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七章 一种叫做“小号”的灵魂状态

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七章 一种叫做“小号”的灵魂状态

本书:独游  |  字数:4875  |  更新时间:

经有人形象地说,人的学识就像是一个圆圈,在圆圈着他自己全部的知识,而在圆圈之外无限广大的部分,则是他未知的世界。一个人所知的东西越多,他的圆圈就越大,而他所接触到的未知世界就越广,他也就会因此而觉得自己越无知。

我觉得这实在是很有道理的比喻,尤其可以证明它的一点是,每当我们学会了什么新的知识的时候,我们不会觉得满足,而只会觉得惊讶,然后然不住对自己说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存在啊!”

而我现在,就在惊讶地对自己说:“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存在啊!”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小号”这种事情的存在。

“小号”又叫做“马甲”,准确地说,“小号”并不是某个具象的事物,而只是一种别样的灵魂状态而已,而要理解这种灵魂状态的奇异,就要进一步了解“涉空者”穿越时空位面这种行为本身的原理。

对于涉空者来说,穿梭位面的行为只能存在于意识状态――也就是灵魂状态――他们无法携带着自己的身体从其他的位面中直接穿越到法尔维大陆上来。在他们降临大陆之前,必须要先创造一具躯体作为容纳灵魂的容器――他们把这称之为“创建角色”――然后以这具躯体的姿态行走于这个大地之上。

这听起来很困难,但对于这些能够自由穿梭时空的伟大生命来说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他们并不是只能创建一个角色。而是可以创建两个。当一个涉空者选择了一个级别较低地躯体降临法尔维大陆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他的灵魂进入了“小号”状态,而当他选择了级别较高的角色时,灵魂就处在“大号”状态。

也就是说,“小号”和“大号”不一定是固定不变的,当“小号”的级别高于“大号”的时候,它也就自动升格成了“大号”,但是有些人还是习惯性地称它为“小号”,所以有时候会有某个人的“小号”比“大号”还大这种诡异的情况出现。

而且更让人难以想像地是。一个人的灵魂对他建立什么样的角色居然没有任何约束作用,他可以在大号成为一个大陆联盟的战士,同时也在小号成为一个末世帝国地法师,唯一约束他们不这样做的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忠诚心和好奇心而已。我们通常认为。一个人的性别决定着他地灵魂,反之亦然,可这些涉空者们却可以丝毫不受约束地在大号建立一个男性角色,同时在小号建立一个女性角色。

对于这一切。我只能说,这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我不是灵魂的游者、位面的穿行人、掌握了时空之秘地伟大旅行家,更不是可以随时随地在两种性别之间任意切换的人妖,要让我理解这一切。实在是太困难了。我对此仅有的一点不成熟地见解只是:当长三角问我是“大号”还是“小号”地时候,我犹犹豫豫地告诉他我是“大号”,而且声明恐怕也不会在有什么“小号”出现了。

而在我们面前地这个矮人大妈。就是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的“小号”了。实在让我想不通地一点是。当我得知他完全可以选择人类、精灵、半兽人、牛头人这些高大的种族时。为什么创建的角色不是儒就是矮人?

我对此能够得出的唯一一个结论是:这个对于音乐有着与众不同鉴赏能力的家伙,似乎对于自己的身高也有着十分偏执爱好。

“你在这儿干什么?”长三角疑惑地对面前这个一级的矮人牧师仓库也疯狂……降b小调夜曲……啊,算了,还是让我们称呼她头上显示着的名字吧――对着仓库也疯狂问道。

“我在招收新会员啊。”仓库也疯狂微笑着对我们说道。她的声音憨厚稳重,是纯粹的矮人族女性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和他还是降夜曲的时候仍然有些相似,但如果不是明知他们是同一个人的话,我是绝对听不出来的。长三角向我解释说,这是一种叫做“变声插件”的魔法装备的功劳――不过我实在没有看出来他把这个装备佩戴在了身体的哪个部位。

“你招收的新会员呢?”我问。

仓库也疯狂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摊开了两只手臂,炫耀式地对我们说道:“就是我喽!”

我还没有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长三角已经咬紧了牙关,愤恨地对他说道:“你这个死人妖,居然想得到这一招。”

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原来降b小调夜曲打算以仓库也疯狂的身份再次申请加入我们的新公会。虽然他们是共用一个灵魂的两个角色,但对于我们的公会来说,却是两个不同身份的人。就这样,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招

员的任务。

这真实一个让人赞叹不已的绝妙又龌龊的好主意啊!

不过,这样做并不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仓库也疯狂仍然面临这一个巨大的困难需要解决,而这也正是他找到我们的原因。

“你们得把我送到圣城弗雷斯希特去才行啊!”儒吟游诗人以矮人牧师大娘的姿态哀求着我们。

原来,如果我们要创建一个公会,就必须找到位于圣城弗雷斯希特的公会申请处。公会申请处就会在收取手续费、认证公会资产、核准信念之石之后,在门口贴住一张公告,告知别人这个公会申请成立的事情,同时征集公会成员的签名。如果在一天之内征集到了超过二十个签名的话,公会就创建成功了。而如果没有成功征集到足够数量的签名,那公会就创建失败。手续费也会被扣除一部分。

虽说圣城弗雷斯希特并不是一个很遥远地地方,对于我们来说路途也并不凶险,但如果想要到达哪里,至少也得到三十级以上才能保证旅途无忧。对于只有一级的矮人大妈仓库也疯狂来说,这一路上无论是三级的山猫还是六级的野狼,都是致命的威胁,更不用说二十多级的灰熊和毒蝎了――恐怕只有当初的牛百万才有这种的本事,在一级的时候就裸奔千里,几乎横穿了整个法尔维大陆。

所以。仓库也疯狂如果想要成功地在公告栏中签上自己地名字,就需要我们护送她到达圣城弗雷斯希特才行。

对于这个要求,长三角很痛快地就答应了下来,作为交换。矮人牧师大妈也答应了引领长三角的小号安全抵达弗雷斯希特。我虽然明知自己不具备创建小号的生理条件,但还是决定和他们一起完成这一趟旅途――反正在长三角拙劣的表演之下,我们地公会还没有成立就已经在里德城臭名昭着了,我对在这里招收新会员的前景算是彻底绝望了。倒不如换个地方去碰碰运气。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对于两个快要达到五十级的、经验丰富地冒险者来说,这段旅途十分地轻松,最多只不过算得上是一次小小的郊外远足。一路走来。我们既没有遭遇什么险阻,也没有碰到任何麻烦。虽说一路上有不少的野兽、山贼和末世帝国的爪牙骚扰,可在我和长三角地保护之下。矮人大妈仓库也疯狂没有遇到任何的凶险。反而在一次次可以称得上是“仗势欺人”的战斗中获取了大量地灵魂之力。连着升了四五级。保守估计,照这样地速度前进。等我们赶到弗雷斯希特城时,她恐怕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几级地经验丰富的冒险家了。

我记得我们离开里德城地时候,太阳刚刚升到天空的顶点,正是正午时分,而当我们并排坐在俄涅山脉西侧的橡叶峰上享用丰盛餐点的时候,天空已经走过一遍由明到暗的轮回,重新布满了晨曦的亮色。新生的太阳赤彤彤地从我们背后升起,将我们的影子投向正前方。

正如它的名字所表明的那样,橡叶峰是一座生长着为数众多的粗大橡树的山峰。这座山峰并不十分高大,我觉得与其称呼它为一座低矮的“山峰”,倒不如说它是一个略嫌高大的“丘陵”。

这里的地形并不十分险要,穿越山峰的小路隐没在橡树的倒影中,一不留神就会失去它的踪迹。可对于旅行者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在这座树木疏散的山林中,只要你行路的方向没有改变,迟早还会重新找寻回失去的道路的。

就在我们将携带的餐点一扫而空,充分恢复了体力,收拾行装准备完成最后一段路程的时候,长三角忽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手指前方压低了声音小声地提醒我们道:

“你们看!”

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两个人影在树林间时隐时现,正在一前一后地逐渐远去。因为有树木的遮挡,他们的名字和模样我总也看不真切,可即便如此,我的心里也不由得一紧:

尽管看不清那两个人的名字是什么,但即便是在这样的距离上匆匆一瞥,也不难分辨得出他们名字的颜色。我分明地看到,那两个人的名字是一红一绿两种色彩,而且尤其让人担心的是,那个红色的名字始终飘在绿色名字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不紧不慢地缀着。

面对这样的情况,任何一个思维能力正常的人都只会得出一个结果:一个大陆联盟的冒险者被我们的死敌、来自枯萎之地的侵略者盯上了,而他自己并没有发觉。那么或许不知什么时候,这个迟钝的旅行者就会承受从身后袭来的致命一击。

幸而这危险的景象被我们及时发现了。看着那个带着邪恶红色标记的名字缓缓地向前靠拢,在我血脉中流淌着的正义感和荣誉心

那间爆发开来,我的心中立刻腾起一道不可遏制的激身的骨骼和肌肉因为一个决定而充满了搏斗的力量。

我要救那个不知道名地同胞!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这个念头就无比清晰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我无法对一件即将发生的谋杀无动于衷。更何况将要亲手犯下这项罪孽的,还是一个残暴的侵略者、是这个整个大陆动荡也灾难的根源。

当然,我们的人比较多一些,打架会很占优势,这也是我毫不迟疑地要践行这项义举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两位同伴的眼中,我也同样看到了这份战斗地慷慨热情。如果说我还是在为被敌人盯上的那个同胞的生命安全担心的话,我身边地这两个家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们正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杀人的乐趣似的――不知这是不是巧合,好像我认识地人大都是一些残暴的家伙,对于杀戮生命的行为都很热衷。

而且不客气地说。他们也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如果让仓库也疯狂这个十级不到地矮人大娘一个人面对这种事情,恐怕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得越远越好,不被敌人发现就是她天大的幸运,更不用说还想去救别人地命了。

这也难怪。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兼具扶危济困地正义感和面对强敌地勇气的。要知道,就算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地话……

嗯……嗯……嗯……我恐怕也会当机立断地选择溜之大吉吧。

喂,不要露出这种轻蔑的表情,知道规避危险、保存有用之身的伟大智慧和普通的怯懦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

不管怎么说。在像现在这种占据绝对有利形势的情况下,我没有任何必要展现我预知危险、和躲避危险的眼光和智慧。我们三个人只是很有默契地相互点了点头,就立刻加快的步伐,向着前方的那一敌一友追赶了过去。

其实这两个人走得并不慢。我们原本很难在短时间内跟上他们。但好在他们执着地沿着崎岖盘旋的山路前进,绕了不少弯路,而我们却抛开了山路在林间穿梭。直奔他们的方向而去。因此没过多久。我们就悄悄地缀在了他们的身后。因为害怕太早惊动前面那个枯萎之地的家伙,我们没敢靠得太近。始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他似乎也一直专注于前方的猎物,因此并没有发现他自己已经成了我们三个人猎杀的对象。这样以来,在我们几个人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富含深厚哲学意味的独特景象,那些涉空者们管这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个时候,我终于看清了前面那两个人的名字。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人类剑客,对于他我们并不陌生。他的名字叫做“佛笑”,早在当初合服战役的时候我们就曾有过一面之缘。虽然从战斗技巧上来说,这个家伙很难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武者,但他大规模的交锋中却有着过人的观察力和决断力。在那场战役中,倘若不是他及时地站出来现场指挥,恐怕我们很难支持那么久的时间。

悄悄尾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男性黑暗精灵刺客。黑暗精灵往往比其他的种族更容易成为一名行走在阴影中的优秀暗杀者,行动敏捷和善于隐藏的种族特质使他们更容易领会到潜伏和偷袭的精髓。我们眼前的这个名叫“红狼”的黑暗精灵就是如此,他的脚步如山猫般迅捷而轻缓,落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虽然一路上紧紧地跟在佛笑的身后,可成为尾行目标的人类剑客好像丝毫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自始至终连头也没有回一下。

树林在我们的身旁不住向后退却,狭窄弯曲的山间小道逐渐变得笔直宽敝起来,原本简陋的泥土路也渐渐变成了铺着青条石的石质路面。前方不远处,树林投下的阴影已经无法再遮蔽阳光温暖的照耀,一团明亮的光汇聚在树林的出口处,圣城弗雷斯希特在道路出口处隐约投下自己高大洁白的身影,犹如一座云中的城堡,正沐浴着众神的光辉。

在这个时候,黑暗精灵刺客红狼大概发现一旦走出山林,自己的行迹就无法再继续隐藏下去,自己也将错过最后的偷袭时机。他终于按耐不住,于是突然加快了脚步,向前方的人类刺客步步紧逼。

这个大意的杀手并不知道,在他选择动手的一刻,我们的攻击已经迅猛地展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