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五章 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

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五章 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

本书:独游  |  字数:4081  |  更新时间:

……就叫做‘信息产业边缘化群体网际数码焦虑应激异化诱发的单向度自我伦理新思潮与构建网际无政府主义伦理道德体系研究中心’怎么样?”靠在大树底下举手发言的是弦歌雅意。这个博学的精灵最让我钦佩的一点是,以上这一长串话他都是以最标准的大陆通用语来讲述的,可我硬是一个字也没听懂。老实说,我很怀疑,如果让他现在再讲一遍的话,他能不能把这个名字一个字不落地复述出来。

弦歌雅意的话立刻引起了相当强烈的反响,最先跳出来表示反对的就是我们的矮人虔信者长弓射日:

“这个名字不好,书卷气太重,威慑力不足,我们应该有一个威武雄壮、能够让人望而生畏的强悍名字,比如说‘反攻枯萎之地全歼来犯之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之法尔维大陆联合公立陆军指挥学校首期函授班’怎么样?”

不管你们的感觉如何,反正我个人是丝毫没有从这个名字里听出一丝一毫威武雄壮的意味来。

“我反对,火药味太浓的名字不好,而且在野外容易引起帝国玩家的敌意,太危险了,而且这也不符合时代潮流。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冲突和战争只是局部行为嘛,我提议,就叫‘枯萎之地喀斯特地貌特色自然生态风光自助游旅行团’吧。”长三角摇头说道。

“我觉得……”

“我认为……”

“还是叫做……”

……

我们都知道,我们勇敢的正义之友、幸运神迹地彰显者和传播者、牛头人中的至高神信徒、猥琐鼠类的屠戮者和死敌――圣骑士牛百万――从一只死老鼠身上翻出了一块建立公会所必备的“信念之石”。尽管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至高神的意愿被曲解了的样子。可它毕竟还是确定地发生了,而且让我们对自己的未来浮想联翩。等到长弓射日不知道从哪里买完了那个不知是什么鬼东西的“彩票”重新归来、弦歌雅意和雁阵也完成了他们的送信任务回到卡勒镇之后,我们进行了一番简短地讨论,最后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由我们自己来组建一个全新的公会。

对此,我的想法是:既然至高神让这件不可能的幸运之事在我们手中发生,那他必定是有他地用意的,我们应当遵从神的旨意行事。

明确了近期的共同奋斗目标,我们五个人都翻开自己手中地冒险日记,开始翻检里面那长长的一串联系人名单。希望能够从中挑选出志趣相投的朋友,尽快凑足组建公会的人员数量。

让我们意想不到地是,对于组建一个新公会的事情抱有兴趣的人出乎意料地少,他们要么已经是某个大型公会地成员。无法在接受我们地邀请;要么则干脆地告诉我们自己是个懒散地人,在法尔维大陆冒险的时间并不多,而且也不希望受到更多地约束;还有一些人,他们并没有立刻明确地答复。而是非常有礼貌地告诉我们,如果有任何事情需要他们帮忙,他们一定会义不容辞,而这种承诺事实上是一种很有技巧地拒绝。言下之意是:加入公会的事情,就免谈了吧。

最终我们能够联络到的人并不多:牛百万第一个拉来了可爱的精灵族德鲁伊女孩“仙女下凡脸着地”;长弓射日找到了半兽人影贼长三角;我给已经不知道转职成了专精哪项技能的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发了一封邀请信函,可半天也没有收到回音。正当我对这份邀请彻底绝望了的时候。他的回函才万分不愿地姗姗来迟。告诉我们他“马上”就到――对于这个家伙十分扭曲的时间观念,我实在不抱太大的希望。

我还给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发出了一份邀请。可他立刻回信说另外一个朋友刚好正在邀请他加入公会,而他也已经同意了。正当我不得不遗憾地把他从备选名单上划去时,牛百万告诉我们,他成功地邀请到了一位儒吟游诗人的加盟,这让我立刻明白了降b小调夜曲所说的那个“另外一个朋友”是谁。

雁阵拉来了他的好姐妹妃茵――尽管长弓射日、弦歌雅意和我都和这位令人尊敬的人类魔法师小姐很熟,可都不约而同地把她放到了最后一个备选名单上,连她都不得不获得了邀请,可见我们是多么的无奈。

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也只凑齐了组建公会所需要的二十个人的人数下限的一半。没过多久,为了组建一个全新公会而聚集到了一起的人们就汇合到了一处,开始为了这个新公会光明而曲折的未来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最先引起讨论的,是这个计划中公会的名称问题。在大家高昂热情的推动之下,我们确实征集到了不少名字,可让人头晕的是,这些名字都是诸如“法尔维大陆奸夫淫妇痴男怨女你情我愿干柴烈火红杏出墙藕断丝连援助交际情感速配联谊会”、又或者是“德兰麦亚法律援助中心唯一认证有黑社会性质和严重暴力倾向的合法组织”、还有“伦理与道德的狭缝中追求爱与和平风靡无数同人腐女的末世君王达伦第尔陛下法尔维大陆联盟阵营秘密后援团”之类的东西。在这一轮一轮又一轮热烈而友好的争论中,我唯一的收获就是:我发现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是一些只会把名字起得古里古怪而晦涩深奥的家伙,会把名字起得短小明白的人,居然令人绝望地一个也没有。

很快,大家就发现关于公会命名的问题一旦开始讨论,就没有办法停歇下来。这个不幸的现实让大家很快达成了统一意见:不如把公会命名地事情暂时先放在一边,让我们考虑一下目前需要解决的其他问题。比如说――如何凑齐二十个人。

妃茵很快提议,给在场的十个人下达指标,让我们每个人都规定时限之内至少诱拐一个人入伙,如果如期完成了诱拐任务,就把这份成绩计入未来公会的贡献值之中;而如果逾期没能完成的

采取罚款的惩罚措施。尽管对于组建公会来说,“似乎并不专业,但用在这里却是相当的精准恰当。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提议,很快就一致通过了――此时我们都忽略了一件小事情:如果我们终究没能凑齐二十个人组建公会。这笔罚金要交给谁。不知为什么,似乎凡是接受了这个提议的人,在内心深处似乎都默认只有妃茵大小姐才是唯一有资格接受这笔罚金地人。

“可是,如果别人问起来。我们这到底是什么公会,那我们该怎么回答啊?”长三角忽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发问道。

“就叫‘同在一片蓝天下泛大陆野生动物生存权益绿色和平保护机构’吧。”雁阵忽然提议道,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话已经毫无预兆地成为了一场混乱的诱因。。

“那还不如叫‘老歌大家唱经典怀旧金曲爱好者歌友会’。”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是降b小调夜曲提出地建议。

“能不能叫‘一路发发发国际经济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派驻法尔维大陆办事处’?”妃茵忽然插嘴道。

“我看还是叫……”

“应该叫……”

“就叫做……”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现场重新恢复了原先嘈杂混乱的样子,各式各样又臭又长让人光是理解字面含义就起码需要发上两三分钟呆的诡异名字像匕首和投枪一样被掷来掷去,而事实上。它们存在的生命力比正确理解它们所需要地时间还要短暂,这些名字一旦被某个人提出,就会立刻遭到更多人的无情打击。立刻成为一个作废的备选公会名。被下一个同样愚蠢的名字取而代之。

“杰夫。你难道没有什么建议么?”终于,弦歌雅意从这场看起来没有最蠢只有更蠢地无意义的争论中暂时挣脱了出来。然后,他很自然地发现了这群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发表任何见解的正常人――我!

“我?”突然被问到,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回答他说:“本来我是希望公会能起一个类似‘夜风低语者’或者是‘无声之刃’之类又冷又酷地名字,可是现在看起来,我们和‘轻吟’、‘低语’、‘静寂’、‘沉默’之类含蓄矜持地冷静词汇实在是搭不上边,只是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地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而已。所以说……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适地名字来……”

听到我的回答,弦歌雅意忽然眼睛一亮,打断我说:“咦,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名字来。”

“不是这个,是上一句啦,上一句!”

“上一句吗?嗯……我说了什么?”

“你自己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话吗?”

“谁会把这样随口说说的话记得那么清楚啊!”

“就是那一句拉,我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来着?”

“哦,是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啦,怎么了?”

弦歌雅意猛地拍了一下手掌,转回头冲着仍然在七嘴八舌争论不止的人群大喊了一声:“大家都不要吵啦,杰夫里茨刚刚想到了一个好名字!”

刚才还如同一大群马蜂一样嗡嗡哄闹的人群“唰”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好像刚才的所有声响在忽然间就被某种奇异的魔法冻结成了冰块、再也无法在空气中传递了的样子。四周安静得就连风吹草叶的沙沙声都显得很嘈杂,这乍然出现的沉默气氛让我不留神吓了一跳。

八双疑惑和期待的目光同时望向我的脸,如果眼神也会像凸透镜一样聚焦产生热量的话,恐怕此时我的脸已经被烧糊了吧。我手足无措地看着身旁的弦歌雅意,自己心里暗自纳闷着:咦,我说了什么特别的话了吗?

“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怎么样?”弦歌雅意兴奋地说。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我越发纳闷了起来。我刚才被吵得昏昏沉沉的头脑此时还没有完全恢复清醒,不晓得弦歌雅意究竟在说些什么。

其余的人面面相觑,一开始都是一阵白痴般的愕然,渐渐地,有些人的脸上显露出了少许了然的表情,进而有了赞许的笑容。

“这样啊……”降b小调夜曲说道,“……虽说听起来有些古怪,可倒是很准确地把握住了我们共同的特点哟――我们本来就是一群闲着没事的人嘛,有事的话谁会来这里?”

啊?不会吧?难道说他的意思是……我有些脑袋发懵。

“而且一天到晚打怪升级,本来就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嘛!”长三角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什么跟什么嘛,他们该不会是打算……这也太荒唐了吧!他们还真是一群乱七八糟的家伙啊!

“而且我们刚才好像也确实是在七嘴八舌喋喋不休吧。”精灵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红着一张俏脸,对他们刚才的混乱行为做着深刻的反省。

“而且……”长三角四下看了看加入这个团体的人,最后终于死心地承认道:“……恐怕我们以后也会经常这个样子吧。”

“所以说……”

“于是……”

“这样看来……”

“我同意……”

“终于决定了吗……”

“名字确定下来,实在是太好了……”

救命啊!不要啊!以至高神洞察一切的如炬目光祈祷,这里除了我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正常的生命体存在了吗?

“那么……”弦歌雅意清了清嗓子,用热情洋溢的声音大声说道:“……我在这里正式宣布,我们公会的名字就叫做:‘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吧!”此处有稀稀拉拉的凌乱掌声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