边抡起打石柱兴高采烈地砸向面前的恶魔狂战士――这头贱牛可比这个想老婆想得发疯、连名字里都写满了求偶信息的可怜恶魔高了四级还多,我实在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立场能够这么理直气壮地指责我“无耻”。

就在牛百万分神冲我怪叫的功夫,恶魔狂战士大吼一声,一道强劲的力量从他的身体里爆发出来。顷刻间,他原本就粗大结实的肌肉立刻变得更大了一圈,而且血脉贲张、遒劲饱满,原本深褐色的眼球变得炽热红灼,仿佛即刻就要滴出血来似的。

“来啊,同你死过!”恶魔狂战士呐喊着扑向牛百万,他手中的长柄砍刀舞得虎虎生风,攻击速度明显提高了不少。

狂战士之所以被称为“狂战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必须能掌握狂战士的看家本领――“狂暴”。一旦使用了这个技能,在一定时间里,狂战士原本就惊人强悍的攻击力还会进一步提高,速度也会得到极大的加强。当然,他们也必须为这短暂的强大付出代价,在狂暴期间,他们的防御力会降低许多。

进入狂暴姿态的恶魔狂战士将手中的砍刀恶狠狠地劈向牛百万,指望着自己的强力技能能扭转眼前的不利局面。他可没有想到,就在他举刀欲砍的时候,牛百万的口中迅速地念过一段咒语,然后高举左手,一层金色的神圣魔法光罩顿时覆盖了他的全身。

“噗!”砍刀重重地劈在光罩上,发出破败的摩擦声,无功而返。

牛百万毫发无伤。

“忘了告诉你……”趁着狂战士防御薄弱的时候,牛百万不依不饶,抡起黑曜石柱猛砸,一边砸还一边得了便宜卖乖地奸笑着说,“……其实,我是一个圣骑士!”

在着三个敌人中,最郁闷的大概要算那个亡灵族的魔法师了。遇上了长弓射日,他以前对付施法者的战斗经验完全失去了参考价值。我猜他这还是生平头一回遇上追在他屁股后面挥舞着棍子砸人的虔信者,偏偏这个矮子的攻击速度快得超出了常识,任何一个准备时间稍微长一点的魔法他都不敢使用,生怕被长弓射日抓住机会砸个满脸开花。

终于,亡灵魔法师“此人已死.有事烧纸”抓住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一记“冻结术”把长弓射日冻在原地无法动弹。正当他长吁一口气,打算拉开距离用远程攻击的法术磨死这个暴力虔信者的时候,长弓射日双手在胸前交叉,大声念诵咒语,手中发出一道充满圣洁神力的魔法光剑,追着亡灵魔法师的屁股就射了过来。这正是普通虔信者最拿手的攻击法术:“神赐利刃”。

无论是远攻还是肉搏,长弓射日样样拿得起放得下,打得亡灵魔法师彻底没了脾气。

这完全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我们从一开始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如果一切都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用一场屠杀来宣告自己的胜利。就在我们陷入了战斗带给我们的慷慨热情中、畅想着获胜之后的快意和荣耀时,我背后的空气中似乎忽然产生了一阵不正常的波动,一道凉飕飕的轻风抚过我的脖颈,让我猛地心生警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