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四章 神爱世人,更爱牛头人

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四章 神爱世人,更爱牛头人

本书:独游  |  字数:6145  |  更新时间:

到卡勒镇,我、长弓射日和牛百万三个人纷纷找到各把已经完成的任务向他们交接完毕,领取到了属于我们的那一份酬劳。弦歌雅意和雁阵也跟着我们把整个镇子逛了个遍,修理好了身上的铠甲装备,也备足了各种药品。

卡勒镇是个规模挺大的城镇,人口众多,商业繁华,不亚于一座中型的城市。在这里寻求帮助的市民和商人也特别多,一般的冒险者在这里都能接受到不少任务。不过,这个热闹的集镇位于坎森平原的东部,面对着物产丰富的大草原,是捕猎者和皮货商人的天堂。在这里接到的任务,十有八九和捕猎有关,不是猎杀几头草原雄狮,就是扒几张蜥蜴的外皮。和雁阵这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在一起,弦歌雅意只能看着那些报酬丰厚的捕猎任务无奈叹息,可怜兮兮地接受了一个送信的任务。

这个任务需要他们穿越草原,去萨尔忒萨斯高地的提特洛城,把一个六十多岁、脸上的褶子比蝙蝠还多的中年贵妇的情书交给驻扎在那里的兵团参谋恩里克子爵阁下。

在弦歌雅意他们俩之前,我们早已经帮这位贵妇送过三封情书,并且亲眼看见了恩里克子爵阁下的容貌――那是一个年轻俊朗的英武军人,收到这些年龄足以当他祖母的情人写给他的情书时,他居然欣喜异常,对着写满绵绵情意的信纸亲吻个不停。我当场就感到自己身上地大颗鸡皮疙瘩砸肿了脚面。相信我,亲眼见证这段惊天动地的旷世畸恋。对于送信者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更过分的是,恩里克子爵只会给你十枚银币作为送信的报酬――这点零钱甚至还不够穿越大草原时靴子的磨损费用,而如果你还想乘坐公共马车回到卡勒镇,就不得不自己掏腰包补贴路费了。

面对这个举世无双的超级垃圾任务,雁阵居然饶有兴致,拉着弦歌雅意就一起上了路,而我和长弓射日则趁他们送信的时间制作穿甲弹,等雁阵回来的时候交给她。

在卡勒镇地炼金实验室里,我把一路上搜集到的材料分拣出来。放到魔法熔炉中搅拌,努力制造出更多的高能火药。长弓射日则坐在一旁,掏出形形色色的工具对着刚买到手地铜板又敲又打,忙个不停。已经完工的穿甲弹一排排地放在桌面上。比起普通的火枪弹药,这些特殊的子弹更加细长,弹头也更尖锐,只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刺痛地感觉――我可不想知道被这种东西一枪打在屁股上的滋味如何。

只有牛百万无所事事。在实验室里漫不经心地四处溜达,有时候走到我们身边看看我们的工作,不过很快他就会感到乏味,立刻又走到一边去。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啊?”这已经是焦躁的牛头人圣骑士第九次向我们问这个问题了。

“很快就好了。”我这也已经是第九次这样敷衍他了。

“可你刚才就是这么说地。”他不满地嘟茏拧!

“哦。是吗?我下次还会这么说的。”我白了他一眼。

他一时语塞,又耐不住性子地溜达到了别处,把门口桌子上的几件试验工具摆弄得乱七八糟。走到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转回了门里,十分烦躁地摸了摸头上地犄角。终于忍不住又跑回到我地身边问道: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啊?”

“你给我闭嘴!”终于,我和长弓射日地耐心消磨到了尽头,已经完全无法再容忍他这折磨人的絮叨劲了。我简直怀疑牛百万头上那对长角和身上那张粗糙地牛皮会不会只是一个精妙的伪装,如果我们用力把它撕开,也许会在里面发现一个饶舌碎嘴的半身人。

我们粗暴地把这个唠叨的大块头一脚踢到墙角中去,勒令他在我们完成工作之前不许再多说一句废话,否则我们并不介意把他那根超长的牛舌头割下来做条腰带。我们的恐吓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作用,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牛百万只敢畏畏缩缩地蹲在墙角里,用满含幽怨的硕大目光安静地瞥我们两眼,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在实验室的墙壁上郁闷地画圈圈玩。他那根手指又粗又壮,划在墙上不时发出破坏性的“咯吱咯吱”响声,我甚至有些担心,他万一把自己满腹的委屈都发泄在这堵墙上,把墙壁抠出一个打窟窿来就不好了。

不过好在很快我们的牛头人朋友就找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更好方法。

这个炼金实验室是由一个破旧的老瓦房改造而成的,房屋低矮阴湿、破旧不堪,地板比外面的路面还要低上一截。即便是在生物种类繁多的自然界中,能够适应这种恶劣地居住条件的物种也屈指可数,人类很不幸地占据了其中的一个名额,而另外还有一种不怎么受欢迎的小动物,也经常在人类不知晓的情况下未经许可就成为了我们的邻居。

我想你已经猜到我说的是什么了,没错,那就是――老鼠。

和所有阴暗潮湿、陈旧破败的老房子一样,这间炼金实验室里也居住这一个枝繁叶茂的老鼠家族。那些恼人的小东西经常从黑暗的角落里偷偷爬出来,然后趁你不备“吱”地一声飞快地逃窜到另一个角落中,然后没入隐藏在书橱或是餐桌后面的洞穴里。

正当牛百万蹲在墙角的时候,一只倒霉的老鼠刚巧从他身边跑过,牛百万随意地朝它拍了一巴掌,那只老鼠顿时凄惨地四脚朝天当场死去,灵魂化做一条纤细的白线射入牛百万的胸膛――它脆弱的灵魂为杀死它地“豪勇”的圣骑士象征性地增加了一点经验值。

立刻,牛百万就爱上了这个充满了挑战性的捕鼠游戏。他开始专注地观察房间的各个角落。寻找老鼠出没的痕迹。起初,这些老鼠迅捷的行动很是让他手忙脚乱了一阵,四五只老鼠接连逃脱了他的捕杀。但是很快,我们的牛头人圣骑士就掌握住了这些老

的规律,逃脱他捕杀地老鼠越来越少。再到后来,只老鼠能够活着逃脱他的魔掌……呃,牛蹄了。

对于牛百万通过虐杀一级的小老鼠来彰显自己强大武力的心理扭曲地行为,除了视而不见,我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方法来对待了。事实上。只要他不再继续虐待我们的耳朵,我们并不在乎他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干些什么。更何况,尽管提供地灵魂之力非常稀少,但杀老鼠毕竟还算得上是一件锻炼身体、提升经验、有益身心的健康工作。

这时候。一男一女两个儒和一个女性矮人结伴从窗前走过。他们走得挺快,我没能看清楚他们的职业和名字,不过在他们的名字下面都写着一模一样地一行小字,让我瞧了个真切。上面写的是:

“拔你长增高鞋垫VIP客户联谊会”。

很显然。这应该也是一个冒险公会的名字。从它地名字来判断,我猜这肯定是一个矮人和儒成员占据了大多数席位地公会。

“原来我们大陆联盟也有了公会了啊。”我随口说道。

“那次合服战役之后就开放公会系统了,听说现在联盟地公会已经快到二十个了吧。”长弓射日对我解释道。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说法似地,一个已经加入公会的半兽人战武士背着大斧正巧这时候从窗口走过。他隶属的公会名叫“上海老年斧头艺术表演团――前上海斧头帮”。

“说起来,刚才我们杀的那四个末世帝国的人好像也是属于一个公会的吧。”我忽然想到这一点。

“是啊,帝国那边的公会好像也有十六七个了呢。”长弓射日的消息好像比我灵通得多……

“咚!”一声巨响从旁边传来。把我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我们发现。“骑士中的骑士”牛百万阁下已经完全沉迷到了这个宰杀老鼠的暴力游戏之中了。在接连杀了四五十只老鼠之后。他已经不再满足于使用普通的攻击来解决这些弱小的生命,转而开始使用起他的技能来。神圣冲撞、惩戒之光、沉重打击、战争践踏……即便是面对强敌的时候。我也很少见到他如此大肆地使用战斗技能,对魔力的巨大浪费一点儿也不惋惜。如此众多的强力技能以如此密集的频率敲打墙壁和地面,这间房屋之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被摧毁,我只能将它归于至高神达瑞摩斯无所不在的伟大意志。

粗大的黑曜石柱挟着强烈的旋风抡过,宵小鼠辈无处遁逃,只能在圣骑士强大的战力面前束手待毙。看见这个景象,我忽然觉得,养猫未必是防范鼠患的最好方法,或许在家里养一个牛头人会是一个更好的灭鼠良方――当然,你可能要冒上一点点房子被他暴力拆除的小风险,可是,这世上无论做什么事情不都得冒一点风险么?

无奈地把鄙夷的目光从牛百万的身上收了回来,我们一面接着进行手中的工作,一面继续着关于公会的话题。

“这么说,现在的公会好像不是很多呀。创建一个公会很难么?”我好奇地向我的矮人朋友请教道。

“要求还是挺多的,像什么会长和两个副会长必须要达到四十五级以上啊、成员要超过二十个人啊、公会财产要超过五千金币啊、缴纳五百金币的建帮费用啊之类的。不过这些都还算简单,最难的是要必须得到一块‘信念之石’,有了信念之石才有资格申请建立公会。”我一直很纳闷,长弓射日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些消息的?

吵人的“哐哐”声不时从牛百万那里传来,弄得我几乎连长弓射日的说话声都听不大清楚了。我不满地瞥了一眼正沉醉于欺凌弱小的变态快感的牛头人,继续问道:

“信念之石?那是什么?在哪里能找到?很难得吗?”

长弓射日无奈地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怎么,老兄。难道你从来都不浏览主页地么?主页上都有通知的呀!”不等我问他这个“主页”是什么,他就继续说道:

“信念之石的获取几率是很低的,整个服务器一天最多只能出两块,帝国一块,联盟一块,而且还有可能一块也打不出来。它出现的地点完全随机,没人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玩意儿。不过,据说有些地方掉落的几率可能更高一些……老牛,你的动静能不能小点。我都快要听不见自己说话啦……”

训斥完喧闹得有些过火的牛头人圣骑士,长弓射日继续说道:“还记得那个‘一生执着于梦’吗?就是当初和老牛一起开无敌做挡箭牌的那个圣骑士,开放公会系统地第一天,他就认准了龙脊山脉的炽热洞窟。带着人连着刷了七次,结果果然刷出一块信念之石来。他创建的‘惩戒之锤骑士团’也是咱们服务器第一个公会。”

“那他的运气可真不错。”我羡慕地赞叹道。

“只靠运气可不行,人家可是花了很大工夫在公会上地……我说老牛,你不用对一只耗子使用神罚.星光这种群体攻击的超必杀技吧!”

牛百万半跪在地上。面前是他虔诚召唤神力降下的无数毁灭之光,那晶莹闪耀的光环把整个房间都映成了碧蓝地颜色。那只可怜的老鼠早在第一道星光降下的时候都被击成了一具鼠尸,没能有幸目睹这场至高神降下人间的璀璨光辉。听了长弓射日地痛斥,牛百万有些羞涩地看了看我们。面颊居然难得地泛起一层微弱的红光。

“加入公会有什么好处么?”我继续向消息灵通的矮人虔信者请教着。

“有许多事情还是很方便地,你升级技能需要地原材料有人提供,完成高难度地任务有人帮忙。买装备钱不够了可以借款。下副本的时候还能随时找到帮手。”

“既然那么好。那你怎么不加入一个公会呢?”

“有许多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你要提供被人升级技能需要地原材料。帮别人完成高难度的任务,借钱

买装备,随时准备陪别人下副本……”

“听起来好像是挺麻烦的。”我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最讨厌的是加入别人的公会,一点成就感和归属感都没有。就算要加公会,也是自己找几个朋友成立一个的好。”长弓射日补充说道。

“是啊,要是我们自己能成立一个公会,那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了。”我完全赞同长弓射日的说法。

“成立公会?哈哈,做梦吧,打到一块信念之石,比你在一天当中连续被雷劈中两次的概率还低。指望着咱们能打到一块信念之石,我还不如去买两张彩票碰碰运气呢。”

“哐当!”牛百万大概是终于厌烦了在房间里捕杀老鼠的游戏,终于把他的黑曜石柱仍在了地上,表情紧迫地向我们走来――在这之前,他恐怕已经杀了不下两百只老鼠。居住在这个房间里的老鼠家族还真是异常地繁盛,就算是损失了那么多亲友的性命,它们还是接连不断地出现在墙角,并且不知死活地持续让牛百万拍扁。

“长弓、杰夫,你们……”牛百万急切地想要开口说道。

“……我们马上就干完了!”我真的怕了这个牛头人圣骑士的唆劲儿,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忙不迭地打断了他的话,连声回答道,“……只要再等一小会儿就好了。”这一回我说的是事实,现在我已经把手中的原料消耗得一干二净,不可能再制造出更多的高能火药了。只要长弓射日再加把劲儿,把眼前这堆火药全部做成穿甲弹,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

“……可是,杰夫……”牛百万对我的回答并不感到满意,仍然不依不饶地继续说道。

“拜托,你还是有始有终地完成对着墙角画圈圈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吧!”长弓射日恨不得一脚把这个大块头踢进墙里面去。

“其实我已经……”牛百万看起来忿忿不平。

“我们都知道你已经等了很久,不过既然那么久都等了,你应该不介意再继续等一小会儿吧。而且,就算我们做好了这些子弹,不还是得等雁阵他们回来吗?”我竭力安抚着我们的牛头人朋友。

“可是我杀老鼠……”牛百万似乎觉得有些委屈。

“杀老鼠是件很高尚的工作,消灭四害、人人有责。而且杀老鼠还有经验拿。你不是快升级了吗?你看,只要你再杀……嗯……七万九千六百四十一只就够了,其实这也不是很多嘛。”长弓射日对牛百万消灭老鼠的英勇行为赞不绝口。不过他显然没有考虑到,如果这间破房子里如果真的藏着七万多只老鼠的话,与其让牛百万思考如何消灭他们提升级别,倒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如何逃命的好。

“我只是想……”牛百万不屈不挠地为自己争夺话语权!

“你给我们住口!”“让我们给他一个教训吧!”终于,我们的忍耐心彻底被消磨到了尽头,对这头饶舌牛的不满得到了彻底性的清仓大爆发,试图用强制性手段让牛百万重新学会如何保持沉默。正当我们一拥而上,三拳两脚把他掀翻在地,开始讨论究竟是用臭袜子塞住他的嘴还是用裤腰带给做个牛嚼子的时候,牛百万奋力挣扎,从我们坐在他身上的屁股底下好不容易伸出一只手来,手里拿着一块淡黄色的透明晶体,在我们面前努力挥舞着。

看见这块晶体,我和长弓射日瞬间进入了石化状态。

信念之石,蕴含着信仰原力的神迹之石,灵魂的瑰宝、勇气的源泉。获得他的勇士将会团结自己的伙伴,成为让人敬仰的领导者,开创一番伟大的事业。

以上就是这块晶体的介绍语。

“你……你从哪儿得到这个东西的?”在长弓射日之前,我还从没见过一个矮人的眼珠子能够瞪得比牛头人还大。

“唔唔……这是我刚刚打出来的……”牛百万声音沉闷地回答道――因为长弓射日的屁股正坐在他的脸上,所以他的声音没法不沉闷。

“从哪里打出来的?”长弓射日看上去快要抓狂了,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和我心里所想的同样荒诞的猜测,难道说是……

“这里除了老鼠,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可杀吗?”

居然是真的!

一道无声的惊雷撕裂我的头脑,彻底毁灭了我原本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的感官。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啊,说什么“辛勤复出总能得到等值的回报”,可有的人费尽千辛万苦、怀抱着满腔的热情和勇气,面对强大凶残的地狱炎魔复出了巨大牺牲才得到的稀世宝物,另一个家伙居然闲着无聊随手杀杀老鼠就毫不费力地拿到了手中。我生平头一次觉得,无上的至高神达瑞摩斯对待他创造的智慧生命也并不完全公平……

最起码从眼前发生的事情可以推断出,他对牛头人就显然更慷慨一些!

“你们……看清楚了没有?”牛百万用低沉的声音费力地对我们问道。

“看得很清楚。”我们如实回答道。

“那是不是……可以把你们的屁股……从我身上拿开了?”

我们这才幡然醒悟,刚才我们好像还差点把臭袜子塞进这个走运的牛头人嘴里。长弓射日站起身,愣了愣神,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灵光乍现似的对我们说道:

“我先下线一下,大概十分钟以后就回来。”说着,他的手中发出涉空者特有的魔力光辉,身体变得稀薄透明――这是涉空者正在穿越时空位面的乱流、离开这个位面世界的象征。

“你要上哪儿去?”牛百万急忙问道。

“……去楼下买张彩票!”长弓射日的声音渐行渐远,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消失,彻底离开了法尔维大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