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六十章 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第七卷 合服 第六十章 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本书:独游  |  字数:4022  |  更新时间:

当我面对着那个名叫“口吃跑调还忘词”的女吸血鬼一记记重剑将她逼得步步后退时,忽然间,我的脖子后面掠过一道凛然的寒意,一层浓密得有如实体的危险杀气触动了我的神经,让我全身寒毛倒竖。

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的肢体在第一时间顺从了我的直觉,猛地右前方扑倒过去。在向前扑倒的一刹那间,我感到左侧的空间仿佛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扭曲,在一个透明的轮廓内,不少事物的形状都被拉长或是揉扁,产生了一些不规则的变化。而这个透明的轮廓本身,看上去似乎是一具人体的模样。

尽管我的反应已经不算迟缓,可毕竟还是晚了。转眼间一件冰凉而锋利的金属制品狠毒地刺入了我的后背,而后向下猛地一扯。一阵巨大的疼痛瞬间充满了我的整个躯体,一刹那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全身都已经被撕裂开来了似的。

无需猜测,我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很显然,就在片刻之前,一个高级别的刺客已经使用“匿踪”的技巧悄悄接近了我,趁着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对我发起了偷袭。

我一转身,一个身着骨甲、身躯佝偻、手持一长一短两把利刃的蓝皮巨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他头顶的灵魂标识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做“谁敢比我丑”,和那三个被我们伏击的家伙隶属于同一个冒险者公会。

怎么说呢,这个巨魔刺客的名字原本带有某种宿命论地神秘感、充满高雅诗性的自嘲风韵和辨证思维的哲学意味。可用在他的身上却是完全彻底地贯彻了写实主义命名手法。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相貌这么丑陋的家伙:唇边的两支獠牙上布满了裂纹,有几个地方还有残缺,就像是块被风化了的石头;左侧的脑袋秃了一片,右边亚麻色的头发却像野草一样疯长着,从脑门一直长到了下巴――哦,我看错了,那是胡子;鼻子上穿着两个巨大地铜环,两边的耳朵上也都打着一串小一些的铜环,总计不下二十个。看起来如果他还想再多扎两个耳环的话恐怕得考虑往脸皮上打眼――那两个耳朵密密麻麻地,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地方了。

我无法准确地估算出他究竟有多高――如果他全身都能够站直的话,或许比牛百万还要高出一头。可他的腰始终佝偻着,几乎从脊椎尾骨开始就完全地折叠了过来。这使得他地脑袋所处的位置比我还低了半头――我很怀疑是不是因为脸蛋子的铜环太多太重了,以至于把他坠成了现在这副超级罗锅腰的模样。

“老公,你可来了!”看见巨魔刺客现形,吸血鬼剑舞者终于松了一口气。欣喜地叫了出来。

老公?看着英武俊俏而又不失娇媚地吸血鬼小妞,再看看獠牙都快要扎到脚面上的猥琐巨魔,我和我的同伴们不由得大为震惊。

“可惜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长弓射日忍不住说出了他地心里话。这同样也是我地心声。

“嗨,这事和‘牛’没关系!”牛百万对自己地种族成分始终耿耿于怀。

“呵呵,俊男美女看多了也烦。选个长得磕碜的调剂调剂也挺好。”对于长弓射日地出言讽刺。谁敢比我丑并没有生气。而是面带笑容地解释起来。出人意料地,这个巨魔有着与他相貌截然不同的温和嗓音。说起话来也很和气――可手上却丝毫不停,一把匕首一把短剑就像两条毒蛇一样拼命往我身上钻来。

巨魔刺客的加入立刻彻底扭转了战斗的局面。我们三对三还能掌握主动,可以三敌四就立刻落在了下风――更何况,这个新加入战团的暗杀者还是个四十九级的高手。

我现在心中大悔,直懊恼自己挑错了对手,选谁不好,偏偏选上了这家伙的老婆,现在被他一直追杀,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这时候,那个吸血鬼剑舞者的生命力恢复了一些,也挺剑再次加入了战团。我以一敌二,顿时险象环生、叫苦连天。要不是我本身防御力足够强悍、他们的武器杀伤力又不是很强,恐怕我现在早就成了一具死尸了。

正在砍杀时,巨魔刺客谁敢比我丑忽然挥手撒出一把闪亮的魔法粉末,然后他的身体就逐渐隐没在这一片刺眼的空气中了。他再次藏匿起自己的身体,让我心中一阵恐慌。一个越来越紧迫的直觉告诉我,当这个丑陋的汉子再次现身的时候,他带来的将会是是致命的一击。我拼命想要逃脱这个险境,可剑舞者小妞却死死缠住了我,让我一时无法脱身。

“咣!”猛然间,我的头上被一根木棒用力敲了一记,顿时头痛欲裂、全身瘫软。经我亲身试验证明,脑袋和坚硬的钝器发生激烈碰撞时会变得非常疼,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

我知道自己中了刺客的一记“闷棍”,在三秒钟时间里无法动弹。这相貌极不搭配的两口子很好地利用了这三秒钟时间,当我恢复知觉时,我的生命就只剩下不到一百点了。这样的生命值,恐怕我就连一轮攻击也承受不住了。

总算我还有一个保命的技能,教会赐予我的战斗奖赏在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了它的最大功效。在这千钧一发的要命时刻,我发动了“风精灵的足迹”附带的“英勇闪现”技能,只一瞬间的时候,我就站在了距离那对末世帝国夫妻十米开外的草坪上,安全逃离了战场。

见我仓皇逃跑,长弓射日和牛百万也同时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他们高举左手,不约而同地召唤出了“圣光护佑”地无敌魔法防御罩。转身立刻抱头鼠窜,全然不顾对手的武器魔法敲在屁股上一路“砰砰”作响。

“点子扎手!”长弓射日义正词严地高呼。

“风紧,扯呼!”牛百万也一边跑,一边正容大喊。

果然不愧是经过严格筛选和训练的至高神的“职业信徒”,就连逃跑的架势都是那么整齐划一、有章有法。尤其是他们叫嚷的内容,

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清晰,却又让人根本无法理解,充秘的高尚神性,想必是向至高神祈祷的某种“专业方式”吧。

“有种地就给我们站住!偷鸡摸狗。打不过了就逃跑,算什么本事!”四个敌人紧紧地追在我们身后。那个狂战士暴跳如雷地高声喊着,看起来不让他亲手宰了我们恐怕难以消弭他心头的恨意吧。

“一听这话就知道你是个菜鸟。我卖你一个乖,告诉你。打不过能跑得掉可是很大的本事,没本事的人可是既打不过又跑不了地!”牛百万一边逃跑一边坏笑着调侃道。

“你们跑得掉才怪!”亡灵魔法师森冷地对我们说道。他忽然施展出了“定向移动”的法术,身体陡然从原地消失,唰地一下凭空从我们身后闪现了出来。而后双手一张,一个冻结术立刻笼罩了我们四周。

一层次冰蓝色的寒霜立刻从天而降,覆盖在了我们的身上。牛百万这一次运气出奇地好,对这一次魔法攻击居然产生了抵抗效果。完全没有被冻结。而我在中招之后彻底放开了“风精灵地足迹”的加成效果,速度并没有降低多少。

不过长弓射日可倒了大霉,他身中冰冻。速度立刻迟缓了下来。与身后追兵的距离立刻被拉近了不少。幸亏亡灵魔法师“此人已死.有事烧纸”害怕被我们围攻。在施完法术之后立刻退了回去,否则要是被他缠住脚步。我们的矮人虔信者一定性命难保。

巨魔刺客谁敢比我丑看见长弓射日掉队,立刻欢呼了一声,伏低了身子猛然加速。顿时,他地脚步变得无比轻捷,脚尖只在草坪的表面轻点一下,整个身体立刻远远地向前弹射出去。在他的极速奔行面前,草原上游荡地风似乎都驯服地拜倒在他地脚下,任他驱使、由他驾驭。

幸亏这“冲刺”地技能只能持续八秒钟的时间,谁敢比我丑只是赶到了长弓射日背后地两步处,还没有追到攻击范围之内。可即便如此,这个危险的距离也把长弓射日吓得嗷嗷直叫,只可惜他那两条小短腿无论怎么努力,最多也就只能和巨魔刺客保持着现在的距离。

虽说面对战斗,我们的矮人虔信者所表现出的狂热喜好一向不是那么清醒,可他毕竟还不是个彻底的疯子,面对死亡他还是会觉得害怕的。尽管对于他来说,死亡不过就是一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可生命毕竟还是宝贵的,能不死还是别死的好吧。

“救命啊!帝国的家伙杀人啦!”身后传来了长弓射日杀猪般的嚎叫声。

“哼哼,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谁敢比我丑慢条斯理地说到,脚下却是一步也没停。

“破喉咙、没有人,你们在哪啊,快来救我啊!”长弓射日仍不死心,扯着他的破锣嗓子继续喊。

“呃……”谁敢比我丑一时气结。

“大哥……”听到后面的追兵没了声息,长弓射日居然满口胡言乱语地告饶起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的幼子,中间还有一个只会花钱不会挣钱的败家老娘们,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对于你的遭遇,我也实在是很同情啊……”谁敢比我丑一边伸长了胳膊想要砍长弓射日一剑,一边真诚地说道,“……可是你们刚才欺负我老婆,我总得替她报仇吧。你帮帮忙,站住了让我杀,我保证,只杀三次,杀完就走人,绝不守你的尸体,怎么样?”

“不就是个老婆嘛。凭着老兄你相貌……那个……啊,是吧;一表……那个……啊,那啥……”回头看了看巨魔刺客的面容,长弓射日语焉不详、口不对心地说道,“找个三宫六院的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必要听一个小妞的指示啊。”

听了长弓射日的话,那个吸血鬼剑舞者“口吃跑调还忘词”面色顿时一寒,在后面冲着巨魔刺客大声命令道:“老公,你要是能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杀三次,往后三个月的碗我就替你刷了。”

“报告首长,坚决完成任务!”巨魔刺客听了这话大喜过望,和蔼可亲地对着长弓射日说道:“大哥帮个忙,求求你让我杀三次吧。”

长弓射日面色惨白,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们还真是两口子啊?”

谁敢比我丑嘻嘻一笑:“结婚三年了。”

长弓射日立刻大声哀号起来:“大姐,刚才打你的人可不是我,你受了委屈也不能迁怒别人啊!”

后面很快传来了女吸血鬼的声音:“你要是能让刚才打我的那家伙替你死三次,我就让我老公饶了你。”

“杰弗里茨、杰弗里茨,这里有两个人找你有事,你过来一下!”真的,长弓射日是我见过的最两面三刀的矮人。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当我是傻子啊,还要死三次?只要一次我就彻底魂飞魄散了。

“啊,你小子可真没有公德心啊!”长弓射日声泪俱下。

切,我可不觉得能和随便找兄弟做替死鬼的家伙讨论什么“公德心”的问题。我瞥了一眼身边的牛百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步频,努力使自己的速度和他保持一致。

像这样逃了大概两分多钟,一个破败的村庄忽然出现在草原的右侧。这显然曾经是一个半兽人村落,已经废弃了许久。我猜这里大概是遭到了末世帝国军队的扫荡,十几栋东倒西歪的砖石房和茅草屋堆积在那里,四周还有几面坍塌毁弃的石质围墙,一片荒芜的景象,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