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七卷 合服 第六十一章 牛是怎么死的

第七卷 合服 第六十一章 牛是怎么死的

本书:独游  |  字数:3372  |  更新时间:

然出现的村庄吸引了我们的注意:我和牛百万对视了冲着那个村落飞奔而去去――在这片一马平川的打草原上,无论我们怎么跑也不可能摆脱身后的追兵。要是逃进那个村落中,借助复杂的地形,说不定倒能找出一条逃生之路。

翻过围墙,我们立刻东扭西拐,尽挑些崎岖的小路,向村子深处摸索过去。只拐了三、四个弯,我们就已经看不见追兵的踪迹了,只有身后不时传来的凌乱脚步声证明了我们的敌人还紧跟在后面。再跑过几个转角,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清晰,听上去倒像是敌人分兵追赶,搞得只有一个人跟在我们后面似的。

穿过一条前街,我们跑倒了一堵倒塌的围墙后面。我眼前一亮,发现前方有个仓库,里面乱七八糟扔了不少的木料,堆得倒是挺高,只要伏低了身子,完全可以隐藏起来。追兵如果不爬进库房,很难发现里面藏着的人。我纵身跳进了木料堆中,一转眼,却发现牛百万站在墙檐地下,直盯着面前围墙的缺口,高高举起了他的黑曜石柱子。

“牛百万,你在干什么?”我压低了嗓子问道。

“嘘……后面好像只有一个人,只要他一露头,我就给他一下狠的,吼吼吼吼……”牛头人圣骑士笑得很奸诈。

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在以前的冒险中,他就经常埋伏好。等我们把难以对付地野兽引到他的面前,进行突然袭击。我得说,我们的牛头人朋友当个圣骑士实在是有些屈才,以他一贯猥亵的性格和狡诈的头脑,做个游荡者去干那背后敲人闷棍的勾当才是正途。

可是,这个白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别……”我吓了一大跳,哑着嗓子想要制止他。

“小声小声!”他冲着我手舞足蹈,示意着我不要出声。

“快跑!”我冲着仓库后门的那条道路用力指了两下,示意他快点离开。

牛百万愕然地看了看那里。然后伸直了耳朵听了半天,然后一转头,冲着我耸了耸肩,似乎是在告诉我:那里没有追兵。我听错了。

我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拼命往自己的头顶指了指,示意他往上看看。

这头蠢牛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他原本地奸猾个性,傻乎乎地往仓库顶上看去。当然,他什么也没看见。

我大为恼恨,举起长剑在自己的脖子上来回比划,示意他危险将至。

他居然把他的那个大脑袋往石柱子上虚撞了两下。然后做出一副晕厥的鬼脸来。

至高神在上,性命攸关,谁他妈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啊!我真恨不得狠狠地踢他屁股两脚。

不过看起来。我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大笨牛。快逃啊。他们能看见你地名字……”这时候,长弓射日忽然从墙角的一口大水缸里伸出头来。大声叫道。嗯?奇怪,他不是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么?什么时候跑到我前面藏到这里来了?我居然没有看见他。

长弓射日话音刚落,一道血泉从牛百万的身后爆然炸起。紧接着,吸血鬼剑舞者、亡灵魔法师和恶魔狂战士一个接一个地越墙而入,抄起各自地武器就气势汹汹地冲他砍来。牛百万刚想施放“圣光护佑”的魔法,却被谁敢比我丑从身后一棒子砸晕,然后就成了一具固定肉靶,被各式各样的武器争相残虐。那堆人群中还不时传出诸如“让我再捅一刀”、“让开点,我还想再踹他一脚”之类的声音,显然那四个末世帝国地冒险者砍人砍得心情很飘逸。转眼间,高大的牛头人圣骑士就变成了一具挺拔的牛尸。

就算是这样,邪恶地亡灵魔法师也没有放过他,蹲在他身边撕着他地尸体大口吞食起来。这是亡灵族特有地一种种族技能,可以通过吞食敌人的尸体恢复生命力。不过现在“此人已死”地生命值明明是满的,他这样做显然只是为了泄愤而已。

“要是能做成肥牛火锅就更好了……”没过多久,牛百万的尸体就被他啃成了一堆牛骨头――也不知道这具骷髅架子的身体里哪来的空间容纳那么多的牛头。他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用力咂了咂嘴,显得意犹未尽。

希望牛百万复活之后不会因为自己突然减肥而感到苦恼。我心里这样想着。

虽然牛百万是我的伙伴和战友,但公允地说,他落到这个下场纯粹是活该倒霉、自寻死路。我想大家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没错,那堵墙确实遮住了牛百万的身体和那根粗大的黑曜石柱,可这个大蠢蛋忘了自己那个该死的名字是多么的长。那些野兽或是普通的原生者看不到人们头顶的灵魂标记,所以在对付野兽时他的偷袭百试百灵。可对于这四个末世帝国的涉空者来说,牛百万头上那一长串自吹自擂、恬不知耻的千古巨名,就像是平地里树起的一块超大号的广告招牌,就算是在黑夜中也是光芒万丈、熠熠生辉

得一直铺到天上去,让居住在天顶的诸神也知道他牛里。

与其说他是中了敌人的伏击而死,我觉得倒不如说他是自己蠢死的要更贴切些。

“这条大笨牛……”我心里小声嘟茏拧!

“解决了一个,下面就轮到你了。”巨魔刺客看了看窝在水缸里的矮人,不紧不慢地说道,“要是你刚才不出声的话,我们还真不一定能找得到你呢。”

长弓射日沮丧地摇了摇脑袋,慢吞吞地从水缸里爬出来,耸了耸肩膀:“谁让我是个好人,为了救朋友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呢。”说着。他冲着我藏身地方向喊了一声:“杰弗里茨,出来吧,他看见我们了。”

那四个人的目光立刻向我这边转来。

我心头大恨,就连一手掐死那个该死的矮子的心都有了。

我从木料堆里跳了出来,脚没着地就开始破口大骂:“你想当好人就当好人吧,干嘛非吧我拉上垫背?你被发现了,我可是一直……”

猛然间,我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那四个人一转过脸,长弓射日就撒开了两条小短腿。像个弹球一样冲着仓库后面的小路直奔出去。可一看见我跳了出来,他满脸地愕然,张大了嘴巴停住了脚步。

“……藏得好好的……”我茫然无措地把这句话说完了。

“杰夫?你真藏在这儿呢?”长弓射日话让我吐血。似乎……那个好像……刚才他指向我这里,只是为了引开这四个人的注意力。

“你不是来得比我早吗?我进来的时候你没看见?”我反问了一句。

“我一直蹲在缸里面。听到有声音连头都不敢露,谁知道是你们啊?后来听到没动静了才敢观察一下情况,结果就看见牛百万那个笨蛋了。”

我可不觉得这个暴露了自己位置的笨蛋有什么资格说牛百万是笨蛋。

而我居然被这个笨蛋骗得自投罗网,看来在这个“比比谁更笨”地愚蠢游戏里。我才是最终的胜出者。

我们的对话让四个敌人听得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他们爆发出剧烈的笑声,那个亡灵魔法师笑得下巴脱了臼。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下颌骨重新装上,恶魔狂战士笑得连站都站不稳了,吸血鬼剑舞者笑得花枝招展。连手里地剑都拿不住。而那个巨魔刺客的腰笑得更弯了。直接把脸抢到了地上。

要是他们四个能像这样一直笑下去,笑得肝肠寸断一命呜呼。倒是个不错的结局。可惜的是,他们地自制力比我希望的要强得多。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二位都在这里,那我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老婆……”巨魔刺客谁敢比我丑回头看了看他的吸血鬼爱人,伸出三根瘦长地手指头,“……刷三个月的碗哦。”

吸血鬼剑舞者肯定地点了点头:“说三个月就三个月!”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巨魔刺客带着三个同伴满脸歉意地向我们走近:“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们二位就请委屈委屈,替我刷了这三个月地饭碗吧。”

我很清楚即将迎接我们地会是什么样地结局,连忙对身旁的虔信者叮嘱道:“我没办法跑尸体,等你回来可一定记得要复活我啊。千万千万要记着,一定要来复活我啊!”

此时此地,长弓射日是我最后地依靠,除了他,我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延续我的生命了。我只能希望他有足够的正义感和责任感,满足我的愿望。

“跑尸体太远了,我还是喜欢让死神妹妹原地复活……”他的责任感实在是强得有限。

“你们还是一起到了复活点再聊吧!”恶魔狂战士急不可耐,挥着长柄大刀一马当先冲了出来。我很想告诉他,其实我是没有办法到复活点去的,不过看上去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嗖!”一道凄厉地破风之声凌空传来,紧接着我们眼前一亮,仿佛看见一道流星划过。转瞬之后,星芒熄灭,一道血色光焰喷薄而出,然后我们就听见恶魔狂战士捂着脑袋大叫了一声“哎哟”,一支精钢羽箭不偏不倚地正插在他的眉心上。

“嗨,杰夫,好像每次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总是遇到麻烦啊。”在东侧的一堵残墙上,飘来一个懒洋洋的男性的声音。我循声望去,看见站在那残墙上的,是两个高挑颀长的英挺身影。

(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技术性原因,小弦子和自己的电脑做了长达一周的殊死搏斗。今天好消息传来:我终于成功地被电脑病毒打败了。

虽然勉强还能打字上网,但电脑的其他功用基本上已经完全无法完成了。因此打算趁着明后天休息的功夫,找个传说中的高手帮忙搞定,因此有可能会延误这两天的更新,大家勿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