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九章 国际主义战士

第八卷 公会 第六十九章 国际主义战士

本书:独游  |  字数:3801  |  更新时间:

须承认,我在之前的那一段描述中有一半来自佛笑自而另外一半来则自属于一个热血澎湃的年轻武者发自内心深处不可遏制的、富有浪漫主义英雄色彩的、虽然不尽不实的、但完全可以理解的合理想像……好吧,我承认,我想像的成分可能还要再多一些,也许是三分之二,大概是四分之三,但肯定占不了五分之四那么多――我以至高神的名字保证。

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的本质没有任何变化。一个人类和一个黑暗精灵成为了朋友。在那以后,他们时常通信联系,结伴冒险。虽然在冒险中经常相互误伤,而且每次遇上别的冒险者总会闹出误会,可他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深。

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这是一段伟大的友谊。处于敌对立场的两个豪迈果敢的年轻冒险者,在艰苦的战斗中相遇相识、相知相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我经常能够感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太过巨大的时代中,每个人在面对这庞大的时代之轮时,都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这个时代正弹奏着一曲名为“战争”的主旋律。

在这样一个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旋律之中,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无处可逃,只能作为这支曲子中的一个渺小的音符,成为满洒在大地上的尸体和鲜血的一部分。

可是,我眼前的这两个人让我看见了一点希望:战争对于我们并不是生活地全部。除了他,我们还有许多其他珍贵而美好的东西存在着,比如说――友情。他们这段炽烈的友情冲破了种族的枷锁、撕碎了政治立场的樊笼,无法被任何以“大义”为名的道德教条所容忍。虽然注定难以为世俗所接受,却又足以感人肺腑、惊世骇俗!

看着横尸就地的黑暗精灵红狼,我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懊悔:我们真的应该听他把话说完地。

这时候,死而复生的红狼从地上抬起了头来。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刚才在眨眼间就结果了他性命的三个凶神恶煞此时正瞪大了眼睛把他围在中间时,吓得“啊”地尖叫了起来。连滚带爬跑到了佛笑的身后,心惊胆颤地露出半个脑袋扯着嗓子大声叫道:

“不要太过分了啊,杀一次就好了,守尸体是非常不道德地行为。我我我是这家伙……”他从佛笑身后伸出右手食指。横着指了指佛笑的脑袋,“……的朋友。”

“……我个人完全同意联盟各种族对法律尔维大陆共同享有的所有权和支配权,尊重法尔维大陆地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决承认只有一个法尔维大陆的原则。强烈谴责末世帝国对法尔维大陆的侵略和分裂行径,并强烈支持联盟各种族保家卫国、抵抗侵略的正义行为……”

呃……似乎刚刚被我们杀害地,还出人意料地是一位……国际主义战士?!

好在佛笑很快就澄清了误会,我们也十分尴尬地向这个死而复生的被害者道了歉。他大度地接受了我们的歉意。而后我们五个人结伴向圣城弗雷斯希特走去。

“……红狼,你去圣城干什么啊?”半路上矮人大妈仓库也疯狂忽然瓮声瓮气地问道。

“这个……”虽说我们正走在辽阔地旷野中,四周地情形一目了然。除了几头在草原上闲晃地刺鬃野猪。再没有什么会动的东西出现在我们地视野中。可黑暗精灵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嗓子神秘兮兮地反问我们道:

“……你们知不知道圣城里伦布理神殿有个大祭司?”

我曾经说过。为了领取我在合服战役中赢得的奖赏,我曾经去过一次圣城弗雷斯希特,也曾经到过黑暗精灵所说的那个伦布理神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居住在神殿里大祭司名叫依芙利娜,是一个最多只有十七八岁的清甜少女,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她应该是居住在弗雷斯希特城里的最为年轻的宗教领袖了。

伦布理神是居住在西南丛林的蛮族广为信仰的神明,因此这个大祭司也和我所见过的其他宗教领袖有所不同。她的身上穿着画着各色符文的粗布长袍,头上带着插着九支七彩长翎的头冠,脸上抹着油彩,脖子上挂着一排用野兽的牙齿攒成的项链,手持一根画着异族图腾的神秘手杖,脚下没有穿鞋,但在手腕和脚踝的地方都套着用一些魔法晶石雕刻成的饰品。

这一切使得这位大祭司不像其他的宗教领袖那样严肃呆板,而是全身上下充满了明媚清澈的青春野性之美,因此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那你们有没有查看过她身上的装备?”红狼追问道。

作为一个光明正大的豪迈武者,谁会做出查看一个女孩的衣衫这种极没有修养的、很不礼貌的事情来呢?

所以,我当时没好意思靠得太近,只是站在远处偷偷地瞄了一眼。

而只是这纯粹处于好奇心的偷偷一眼,就让我感到有些疑惑……

“你们知不知道,在帝国和联盟的所有领袖级的NPC中……”这些涉空者们总喜欢把那些木讷的原生者称之为“NPC”,这大概是他们所习惯的另外一种别称吧,就好像他们喜欢把自己叫做“玩家”一样……

“……在所有的领袖级NPC中,目前只有这个大祭司装备的级别和属性是我们可以查看得到的,等级最高的项链是70级装备……明,红狼说的都是真的。这正是让我奇怪的地方:尽管大祭司的装备对于我们来说仍然是非常高端的,而且属性也足

极品中地极品”来形容。可对于一个身份高贵的宗身上的装备最高只有70级,最低的甚至还不到60,不算是一件有失身份的事情。

“……你们都知道吧,等级差别超过三十级,就无法查看对方的装备,而现在级别最高的人,也只是刚刚五十级出头而已。也就是说,这个大祭司是和我们级别差得最小的领袖级NPC。”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长三角不耐烦地嘟茏潘档馈!

“亏你还是个影贼。”红狼轻蔑地看了半兽人一眼。“难道你就一点联想力也没有,提醒你一下:盗窃技能只有在对高于自己三十级以内的对象使用时,才有可能成功。”

“难道说你……”长三角显然是想到了什么,险些大声惊叫起来。却被黑暗精灵刺客及时地勒住脖子捂住了嘴巴。

“该死,难道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吗?”黑暗精灵小心地看了看四周。他地小心显然是多余的,即便是佩戴上望远镜,在我们视力能及的范围之内也只有几十只野猪、野兔和田鼠之类的野生动物。他们显然不会对大祭司地装备产生任何兴趣。

“唔……唔唔……”长三角被勒得眼珠泛白,口吐白沫,两只手拼命挣扎着,指着自己的头顶。在他头上。象征着他生命力的数字正“―30”、“―50”地不住飘散,眼看休克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发现了这个情况地黑暗精灵连忙松开了手。“……你位置站得实在是太爽了。我一不小心就用上了‘绞首’技能。职业病,职业病……”

不理睬拼命大口呼吸顺气的长三角。黑暗精灵刺客清了清嗓子,继续对我们说道:

“……级别的落差得刚刚好,难道你们觉得这仅仅会是巧合那么简单么?”黑暗精灵提出的问题发人深省。

“……据有可靠消息来源地小道消息透露……”黑暗精灵的眼睛就像是黑夜中的山猫一样闪闪发亮,神态鬼返匦∩说道:“……只要能潜行到这个NPC地身边,就有可能偷得到她身上地装备。而且以后级别越高,能偷到地NPC也就越多,每提高二十级就会有新的NPC领袖装备可以偷到――当然,首先必须得潜入对方阵营地主城里去,己方阵营的NP是不能偷的。”

“所以你……”仓库也疯狂试探地问道。

“没错……”红狼咧开嘴狡黠地笑了笑,“……我想去碰碰运气。”

“什……什……什……什么?”尽管一早我就知道,愿意冒着一次次被人宰杀的危险跑到敌对阵营的主城去的人,绝不会仅仅是为了自费的旅游观光那么简单,可红狼的回答还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从义正词严的国际主义战士到贼胆包天的国际大盗,这两个角色之间的落差实在是大得有些过分了,以至于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眼前的这个黑暗精灵。

“你不可能成功的……”长三角揉着被掐出一拳紫痕的脖子,忿忿不平地大泼凉水,“只是圣城的守城士兵就都是六十级的,他们一眼就能看破你的隐身,你就连城堡大门也进不去。”

“别把我和你这种业余的小贼相提并论……”红狼骄傲地撇了撇嘴,“……为了这件事,我可是做了精心准备的――你看看我身上的装备就知道了。”

他这么一说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仔细查看了一下他身上的装备,发现他的铠甲、披风、靴子和手套是一副少见的套装,分别叫做夜鹰之羽、夜鹰之翼、夜鹰之翎和夜鹰之爪。

这套名为“夜鹰之乘风者”的套装对于装备者的防御力并没有显着的提高效果,在增加装备者的生命力、防御力、攻击力之类的属性方面也并不比一件破烂皮袍子强得了多少――难怪面对我们之前的偷袭,红狼显得出人意料地不堪一击呢――但它对于装备者的敏捷却有着惊人的加成。只是一双靴子就为这个黑暗精灵提升了将近三百点的敏捷,四件装备合在一起至少使他的敏捷提升了超过一千点。我猜,如果把这套魔法装备给一只乌龟套在身上,它说不定也能跑出就连骏马猎豹都会自惭形秽的速度来。

而当同时穿戴上这四件装备之后,还可以激活这个魔法套装的两项隐藏技能――“夜之静谧”和“欲望之手”。前者不能给他人带来任何直接的影响,却可以让装备者在使用“匿踪”技能时大大加强隐蔽效果,而后者却可以大大提高“盗窃”技能的成功率――简直就是一件翻墙越户、偷鸡摸狗的必备良品。

“为了准备这次行动,我还专门花大价钱买了这个……”仿佛是为了炫耀似的,红狼露出了一副得意的表情,从背囊中拿出了一瓶淡灰色的魔法药剂。

蒸发药剂,能够在三分钟内大大增强匿踪效果,使使用者更难以被察觉,同时使匿踪时的移动速度提高百分之一百。据我所知,这一小瓶药剂在市场上的价格已经超过一百枚金币了,而在此之前,我一直也想不通一个盗贼要用它去偷些什么宝贝才能把这一百枚金币的成本给赚回来。

“……不但如此,而且我特地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专程把盗窃技能练到了最高的四十级。”红狼自我陶醉地自吹自擂,面无惭色地正视着我们鄙夷的目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