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四章 大祭司的秘宝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四章 大祭司的秘宝

本书:独游  |  字数:4329  |  更新时间:

论对于什么人来说,墓地,都是一个让人感到悲伤和方。这里是一个个智慧的灵魂饱蘸着自己的生命写下人生纪录最后一个标点的地方,也是那些在这个繁忙纷乱的人世间奔波了一生、终于得以最后休息的场所。没有人会喜欢呆在这样的地方,因为在这里除了死亡,你什么也感觉不到。时光仿佛在这个地方加快了流逝的速度,让你能够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飞速地奔向死亡。于是,一种对生命紧迫的危机感会在潜意识中催促着你,让你尽快逃离这个让你感到惶惑的区域。

可是在今天,弗雷斯希特城外东南方向的一座公共墓地迎来了一群不同寻常的访客。他们满怀希望、兴高采烈地簇拥着挤进了这个满地坟的沉寂之地,给这里带来了一片绝不和谐的嬉笑喧闹之声。这群对死亡毫无觉悟的、对死者缺乏最基本的尊重心的、完全不合时宜的死亡观光客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这块死气沉沉地土地,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大声叫嚷着:

“在哪呢在哪呢?”

“偷到什么好东西了……”

“快点复活,让我们看看……”

随着他们的涌入,一个亡命者的灵魂开始在虚空中汇聚,渐渐变得实化,最终凝结成了一个黑暗精灵的模样,他的头上顶着几个鲜红的大字:“红狼”。

我们来自异国他乡的黑暗精灵盟友在贴身搜刮了年轻地伦布理神庙大祭司依芙莉娜小姐之后,被她好一顿痛捶。淋漓畅快地送进了亡者之界。他显然不敢用传说中“跑尸体”的方法在伦布理神庙中就地复活,只能付出相应的代价,选择在附近的“复活点”重生。虽说墓地这种地方原本就人迹罕至,但有时也免不了有一些缅怀亡者的人――或者干脆像红狼一样重获新生的人在这里出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黑暗精灵只有等我们齐聚在这里之后,才敢享受他的又一段生命旅途。

在我们的翘首企盼中,红狼当众捧出了他这一次盗窃地战利品。这是一个边缘镶嵌着铜片的精致木匣,木匣上雕刻着的花纹虽然简单朴素,但同时又让人感受到一种高贵大方、古朴自然的典雅之美。用我第一眼看见它时最单纯地直观感受来形容它,那就是:“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这个精美的木匣的名字很容易让人产生对宝物和财富的无限美好憧憬,更能轻易地点燃我们这些恶意分赃者心头贪婪地欲望――“大祭司的宝盒”,这个金黄色的名字仿佛披挂上了珠光宝气的名贵外套。在我们地眼中闪闪发光。

“快……”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宝盒,妃茵兴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短,“……快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漂亮的女魔法师稍微注意一下自己地形象。起码先把嘴唇边拖着地长长一串晶莹剔透地口水擦干净?

打开这个被锁住的宝盒需要二十四级地开锁技能,这对于盗窃惯犯红狼来说当然不成问题。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心情激动地掀开了宝盒的盖子,取出了里面的第一件物品。是你永远的朋友我的心在顿时仿佛被一根绳索提了起来似的。立刻停止了跳动。每个人在这一刻都停止了呼吸,屏气凝神地等待着一件足以载入史册的强大魔法装备一见天日……

少女的化妆盒:青春少女的必须品,由化妆水、粉底、胭脂、口红、唇笔、眉笔、眼影、眼线、睫毛膏、卸妆水、卸妆油、隔离霜、遮暇笔、粉底霜、粉饼、散粉、眉笔、眉刷、眼影、眼线笔、睫毛膏、睫毛夹、腮红、高光粉、唇膏、唇彩等十九种专业用具组成。满足你美丽的梦想。使用后可有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容貌。但不能改变种族(仅限女性涉空者使用)。

风吹过。摇曳着坟墓前枯涩的小草,萧索……

在一阵无声的尴尬后。红狼又伸手取出了宝盒中的第二件物品……

多功能指甲刀:日常美甲的必须品,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刀刃设计,可以安全省力地修整你的指甲,并带有细腻的锉刀,帮助你将指甲打磨抛光,更富闪亮魅力。使用后可修整指甲形状,可重复使用(仅限女性涉空者使用)。装备后可增加2攻击力。

昏沉的天空,一只年迈的乌鸦从上空经过,留下长长一串“啊!啊!”嘶哑叫声,萧索……

红狼的脑门上渗出了几颗细小的汗珠,哆哆嗦嗦地取出了宝盒中的第三件物品……

“顺滑闪亮的稀有药剂”,这个神秘的名字让在场所有的人不由得精神一振,可在看清它的介绍之后,大家不由得都失望地长叹了一口气:来自遥远东方的神秘配方,纯天然的绿色护发精品,从发根渗透至发梢,如丝般柔顺不再是梦想。使用后可又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发型(仅限女性涉空者使用)。切勿吞服,后果自负!

夕阳,将漠然的昏黄涂满了整个天空,人们脚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直指向夜晚的方向,萧索……

红狼脑门上的汗水变得像蚕豆那么大,如同瀑布一般“唰唰”地流淌下来。我真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出汗过多而脱水。

又一件令人振奋的物品被取了出来。只看它的名字,你绝对会认为黑暗精灵这一次的盗窃不虚此行――“大祭司的秘宝”!

而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确实让这一次的偷盗计划不虚此行――起码,这样让人窘到了极点的场面,已经足以让你的所有付出值回票价了:

大祭司地秘宝:小枕头、防侧漏,更干、更爽、更安心。贴身保镖、亲密伴侣,使你来去自如、行动无忧。装备后可以提高移动速度百分之一(仅限女性涉空者使用)!

静……

萧索……萧索……萧索……

“扑哧……”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打破了尴尬的沉静,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来历不明的笑声解救了大家。有它开了一个好头,我们终于不用再强忍住让人肌紧张的笑意,可以尽情宣泄自己满腔的嘲讽了。我们真该感谢最先笑的那个人,要不是它,我恐怕已经忍得要岔气了。

这笑声一开始,就很难再收得住尾了。许多人笑得扶住了陌生人的墓碑

|站立,在坟堆与坟堆之间打起滚来。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在因为红狼那惊世骇俗地战利品而笑。到了后来,受到狂欢气氛浸染的人们只要相互看一看对方脸上那层无法抹消的怪异表情,就会重新找到放声大笑的理由,哪怕冒着腹肌全部抽筋地危险也要义无反顾地大笑下去。

恐怕只有一个人笑不出来。那就是花了一百枚金币买了一瓶“蒸发药水”、结果偷到这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女生用具的黑暗精灵大盗红狼。他原本黝黑的面色此时因为羞怯和愤慨变得又红又青,既像一条长势喜人地茄子,又像一根发育过剩的苦瓜,脸拉得很长。就连以脸长着称的驴马在他面前恐怕都要自愧不如。

红狼另外一只手中拿着从大祭司身上摸出来的第二件战利品――总共五十枚银币三十二个铜子儿地“大祭司的私房钱”――虽然这根本于事无补,但就算是他为筹划这次跨国盗窃行动付出惨重代价的安慰奖吧。

事实证明,无论身份多么尊崇、无论智慧多么深远、无论级别多么惊人、无论力量多么恐怖。我们可敬地大祭司依芙莉娜小姐终究还只是一个年轻地女孩――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典型地青春期少女……

这一次。妃茵格外难得地没有打别人战利品的主意。她甚至没有对黑暗精灵地盗窃成果表现出丝毫的占有欲――事实上,红狼倒是提出来把这些独一无二的赃物送给她的。可是被她立场坚定地婉言谢绝了――尤其是那件神奇的“大祭司的秘宝”,不要说只增加百分之一的移动速度,我敢和任何人打赌,就算是增加百分之一百乃至更多,也绝不会有哪位女士有足够的勇气把它公开装备使用的。

横跨半个大陆,无数次冒着被屠杀的危险为代价穿越国境线,提着自己的脑袋行走在到处充满了杀意的敌国土地上,以脆弱的生命和赤贫的腰包为代价成功实施的这一次惊世骇俗的跨国盗窃活动,就这样换取了一个令人欲哭无泪的凄凉结局,除了懊恼和沮丧,我相信此刻黑暗精灵红狼的心里再也容纳不下其他更多的情绪了。他意兴阑珊地和我们打了声招呼,而后就在原地涉空而去,离开了我们所身处的时空位面。

我很难判断红狼的盗窃计划究竟应该算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他确实从大祭司的身上成功窃取了不少举世无双的独有装备,只不过这些装备的实用性同样很不巧地也低到了举世无双的地步而已――但是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的公会创建计划非常成功:只花了不到一半的时间,我们就成功地收集齐到了二十个工会会员的签名,无比幸运地没有一个人让妃茵抓住终身剥削的机会,对此,妃茵似乎看起来非常遗憾。

只需要再过两天,一个崭新的公会就将获得法尔维大陆联盟的官方认可、正式注册建成了。对于那些急切盼望着公会成立的热心会员们来说,他们目前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度过这等待中的两天时间。终于好不容易完成了这件大事,不少人都继红狼之后暂时离开了法尔维大陆,在属于他们自己的时空位面中,一边放松休息、一边等待着公会的成立。

女魔法师妃茵却并不想那么急切地结束自己在法尔维大陆上的冒险行程,她从背囊中掏出一个卷轴,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头,转身向着城门的方向缓步走去。

“妃茵……”女魔法师的忠实友人、长发的精灵族女驯兽师雁阵喊住了她,“……都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么?”

“明天调休,不用早起……”妃茵懒散地耸了耸肩,手一摊,亮出那个卷轴继续说道,“……刚打出来一份食谱,正好烹饪技能快要升级了,我把食材找齐学会了再走。”

“哦,是什么宝贝食谱,居然需要妃茵大小姐牺牲睡眠时间熬夜练习?”弦歌雅意闻听好奇地凑了过来。

我忍不住也靠过来看了一眼,只见女魔法师的新食谱上写着:

里卡德鸡蛋煎肉卷:为了争抢盘子里的最后一个鸡蛋煎肉卷,怯懦的里卡德儒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向巨龙发起挑战。这种美味的食物会让你情绪高昂、精神振奋,在半个小时之内生命和魔法的恢复速度提高50%,同时增加三百点生命上限。

“哇哦……”我和弦歌雅意不约而同地齐声惊叹起来。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这道大餐的可贵之处,它几乎相当于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雇佣了一个牧师贴身护卫,忠心耿耿地保护着你的生命安全――对于一个依靠蛮力和身体与敌人正面对抗的近身战斗者尤其如此。有了它,我甚至有把握同时挑战五只和我同级的猛兽,或是独自面对超过我三级的“首领”级对手。

“还缺什么食材没找到?我们来帮你的忙吧。”雁阵好心地问道。

在“食材”的那一栏里,我看见了不少诸如“新鲜的紫魔鬼芥蓝”、“扑鼻的深渊肉蔻”、“喷火龙辣椒盐”之类吓人的名字。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名字越是复杂晦涩的物品,它们的来头就越大,也往往非常珍贵,想要得到它们也就愈加艰难。比如说,如果你只是想要一把名字简单明了的“短剑”,那么只需要到随便那个小山村路口铁匠铺里花上十五个铜子儿就能得到;而如果你想要的是类似“晶莹闪亮于月光之下令人窒息的白色圣光祷告者凡罗那锋利的左手”那样的高级货色,恐怕就只有经过一番艰难险阻,冒着生命危险,在某个危机重重的地底洞穴之中打败里面强大危险的邪恶异界生物才能得到了。

“是啊,我们帮你一起找吧。”我和弦歌雅意义不容辞地连连点头。

没想到,妃茵慌慌张张地摆起了手,毫不留情地对雁阵严词拒绝道:“千万不要,我一个人去就好,要是你一起跟来,我恐怕打一晚上东西也凑不齐。”

“你到底还缺什么材料啊?”看着妃茵严肃的表情,我忍不住开口问道。“鸡蛋!”妃茵干脆地回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