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二章 扰乱社会治安

第八卷 公会 第七十二章 扰乱社会治安

本书:独游  |  字数:4046  |  更新时间:

人虔信者长弓射日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葬送了自己的的印象中,这个鲁莽的家伙从来也没有死得如此有价值——他用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死亡,证明了谋杀圣城守卫计划的不可行,因此也就间接地挽救了在场众多跃跃欲试者的生命。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这个蠢蛋冒冒失失地独自一人冲了出去,等到大家盘算好了一起攻击的时候,我们这个尚且未能组建起来的公会肯定会遭受更为惨重的损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长弓射日的死,死得其所、永垂不朽。

不过,招揽黑暗精灵红狼加入公会的行动,在这里也受到了巨大的阻拦——我们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方法让这个来自异国他乡的异族男子名正言顺地成为我们的一员,坦率地说,我几乎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正当每个人都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就连妃茵都要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这个颇合她胃口的敛财工具时,佛笑忽然离开了红狼藏身的角落,缓步走上前来。

“我倒是有个办法,说不定能管用。”

大家疑惑地望着这个陌生的人类剑客,太多次的失败已经很难让这些失望的人们重新提起尝试的精神了。

“哦,是么?说来听听?”妃茵勉强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想要杀死这两个卫兵,以我们目前的级别,估计是不可能了。不过……”佛笑稍稍停顿了一下。再次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两名卫兵,这才继续说道,“……要把他们引开却未必不能做到……”

佛笑把我们召集到了一起,详细地解释着他地方案。听了他的叙述,我们从开始时的心灰意冷,逐渐变得斗志高昂起来。妃茵那双原本就不小的眼睛越睁越大,闪闪发光,犹如两颗非常非常值钱的蓝宝石。

经过一番挑选,我们选中了牛头人圣骑士牛百万和一个专精闪电系魔法的精灵族法师“分天焚骨”。大家都远远地闪到一边。只留下这两个人站在中间。

“喀喇……”一个最低级的闪电箭魔法射到了牛百万的身上,与此同时,牛头人圣骑士挥起他的大石柱,不轻不重地在分天焚骨地身上敲了一下。

真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强烈的职业责任感使守护在告示牌边上的那两名卫兵无法对发生在城市中地违法斗殴现象置之不理,他们拔出长剑,高喊着:“以神的名义,守护荣誉与秩序!”立刻冲向面前的那两个人。试图制止他们的打斗、给予他们适当地惩罚。

牛百万和分天焚骨看见这两个卫兵上钩了,立刻转身就跑。牛百万毫不迟疑地施展出了他“圣光护佑”的无敌防御技能,而精灵魔法师则使用了“瞬间移动”的技巧,转瞬间就拉开了与卫兵们之间的距离。

这正是佛笑所预期地结果:让两个涉空者在城市卫兵的面前斗殴。把他们从自己的岗位上引开,为黑暗精灵争取签名地时间。

“万一我们俩也像长弓射日那样一剑就被他们宰了怎么办?”在计划实施之前,分天焚骨犹豫地说道。

“这不可能……”对于这个问题。佛笑十分笃定地回答道。“……你应该仔细看看规则。规则规定。在城市里袭击守卫,会立刻招致守卫地致命反击。这属于正当防卫。但在城市中相互斗殴,卫兵只会出面制止,然后用监禁和罚款地方法进行处罚。”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牛百万奇怪地问道。

“笨蛋!用你的猪脑子仔细想一想,你袭击卫兵是谋杀,是严重地刑事犯罪;你们俩打架斗殴属于扰乱社会治安,谁还会枪毙你吗?”弦歌雅意身上的伤痕好不容易渐渐愈合,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解释道。

“我这不是猪脑子,是牛脑子!”牛百万不满地嘟囓着。

“……我见过一些在城里打架的事件,事实证明,虽然打架斗殴的人肯定打不过卫兵,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至少还能拖延一段事件,甚至有些腿脚麻利的人还能成功逃脱追捕……”佛笑不理睬他们的口舌之争,继续说道。

佛笑确实分析得很有道理。作为一名曾经的城门守卫,我曾多次制止过发生在城市里的斗殴事件,对这种事情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受到了某种强制性纪律的约束,在处理这种情况时,我们从不会把闹事者当场格杀。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些家伙脆弱得像刚脱壳的小鸡仔,我们轻易地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可每次他们总有机会尝试着挣扎一下——当然,我从来没有让一个闹事者从我的手中逃脱,不过在坎普纳维亚这样的城市,只有十级以下的新手才会逗留,他们显然没有学会任何能够用于逃跑的技能。

佛笑详细地向两个计划实施者安排道:“……等到他们一动手,圣骑就立刻开无敌,然后边跑边给自己恢复生命,魔法师就用瞬移,尽可能拉开距离——但是也别跑得太远,要引着他们一直追你才行,追得越远越好……”

“……如果计划能够成功的话,我们就能争取到最多十五秒的时间,而签个名需要五秒钟的时间,在加上红狼来回走路的时间,也就足够了……”

……

我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正佛笑所预料的那样,长弓射日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就地正法的惨状果然没有在圣骑士牛百万的身上重演,光是他施放的“圣光护佑”防御罩,就让两名卫兵花了四剑的功夫才被打破,在这之后,牛百万仗着皮糙肉厚生命力充沛,又执着地拼命向外跑出了十几步才被擒获。而精灵魔法师分天焚骨做得更出色。他在成功施展了瞬间移动魔法之后,并没有急于逃窜,而是始终和两名卫兵保持在一定的距离之内,确保他们不会追赶。直到牛百万就地伏法,他才成功地接过了吸引卫兵注意力地接力棒,撒开两腿转脸就跑,临

还没有忘记就地使用一个“冰封术”的魔法,使卫兵度大大降低,直拖延了接近十秒钟的时间。这才束手就擒。

牛百万和分天焚骨的出色表现为黑暗精灵红狼赢得了充裕的时间。两名卫兵刚一离开,红狼的身影就立刻出现在告示牌的前面。他略有些紧张地回头望了一眼卫兵们的背影,在确定他们不会立刻返回之后,一把抄起插在告示牌面前地鹅毛笔。对着我们的公会组建公告伸出了手。

直到这个时候,我们的心里还连一点把握也没有:既不知道被加持了神圣魔法的告示牌会不会主动排斥来自枯萎之地地黑暗精灵,也不能完全确定敌对阵营的冒险者是否真的能被允许加入大陆联盟的公会。在场地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盼望着红狼能够成功地签下自己的大名。而当红狼手持鹅毛笔,真的在公会公告上清晰地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大家却又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意外地惊叹声,仿佛根本就没有人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似的。

和其他每个人都一样。黑暗精灵花了整整五秒钟的时间,成功地在公告上签下了自己地名字,而后安然从容地远远溜开。重新隐匿起了自己地行踪。这时候。两个持剑卫兵才拎着饱尝了一顿老拳地牛百万和分天焚骨。一溜小跑回到了原地。

“怎么样?怎么样?成功了没有?”瘦弱的精灵族魔法师被捆成了一团,由高大雄壮地卫兵轻飘飘地拎在手里。不住急切地向我们大声询问着。

“干得漂亮,我们成功了!”妃茵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劲儿,冲着他们做了一个象征着胜利和赞美的手势,大声地回答道。

“真的?那可太好了!”牛百万此时被捆得犹如一个超大号的麻包,同样被另一个卫兵像只小鸡仔一样单手提在了身前。那个六十级的卫兵面色如常,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牛头人高大魁梧的块头产生的沉重份量,不由得令人对他们的实力肃然起敬。

“既然任务都完成了,那就快点救我们出来吧!”分天焚骨挣扎着大叫着。

“好啊,我们该怎么救?”妃茵痛快地回答道。

“只要交十枚金币的保释金,我们就可以被释放了……”精灵魔法师急切地说道,他显然一点也不了解妃茵,“……要不然,我们就得在小黑屋里被关上五分钟呢。”

“咦,怎么还要钱的?”听到要花钱保释,妃茵立刻吓得花容失色,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钱袋:“……十枚金币,怎么那么多……不能打折吗?交二十枚银币就差不多了吧……”

妃茵仔细思考了一下,又赶忙加上了一句:“……我们可以分期付款的?”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分天焚骨苦着脸挣扎着说道——从他的表情来判断,被绳子困成一团的滋味恐怕不是那么美妙。可片刻之后,他大概是从我们无比同情的表情中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你该不是说真的吧?”

“算了吧,兄弟,就算是我们被判了个无期徒刑,她也绝不会拿出一个子儿来赎我们的。”比较起惊慌失措的精灵魔法师,牛百万显然更了解妃茵的性格,早就已经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心里准备。

“喂,你不是说加入公会,可以定期发放薪水,下副本可以优先分配收入,购买高级装备公会有特别赞助费,发展下线还有提成,三金保证,福利优厚吗?”分天焚骨奋力争取着,试图唤起妃茵的责任心。

他的话让我们这些了解妃茵的老熟人听得冷汗直流——在妃茵手下,这些优厚的待遇只怕只会在梦中出现吧——不,加入你真的梦到他们了,大概妃茵也会以“卖给你一个美好的想象内容”而收取相关费用吧。为了拉人入伙,这个可怕的女人还真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啊……

“你说的没错,可我什么时候也没说过可以替你交保释金的呀?”妃茵瞪着两只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分天焚骨,一脸无辜地说道。

作为弗雷斯希特城官方唯一认可的暴力执法机关,城防卫队显然不是个讨价还价的好对象,而且圣城所代表着的天上众多神祇的荣耀看起来也绝对不会只值二十枚银币。最终,当城里的巡逻队经过时,还是把被捕的牛百万和分天焚骨带走,投进了监牢。在那里,他们将会与臭虫、老鼠和阴冷潮湿的墙壁共同度过半个小时的难忘时光。

“我会想念你们的……”当他们被带走时,妃茵表情悲切地站在一旁,挥舞着一条洁白的手绢,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裙裾随风轻摆,犹如送别心爱的恋人般,依依不舍地叫道。

“要是真的想我们的话,那现在就帮我们交保释金吧……喂,不要摆出一副好像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把头转过来,我在跟你说话呐……喂……”随着巡逻队的身影逐渐远去,分天焚骨的最后一次努力终于徒劳地落空了。就这样,我们令人敬畏的妃茵大小姐,在一只手成功地把黑暗精灵刺客红狼拉进公会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同样成功地把两个无辜的帮众推进了监牢。

“我们真的……不去保释他们么?这样不太好吧。”回头看了看被提溜走的两位公会同志,我于心不忍地小声对妃茵说道。

“哎……你以为我想这个样子么?”妃茵白了我一眼,“组建公会需要五千枚金币的保证金,你以为你们这帮穷光蛋一共才凑了多少出来?剩下的还不是我一个人兜底?别以为我现在很有钱,刨去五千金的保证金,我现在手头只剩下不到十枚金币了,哪儿还有闲钱为那两个家伙赎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