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八章 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八章 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本书:独游  |  字数:5757  |  更新时间:

圣城弗雷斯希特成功制造了一起惊天窃案,成功偷走著名英雄之一、年轻的伦布理神庙大祭司依芙莉娜小姐的贴身装备――“大祭司的秘宝”――之后,身手不凡的国际大盗红狼又先后两次穿越时空位面,降临法尔维旅行冒险。而查美拉城正是他上一段旅途的终点。

当他又一次忍耐不住对这个大陆位面的思念,再次降临到查美拉城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咦,真的能够加入联盟的公会啊,真有趣……”一身夜行服的红狼刚一“上线”(注:涉空者语,成功降临位面的意思,和“玩家”、NPC一样,是个稀奇古怪的词汇,下同),就通过魔法笔记收到加入公会成功的魔法信息。他抬头看了看那个冗长而毫无荣誉感可言的公会名,惊喜地说道,却没有发现他站在人群中变得非常惹眼,越来越多顶着红色姓名的帝国公民纷纷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并且一个个都不怀好意地向他靠近……

“咔嚓!”一声脆响,一具白生生的白骨之笼当头扣下,把红狼困在了中间。还没等我们的盗窃宗师对这从天而降的攻击有所反应,无法计数的攻击魔法和锋利兵刃就从白骨之笼的缝隙间穿透过来,把这个原本就十分狭窄的魔法牢笼填得满满的。

“这哥们胆儿可真肥,名字都红成这样了还敢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城里!”一个多愁善感的恶魔战武士一边将手中地狼牙棒挥舞得虎虎生风。一边不乏钦佩地感慨道。

“他是个公会成员,不会回来找我们的麻烦吧……”一个谨慎的黑暗精灵暗影信徒迟疑地提醒着身边的人群――我的意思是,他的话语十分迟疑,可手上却干净利落得很,一个黑暗风暴搂头盖脸地向着牢笼中的黑暗精灵刺客扔了过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公会,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垃圾公会能找个屁地麻烦,老娘招呼一票人来拆了它的老家!”一个女性巨魔术士大义凛然地高呼着,她的头顶带着“思恋之牙”的公会印记――这个如雷贯耳地名字属于末世帝国第二大公会。

……

这大概是红狼这辈子最风光的一次――他从来也没有成为过受到这么多人关注的焦点人物。不过他成为焦点人物的时间稍稍短了一点,之过了大概两三秒钟地样子。他的尸体就被搅成了一堆黑暗精灵肉酱,立刻魂飞天外。

直到粉身碎骨,黑暗精灵刺客红狼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他成功加入了联盟公会的同时,也自动脱离了末世帝国的管辖。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联盟地阵营。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陆联盟抵抗军战士,并且成为了大陆联盟第一个如此深入地潜进敌人军事重镇的勇士,这可是一份他自己做梦也梦不到地巨大荣誉――或者说。如果他真地梦到了地话,那应该是个十分可怕的噩梦吧……

让红狼倍感绝望地是,他的噩梦并没有随着这一次生命的结束而结束。当他变成了一个死去的虚弱灵魂、以一个已死者的眼光打量着四周环境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末世帝国的战士公墓之内,而这个该死的公墓就建在查美拉城的城镇最中央。这意味着即便他想以灵魂状态直接在墓地复活,也只能出现在有重兵把守敌军城堡内――相比之下。反而是他的尸体距离城门更近一点。逃出去的机会也就相应地更大一些。

这个令人尴尬的现象完全是枯萎之地那群暴民低劣而又愚蠢的设计艺术和建筑审美观造成的――你想想。多蠢的人才会把城市中央商业价值最高、价格最昂贵的土地建成一座埋死人的公墓?聪明的大陆联盟城市管理者早就在这里插满了各式各样能够赚取高额利润的商业店铺了。这群污浊发臭的家伙怎么就不动动他们拙劣蠢笨的脑壳,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尸体腐烂会散发出恶劣臭气。非常不利于市容环境卫生的保持,而且还会因此引发出一系列的瘟疫灾害吗?

呃……当然,他们可能不在乎这个,那些烂完了肌肉赤裸着骨头的亡灵族在他们的城市里满街乱跑,似乎也没有因此爆发瘟疫。对于他们来说,所谓的“公墓”,其实也就是和公寓差不多的东西吧。

别无选择的红狼只有拼着老命一次次在死亡处原地复活,用传说中“拖尸体”的方法向城门口行进。他的英勇壮举立刻惊动了全城,整个查美拉城的男女老少纷纷赶到街头,用各式各样威力强大的魔法和武技为他夹道送行。在这样密集的追杀下,红狼的引以为豪的“匿踪”技能根本无从施展――还没等他从人群的视线中消失,就立刻会有一个魔法标志牢牢地栽在他头上,让他无所遁形。

一次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几乎让这个可怜的家伙对死亡变得麻木不仁,在这死与生的循环间,红狼,这个终生行走于黑暗中的潜行者和盗窃者,终于悟透了生命中的一条宝贵人生至理:人活着,早晚是要死的!

不用他再继续讲述下去,剩下的事情,我们就都已经很清楚了:这个也许是自众神创世以来最倒霉的男人,几乎是光着屁股被人从城市中央追杀到了大草原上,这之间他被杀的次数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如果不是这群追杀者一时疏忽、让他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匿踪潜逃,我们还不知道他还会被杀死多少回。然后,被杀得草木皆兵的

狼就心惊胆战地躲藏自傲山路旁的岩石后面,生怕一群杀人不眨眼地狂人围住一通乱砍。

本作品16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n!幸亏我们一路冒险游历。身边少不了有几件杀败敌人后获取的战利品。我和佛笑随手翻了翻,总算给红狼凑齐了一套十五、六级的低级装备,让他把身上那身已经破得不像样子的旧装备换了下来。大胡子牧师我是你爸爸自然少不了大肆追捧剑客佛笑对待朋友出手大方、慷慨豪爽的性格,完全无视我拿出来的装备数量更多、级别也更高。作为等待“慷慨的佛笑老大”无私救助的可怜对象,红狼对这个花样百出、娴熟地操持着各种马屁技巧的大胡子牧师自然是白眼以对,这立刻为他博得了“白眼狼”地不良声誉。

回到弗雷斯希特城的道路――当然,对于红狼来说,是“再次前往”弗雷斯希特城的道路――是平静安全的。一路上散居着地野兽和怪物们多半都只是些四十级左右的家伙,就连已经学会了怎么使用高等攻击技能的牧师我是你爸爸。在面对它们的时候也有了充裕地自保能力。没过多久,我们再次踏入了环绕圣城的俄涅山脉橡叶林中,正前方,圣城圣洁白净的城墙已经遥遥在望。

我喜欢这种穿行于林间的感觉。无数落叶在肥沃地土地上堆积起一层柔软的黄褐色地毯,踩上去安静、舒缓,仿佛让你全身都放松了下来。阳光射不透浓密的枝,阴影覆盖着林间地道路。只让人感到沁人地阴凉,却丝毫没有阴森地感觉。在遥远的路途中劳碌地奔波了一程之后,能够享受到如此静谧安详地一段归途,这简直是至高神的恩赐。

佛笑走在最前面。我是你爸爸点头哈腰地紧跟在他后面,无孔不入地施展着他的马屁功夫,表达着他对佛笑这个新任老大的敬仰之情。我走在他们身后。无意加入到这场让人厌倦的吹捧闹剧之中。红狼紧紧尾随在我的身后。自从远离了让他无数次葬身送命的查美拉城。这家伙的心里似乎对死亡产生了十分强烈的恐惧阴影,闲着没事就会使出匿踪的技能躲藏起来。悄无声息地跟在我们后面,就好像别人多看他一眼就会要了他的命似的。

眼看这条林间小路的出口就在前方不远处,弗雷斯希特城门卫兵的样貌已经依稀可辨,这段完全谈不上艰险的旅途即将走到尽头。

“红狼,快点走,我们马上就要……”想起跟在身后的黑暗精灵刺客只来过这里一次,我回过头来,好心地想要提醒他一下。

“唰!”“噗!”“扑通!”“当啷!”“哎呀!”“哦哟!”“啊……”一声濒死的惨叫紧跟着一连串嘈杂的声音迎面而来,我不巧亲眼目睹了一幕惨剧的发生:

一个名叫“我嘿嘿”的矮人狂战士手持着两把嵌满钉子的链锤,挥出两道危险的圆弧,正十分暴力地抡在红狼的脑袋上。在他身旁,一个名叫“菲亚”的精灵族女剑客正手持尖利的刺剑,狠毒地捅在红狼的屁股上。不远处,一个火系儒魔法师“枫林刀声”手中喷射出滔滔烈焰,炽热的魔法火焰犹如巨兽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咬噬着黑暗精灵的身躯。

这三个突然出现的陌生旅人级别并不是很高,最高级的矮人狂战士“我嘿嘿”也不过只有四十一级,女精灵菲亚也只是刚刚转职,枫林刀声更是只有三十八级,尚未转职成专精某一系魔法的法师。而他们偷袭的对象、黑暗精灵红狼,则已经是四十八级的高级刺客了。这接近十级的差别,意味着威力更大的伤害技能、效率更高的闪避技巧和更加强韧的生命力,这巨大的优势绝不是简单的人数累积能够消除的。如果是任何一个其他四十八级的涉空者,都绝不会轻易地让这种级别的低级冒险者偷袭得手,相比之下,这三个冒然施袭的家伙抵挡不住对手的反击、偷鸡不成赔掉性命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些。

不过走运的是――或者说不走运的是――他们的目标红狼原本就不是一个以战斗见长的刺客,这个在偷盗技巧上倾注了绝大部分精力的国际大盗在战斗上所展现出来的天赋远没有在藏匿行踪和扒窃掏兜方面那么出色。他的生命远比那些和他相同级别地涉空者要脆弱得多,即便是低级别的新手也能给他造成相当程度的重创――更何况。此时他身上穿着的还是我和佛笑东拼西凑给他临时换上的一些十分低级的新手装备,即便是在这三个最高四十级出头的新手面前,防御力也低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乎,正如我所看到的这样,红狼很快就不负众望地倒在了血泊之中,用自己的生命成全了三个低级菜鸟地勇名,又一次死在了围殴和偷袭之中。

嗯……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直到看见这三个偷袭者兴高采烈地相互击掌相庆,我才忽然惊觉:在刚才杀戮正在进行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适当表现出一些劝阻的愿望才比较妥当?像这样呆呆地看着自己公会的伙伴被人活活打死。似乎谈不上是一种很有手足情兄弟爱地表现吧……

“我们看见这个黑暗精灵一直鬼鬼返馗在你们身后……”矮人狂战士我嘿嘿粗鲁地一脚踹在红狼尸体的屁股上,满脸骄傲地对我们说道,“……所以我们赶过来救你们,顺手就把他干掉了。”

咦。我忽然觉得这场面似乎在哪里见过?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只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不必

们……”名叫枫林刀声的儒魔法师一脸正气。不道“报答”这两个字地时候眼睛里闪烁出的一丝贪婪神采,让我感到他说这番话的动机未必是那样单纯。

这种言不由衷的表情我好像在某个无良地半兽人影贼的脸上看到过。

“不用在意我们的救命之恩……”那个精灵女剑客菲亚重重吐出了“救命之恩”这四个字,“我们也只是碰巧救了你们而已。”“救了你们”这四个字她也恨不得像块石头一样一口喷到我们脸上才好。

这种奇怪地口吻啊……我怎么越来越觉得十分熟悉呢?

啊,我和长三角、仓库也疯狂第一次看见红狼。误以为他是要刺杀佛笑地帝国侵略军时,好像也这样说过。我下意识地环看了一下四周――好熟悉地场景啊,当初我们好像也是在这个地方对他下的毒手。

事实证明。这片幽密地橡树林。果然是一个杀人封口、毁尸灭迹的绝佳所在。

“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可是……”看着那三个偷袭者得意而矜夸的模样,我实在不忍心破坏他们奋不顾身、见义勇为的良好感觉。

遗憾的是。我们的生活最让人失望的地方就在于:现实似乎总是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这个被你们砍死的家伙,好像是我们公会的会员哟……”

“咦?”和我所料想的一样,我的回答让这三个动机不纯的见义勇为者大感意外。骁勇暴躁的矮人狂战士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是个黑暗精灵吧……”

“你们没看见我的名字是绿色的吗!而且我头上的公会名和他们也是一样的啊!”好在我是你爸爸一路与我们通行,虽说这是个让你很难对他放心的家伙,但好歹他总算还是一个将近四十级的牧师,很快就把死去的红狼重新复活。刚一活转过来,红狼立刻暴跳如雷,既冤枉又忿恨地叫起了撞天屈:

“苍天啊,大地啊,帝国那边排着队追杀我,到了联盟又被人偷袭暗杀,天下之大,竟没有我红狼的存身之地了吗,这日子没法过了呀……”

“这个……”枫林刀声似乎意识到了他们和我们之间巨大的级别差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畏缩地辩解道,“……树林里的树叶太密,你的名字看不大清楚。而且你……”他心有不甘地白了一眼哀怨的红狼,接口说道,“……谁让你走路鬼鬼返模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我们还以为……”

“就是嘛就是嘛……”精灵女剑客菲亚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再说了,谁知道黑暗精灵会出现在联盟阵营里啊,怎么看都像是敌人啊……”

“你们……你们……”这三个杀人犯的辩解并非没有道理,说得红狼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才好。片刻之后,他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刚才莫名奇妙被杀的愤怒心情,语重心长地对这三个杀人犯谆谆教导道:

“要知道,一个黑暗精灵,毫无利己的动机,把法尔维大陆人民的解放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看得出,接连被杀、死得奇冤无比的黑暗精灵心情有些激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听得大家一愣。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继续慷慨激昂地说道:

“……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法尔维大陆的人民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他激动的情绪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除我以外、包括三个杀人凶手在内的六个人不约而同地和他一起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这真是我所听过的最精彩的一次演讲,尽管我深知,红狼加入联盟阵营的原因远不像他所说的那样高尚,但是这段话仿佛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还是让我忍不住对他心生敬仰,仿佛感受到了从他那具黝黑的躯体中不断勃发出来的国际主义博大情怀。不过,这份让人心情激荡的情怀遗憾地没能保持足够长的时间……

“看,这有一个黑暗精灵!”身后的树林中,传来了一声惊呼。

“居然敢跑到这儿来示威,太不把我们联盟的人放在眼里了!”这个粗犷的声音里透着愤愤不平的鲁莽。

“前面的兄弟们,坚持住,我们来帮你们,一起干掉这个帝国的黑鬼,抽死他丫挺的!”说这话的人显然是一个具有联盟沙文思想倾向的种族主义者。

硕大无比的闪电链直接穿透了红狼的身体,紧接着一排凌厉的羽箭准确无误地插在了红狼的后背上。还没等他对这连续的攻击做出反应,一根沉重的生铁长棍、裹挟着一道能够产生毒性效果的魔法力量,刚劲有力地直砸在红狼的额角。这一轮攻势的发起人显然都是些级别颇高的冒险者,攻击的威力绝不是刚才那三个菜鸟所能比拟的。只是这一波攻击终了,就把红狼狠狠地打翻在地,当场让他彻底了账。

临死之前,黑暗精灵怀着对生命的无比留恋、对世界的万般热爱,艰难地吐出了他这短暂一生的最后一句遗言:“你大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