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七章 死去活来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七章 死去活来

本书:独游  |  字数:4754  |  更新时间:

查敌军城防的任务非常简单,我们只需要登上被末世领的查美拉城东侧的山峰,在上面远远地观望一下,确认城中是否驻扎着成建制的敌军部队就可以了。这也许是我曾经接受过的最简单、最轻松的任务了。

查美拉城中,帝国士兵们正在营地外列队操练。他们旌旗猎猎、杀气腾腾。身着重铠的“赤睛恶魔城防军”屹然挺立在城头,警觉地观察着城外的动向。与他们共同警戒的,是一些身着紫袍、手持火枪的吸血鬼――“血族远射者”。

虽说城里的情况一目了然,但我生怕还有什么遗漏,瞪大了眼睛看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直到佛笑忍不住提醒我道:

“不用那么久吧,已经侦查完了,只要回去交任务就好……”

听从了他的劝告,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要转身离开。在离开之前,我最后向城里望了一眼,确认自己确实没有什么疏漏。

“咦,那儿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临别的一眼居然让我碰巧发现了城中的异常,“城里怎么这么混乱?”

“是么?那儿了?”佛笑和我是你爸爸顺着我目光的方向,好奇地向城里望去。

查美拉城中最宽敞的南北大陆上,忽然雪崩一般涌出了一大群人。他们大声鼓噪着冲出巷口,手中不时地射出强力攻击魔法或是弓弩枪弹之类的东西,场面似乎完全失控了。

因为佩戴着可以增加视野地装备“望远镜”。所以我看得比佛笑他们俩更清楚一些。仔细看了半天,我才发现,在那群疯狂粗鲁的暴民前面,一个纤细柔弱的身影正在向前没命地飞奔,似乎是在逃跑。每当他经过一处,总会带来路人的一阵慌乱。可就在片刻之后,被他路过的陌生路人就会很快回过神来,高声叫嚷着加入追击的队伍。

逃亡者被逼得慌不择路,只能沿着大街一路向前。就在他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发冰棱箭精准地射在了他的身上。逃亡者立刻被冻成了一具人体冰雕。身后追赶的人群立刻一拥而上,他们手里各式各样地武器立刻派上了用场。只在瞬息之间,逃亡者的胸口就被一柄利剑穿胸而过,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亲眼目睹这个逃亡者当场毙命。那些追击的人们似乎还感到不太满意。不少人自发地站在尸体周围,仿佛在等待着这个逃跑者原地复活,然后把他杀之而后快。

他们的等待很快就有了回报。没过多久,这个被追砍了一路地亡命之徒就再次原地复活了。看起来。这家伙已经习惯了这套复活之后立刻逃亡的把戏,一恢复意识,立刻像根弹簧一样蹦起来,飞快地向城外弹去。

他的动作很快。选择复活的时机也很好,周围地人们都没有什么准备,差点就让他冲了出去。可倒霉的是。他刚跑出去没有几步。就一脚踩上了一个影贼设置的机关陷阱。被一只大夹子咬住了左腿。于是,他很快地又一次落入的追捕人群地包围圈里。瞬间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样的事情再三发生,从路口到城门短短百十步地距离,这个倒霉地逃亡者足足死了有二十多次,直到接近城门地时候,还被一个“赤睛恶魔城防军”一刀当口斩落,转眼间脑袋就被开了瓢瓤。

我还从来没见过死亡如此频繁地降落到一个人的头上,这个倒霉鬼地悲惨处境仅仅用“凄凉”来形容已经完全不能尽述了。在最后逃出城门的几步路上,他几乎是拿自己的命一步一步地垫过去的。几个恶魔城门卫兵的攻击刀刀都有一招毙命的巨大杀伤力,根本就不容他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他所能够争取的,只不过是在这必死的一刀砍到脑袋上之前能向前迈出一步还是两步而已。

不知经过了多少次死而复生的尝试,这个倒霉的亡命之徒好不容易才从城门卫兵的屠刀下脱出身来,挣扎着冲向城外的原野。在这之后,追击的人们又一直追出城外,连续杀了他四五次。直到有一次,这个逃亡者好不容易才成功地使用出了“匿踪”的技巧,在追杀者的众目睽睽之下当场消失,这才彻底摆脱了这群人的残酷镇压,追杀的人群逐渐散去。

我们抱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的欢快心情,从头到尾、淋漓畅快地看完了这出好戏,这才踏上了归程。在下山途中,我们三个人意犹未尽地回味着刚才亲眼目睹的这场血腥屠杀:

“刚才那个人死得可真惨啊……”

大胡子牧师果然是虔诚皈依的圣职者,一开口就是一副悲天悯人的腔调,话语声中带

的惋惜。

“……要是我也能砍他两刀爽爽手就好了……”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

“好像帝国的职业和我们不大一样,刚才我好像看见了几个人,用的魔法和技能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相比之下,我更关注于这些将来有可能会威胁到我自身安全的事情。

“本来就是嘛……”佛笑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帝国那边没有德鲁伊职业,但是比我们多出一个亡灵法师,而且在有的职业转职之后也会和我们有差别,就好像他们不能转职圣骑士,只能转职堕骑士……”这一点我倒是听说过的,“……还有他们的牧师无法转职成虔信者,而是会变成暗影信徒……”

“哦,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让我觉得一直很苦恼的是,虽说佛笑他们这些涉空者的级别都比我高不了多少,可他们通晓的事情总是比我多得多。甚至许多级别比我低很多地新手也了解很多我不知晓的事情。我记得他们都说是在什么“主页”上看到的这些咨询,但是我把去过的每个城市和村镇都转了个遍,就差没有挖地三尺偷坟掘墓了,还可是从来没有发现过“主页”这种神奇装备的存在。

“是啊是啊,我就一直想转职成圣骑士的……”大胡子牧师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好像对这些全都通晓似的,不失时机地插嘴道。

“圣你个大头骑啦,你可是个牧师,只有战士才能转职成圣骑的!”佛笑立刻歇斯底里地大喊道。我看他大概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把这个脑子不开窍地小弟一刀砍死的冲动。

幸亏还有像我是你爸爸这种明明一窍不通还要不懂装懂的、彻头彻尾的大菜鸟存在,才让我地心里找回了些许的平衡感。

嗯,总归还是有比我还要笨得多的家伙存在的啊,这种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啊!

“哦,原来是这样……”我是你爸爸立刻灰头土脸地垂下头去。他似乎急待摆脱这种尴尬地境地,没话找话地开口问道:

“奇怪的是,他们怎么会在自己的城里自相残杀起来了?城市里不是不允许打架斗殴的吗?而且怎么城门卫兵也跟着一起动手了呢?”

虽说这个不学无术地圣职者有一个实心且无比坚硬、难以开化的榆木脑袋。但他现在却提出了一个远远超出他智商之上的问题。这也是始终让我感到疑惑不解地地方:这场杀戮到底是如何发生地呢?

“咳咳……无数前辈先烈用他们地鲜血和意志向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佛笑清了清嗓子,以少有地义正词严的姿态朗声对我们说道:

“……对于那些我们暂时还无法解释的事情……”他顿了一顿,在我们充满旺盛求知欲的期待目光中加强了语气,铿锵有力地挥了挥他的右手:

“……都可以归结为人品问题!”

“大哥。你简直就是划世纪的伟大哲学家……”我是你爸爸激动得泪流满面,满脸崇拜,热切地望着刚刚大放厥词的佛笑。“……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万知万能的至高神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赐给我一个脑筋正常一点的冒险伙伴啊!我居然现在还没有被这两个家伙恶心死,这大概应该归功于我对至高神的信仰始终坚贞不移吧。

“咦。看那里……”虽说大胡子牧师的厚颜吹捧和佛笑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的说话方式让我全身上下都感到恶寒不已,可总算还是让我保留了一丝身为冒险者的警觉心。在我们经过一个山路转角处、即将返回山下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些状况:

一个穿着丁字内裤、全身上下的衣着比什么都没穿强不到哪儿去的家伙,此时正背对着我们,趴在山路出口处的岩石后面,鬼鬼返赝外瞧着。

通常人们形容一个人落魄的样子时,总会说他“衣衫褴褛”,可是我要说,用这个词汇来描述这个几乎光着屁股冲着我们的人,实在是太抬举他了。他身上披着的那几片破布,实在很难让人看出它们曾经和“衣衫”有过什么联系。我甚至怀疑,这个人如果要修理装备所花费的代价,只怕比买身全新的还要高昂。

听到身后传来动静,这个猥琐的裸奔男万分惊惧地转回头来看向我们,脸上写满了绝望,看起来随时都做好了匿踪隐形逃之夭夭的准备。

不过一秒钟之后,他就用带着哭腔的感动声音颤巍巍地朝我们靠近,伸开两臂想要用一个巨大的拥抱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杰夫、佛笑,居然是你们……”我和佛笑面色大变,立刻长剑出鞘,在他靠近之前的一刻将他逼出了两步开外,他只能面对着两道锋利的剑刃,有些尴尬地继续说道,“……我终于看见亲人了啊!”

我是不是应该向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个让我们敬而远之的乞丐?他是一个纯血的黑暗精灵,身材比我略高一些,紫色短发,盗窃大师。四十七级的刺客,他地名字赫然写在头顶……

红狼!

在他的名字下面标注公会名的地方,有着和我们一样长长的一串小字: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

和上次我们见到他时差别最大的一点是:此时我们再看他的名字时,已经变成了亲切无害的翠绿色――这应该意味着他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邪恶地祖国,光荣地加入了大陆联盟的阵营之中。

现在你们应该了解,我们为什么宁愿对他刀剑相向也绝不敢让这个有偷窃癣的国际大盗近身了吧。倘若我们毫无防备地和他热情拥抱的话,只怕分开地时候我们的身上就连内裤也剩不下来一条了。

“红狼,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对于黑暗精灵友人的突然出现,佛笑感到非常意外。他惊异地从上到下打量着对方潦倒地模样。忍不住脱口问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

忽然,佛笑的身体一僵,仿佛想到了什么。我的脑子里也好像被一道灵光划过,想通了一个刚才一直没能想通的问题。

“莫非……”

“难道……”

我和佛笑异口同声地怪叫起来:

“……刚才那个被一路追杀地家伙就是你?!”

“就是我啊。我好惨呐……”红狼泫然欲泣,仿佛有满心的冤屈和苦闷无处申诉。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满心充满疑惑地回过了神来:

“嗯?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咦?佛笑为什么昂着脖子一直往天上看。就好像这个问题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刚才一路上好像没有听他说起过得了落枕地症状啊?

哎呀,红狼,你不要瞪着两只大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个没完嘛,虽说你是个男地。可我也会不好意思地呀――更确切一点地说,正因为你是个男的,所以我才会不好意思地呀……

嗯。天上的太阳果然好圆啊……

“难道说。你们一直都在藏在旁边。眼睁睁看着我被人守尸体还在袖手旁观……”红狼咬牙切齿地说道。

站在广阔草原的边缘,任凭柔和的风声抚过耳鼓。听不到一丝尘世的杂音,心情好安宁、好安宁、好安宁……

“居然还幸灾乐祸,笑得那么淫荡……”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我们的心中充满着对生命的歌、对众神的感激,面带笑容、心怀坦荡地面对生活,这难道不是很正常、很合理、很符合逻辑的么?

“你们这两个丧尽天良的家伙,不要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无论是联盟还是帝国,无数的战士都将葬送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或许一些家族、一些种族都将因此而灭绝,可是,对于这一片无边辽阔无比平静的草原、对于这一座座高耸的山峰、对于这一朵朵洁白无瑕的云彩,战争的残酷对于它们,不过一场短暂的闹剧吧。看着眼前广阔无垠的美景,我的思想忽然变得好高远、好深邃、好智慧、好锋利……

好锋利?

咦?红狼什么时候把他的匕首亮出来了?

全身的装备都被撕成了破烂,只有这把匕首还光洁如新,这真是奇怪啊奇怪……

嗨,我知道你很激动,但是也不要靠得那么近嘛。而且在心情激动的时候还拿着刀子,很容易伤到人的。我不是害怕受伤,实在是害怕你伤到自己啊。都说你用不着那么激动了,你怎么还过来?你再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要……

“跑啊……”面对着手持匕首步步靠近的裸奔刺客,我和佛笑不约而同地在同一时间采取了同样的应对措施――撒腿就跑。

“红狼,你别这样,理智一点,有话好好说嘛,刚才的事情,我们可以解释……”佛笑一边跑一边哇哇大叫着。

“我理智、我很理智、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理智过……”身后传来红狼锲而不舍的声音,“……等我把你们这两个没有义气的家伙没人捅上十七八个窟窿,说不定我就会更理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