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九章 十八铜人阵

第九卷 跟班 第七十九章 十八铜人阵

本书:独游  |  字数:4524  |  更新时间:

从傍上了佛笑这个便宜老大之后,大胡子牧师我是你人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钱不够了,老大随手就会打赏三五枚金币的“巨款”;任务艰巨,老大左刀右剑所向披靡,一直把三十多级的首领怪兽砍得命悬一线再象征性地让他“亲手”宰杀;装备落伍,老大随便从自己的背囊里扔两件装备出来都是他平时想也不敢想的“超级极品”――当然,对于接近五十级的我们来说,这都是些带着碍事、卖了不值、扔了可惜的劣等货色――这一切不由得让我是你爸爸由衷庆幸:老大选得好,走遍天涯和海角;老大跟得对,天天都换新装备!

不过,笨成像我是你爸爸这个样子的涉空者,真的是十分罕见。无论是技能的使用还是任务的做法,这些最基础的冒险知识佛笑都要教上十几遍他才能稍稍领会那么一点儿,害得我们的人类剑客频频抓狂,经常破口大骂:“你小子今年到底几岁啊?小学毕业了没有?怎么就笨成这样呢?”

不过骂归骂,骂完了之后,佛笑还是努力教导这个脑子不开窍的菜鸟。

我很奇怪佛笑为什么会如此尽心尽力地提携这个一无是处的马屁精,他狡诈地笑着回答说:“上次听他说起,我正好和他住在一个城市里。这些破烂装备,全卖了也值不了一二十个金币。可要是送给这个菜鸟的话,嘿嘿……吸溜……”白衣剑客得意地搓着双手。忍不住吸大一大口唾沫,“……他答应转职以后请我到五星级大酒店去暴搓一顿澳龙哦。”

尽管对于佛笑话中地深意我还无法完全地领会,但起码有一件事我认识得很清楚:佛笑成功地用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断码”新手装备占了那个不开窍的牧师一个大便宜,而那个受骗上当的家伙还得对他千恩万谢。

就这样,在佛笑的一路保驾护航之下,我是你爸爸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从三十一级“一跃”升到了三十五级,成功跨过了转职的级别门槛――你知道,对于我们这些智商正常的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升级速度没什么值得炫耀地,不过对于那个花了俩礼拜才从三十级升到三十一级的人类牧师来说,这样的升级速度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这也难怪他会对一直关照自己的佛笑老大千恩万谢了。

一般来说,虔信者是绝大多数牧师在转职时地第一选择。作为牧师的进阶职业。虔信者在任何一支冒险队伍中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他们能够比牧师更迅速地帮助队友恢复生命力、使用多种魔法技能提高他们的各项属性,倘若你在冒险旅程中不幸死亡,他们也可以及时地挽救你地生命,免除你长途跋涉“跑尸体”的尴尬。虽说在魔法攻击力上比起同等级别的法师、术士要逊色不少。但虔信者对于整个冒险队伍的辅助力量完全可以弥补攻击力地不足――甚至于,在面对那些死亡复生的亡灵怪物的时候,虔信者地神圣魔法反而能够产生巨大地加成,取得更好地攻击效果。

不过。我是你爸爸心中信仰的火种似乎并不满足于在灵魂中默默地燃烧,而是希望以一种更为炽烈、更为热忱地方式来表达他对神明的景仰和尊崇。因此,他并没有把虔信者作为自己的转职职业。而是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和严酷的信仰之路。成为了一名以自己的身躯守护神座尊严的宗教战士――武僧。

尽管很罕见。但在至高神达瑞摩斯的众多信徒中确实存在着这样一些人,他们对于至高神的教义有着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偏激认识。认为对神的信仰就意味着自残和自虐――当然,他们是不会用这个词的,他们只是把这称之为“试炼”。

这种“试炼”包括许多不成文的古怪仪式,比如说:连续几天坐在巨大的瀑布下面承受水流的强大冲击、在阳光曝晒下发足狂奔直到中暑休克、每天持续不断地连续用脑袋撞墙五百次、用手指猛插进被烧得滚热的铁砂子里等等等等……不管怎么说,这些愚蠢的试炼确实产生了许多他们希望见到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那些通过了试炼的人们,无一不是体格强壮远胜于常人的壮汉。

对于自己体质的巨大改变,这些头脑不甚清楚的狂信者将之归功于自己的“试炼”受到了至高神的认可,给予了自己神力的恩赐。其实稍有一些头脑的人都能够发现这是个多么逻辑混乱的念头:无论是什么人,倘若在经受了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自杀式的“试炼”之后居然还能够延残喘、幸免于难,那他的体格原本就一定比别人要强壮得多――而那些不够结实的家伙早就在“试炼”的半道上早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不管怎么说,这些饱受宗教极端主义思想摧残的自杀幸存者越来越多,也就逐渐衍生出了一个全新的教派,这个教派信徒就被人们称之为“武僧”。出于对信仰的偏执,武僧们坚持认为至高神的庇护是他们能够得到的最好的保护,因此拒绝穿戴一切金属铠甲;同时,他们也坚信至高神赐予自己的“神圣而正义的铁拳”无所不胜,因此只愿意以自己的拳头对敌,强烈排斥除了“拳套”这种特种装备之外的一切武器。

长期非人历练打造出的强悍身体结构,再加上虔诚信仰换取的神圣魔力,也确实使武僧们创造出了不少仅属于他们自己的战斗技能,其中主要是一些用途各异的光环。这些光环不会受到魔力和时间的限制,只要一经发动,就会一直包裹在武僧身体周围,起到各种防御效果。

我知道一个很能说明武僧们精神和心理状态的光环技能。它叫做“圣光反射”。当这个神圣地光环包围在武僧周围时,能够吸收一定比例的近身物理性伤害,并且会把吸收的伤害值成倍反射到施放攻击的敌人身上去。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这会是一个具有多么强烈自虐倾向的战斗技能:为了给敌人带来更大的伤害,那些心理扭曲的武僧们热切期盼着承受对方更多的攻击,在饱受摧残的同时,还在享受着用身体报复敌人地变态快感。他们用这种方法来忠实践行着至高神“有人打你的左脸,你要伸出右脸让他接着打”的神训,这种自杀式攻击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种不人道的恐怖主义行径。

总地来说吧。所谓的“武僧”,就是一群四肢无比发达而又喜欢钻牛角尖的宗教狂。他们一门心思地认为自己受到了众神的护佑――不过在像我们这样地正常人眼中看来,他们倒更像是受到了众神的忽悠。

鉴于我是你爸爸曾经有过仅仅凭借着初级攻击魔法、宰杀了上万只野猪狼犬之

级野兽还没有精神崩溃、而且还顽强不屈地一路升到“坚韧壮举”,我觉得“武僧”这个职业对于他来说简直再合适也没有了。

武僧地转职任务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困难。我和佛笑护送着准武僧我是你爸爸来到了一个叫做“少室山大教堂”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武僧们修行和试炼的圣地,如今却被一群来自枯萎之地地赤眼巨魔占领了。

我们一路杀了进去,在少室山大教堂地后院找到了一间狭长地密室。我是你爸爸刚一踏进密室,就有十八个闪烁着黄铜光泽的地金属魔法人偶挥舞着双拳把他围了过来。按照任务提示。我是你爸爸必须独自一人闯过这危险的十八铜人魔法阵,冲到密室的另一端,用一个烧红了的铜柱在自己的手臂内侧留下魔法烙印,才能算是通过了武僧的试炼。

这些黄铜人偶大概具有某种独特的魔法甄别能力。把所有的目标都对准了参加试炼的我是你爸爸,而对我和佛笑置之不理。我们原本也很想加入战斗,帮助我们可怜的准武僧过关。可这间古怪的密室大概是专门为参加试炼的武僧准备的。其中的魔法禁制让我们这些局外人根本无法靠近战团。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是你爸爸陷入苦战。

这世上有一种名叫“怜悯”的高尚情操,当你具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在目睹弱小者遭受凌虐时会心生不忍,对他手下留情。现在我的心里就充斥着这种强烈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在这一会儿功夫,我就已经把这辈子积攒下来的所有怜悯一股脑地全都倒出来了。

令人遗憾的是,你显然不能指望这十八个铜质的人偶会理解“怜悯”的深刻含义――它们对于制造被怜悯的对象倒是很在行。这些魔偶的手中虽然没有拿着任何兵器,但沉重的金属拳头本身就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当这些拳头重重捶打在我是你爸爸脸上时,发出一连串爆豆子似的脆响,让人只是听着都觉得牙疼不止。

当三十六根粗壮的金属圆柱体像打桩机一样争先恐后地夯在你脸上、把你的鼻子拍得几乎和嘴唇一样平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可以让你感到安慰的是,据我所知,比你更倒霉的倒霉蛋起码还有一个,那就是我们正在转职任务中苦苦挣扎的我是你爸爸。

在被十八个铜偶围殴的时候,至高神的信徒试图奋起反击,但很快他就绝望地发现,这些极不厚道地以多欺少的铜偶居然对他的神圣魔法完全免疫,就连象征性的一两点伤害都没有造成。失去了神圣魔力的庇护,这个至高神的信徒比一具长着大胡子的人肉靶子强不到哪儿去。据我观察,这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挨揍的时候会爆发出惨烈的哀号声。

在十八铜人暴施老拳之下,我是你爸爸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花四溅,限制级的场面一再地出现,强烈地刺激着我和佛笑的同情心承受底线。我只觉得热血上涌,肌肉紧绷,心底一阵难过,战友为了信仰而不屈奋斗的惨状让我心中又敬又痛,实在无法再眼睁睁看着他承受这样的暴行。

所以……呃……我们都转过了身去。

“你还差多少经验到五十级?”佛笑问我。

“啊啊……”我是你爸爸惨呼,我们无视。

“还差三分之一吧,快到了。”我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回答道。

“嗷嗷……”我是你爸爸不屈不挠地惨呼,我们继续无视。

“五十级就能捕捉坐骑了啊……”佛笑无限憧憬。

“哎呀……”我是你爸爸变着花样惨呼,我们仍旧无视。

“抓坐骑可没那么容易,现在五十级的人已经不少了,可我只见过两三个有坐骑的。”我提醒他说。

“我的妈呀……”我是你爸爸这一声叫得特别惨烈,我几乎忍不住想要关心地回头看一眼了,可是稍微迟疑了一下,硬起心肠,继续无视。

“这种事情……”佛笑淡然一笑,“……要看人品的……”

“……”咦,我是你爸爸的惨呼声出人意料地没有如期而至,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习惯。我好奇地一转头,发现他僵硬的尸体已经躺在了地上,十八个铜人漫无目标地站在他身旁,只等着他复活过来再继续刚才的暴行。

“他的速度好慢啊,怎么还没完成……”佛笑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略显不满地撇了撇嘴。

“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急事。”我伸了个懒腰。

“是啊,坐下来聊会儿天吧。”佛笑大概是站累了,席地坐在了我的身边。

“好啊,聊什么呢?”我也坐了下来。

“哎呀……”重新响起的惨呼声预示着我是你爸爸已经再次原地复活过来,我不知道这时候到底是应该恭喜他还是替他祈祷。

佛笑回头看了一眼,大略推算了一下我是你爸爸在这条道路上推进的速度,然后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谈人生,谈理想吧……”

……

魔法人偶的无情重拳虽然可怕,但也阻挡不了我是你爸爸侍奉至高神的虔敬之心。在这严酷而危难的考验之下,我是你爸爸不屈不挠、不懈不馁、不离不弃、不死不休,使出了传说中无坚不摧、无往不利、无人能敌、无可救药的“拖尸体”大法,终于成功地冲出了这群要命的铜人堆,爬到了这间密室的另一端。

当他站在那根炽热的铜柱前时,密室中的魔法自动解除,我和佛笑发现自己也可以走进密室中间了。

所有的铜偶停止了攻击,脚步迟缓地走向他们自己原本摆放着的地方。在我们与一铜偶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的胸口上都有一个两指粗细的窟窿。我心中微微一动,好奇地伸出手指头在那个窟窿里戳点了一下……

那个人偶顿时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

“哎,小子……”我指着这个人偶,兴奋地对刚刚转职成功的我是你爸爸叫道,“……好像戳一下这个窟窿,他们就不能再攻击你了哟。”

我是你爸爸面色惨然地看着自己身上一身破烂到家的装备,痛不欲生地对我哀号道:“老兄,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