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六章 个人崇拜是不对滴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六章 个人崇拜是不对滴

本书:独游  |  字数:6220  |  更新时间:

在看来,我们当初对于筹建公会的前景未免预计得太公会公告展示时限来到时,公告牌上除了原本已有的二十个签名之外,还多出了七个计划外的陌生签名,人数大大超出了组建公会必须的限额。这样一来,一个新鲜上市的冒险公会“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就正式挂牌成立了。

凭借其无以伦比的威望和经营手腕,人类女魔法师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个公会的第一任会长,掌管着这个公会的一切钱粮财产。当妃茵会长春风得意地走马上任时,每一个公会成员都欣喜地发现,我们的公会虽然人数很少、规模不大,但如果从账面上来看,无论是物力还是财力都异常地雄厚,甚至远远超过法尔维大陆联盟第一大公会“惩戒之锤骑士团”。本公会拥有的公有资产超过五千万枚金币、库藏战备足以把每一个公会成员用最顶级的武器装备武装到牙齿。加入这样一个实力几乎堪比一个小型国家的强大公会,真是每一个公会成员的荣幸和幸福啊!

不过这和现实有一些小小的出入,那就是:我们绝大多数的财富资产和装备库藏,都仅是停留在公会账单上、尚未兑现、且不知何时才能真正兑现的公会外债,而这一切债务原本的债主都是我们的现任公会会长、法尔维大陆理论上(这一点非常重要)最富有的人、财富地敛集者与收藏者、将毕生精力致力于讨要欠款的高利贷商人、社会财富两极分化现象日益加剧的重要原因之一――妃茵;而公会中超过百分之七十的成员都是公会公债的负债人,并注定将因此长时间地陷入赤贫状态。起码在可以预见到的很长的未来之中。他们都将一直比弗雷斯希特城垃圾站外面的那个断了腿的儒乞丐还要穷――起码那个乞丐身上地破烂衣裳和手里裂口的破瓷碗都是属于他自己的个人财产,而这些经过妃茵敲骨吸髓的可怜虫真正完全彻底地做到了“一无所有”。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身上穿戴地一切装备、他们背囊里存放着的一切物资、包括他们的身体能够提供的一切思维力和劳动力,统统归属于妃茵和我们地公会所有。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出到足够高的价钱的话,妃茵一定不会介意把他们的眼球和肾脏换成金币地。

不过说真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对妃茵无止境的敛财嗜好感到由衷地庆幸和钦佩――倘若不是有她地话,这个公会地建成怕是只能存在于我们美好的构想之中。组建公会需要五千枚金币地巨额保证金,这对于我们这些四处游荡、居无定所。手头稍有一点闲钱就立刻买药水换装备花得精光的小市民阶级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我们掏空了腰包七拼八凑也没有凑齐这笔金额的三分之一。

幸亏有了妃茵,她仅凭一己之力就补齐了所有余款。还能留下近百枚金币作为公会运营的启动资金,这让我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什么豪门显贵家中的少女会被称为“千金”――在这之前,我一度以为这个文雅而隐晦的词汇指代的是她们不愿为人所知的体重。

仅凭这一点。妃茵就众望所归、毫无争议地成为了公会会长选举的热门人选――事实上也是唯一的人选――并毫无悬念地赢得了会长的选举,被她的拥戴者们――更多的是负债者们――推上了会长的宝座。

在妃茵大小姐荣登公会宝座的第一时刻起,她就“慷慨而无私地”将自己手中所有的个人债务并入公账,使我们的公会拥有了一笔就连任何一个强大帝国的君主都会感到无比羡慕的巨额财产;而从我们的库藏清单上来看。无论是精灵族大咏者红焰的招牌双刀“风火双刃”还是末世君王“诛心者”达伦第尔的魔法盾牌“拒绝之墙”,甚至就连全知全能的至高神陛下遗失在人间的传说中的超级神器“创造力之创世魔杖”,都已经成为了我们公会的共有财产。

如果我们的债务人真的有一天能把这些债务一一兑现。那我会完全相信我们的公会有能力独自与末世帝国的侵略者们相抗衡。并且仅凭一己之力将他们驱逐出法尔维大陆。但在相应的债务人真正把它们送交公库之前。这些所向披靡的无敌法宝不得不以公会流失资产的形式万分遗憾地流落在外,正在被不知其他什么人暂时保管使用着。下落不明。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笔仅仅在名义上单方面属于我们公会的虚幻财富,对我们现在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帮助意义。而一切导致的最终结果是:我们在自称是法尔维大陆最富有公会的同时,也不得不同时面对“我们是法尔维大陆最贫穷的公会”这样一个凄凉的现实。事实上,仅仅是为了凑齐组建公会需要的那五千枚注册资金,就已经让不少人过上了勒紧裤腰带喝西北风的困难日子,不但新的装备没钱买,就连修理旧装备需要的那几个银币都要找会长举债才能付得起了。

正因为如此,经过一番象征性的讨论,最终由我们的会长妃茵大人拍板定案,将“尽快把债务还清”定为我们公会的最高纲领和终极愿望,并以“杀人未必要偿命,欠债一定要还钱”作为本公会的组织信条,将之持之以恒地贯彻下去。

解决完了组织问题,在场的所有成员们并没有因为目睹公会的建成而感动很久,很快就呼朋引伴地各奔前程:挖矿的挖矿,采药的采药,练摊的练摊,下副本的下副本……加入公会之后,大家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显着地改变,除了钱袋里的钱变少了、头顶上多了一长串字迹之外。原来该干什么的,现在还在继续干着什么。

我和佛笑恰好都接受了一个侦查末世帝国城防的任务,一早就约好了一同完成。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一张满脸谄媚的笑脸忽地挡在了我的面前:

“二位老大有空吗?能不能带小弟升升级?”

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装备暗淡、满面堆笑、

琐的男性人类牧师。他是一个身体强健地中年人,刚毅的轮廓、满腮深棕色胡须像毛刷一样浓密而挺拔。此时,这样一个硬汉式的大叔正瞪着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期盼地望着我们,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老大,帮帮忙吧。我还差三级就要专职了,接到的任务不是经验太少就是难度太高,实在是受不了了啊……”看到我们露出犹豫的表情,牧师大叔连忙畏畏缩缩地求告道。“……看在都是一个公会地兄弟份上,只带小弟半个小时就好了,二位老大……”

看他拉着我们的衣袖苦苦哀求的样子,我真担心如果我们拒绝。他会不会趴在地上搂住我们的大腿不放。好在我们这个任务要去地地方敌人登记也不是很高,我们两个人带着他也足够应付得来。我询问地望了佛笑一眼,他稍稍思索了片刻,也点头同意了。

别看这个家伙可怜兮兮的见人就喊“老大”。仿佛见着谁都要小一截似的,他可是有着一个让人叫不出口地嚣张名字:我是你爸爸。他是公会成立征集签名时最后签名地那七个额外成员中地一个。他是目前我们公会中级别最低的一个,只有三十一级。还没到转职级别地下限。

听他自己说。当时他正好刚来到圣城弗雷斯希特。稀里糊涂地就迷了路,然后碰巧就看见了公会征集签名的告示。他立刻就像看见了亲人一样。兴冲冲地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指望着能找到一个稳固的靠山。看到他顺利入会后拣了大便宜似的高兴模样,我很难不为他以后被妃茵大小姐盘剥压榨的日子提前哀悼一下。

“咦,你都三十多级了,怎么还在用十几级的装备?”出城之前,我们照例去购买药品、修理装备。在修理装备的铁匠铺里,佛笑不经意地查看了一下,意外发现这个名字很猖狂的牧师大叔还在使用一些相当劣质的低级装备,与他目前的级别全不相称。

牧师大叔我是你爸爸老脸一红:“一个人到处瞎闯,副本下不去,高级怪打不过,只能这样先将就着了。”

大概是他的窘相触动了佛笑的恻隐之心,他立刻从背囊里翻出一件三十级的“精灵长袍”、一根二十五级的“魔力环短柄法杖”和一只十五级的“气息手镯”,豪气地放到了牧师大叔的手中:

“这些你先拿去用,把身上那堆垃圾换下来吧。以后我要是再打着合适你用的装备,就给你留着。”

在我看来,佛笑送出去的这几件装备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属性加成非常有限,市面上的价格也不高,加起来也值不到五个金币。可这对于穷困的中年牧师来说,这些东西的价值却不啻于寒冬季节李的一捧炉火、雷雨天气中的一柄油伞、干柴烈火时的一只安全套(涉空者们都这么说),珍贵得完全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老大!”牧师大叔感动得热泪盈眶,“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我着你混,小弟我高山敢上,火海敢下!”他说得情深意切,满腔感激溢于言表。

“客气什么,都是自家兄弟嘛……”佛笑故作姿态地挥了挥手,“……以后有什么难处直管跟我说,有我罩着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看得出,战斗技巧十分一般的白衣剑客佛笑很少受到如此的礼遇,更不曾被人这般追捧,心里难免有些膨胀,说话不免夸大其词。

……

白光以闪,一招“神圣一击”,接着白光又是一闪,又一招“神圣一击”,白光再次闪起,还是一招“神圣一击”,终于,一记“治疗波”使他被那个长角恶魔的打掉一多半的生命得到了缓解,然后是继续重复不断地初级攻击魔法“神圣一击”……

“喂。他可是恶魔系的敌人啊,你用‘罚罪之光’攻击能有百分之十五的加成啊!”终于,我是你爸爸这种愚蠢透顶的战斗方法让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在一边看着这个三十一级的牧师战斗,简直比让我独自对抗一群发了狂的钢鬃魔人还要累。我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一级开始就只用过这一个攻击法术进行战斗。

“‘罚罪之光’?这个……我不会用啊……”果不其然!

这个蛮干的家伙居然靠着最初级的攻击魔法一路坚韧不拔、顽强不屈地升到了接近四十级的高度,这份勇气和毅力简直令人肃然起敬,堪为整个法尔维大陆人民地杰出典范。我觉得如果每一个大陆公民都以和他一样的坚强意志去和敌人战斗,末世帝国的侵略者们只怕早就被我们赶下星海喂鲨鱼去了――当然,这一切前提条件是。大家在变得坚毅勇敢的同时,还要继续保持着像现在一样地正常智商才行。

“那个可是你二十多级的时候就能学会的法术,你该不会从来也没学过吧……”佛笑的精神状况看起来已经到了崩溃地边缘。

“我学过啊……”呼,还好。总算这个家伙还没有笨到家,“可是我的法术界面上没有啊……”

咦?这怎么可能?

每一个冒险者都会在脑海中随时浮现出一个技能界面,无论是魔法、武技、战歌还是其他的那些生活技能,都会按照一定的次序排列在这个界面上。当然。一些生疏地冒险者想在其中中寻找到他想使用的技能,可能需要花费一段不短的时间,但是那些像我一样老练娴熟地冒险家们则完全可以省略这种选择时间,只需要心念一动。就能够随心所欲地使用任何他所通晓地技能,

可是,一旦你曾经学习过某种法术和技能。就肯定能在这个界面上找得到。像大胡子牧师所说地这种技能消失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地。

“你再仔细找找,它应该是在第二页上。”佛笑一边和三只魔法仆役战斗着。一边大声提醒道。

“嗯?第二页?还有第二页吗?我怎么不知道?”大胡子牧师讶异地反问道。

“我咳咳咳……”我只觉得胸口的气血一阵剧烈地翻腾,从记

学会的所有骂人的话语都争先恐后地堆在喉咙口,并要向外喷涌。我为了强忍着怒气不破口大骂所花的力气远比和面前这几个异界魔物战斗所花的力气要大得多了。

片刻之后,我是你爸爸忽然欢天喜地地叫嚷了起来:“啊,真的有第二页!我靠,居然还有第三页,咦,还有第四页,那么多法术,怎么用啊?”他一边鬼叫个不停,一边还在不停地把一个“神圣一击”紧跟着一个“神圣一击”扔在长角恶魔的身上,制造着比跳蚤吸血强不到哪儿去的轻微伤害。

“你试试看就知道啦……”佛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于是,牧师大叔我是你爸爸开始了一段十分混乱的魔法乱舞表演:

一道金灿灿的光芒闪过,我是你爸爸的头顶飘起来一串“+“+30”之类的绿色数一点一点地得到回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十六级的治疗魔法,名叫“生命祝福”。

“生命祝福”的魔法有效期是十五秒中,在这段时间里,被施法者的生命可以得到持续的恢复。不过在我是你爸爸的身上,这个医疗法术的效力就连五秒钟都没有坚持到……

两句喃喃的低诵过后,一道清明柔和的风以大胡子牧师为中心向四周吹散开去,周围的空气随之变得一阵澄澈,与此同时,刚给牧师大叔自己加了不到一百点生命力的“生命祝福”立刻停止了治疗效果。

这个“沉寂之风”似乎是一个十八级的魔法,当使用它的时候,会驱散施法者周围的一切魔法效果――当然,也包括他给自己增加生命的治疗魔法。

趁着技能生疏的牧师忙着自摆乌龙地机会,长角恶魔看准时机。用他的利爪连续追加了两次进攻,“生命祝福”所发挥的短暂效果立刻付诸东流,双方剩余的生命值又重新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一道明亮得耀眼的光柱冲天而起,将我是你爸爸包裹在正中央,正当他惊喜于自己居然能搞出如此声势浩大、辉煌壮丽的非自然景观的时候,长角恶魔毫发无伤地一头扎进这道光柱之中,右掌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

“这是什么魔法?怎么什么效果也没有啊?”乌龙牧师我是你爸爸莫名其妙,怪叫着捧着一大瓶生命药剂边喝边逃。

“这个魔法是‘活化’,只是用来解除石化和冰冻状态的……他又没有被石化。能有个屁股地效果啊!”尽管我努力地劝说自己,试图让自己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完全指望不上的冒险伙伴,可当我看见他如此胡来地浪费魔力的时候,还是被气得直翻白眼。

一道凌厉的光带猛地从大胡子牧师地双手中射出。凌空翻卷开一个闪亮的螺旋,而后当空落下,把那个长角恶魔围在当中,一道道包裹起来。

“好!”我是你爸爸兴高采烈地大声欢呼着。“我把他捆住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长角恶魔大步上前,轻易地从包裹着他的那层光带中脱身而出――准确地说,他并非是“脱”身而出。而是完全没有阻碍地冲上前来,就好像那层光带并不存在一样。

“那个魔法是‘束缚亡灵’,只对亡灵族有效果……”佛笑无奈地哀号声响起在耳边。“……拜托。在使用魔法之前你就不能先看看它地介绍吗?”

这样折腾了半天。终于,就好像久旱的大地等来了第一场甘霖。就好像冰封的山野绽开了第一捧春泉,就好像离家多年的游子终于遥望见家园地炊烟,我们看见了一道亲切的电光激射在长角恶魔的身上,迸发出八十四点地伤害。

罚罪之光,他终于找着了……

我从来也不知道,看着别人战斗,自己居然也能感动得热泪盈眶。

为了亲眼见证这一个魔法地出现,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

啊,这些混蛋,居然敢趁着我感慨地时候偷袭……

……

“我做到了!我赢了!我打败他了!我没有死……啊哈哈哈哈……”一只脚踩在长角恶魔的尸体上,大胡子牧师我是你爸爸仰天大叫,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心头地狂喜。

“……我终于能打败和我同级的怪物了!”这可真是一句超没有出息的胜利宣言啊。

我警觉地向着四周望了望,幸亏周围没有其他的人靠近……

否则,我一定装出一副陌生人的样子来才行。

“佛笑老大,真是多亏了你的指点,我才会有这么巨大的进步啊……”我是你爸爸感激万分地冲着佛笑战斗的背影大叫着。

等等,刚才指点他的,似乎不只是佛笑一个人吧?

“这家伙怎么会笨成这个样子?一点基本常识也没有嘛……”

看着大胡子牧师精神亢奋的模样,佛笑一剑放倒最后一只纠缠着他的魔法仆役,一转脸皱紧了眉头小声对我说:

对于佛笑背地里的评价,我深表赞同。在这片大陆上,我见过的涉空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还从来没有一个人笨成他这个样子的……

“老大,你居然能以一敌三,还都是三十四级的怪物,你真是太强悍了!”看着佛笑脚边的尸体,大胡子牧师的眼中射出崇拜的光芒,就好像佛笑的身上环绕着一圈至高神的光环似的。听到他的叫嚷,佛笑脸上微微一红。

这个缺乏最基本观察能力的蹩脚牧师似乎没有发现,他所赞美的那个战技平庸的剑客才杀了三个魔法仆役就已经满身是伤,只剩下了不到四分之一的生命。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个英伟的战士,以一敌四还能大获全胜,甚至不用浪费他的魔力治疗伤势。

果然个人崇拜是会让人失去理性的判断能力的呀…………我的心里酸溜溜地想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