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九卷 跟班 第八十一章 跟班总是如此相似

第九卷 跟班 第八十一章 跟班总是如此相似

本书:独游  |  字数:4588  |  更新时间:

近这一段时间,我们尊敬的公会会长妃茵大小姐喜欢叫“拉图多荒野”的地方。是你永远的朋友这是法尔维大陆北部的一片不毛之地,光秃秃的戈壁和荒芜的沙丘构成了一片辽阔而狂野的北方风貌。只有最坚忍的生物才能在这片被强烈的日光和漫卷的风沙包围着的荒野上生存下来,比如说:半兽人。

在荒野的中部,有一座名为“拉图多城”的半兽人城市――对于这群暴躁而粗豪的绿皮异族来说,所谓的“城市”,不过是被一层岩石、木栅、巨大兽骨和兽皮层层包裹起来的巨大要塞而已。这个城市是十几个历史悠久的半兽人部落的故乡,也是通往更北方寒苦之地的旅人们能够找到的最后一个中继站。

妃茵大小姐一直呆在这里,显然不会是因为突然发神经热爱上了这里粗犷辽远的北方风貌,更不会是因为被这里奔放粗犷的半兽人风情所感染,而是因为这里经常会有被大陆联盟联合通缉的要犯试图从这里向北逃窜,当地半兽人政府经常会发布一些逮捕这些危险分子的通缉任务。

“这里的社会治安情况可真差,满大街晃来晃去的都是通缉犯,就连路边的面包房老板都随时有可能拎着把菜刀跳出来砍人。最近可真把我忙得要死,不是去追杀罪犯,就是在去追杀罪犯的路上。”在给我们发送的魔法信息上,妃茵这样写到。

依照我们对妃茵的了解。她可完全谈不上是一个具有维护社会治安功德心地见义勇为好市民。抓住通缉犯会得到相当可观的奖赏――这恐怕才是妃茵愿意长期逗留再此的唯一原因。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我好奇地回复问道。

“……在被罪犯追杀的路上……”看了妃茵的回信,我只觉得背后冷汗涟涟。

妃茵的信息对于我们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主要是最后一条信息――我和佛笑更换了一身能够大幅增加防御力和敏捷度的铠甲装备,又把在市场上能够找到的最大剂量地生命药剂塞满了行囊,在确信自己的生存能力已经足以让骆驼和蟑螂自惭形秽之后,我和佛笑高昂起骄傲的头颅,踏上了通往拉图多荒野的旅途。

越是恶劣地环境,就越会滋养出凶狠强大的野兽和怪物,那个地方也就越发地危险。拉图多荒原上生活着十余种五十级左右的残暴物种。巨大的风沙使他们大都磨砺出一身厚重地外壳,使他们对一切物理攻击的抗性被大大地加强。而且。像“噬骨巨蚁”、“沙浮”这些群居生物都是成群结队地在荒滩上游荡,一发现行人的踪迹就成群结队地向你发起袭击,就算是经验丰富、战技高超的冒险家,有时也不得不在这种大规模地兽海战术面前落荒而逃。而其中有不少家伙。就很不走运地把自己的骨头扔在了这片荒原上……

我们是在一座沙丘上发现妃茵的身影地。当我们遇见她时,她并不是独自一人,一个名叫“烛光里地奶妈”地牛头人女――或者应该说是“母”――德鲁伊正左手持盾、右手挥舞着一支硕大的流星锤跟在她身后。

烛光里地奶妈的级别不高,只有三十三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也和那个大胡子武僧“我是你爸爸”一样,是那七个最后主动报名加入公会的新成员之一。坦率地说,想要准确地辨认出这个牛头人是公是母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的体格远比绝大多数其他种族的男士要粗壮得多,黑白相间的皮肤组成了富于变化的花纹、鬃毛又刚又硬、鼻子的左侧依照许多牛头人的粗犷风俗挂着两枚硕大的黄铜鼻环――只有当这两个环像现在这样挂在她鼻子上的时候。我才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它们是“鼻环”,如果你把它们取下来放在我的手里,我或许会以为这是一对造型古朴的手镯。

在她那张生满横肉的大脸上。只有一点能看出她明显的女性特征。那就是她的双唇。这是一对丰润饱满的肥唇。唇齿边泛着一层明亮妖艳的桃红色,犹如夜幕下的一轮血月。让人对它生出许多绯色朦胧的幻象……

比如说:一头挂着鼻环、涂满了口红的河马正在戈壁荒滩上狂奔?

是的,我们都知道出于种族的血统差别,牛头人的嘴巴一半都是突出而宽阔的,但即便是在他们之中,也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像这个女人一样大的嘴巴。看着她在妃茵背后拼命大叫的样子,我们差点错以为她是想一口把我们的会长大人吞下肚去。

“大姐头救命啊……它们要追上我了……”牛头人德鲁伊声嘶力竭地大叫着。以她得天独“厚”的口腔共鸣,她没能成为一个吟游诗人实在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

在她的身后步步逼近的,是一大群张牙舞爪的“无骨荒灵”。

当某些生物惨死在荒原上时,它们就有可能受到魔法的侵染,变成这种没有实体的四十八级魔物。这些东西的攻击力并不算高,但对于魔法的抵抗力却比同级别的野生猛兽要强得多。即便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妃茵也要费一番手脚才能消灭对手,三十三级的德鲁伊更是连想也别想。更何况,现在追在她们俩身后的无骨荒灵足足有不下十只。

在这种敌我力量比例异常不均衡情况下,妃茵毅然决然地做出了一个只有明智老练的冒险者才能够做出的唯一正确选择,那就是:

逃命要紧!

妃茵眼见这群荒灵越追越近,忽地原地转身,口中默念咒语,两手向后一挥,一个经过威力升级的“冰封术”立刻从她身前喷射出去。冲在最前面地几只“无骨荒灵”立刻被冻结在巨大的冰块中。动弹不得。

“笨蛋,你不是会变身术吗……”做完这一切之后,妃茵一秒钟也没有停留,立刻再次向后飞奔而去,边跑便对着牛头人德鲁伊破口大骂,满脸恨铁不成钢的痛苦表情,“……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变身成猎豹可以增加移动速度!”

“可是……”烛光里的奶妈看起来既委屈又焦急,“……技能表里有好多技能啊。哪一个才是的呀……”

“选择‘变身’选择栏!‘变身’啦!筛选出来就少了!”妃茵此时的目光中充满着残忍的光芒,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就用不着无骨荒灵出手了――狂暴状态的魔法师免不了会亲手把她愚蠢的同伴一刀搠倒。

“技能还是有好多啊。到底哪一个才是地……”烛光里的奶妈说话都带着哭腔了,显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一个一个试!”妃茵暴躁地狂吼,我现在转而开始担心,她会不会一口把这个粗壮魁

牛头人给活吞了。

吼完这一句。妃茵就赌气使了一个“瞬间移动”,把烛光里的奶妈抛在了身后,看上去是打定主意不再去搭理这个除了会拖累人之外一无所长地同伴了。

“大姐头,快来救命啊……我要死了啊……”没想到。她刚刚移动出去,就听见身后再次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求救声。

无论妃茵的心理承受底线已经被锻炼得如何坚韧顽强、无论她下定了多么坚定的决心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再去理会那个让人抓狂地牛头蠢女人,可当她回过头来的时候。眼前发生的景象还是刺激得她几乎把满腔的鲜血都喷了出来。

苍茫地荒野上。一只黑黑胖胖、硬皮厚甲的大乌龟正伸长了脖子。拼了老命用它的四只短爪在沙地上缓缓地向前爬动着。谢天谢地,它地速度总算是比蜗牛要更快些――如果说真地有什么蜗牛能够在沙漠里存活地话。

变成乌龟。这同样是德鲁伊教徒们拿手的变身技能之一,只不过他们只会在潜水时这样做。而在陆地上,只有有严重自杀倾向地人和脑子抽筋的人才会在战斗时以这种迟缓、笨拙、攻击力又特别低下、完全无用的爬行动物形象出现。

看起来烛光里的奶妈对于生命有着无比热切的渴望,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她只有可能是后者了。

对于紧追不舍的无骨荒灵来说,牛头人德鲁伊变成的乌龟无疑是一个目标显著、品质优良的肉靶子――而且还是个固定靶!只在转眼之间,大乌龟就被一群荒灵围得水泄不通,痛殴不已。

无奈的妃茵,只有转过身来重新冲入战团,将手中的强力魔法一个接一个地扔在那群荒灵的头上,试图驱散它们,把变成乌龟的牛头人救出来。

“你这个白痴,变成乌龟干什么啦!”妃茵一边冲着自己的战友痛骂,一边无情地施放着她最强大的杀伤性魔法,看起来就像是要把对女牛头人的满腔怨气统统撒到这群荒灵身上似的。

“可是……”乌龟无比冤屈地哀叫着,“……大姐头,是你让我一个一个试技能的啊,这就是第一个技能……”

“你……”妃茵一时语塞,用力一脚踢在厚厚的龟甲上,“……你还变成乌龟的样子干什么?等着下蛋么?快点给我变回来啦!”

“大姐头……”乌龟慢吞吞地惨叫道,“……我也想变回来的啊,可是魔力刚刚用完了啊……”

妃茵的脸色就像猪肝一样灰白:“这下又要让你给害死啦!”

……

我和佛笑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公会会长和战友惨死在自己的面前。就在她们陷入苦战,眼看脱身无望的时候,我们这两个生力军从右侧斜插进来,顷刻间穿透了无骨荒灵们的包围圈。

“妃茵,坚持住,我们来救你啦!”我冲着妃茵大喊着,一记“盾击”将一只荒灵击退,而后一剑将另外一只刺了个对穿。

虽说荒灵是没有实体的魔物,但刀剑的伤害对它同样会起到作用。这一剑刺下去,我虽然感到手中轻飘飘地没有受力,但还是让它损失了接近二百点的生命。

“杰夫,佛笑,你们来的真是太及时了……”见到我们,妃茵立刻喜形于色。她立刻喝完了手中的生命药剂,冲着我们连声高喊:“……你们还有生命药水没有?快给我两瓶啊!”

“我们都带了不少,马上就给你……”佛笑高声回答道,左手刀右手剑上下翻飞,片刻间就把面前的一只荒灵砍得只剩下了一丝血皮,同时他自己也被一群荒灵砍得只剩下了一丝血皮……

“太谢谢你了,佛笑……”看到佛笑如此奋不顾身地营救自己,就连以铁石心肠著称的妃茵也被感动了。她用充满感激的语调大声说道:

“……别忘了,你上次买头盔还欠公会一百二十四枚金币呢,算上这两天的利息一共是……”

“我忽然觉得让这群家伙把会长杀了也是一个好主意……”佛笑小声地对我说……

如果说这场战斗还有什么让人感到兴奋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终于有机会彻底激发出了拳击手套的攻击加成效果。自从莫名其妙地带上这个东西之后,我们这还是第一次与级别相当的对手正面交手――要知道,此前的对手都是些弱不禁风的低级怪物,即便没有拳套的属性加成,我们也能把它们轻松摆平。

而此时,无骨荒灵们的脆弱表现,简直一点也不像是和我们级别相当的魔物。他们就像是一群比我们低了三、四级的普通怪物,在我们连续的重击下哀号不断,生命值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跌落着,很快就彻底断绝了生机,化成一团黑烟,完全消融在空气中。

每一次攻击所造成的伤害,都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如今,即便是一次普通的攻击,就可以给与我同级的对手造成超过两百点的伤害,而如果使用威力强大的攻击技能的话,有时我的伤害值甚至可以超过六百。我从未感到自己像现在这般强大,居然能够以压倒性的优势将本应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彻底击垮。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级别之上的强大力量。不知为什么,我感到我们所窥见的,是众神所不允许的一处隐密的错误,它打破了世间万物所必须遵从的某种规则,使我们得到了本不应属于我们的力量,令我们有机会凌驾于其他所有人之上。

这力量来得太过轻易又太过突然,并没有令我感到心中窃喜,反而让我觉得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获得这种力量究竟意味着幸运还是灾祸,但我猜想,这种行为万一被众神察觉,必将承受沉重的惩罚,那时我们将要承受的,或许就会是一场灭顶之灾了。

不过不管未来将会如何,起码这力量现在对我们很有帮助。

错身间,一只荒灵在我的剑下灰飞烟灭,另一只尖啸着伸出它的魔爪,刺进我的左肩,却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我撤步回身,用盾牌格开了第三只荒灵的攻击,反手斩在第二只的脖颈上,它的头顶爆出了大朵的血花――真是奇怪,一个完全没有躯体的魔法怪物,居然也会爆出血花――顿时变得生命垂危了。

没过多久,我就接连干掉了三只无骨荒灵。看起来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场交战就会以我们的胜利告终了。就在我因为即将结束战斗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咔嚓!”一记剧烈的撞击从我的手中传了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