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章 国际大盗

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章 国际大盗

本书:独游  |  字数:4957  |  更新时间:

四十级?这怎么可能?”长三角难以置信地尖叫起来的半兽人影贼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已经养成了动手捅人前先翻翻对手钱包的优良习惯,进而发展到了在翻过对手钱包之前宁愿被砍死也不愿动手杀人的偏执狂地步。我敢说,他绝对是我所见过的最勤奋的盗窃技能修行者,即便如此,他的盗窃技能也不过刚刚练到了二十五级而已。

“对于你来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提醒过你,别把我和你这种业余的小贼相提并论……”红狼面有得色地讥讽道。

据黑暗精灵自己解释,之所以他可以用远远超出常人的速度将盗窃技巧练到登峰造极,完全是因为他自己碰巧创造了一项特别的技能。早在他刚刚学会盗窃这项技术的时候,一次偶然让他误打误撞地发现,自己可以“妙手空空”,两手同时施展这项高难度的物品转移技巧。这样一来,他每次盗窃成功后会同时获得两份战利品,而因此获得的技能经验也会多出一倍。

不过,即便是如此,四十级的盗窃技能也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些。要知道,每当技能升上一级之后,再升一级所需要的灵魂之力往往要比上一级高出起码三分之一,级别越高,所需要的灵魂之力也就越多,四十级技能所需要的灵魂之力可是二十级的数倍,这绝不是什么“双倍经验”就能够简单地叠加出来的。

发现我们正用不信任地目光盯着他,红狼似乎感到受到了轻视。他挺了挺胸脯。有些恼羞成怒地直嚷嚷:“怎么?不相信?看起来不让你们开开眼界,你们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手!”

“是三只眼才对吧……”听到红狼矜夸的话语,长三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开口质疑道。

“哼,三只眼有个屁用,还是三只手实惠些。”红狼轻蔑地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很快,我们就“有幸”见识到了四十级的盗窃技能神乎其技的惊人演出:

一开始,我们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红狼的双手。想要看出他什么时候才能施展出这令人赞叹的独门绝迹。无意间,我转头瞥了矮人牧师仓库也疯狂一眼,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一阵古怪。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终于,我发现了问题所在:“咦,你的帽子怎么不见了?”原本矮人大妈的头上一直戴着一顶“僧侣的帽子”,能把矮小敦实地身材衬得稍稍挺拔一点。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顶帽子居然不翼而飞,让她变得愈加臃肿笨拙,难怪一看见她就觉得不对劲。

发现怪异现象的并不只是我的一个人。我话音刚落,矮人大妈忽然惊讶地问道:“长三角,你的手套呢?怎么就连护臂都只剩下一只了?”

“杰夫。你地盾牌怎么不见了?”最后。长三角同样困惑地望着我。“刚才你不是还把它拿在手里的吗?”

剑客佛笑表情发窘地看了看我们,转脸又看了看红狼。

“这个……”黑暗精灵刺客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长耳朵。转身从自己的背囊中拿出了一些让我们怎么看都觉得眼熟地物品,“……我忽然发现,我这里好像突然多出了一些东西……”

“啊,我的手套……”长三角惊讶地大叫大嚷,“……还有这些毒药,你是什么时候偷走的?”

“我的帽子也在你那里……”仓库也疯狂指着其中一顶颜色暗淡地新手帽子说道。

自然,我的盾牌也在其中。不仅如此,我刚刚发现,那里面的一堆硫粉和页岩与我地背包里丢失地分量完全吻合。

面对长三角地发问,黑暗精灵愈发地尴尬起来,他两手一摊,十分抱歉地对我们说,“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它们跑到我这里来的……”

遗憾地是,对于长三角的这个回答,我们仅仅以为这源自他职业性的幽默感,根本没有发现它背后的深层含义……

作为一次顶级盗窃技能的现场表演,这样的结果确实已经足够成功了。要知道,半兽人影贼的技能无论练习得再怎么娴熟,在他行窃时手臂和手指还是会留下相应的动作的,而我们面前的这位国际大盗,我甚至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双手有任何异常动作,就已经着了他的道,我想破头也猜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这种飘杳无痕的技巧,几乎已经脱离了盗窃的范畴,转而晋升到了某种行为艺术的领域,确实令我们赞叹不已。

而真正令我们见识到这门技艺高绝之处的,却是在红狼试图把这些东西交还给我们的时候:

“这个盾牌是我的,还有这些页岩……”我一边翻看着自己的包裹,一边看着他把东西递还到我的手上,“……三瓶大生命药剂,一条猎鹰的皮裤,两捆白芽草,三块黄油奶).;不绝地从红狼的手中递过来,仿佛永远也拿不完似的。

“该死的,我的头盔呢?还有两张蜥蜴皮、熟羊皮、腌牛腿……啊……我的页岩怎么又不见了……”

“那个……”红狼站在一旁,看着抓狂的我,有些犹豫地说道,“……我发现我这里好像又多了两份硫磺,是不是你的?”

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把失窃物品不断还给我的同时,红狼还在不停地从我的身上扒窃着。而且以他出神入化的盗窃技巧来看,只怕他扒窃的速度比交还给我的速度还要更快些。如果在任由事态这样发展下去,只怕我在拿回自己所有的东西之前,早就毫无抵御能力地被他剥成了一只光猪。

“够了,给我助手!”我气急败坏地大吼着。话音刚落,我的靴子就凭空消失了。

“我也不想这样啊……”红狼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我明明看见他地两只手都露在外面,可还是发现自己的钱袋里一下子少了二十枚银币。

我立刻左手提着裤子、右手死死户住胸部,胳肢窝用力夹住长剑,逃命似的远远退开五步……

“告诉你别再他妈使你的盗窃技能了,我已经见识得足够多的了!”我穷凶极恶地威胁道――如果裤腰带没有被他偷走的话,我的底气原本可以更足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地,我想收手也收不住啊……”红狼委屈兮兮地斜着眼睛看着我分辨道:“……这是个被动技能……”

……

此前我一直认为。盗窃的最高境界就是在行窃时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在别人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完成一次偷盗。

而红狼的出现彻底颠覆了这个粗浅地认识。

仅仅是神鬼不知,终究还是要发乎于心,无论再怎么精湛娴熟。总是有迹可循的。而红狼的境界却更为超绝高远,前无古人――

他扒窃时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彻底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了。

换句通俗一点地话来说,这个贼眉鼠眼的黑暗精灵根本就是个管不住自己双手的盗窃癣患者。

既然是被动技能。那么对于红狼来说,“盗窃”已经不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成了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就和魔法师的魔力护盾、德鲁伊地动物变身一样,不需要你一次次地刻意发动。只要使用一次,就能长时间保持在这种状态中。

在“妙手空空”的状态中,红狼将会无差别地窃取身边所有人的物品。但同时也会失去一切战斗能力。直到三分钟后技能冷却。

好在和普通地盗窃技能一样。这项技能地效果对于那些普通地原生者来说更为明显一些,而涉空者由于天生的抗性。所以大多数时候只会被偷走一些不值钱地破铜烂铁。否则的话,红狼恐怕早就已经超越了末世君王达伦第尔,成为了法尔维大陆最令人恐惧的存在了。

现在我们知道他这高得令人咋舌的盗窃技能是如何练成的了――他根本就是开着技能把自己扔到人堆里去,在一路扒得盘满钵满之后心满意足地被人拍成肉饼――一次次如此,乐此不疲。

好吧,让我们彻底忘掉那些有关于“盗窃境界”的评价,正确地审视一下这个来自于敌国的流窜犯。其实严格地来说,他也不完全是一个盗窃癖患者……

他根本就是一个有严重受虐倾向的盗窃癣患者!

……

“把东西还给我们!”这起公然盗窃案的三名受害人红着眼睛振臂高呼――唯一阻止我们没有一拥而上再次把他砍成十七八块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不想在掏刀子杀人前的一刹那连刀子都被这个黑皮扒手偷走了。

“等我技能冷却下来再说!”红狼满脸委屈。

“你们都别靠近……”终于,站在一旁的佛笑开口了。他显然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从一开始就没有靠近红狼的身边,现在,他冲着长三角和仓库也疯狂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的进一步行动。

这根本不用他多说,现在就算把钢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也休想让我靠近这个貌似无害的黑暗精灵一步!

“现在,红狼,把所有不属于你的东西都放到地上。”看到我们都站在盗窃技能无法波及的地方,佛笑接着对红狼说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在短短的片刻之间,我们居然有那么多东西已经被转移到了红狼的身上。

当黑暗精灵放下了所有的赃物,远远退到一边的时候,我们三个这才提心吊胆地围过来,把属于自己的物品一一装入囊中,同时在心里把红狼归为了“极度危险的人物”之一。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这世上有那么多的游荡者、刺客和影贼,可偏偏只有红狼一个人领悟了“妙手空空”的盗窃技能。我们必须得相信,在某些特殊的领域之中。确实是有一些远远超出我们常识之外地“天才”存在着的。

见识了红狼的超凡本领,我真的

像,当他的四十级盗窃技能一旦全力施展开来,该会震惊――或许就算他把大祭司的内裤偷出来也不会被发现吧。

我忽然觉得,他那个惊世骇俗的疯狂盗窃计划没准真的能成功也说不定了。

“你怎么没有加入工会?”仓库也疯狂站在距离红狼五步开外的地方,满心疑惑地问道,“像你这么高级别地盗窃技能,下副本的时候应该会有很大帮助的吧。”

听了矮人大妈的问题,红狼反问道:“你觉得任何一个稍有一些理智、没有彻底发疯地公会会长。会愿意接收一个杀伤力比牧师还低、防御性比法师还差、生命值比吟游诗人还脆、死得比战士还快、既不能顶怪、也不能加血、还没有辅助技能、且很少输出伤害、战斗时只顾着偷钱、还会把队友缴了械、有危险第一个开溜、总是莫名其妙地引来一大堆怪、然后隐身藏起来眼睁睁看着团灭的的家伙入会吗?”

一致摇头……

“遗憾的是,帝国那边地公会会长们和你们观点一致……”黑暗精灵满面惭色地点了点头,“……所以,每当我换了一家公会之后。我都悲伤地意识到,不知道我底细、还有可能收留我的公会又少了一家。”

或许这个黑皮肤的家伙身上有着数不清的缺点,但他至少还拥有一项高尚地美德,足以成为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智慧生物的楷模。令人对他高山仰止:

他真地非常非常有自知之明!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末世帝国所有地公会我都已经试过了一遍,最后地结果都是被人毫不留情地赶了出来。要是再想加入公会的话。恐怕我只能到联盟这边来碰碰运气了……”红狼垂头丧气地说道,“……没准还能碰上一个脑筋糊涂地会长把我留下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黑暗精灵的这句话立刻刺激起来了身边两个人口贩子的巨大热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不如到我们的公会来碰碰运气!”我立刻接口说道。顺手就想亲切地拍一拍他的肩膀。可一想到他神出鬼没的盗窃技能,手刚悬在半空。就立刻收了回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的会长正好是个精神病?”红狼困惑地问道,“不会那么巧吧?”

尽管在我们即将建立的公会中,恐怕除了我之外很难再找到第二个精神正常的家伙,今后的会长是个神智不健全者的可能性很大,但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我还很难下一个定论。

“事实上,我们正在组建一个新公会,但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我尴尬地笑了笑,向这两位旅伴讲述了我们目前正面对的窘境。

“……如果凑不齐二十个人的签名,我们的公会就建不起来,我们正在为这件事头疼呢。”虽说主要是在向黑暗精灵讲述我们的遭遇,可我一边说一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身旁的剑客佛笑――让一个黑暗精灵加入大陆联盟的公会,这件事情成功的几率实在不大,不过如果能成功地鼓动这个人类剑客加入,对于我们也是个不小的收获。

令人意外的是,黑暗精灵红狼对这件事情居然大感兴趣:

“你是说,不用递交任何申请,只要在告示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能加入这个公会吗?”黑暗精灵仔细地问道,“要知道,敌对阵营是没有递交申请的选项的。”

长三角仔细查阅了建立公会所需要履行的手续,然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那我还真想试试看呢……”红狼兴冲冲地说道,“……没准能还真找到一个系统漏洞呢。”

系统漏洞?那是什么?哦,还是算了,我想我是不可能理解的。

“那真是太好了,不管你能不能加入公会,我们都一定全力帮你去偷大祭司的装备。”长三角信誓旦旦地保证。在长三角的眼中,和妃茵大小姐铁一般严酷的招收指标相比,大祭司依芙利娜阁下的极品装备完全不具备考虑价值,毫不犹豫地就被他出卖了。

既然黑暗精灵已经愿意尝试加入公会,他的人类剑客伙伴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之下――错,应该说是在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循循劝导之下――佛笑也同意了加入我们的新公会,我们的公会成员招收工作终于取得了重大的突破性进展。

这时候,我们已经行到了圣城弗雷斯希特的附近,正前方,城门洞开,出入的行人并不是很多,城门侍卫的面孔隐约可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