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一章 一点小困难

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一章 一点小困难

本书:独游  |  字数:6634  |  更新时间:

杰夫,你向左偏一点;仓库也疯狂,你再靠近一点;右一步……够了够了,再往右你就要撞到我身上了;长三角,你离我远点,你的锤子都快顶到我的肚脐眼了……”虚空中,黑暗精灵刺客红狼的声音凭空传来。

“杰夫,你别推我。”长三角直嚷嚷。

“仓库也疯狂,你踩着我的脚啦!”我低声喝道。

“佛笑,别老踢我的脚后跟。”矮人大娘不乐意地嘟茏拧!

“哎哟,哪个白痴在捅我的屁股!”人类剑客佛笑一脸忿恨。

在红狼的指挥下,我们一阵混乱。

“我说,你们就不能安静一点吗?”红狼恼火地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究竟是谁造成我们举步维艰的困难局面的,某个跟着我们溜进来的小偷应该有足够的自觉才好。”长三角脑袋向左一偏,对着一片虚无的空气义正词严地说道。

“嘘,小心,有人过来了!”红狼忽然提醒我们道。

两个年轻的精灵族少女从前方的路口转过一个弯,有说有笑地向我们走来。然而,当她们发现我们的存在时,嬉笑声戛然而止,一副惊讶和畏缩的表情僵在了她们的脸上。

她们所看见的,是四个表情狰狞、怒目横视,手里把玩着武器,用凶悍冷酷的目光不怀好意地望着来往行人的恶棍。这四条恶棍错落地站成了一个扁平的菱形,将这条原本就不太宽敞地小路霸占了一大半。正狞笑着缓步向她们靠近。

很快,其中一个背着弓箭的精灵女孩就偷偷地拉了拉同伴的衣角,两个女孩低着脑袋怯生生地拐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上,连看都不敢多看我们一眼。

看到她们的背影离开视野,这四个恶棍长吁了一口气,重新混闹在一起:

“长三角长得太丑了,把两个漂亮妹妹都吓跑了。”仓库也疯狂指着半兽人影贼的胖脸大声嘲笑着。

“胡说八道,我的身材是那么伟岸、我的表情是那么和蔼、我的目光是那么温柔、我的笑容是那么性感,明明是你这个变态死人妖老太婆把人家吓跑了。看你那没出息地样。看见美女鼻血都快要喷到脑门子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个子太矮,所以大气压强特别地大。”长三角不甘示弱,立刻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不要争了,要想分出你们两个谁比谁更难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空气中飘荡着红狼诡异嘲讽的声音。

“不知好歹的家伙,你以为我们这样做到底是因为谁啊?”面对黑暗精灵地挑衅。矮人牧师和半兽人影贼迅速结成牢固的同盟,异口同声对着空气怒斥道。

必须承认,“夜鹰之乘风者”套装对于提高刺客匿踪技能效果有着令人惊叹的显着效果。尽管站在圣城弗雷斯希特城门两侧的六位守门卫兵比他高出了近十级,可在这套职业套装地帮助下。黑暗精灵刺客红狼仍然成功地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溜进了城门。

在他潜入城门的时候,发生了一段紧张的小插曲:就在他即将完全进入城门时,一队手持长戟巡逻地士兵迎面走来。向城外进发。恰好和我们在城门**汇。心怀不轨的黑暗精灵吓了一跳。生怕被巡逻兵发现,连忙向右侧躲了一步。为他们让出了足够宽敞的通道。但是,这个动作却使他与右手边最后排地那个城门卫兵地距离突破了安全界限。

这名警觉地城门卫兵立刻对黑暗精灵的行踪有所察觉,他猛地偏过头去,警惕地盯着黑暗精灵地方向,那双犹如鹰隼般明亮的双眼仿佛能够穿透空气,直望进人的心里去似的。

红狼毫无准备,就像被这个意料之外的变故吓傻了似的,竟然和那个士兵大眼瞪小眼地僵立在当场。眼看他的第一次潜入计划就要被轻易地扼杀在摇篮中,我忽然急中生智,站在那个卫兵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先生,请问我该到哪儿才能找到城里的药剂师?铁匠呢?杂货铺呢……”我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魔法地图,恨不得把整张地图都糊在他的脑袋上才好。

我的办法果然奏效,这名警惕性很高的卫兵立刻放弃了对潜入者的搜寻,尽心尽职地在地图上为我指示出了药剂师的所在。等到他再次抬起头来向黑暗精灵的藏身之处观望时,非法潜入的偷渡客早就溜得无影无踪了。

尽管受了不小的惊吓,但成功溜进城门还只意味着黑暗精灵的盗窃计划刚刚开始,随之而来的就是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难题:如何在这座城市中行动。

要知道,弗雷斯希特是整个法尔维大陆上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虽说现在并不是涉空者们降临大陆最繁忙的时间,可城市中的街道上仍然有不少行人往来穿梭,在一些拥挤的路段,人们难免会发生轻微的碰撞接触。

对于身为敌对阵营冒险者的红狼来说,哪怕是我们最轻微的接触都会打破他的匿踪状态,使他全身暴露。即便没有人碰触他、即便他有专门提供匿踪加成的套装保护,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们也很难保证不会有一两个格外警惕的行人会发现他的行踪。而一个黑暗精灵一旦在法尔维大陆联盟军的主城之中暴露了行迹,你完全可以想像得到,满大街满腔爱国赤诚的大陆“愤青”们将会怎样“热情周到”的接待他。

为保护红狼的行踪不至泄露,在我们行进时,我、长三角、仓库也疯狂和佛笑四个人排列成菱形,将他包围在中间,避免黑暗精灵与其他行人近距离接触。而当在狭窄的路段中遇到落单地行人时,我们便会努力做出一副凶狠霸道的模样。尽可能让他们绕道而行。

这听起来很简单,可实际上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当刺客匿踪时,他的移动速度会降低到平时的三分之一,即便刺客职业套装可以提升匿踪时的移动速度,红狼的行进速度仍然比我们要缓慢得多,走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一不留神就会踩上他的脚跟。而他匿踪地效果又实在好得离谱,尽管我们明知道他就站在中间,可很多时候我们一不留神还是会彻底失去他的踪迹――找不到他的位置,自然就没办法和他保持距离。

这样一来。我们就只能按照黑暗精灵的指挥调整自己地步幅和速度了。在黑暗精灵乱七八糟的指挥下,刚才那混乱的一幕已经一再地在街头上演。

我们

送着红狼来到了弗雷斯希特城的公会申请处,这是一地小*平房,整栋建筑出人意料地简陋。一道栅栏把这个原本就很狭窄的房间隔成两半。一个脸上皱纹厚重得几乎能夹死苍蝇的老年儒双脚悬空坐在一张加高了的靠背椅上,正面对着栅栏有气无力地眯着一双小眼,他就是整个法尔维大陆联盟唯一一位获得法律认可地“公会申请员”。

和整个大陆其的许多地方都一样,这些政府的办事机构总是会安排一些上了年纪地大爷大娘来处理这些公众事务。凑巧地是,这些工作人员往往都有着一些共同地特点,比如说:他们地工作效率总是很低下,脾气暴躁。服务态度非常地差,而且总是喜欢跟你讲许多和国计民生、大陆格局、全世界人民都有关系而唯独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的、莫名其妙地大道理。

在房屋地外面竖着一块告示牌,每一个申请成立公会的告示都会张贴在这里等待公会成员的签名。这块告示牌矮得让人崩溃。我几乎得把腰弯成一个直角才能正常地阅读上面的文字。

据说把这块告示牌的高度经过了弗雷斯希特城城市管理部门有关专家的精密测量。把它放到了最最适合的高度上。以便于城中所有种族的市民――尤其是儒和矮人族――也能顺利地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一作风严谨的行政举措深刻体现出了一种“政治文明”的“人文关怀”,受到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云云。

可据我观察。虽然儒和矮人勉强能够摸得着这块告示牌的下沿,可想在告示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恐怕一定得踮着脚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办得到,而如果像牛百万这样高大的牛头人想要清晰地辨认上面的字迹,恐怕就非得趴在地上不可了。

事情总是这样:为了尽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人文关怀”,联盟当局往往会劳心劳力,采取许多十分费力的复杂措施,而最终产生的结果却是让每个人都感到非常地不方便――对于法尔维大陆联盟政府当局来说,类似这种好心办坏事的情况发生的频率如此之高,很多时候简直让人怀疑这些执政官员的本职工作就是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给我们找麻烦。也不知道政府官员们那天才的脑子里怎么会装得下那么多绝妙的好点子,居然能够想得出那么多人想破头都想不出来的馊主意――比方说,我就想不出来。

我一直很好奇的是:他们怎么就不能在这儿立上一高一矮两块牌子呢?

……

和公会申请处的小破屋一样,这块告示牌矮小而破败,完全就是几块破木头用非常粗糙的手法七拼八凑勉强组装起来的一个木头架子,倘若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它旁边路过,恐怕真的会以为这是某个缺少公德心的行人随手丢弃的一堆垃圾。只有笔直守护在它旁边的两个雄壮的佩剑士兵,才稍稍彰显出了一些这块破木板在法律上的权威性和庄严性。和这座城市里的大多数卫兵一样,这两个守护告示牌的士兵,也都是达到了六十级的强者。

如果你亲眼看见两个强壮的武士手持利刃、表情严肃地守护着只到他们腰带高矮的一堆烂木头,这强烈的反差恐怕很难让人对他们生出什么由衷的敬畏之情――就我个人地感觉而言,你甚至很难不生出一丝由衷的滑稽感觉。

此时。告示牌上正张贴着新公会“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申请组建的公告,公告上已经有十几个人留下了自己的签名。公告牌的周围还站着一些人,其中有一些陌生的面孔,但大多数都是我们的老熟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地话,这些人都即将成为我们的公会会员。

有两名高级士兵的守卫,红狼根本没有办法接近公告。我们只能远远地跟站在告示牌下统计人数的女魔法师妃茵打了个招呼,然后找了个僻静地角落,长三角他们三个把黑暗精灵刺客护在中间,我则向妃茵他们的方向快步走去。

“妃茵。现在已经有多少人了啊?”我远远地问道。

“已经十五个了!”妃茵看起来精神抖擞,她歪着脑袋往我身后看了看。她显然看不见匿踪状态下的黑暗精灵红狼,理所当然地只看见了我、长三角、仓库也疯狂和佛笑四个人。

“再加上你们四个,就只差一个人了。降b小调夜曲这个家伙真迟钝。到现在还没带人来报名。要是因为他耽误了组建公会,我绝轻饶不了他……”女魔法师虽然嘴里说得咬牙切齿,可眼睛里已经迸射出了金币般黄灿灿的光芒。

我连忙向她解释道:“哦,那个矮人牧师就是降b小调夜曲。佛笑是我带过来地。”

“那么说是长三角一个人也没找到喽?”听了我的话,妃茵兴致勃勃地打量着长三角的大肚皮,满脸恨不能把我们肥胖的半兽人影贼熬油卖钱地贪婪表情。

“事实上……”我不得不继续解释说,“……除了佛笑。我们还带来了一个人,只不过他暂时没办法来签字……”

我把红狼的情况简略地向妃茵介绍了一下,还特别提醒这个管不住自己双手的盗窃大师地极度危险之处。起先我还担心她会因为敌对阵营地关系而反对黑暗精灵加入公会。可很快我就发现。我地担心纯属多余……

“你说的都是真地?”妃茵忍不住尖叫起来。脸蛋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那家伙的盗窃级别那么高了?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拉进公会!天啊。四十级的盗窃,这可是一台长了脚的自动提款机啊,只要他每天上街转一圈,我们可就发财了!”

“可是……”我为难地指了指告示牌旁边的两个高级战士,“……有他们在这里守着,他根本没机会靠近签名啊。”

“这个……”妃茵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两个从脚后跟一直武装到了牙齿的职业军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都别傻站在那里了,都给我滚过来出出主意!”能够消费别人的,就绝不动用自己的,这是我们贪婪的冰系女魔法师妃茵大小姐一直以来秉承着的人生信条――对于金钱如此,对于脑细胞大概也是如此。这个问题她只思考了几秒钟的时间,就习惯性地找到了一条最为简便而且不必她费神的最佳方法――伤脑筋的事情让别人来做就好。

我们把目前遇到的难

场的同伴们讲述清楚,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有见。不出意料地,绝大多数人对与黑暗精灵的加入持完全悲观的态度――他们绝不相信我们有办法在自己的主城里收容一位来自敌对阵营的刺客加入公会。不过,好在喜欢用自己的头脑挑战世俗法则的人,在我们的公会中绝不会是少数:

“就让他隐身靠近公告,未必会被发现吧……”说话的是一个名叫“光明的角落”的儒刺客。

让好不容易才溜进弗雷斯希特城的黑暗精灵红狼拿自己的命来测试高阶卫兵的反隐形能力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光明的角落自告奋勇地做了一下试验。他施展开“匿踪”的刺客技能,收敛行踪靠近了木质告示牌,当他刚刚把笔尖放到公会申请公告上的一刻,一道柔和的白光忽然一闪,笼罩了他的全身。身材矮小的儒刺客立刻无所遁形。

我们都小看了块简陋的告示牌。尽管看上去就像是一堆烂木头――当然,实际上也确实是一堆烂木头――可这堆烂木头毕竟是整个法尔维大陆唯一一个发布公会申请公告的场所。它上面被人永恒加持了神圣地魔力,绝不容许有人藏匿身型、鬼返乜拷。

于是,实验一毫无悬念地以失败而告终。

“我替他签个名行不行呢?”牛百万窜过去那起笔在公告上涂写起来,可他无论怎么写,笔下都只是空荡荡的一片,除了第一次留下的签名,他一个多余的字也写不上去。

“如果……替人签名……也可以……的话……那我们当初……何必……还要……再招人来呢?”看着牛百万面红耳赤地忙活了半天,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们每人……写两个……名字……不就……够了吗?”

“妈的。你也不早点提醒我……”牛百万讪讪地嘟茏磐说搅艘弧”摺!

这愚蠢的实验二甚至不能算是一次有实际意义的实验。

“我觉得,我们思考的方向都不对……”这时候,精灵神射手弦歌雅意缓步从人群中踱了出来,他理性地声音让人不由得精神一振。“……那个黑暗精灵无法签名,是因为有两个高级卫兵在这里守着,大家一直在琢磨怎么样让他不被发现地靠近这里,可我觉得我们应该充分发挥主管能动性。不该受到经验主义、本本主义的约束,要充分发挥创新思维、逆向思维的能力,进一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考一下怎么把这两个卫兵弄走才对。”

弦歌雅意高屋建瓴的发言大大拓展了我们地视野。让我们眼前顿时一亮。我立刻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那么说,你有办法把这两个卫兵调走咯?”

“这个嘛……”弦歌雅意面带微笑,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在数十道期盼的目光中。不负众望地说道:“……啊。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啦……”

“没有办法还嗦嗦地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浪费大家的感情!”妃茵立刻进入暴走状态,这个身材纤细的魔法师一巴掌就把我们伟大地现实主义空谈家抡翻在地。然后以泰山压顶之势把他敲了一个春光旖旎。被弦歌雅意欺骗了感情的公会成员们也都很好地发扬了棒打落水狗的光荣传统,每个人都在这个孱弱的精灵射手身上找到了以众欺寡打太平拳地变态快感。这些涉空者们的尺度把握得刚刚好,非常成功地把精灵射手打成了猪头,却偏偏一点儿也没有伤害到他的生命。站在一旁地卫兵瞪大了两只眼睛看着这场发生在自己身边地暴力事件,完全没有阻止地意思。

正在大家为心头的郁闷得以宣泄而雀跃不止地时候,忽然,长发的精灵族女驯兽师雁阵不耐烦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真麻烦,实在不行就把这两个卫兵都杀了吧?”面对那些具有智慧的人形生物,这位美丽的精灵族少女一向都是非常冷酷无情的。

整个场地忽然安静了下来。

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眼里射出的那一道道蠢动的烈焰,已经充分说明了他们对这条建议的认同。最终,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妃茵的脸上。冰系女法师紧咬了咬嘴唇,死死地盯住那两个卫兵,似乎正在做一个艰难的判断。

“有什么好想的,先把他们杀光了再说!我先上,你们掩护!”正在大家考虑究竟该如何动手的时候,一个矮小的身影已经挥舞着短小的法杖,狂野呼号着,在没有任何作战计划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就奋勇地扑了上去。

在我们的公会中,只有一个人会对暴力如此地热衷,如此不假思索地投入战斗,那就是我们的矮人牧师长弓射日。我非常确定,他对于战斗的炽热漏*点完全是发自于他满腔热血的内心深处――但显然完全没有经过大脑。

立刻有人紧跟在他的身后扑了上去,想要为他这狂暴的攻击提供后续的支援,不过,没有一个人能赶得上长弓射日的旷野攻势。眨眼间,长弓射日的双截棍就第一次重重敲打在佩剑卫兵的身上时……

“唰……”一道凛冽而神圣的白色光芒当空斩落,犹如一道粗壮的闪电当空劈落,仿佛连天空和大地都被斩成了两半。

白光过后,那名卫兵昂首持剑、傲然挺立。

长弓射日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前额上留下一道鲜红的伤痕,死相很狼狈。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击必杀?!

时间似乎突然被停滞了,所有抄着武器扑上前去的人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完全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犹如一具具被石化了的雕像,瞪大了眼珠傻傻地望着长弓射日的尸体。

我这时也抽出了长剑,可我离得太远,没能为我的矮人虔信者朋友在战斗时提供及时的援助。

对此,我实在是感到非常庆幸啊。

而且我相信,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狂徒,不要在神圣的城市里挑战众神的威严!”那名士兵还剑入鞘,看着长弓射日矮小的尸体,鄙夷地说道。

一旁的妃茵瞥了一眼长弓射日的尸体,失望地摇了摇头,面不改色地转脸继续问道:

“谁还有别的主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