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五章 食品加工鸡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五章 食品加工鸡

本书:独游  |  字数:4312  |  更新时间:

一种矜持而随和的动物。在法尔维大陆上,几乎是村镇的城墙边都会散布着几群鸡,它们成群结队、倚墙而立、昂首阔步,以一种冷峻高傲的目光观察着往来的行人。如果你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便永远都不会理睬你。

可如果你不小心激怒了它们,而此时你又恰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低级新手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将难得地有幸见识到这种矜持的动物狂躁暴虐的一面――在冒险生涯之初,我就曾经和牛百万共同面对过一群疯狂的母鸡,直到现在我一闭上眼还总能看到那铺天盖地的鸡爪、鸡嘴和纷乱的鸡毛。尽管我如今已经四十多级,身上的防御力早已不是寻常的母鸡能够攻破的了,可至今我看见这种体态高昂、短羽高冠的家禽还是忍不住会心虚气短,宁可绕远路也不愿轻易从它们身边经过。

不过,要是你想要得到“鸡蛋”这种大众化食材的话,就没办法不和这些隐藏在我们身边的猛禽打交道。得到鸡蛋的途径只有一种,杀死一只母鸡,然后在它的尸体里碰碰运气。据我所知,鸡蛋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得到,有些运气不佳的烹饪技能学习者或许接连杀上二、三十只母鸡也找不到一枚鸡蛋;但是,这个离谱的世界并不排斥一些运气特别好的人存在,有些人的运气甚至强悍到了超越动物生理学常识的地步,居然从公鸡地尸体中也能找到鸡蛋。

啊。这些诡异的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鸡……

妃茵的烹饪技巧已经快要达到十五级了,她凑齐了所有稀有罕见的珍贵调料,唯独还短缺最最普通的鸡蛋,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滑稽,但其实也并不难以理解:作为一个超过了四十级的冰系魔法师,她长期漂泊在荒芜人烟、危机四伏的荒原、密林和洞穴之中,身为初级家禽的母鸡是绝不会出现在这些偏远地方地,而她的时间也大多耗费在回报丰厚的冒险旅途中。不大可能以杀鸡为目的专程回到主城。

因此,妃茵地魔法背囊里装满了巨大的鸵鸟蛋、粗糙的蜥蜴蛋、坚硬的海龟蛋、狭长地翼蛇蛋等等等等你能想象得到和许多想象不到的大把蛋类食材,唯独没有最简单易得的“鸡蛋”。

“要是你一起跟去的话,我们一只鸡也杀不了。到时候恐怕我们不被鸡啄死就算幸运地了。”妃茵毫不迟疑地拒绝了雁阵帮忙的提议,对于她的理由,我们十分赞同。

没想到,雁阵眨了眨她那双明媚地大眼睛。嬉笑着说道:“那么说,如果我给你鸡蛋地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去杀那些无辜地小鸡鸡了?”

虽然我们都知道雁阵有用“小”字加两个叠音的方法来称呼那些动物们地习惯,可当她说出“小鸡鸡”这个词的时候。我和弦歌雅意还是忍不住红着面孔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你怎么可能会有鸡蛋……”妃茵不信任地说道,“……你又不会去杀鸡……”

妃茵的话还没说完,雁阵已经低声念诵了一句咒语。打开了她喂养宠物的魔法空间之门。当空间扭曲到了极点、一个不透明的空间之门完全凭空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一只脑袋几乎比身体还要大、眼睛明亮、硬喙短小、全身长着黄色绒毛的小母鸡急不可耐地一头窜了出来。

刚一踏上法尔维大陆的土地。这只小母鸡看起来十分兴奋。它敏捷地在附近的草地上来回奔跑,一边跑一边还努力地闪动着它那一对毛还没有长齐的小翅膀。发出“扑腾扑腾”的声音,小嘴里叽叽喳喳地不停欢悦地轻叫着。冷不丁被脚下的杂草绊倒,“咕咚”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头重脚轻地爬起身来,就像个醉汉似的摇着脑袋蹒跚了几步,而后歪歪斜斜地继续飞奔出去。

这只精神亢奋的小母鸡头上标注着它的名字:“李小鸟”,这就是它的名字了吧。

“难道说……”看着这只绒毛尚未褪尽的小母鸡,妃茵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只是这无情的现实来的太过突然,一时让她有些难以接受,“……这就是……”

“是我的第三只宠物啊,前两天刚刚抓到的。”雁阵歪着脑袋,看着地上那团毛绒绒的小东西,微笑着说道。

果不其然!

“可是……”妃茵哭笑不得地问道:“……你怎么给它起了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

“很奇怪么?”雁阵歪着脑袋、一脸纯洁无暇地说道,“一点也不啊。这么可爱的鸡宝宝,当然要跟我的姓了。我姓李,它姓李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已经习惯了我的涉空者朋友们有许多种不同的姓名组成,只要你经常和他们呆在一起就会知道,雁阵在这里所说的她“姓李”的事情,和标识在她头顶的灵魂印记完全是并不相互矛盾的两回事。

妃茵微微张了张嘴,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可她最终只是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牙床,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我们都知道,雁阵作为一个狂热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对于那些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根本就缺乏最基本的抵抗力,这只仅有一级、毫无攻击力的秃毛小母鸡在她眼中,只怕比一只高阶飞禽火凤凰还要宝贵。而对于她来说,衡量一只宠物宝贵与否的唯一标准就是:它够不够可爱。这只头身比例差不多达到了一比一的幼小橙黄色绒羽禽鸟显然非常符合这个标准。

“你们不要小看我的小鸟鸟,它可是天生就具有一项技能的哦,兔擦擦和羊咩咩可都是在五级以后才生出自己的第一个技能来地呢。”雁阵蹲下身,伸出手指逗弄着面前的新科“战宠”李小鸟。眉飞色舞地向我们介绍着。

“是吗?什么技能?”雁阵的介绍让妃茵看到了一丝希望。无论是什么样的宠物,只要它能够具备一些强力的战斗技能,就算本身的素质差一些,在战斗中也同样可以帮上很大的忙。

雁阵手一摊,露出掌心里一枚白乎乎的椭圆形球状物,献宝似的炫耀道:“它会下蛋哟!”

妃茵地表情就像是刚刚把一枚鸡蛋带壳生吞了那么难看……

不管怎么说,李小鸟每隔三十秒一次的产蛋量很好地满足了妃茵练习烹技能的需求,很快,

凑足了足够学习制作里卡德鸡蛋煎肉卷的鸡蛋数量。了这一门新厨艺。

不过李小鸟似乎还意犹未尽。随着“生蛋”技能地不断娴熟,的经验也在不断提升。刚生了十几枚鸡蛋,李小鸟的级别眼看就要突破一级,达到“二级职业生蛋鸡”的段位了。

因为在招收宠物之后雁阵一直没有机会召唤出这只小母鸡并肩冒险。而且它地“生蛋”技能对于学习裁缝的雁阵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就连雁阵本人也刚刚才发现,李小鸟的“生蛋”技能就像是我们普通冒险者的生活技能一样,每次使用都可以积累相应地经验值。使技能和自身级别同时提升。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妃茵他们顿时睡意全无,只想着看看李小鸟的生蛋级别提高了之后会生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大概生地蛋会越来越大吧。”虽说看上去文质彬彬,但精灵神射手弦歌雅意地思维模式经常陷入到一种僵化地形而上学模式之中。在他的头脑中似乎已经形成了某种定式。似乎级别越高地东西块头就会越大――这多半是在冒险过程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主义错误,在探索那些偏僻的神秘洞窟或是废弃陵园的时候,那些最后出场的首领级高级怪物块头往往都很大。

他自己忘了一个很浅显的反例:他从一级一直升到了现在的四十多级。可骨瘦如柴的消瘦身材却一点也没见壮硕。

“白痴啊你!”妃茵一巴掌拍在精灵神射手的后脑勺上。“你看清楚。所有的食谱上食材都是按‘个’计算的,制作一份鸡蛋煎肉卷。无论多大的鸡蛋都要两个,下得蛋大有个屁用啊!”

弦歌雅意摸着自己被拍疼的后脑勺委屈地说:“我又不是学烹饪的,谁会注意这种事啊?那你说会怎么样?”

“我猜会不会……”妃茵眼珠转了转,不确定地猜测道,“……它的级别越高,生得蛋就越多。二级生两个蛋,三级生四个蛋,四级生八个蛋……”她越数越兴奋,当她算到“二十级生五十二万四千二百八十八个蛋,每个蛋卖三个铜子儿,每生一次蛋卖一万五千七百二十八枚金币零六个银币四个铜子儿,每分钟生两次,每小时能赚到一百八十八万七千四百三十六枚金币零八枚银币”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昏厥和脱水的症状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每次分给你们八枚银币!”天啊,我该不是听错了吧。对金币和宝物的偏执胜过巨龙的妃茵大小姐居然主动提出要分钱给我们,这一刻,简直连至高神都要因为她的慷慨而感动得落泪了。虽然这笔钱暂时还仅仅存在――恐怕也将永远只存在于――她美好的想象之中――这也足以看出这笔巨额财产已经让她兴奋得彻底失去理智、完全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一毛不拔的“人形巨龙敛财者”妃茵了。

级别越高意味着数字越大,进而意味着更加巨额的财富,这确实是一个标准的“妃茵”式回答。

“大概会生出双黄蛋来吧。”雁阵大胆猜想。

这个……如果它级别更高了呢?我幻想着在一个蛋壳里包裹着十二、三个蛋黄的神奇景象。

不需久等,结果很快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就在李小鸟的级别达到二级的时候,毛绒绒的小母鸡得意地“啾啾”乱叫了一通,趴在地上撅了撅小屁股,在留下了自己技能升级后的第一件产品之后欢快地跑开了。

满怀期待的四个旁观者立刻集体失语。

谁能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留在地面上的,是一个黄澄澄、圆滚滚的松软固体,它的名字是“蛋糕”。

这个蛋糕的出现并非是一次偶然,片刻之后,李小鸟又接连生了两只蛋糕,这才又重新生了三枚鸡蛋。随着技能的不断娴熟,它在生蛋过程中产下普通鸡蛋的几率不断地降低,等它达到八级时,每生十次蛋就只有一次能产下鸡蛋、其他全都是蛋糕了。

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巧可爱、功能强大的“食品加工鸡”,眼睁睁看着它不断地产蛋升级,接连产下了“蛋茸饼”、“蛋松卷”、“蛋黄派”等以鸡蛋为主要原料的多种食物。虽说它仍然只会一种“生蛋”技能,可此时它生下来的东西,已经完全不再是天然的鸡蛋了。当它以十几级的孱弱身姿奋不顾身地进行工艺改良,产下了一种名为“葡式蛋”的新品时,妃茵的精神终于开始崩溃了。

“我直到三十级以后才学会做蛋挞的……”看着这只小母鸡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将自己花费了几个月的烹饪技能融会贯通,人类女魔法师不由得妒火中烧,心态严重失衡,进而由妒生恨,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暴力倾向:

“……不知道可不可以把它杀来吃,我正好刚学会了一种麦辣鸡翅的做法……”

到了超过二十级的时候,升级开始变得缓慢起来,单纯练习生蛋技能已经很难像刚才一样快速提升李小鸟的级别了。而且眼看着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用妃茵学习,过不了多久李小鸟自己就会“批量生产”出大量的里卡德鸡蛋煎肉卷来了。为了早点休息,同时也为了照顾一下妃茵的颜面,雁阵及时地唤回了生命不息、“生蛋”不止的李小鸟。

“时候真的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雁阵和颜悦色地对我们说道。

“是啊是啊,忙了一天,我也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雁阵的一切提议,弦歌雅意都开始无条件地附和起来。

“你们先走吧,我再等一会儿。”妃茵冲他们摆了摆手。

“你的技能不是已经学会了吗?还要再干什么?”雁阵好奇地问道。

“这些东西扔在这里太浪费了,我要把它们全收起来!”看着李小鸟留下的遍地劳动成果,妃茵露出了心有不甘的表情。

“这么多,收完说不定需要一个多小时……”弦歌雅意用右手搭了个凉棚放在额头上,遥望着快要铺到天边去了的遍地鸡蛋大餐。

“这些可都是钱啊……”妃茵咽了一大口唾沫,恨声说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