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二章 决定生死的重要一人

第十卷 BUG 第八十二章 决定生死的重要一人

本书:独游  |  字数:5209  |  更新时间:

为了寻求冒险而穿越无数时空位面、降临到法尔维大涉空者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看似粗鄙、却又无比正确的至理名言:

不怕牛的对手,就怕傻的战友!

我完全相信,这是一句由无数次的耻辱、失败、死亡和鲜血所堆砌起来的绝对真理,它就如同一座风暴中的灯塔,为在死亡边缘挣扎着的冒险者指明了前进的方向、提供了反省的标的。当你在战斗中山穷水尽、难逃一死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一句话,你会发现,能够最早说出这句凝练而睿智的诤言的,一定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一个英勇的冒险家、一个深邃的哲学家以及一个被愚蠢队友拖累死无数回的倒霉鬼。

“咔嚓!”一阵剧烈的撞击从我的剑下突然传来。因为一直在和没有形体的荒灵战斗,使我已经习惯了在战斗时不发生碰撞。这一次撞击来得出人意料,我一个拿捏不稳,长剑几乎被脱手磕飞出去。

一只足足有我半腰高的“噬骨巨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我的身边。这种巨大的昆虫全身上下包裹着一层厚重的甲克,即便和普通的金属铠甲相比也未必逊色。我的长剑就是砍在了它的身上。

如果仅仅是一两只偶然出现的噬骨巨蚁,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威胁。但我定睛看去,忽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贪婪饥饿的巨大昆虫已经在我们周围聚起了十好几只。甚至比原先无骨荒灵地数量还要多。

见鬼了,这么些危险的大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的?

“救命啊……怎么到处都有怪物啊……”牛头人德鲁伊烛光里的奶妈歇斯底里地叫喊声吸引了我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身影,我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我们的敌人会越打越多……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一只生命值已经不足三分之一的无骨荒灵紧跟在她地身后,偶尔射出一两个不疼不痒的“暗影箭”,就把已经下破了的胆的牛头人德鲁伊打得哇哇惨叫。

烛光里地奶妈显然是被吓糊涂了,在她前方明明盘踞着一个噬骨巨蚁的群落,她居然慌不择路地一头就扎了进去,还莫名其妙地顺手仍了一团魔法火焰。正中一只五十级的“变异噬骨巨蚁”的屁股。

“你在往哪儿打呢!”眼看着又一群暴怒地噬骨巨蚁尾随着烛光里的奶妈、气势汹汹地向我们杀来,妃茵咬紧了牙关大声咆哮着。

“我……我……我忘记切换目标了……”烛光里的奶妈一边奔逃一遍气喘吁吁地辩解着,满脸无辜的蠢相。

话音刚落,她就毫无知觉地从一只沙砾浮蜥地大脑袋上踩了过去。

我们假设一下。你趴在沙滩上惬意地晒着太阳,和你的老婆孩子们一起,正享受着与世无争的悠哉生活,这时候。忽然有一个冒失地家伙跑出来,在你脑门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你会怎么样?

如果是我地话,我会叫上一票兄弟抄着家伙好好教训那个冒失鬼一顿。让他知道走路地时候注意脚下是一件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这只浮蜥显然也是一只和我一样很有教养地野生动物,它正是向我说的那样做的。

七八只一人多长的沙砾浮蜥立刻也加入了追杀女牛头人的队列,领头最狂暴的那一只前额上印着一个清晰可辨的圆形牛蹄印。其它还有几只则愤慨地杀进我们的战团。用它们犀利的爪牙和坚硬的前额和我们厮杀起来。

拜托。招惹你们的是那个长角的蠢女母牛我们可都是无辜的呀……我一面汗流浃背地挥剑抵抗。一面心里暗暗咒骂着。

没过多久,附近方圆两百步的沙漠居民几乎全都被烛光里的奶妈挨个骚扰了一遍。她的身后也拖起了常常的一列追杀队伍。被激怒了的怪物和野兽在牛头人德鲁伊的背后恶狠狠地咆哮着,在戈壁荒滩上掀起一道冲天尘迹,看起来蔚为壮观。

最后,这些暴躁的家伙全都追随着奶牛大傻妞的脚步,两眼发绿地冲着我们杀了过来。原本就已经陷入苦战中的我们被这群怪兽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顿时感到压力倍增。无数危险的利爪在我的面前晃动着,让我完全疲于应付,持盾的左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完全僵硬。即便是这样,烛光里的奶妈仿佛还嫌我们死得不够快似的,转脸又引了两只由沙漠植物变异而来的“刺棘仙人掌怪”。

在这样剧烈的混战中,即便我们有拳套在手、药剂傍身,也必须绷紧每一根神经,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命丧当场。而最可气的是,造成这一切恶果的罪魁祸首,居然还在恬不知耻地大声求救:

“大姐头,快来救救我啊,我要坚持不住了……”

妃茵面色铁青,目光锐利得有如实质,恨不得当场在牛头人德鲁伊的身上穿两个窟窿:

“你坚持不住了?废话,就连我也快要坚持不住了!你发什么神经啊,引那么多怪过来找死吗?你一个人死还不够,还要把我们都害死啊!”

“大姐头,我错了……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烛光里的奶妈委屈地分辨道。

全相信这一切不是她故意造成的,我甚至怀疑如果她样做的话,还不一定能搞出那么大的场面来呢――可正因为如此我才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一个人如果蠢成了这个样子,那是真的已经完全无药可救了。

终于,随着两只噬骨巨蚁大力的撕咬,烛光里的奶妈终于闷叫了一声,安静地趴在地上变成了一条死牛。

烛光里的奶妈地死亡使我们的冒险队伍少了一个人。

少了一个四处引怪的人、少了一个浪费生命药剂的人、少了一个需要照料和掩护的人、少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我说牛头人德鲁伊是“重要”的,这绝不是言过其实。她刚一毙命。我立刻就能感觉到面对的压力小了很多:再也不会有人把生命充盈的新怪物引到我地面前,以替换下那些已经被我砍得垂危的危险野兽了;也再也不会有人挡住我的视线,让我的攻击技能失去目标了。我消灭对手地速度变得比刚才更快、也更有效率了,同时我喝药水的频率也不像刚才那么快了。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能够自由、正常地战斗居然也会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情。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衡量,烛光里的奶妈地生存与否都确实是这场战斗的最关键所在――她一个人就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平衡,是具有决定因素的重要砝码!

我不得不说,牛头人德鲁伊地死亡实在是她能给我们做出的最伟大的贡献――她要是再不死。恐怕我们就要死绝了――当一个冒险者对于伙伴地价值已经达到了这种“生不如死”地地步时,我想说,你已经不能再单纯地用“实力”地高低或是“智商”的高下来评价他生存地意义了。

这简直堪称是一种“境界”!

……

去了烛光里的奶妈这个大拖累,我、佛笑和妃茵三个人少了许多负担。且走且战,坚决避免与大群敌人硬碰硬的交锋,集中力量一个个地消灭着对手,充分发挥出了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大约十多分钟以后。那一大群凶兽魔怪终于被我们彻底消灭干净了。

坐在沙丘的斜坡上,我们一边享受着从激战中幸存的快慰,一边等待着牛头人德鲁伊的复活。佛笑指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忿忿地问道:

“你从哪儿找到这么一个大菜鸟的?差点害得大家一起灭团!”

妃茵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无奈地摇了摇头:“刚加入公会的新人。听说正好和我住在一个市。我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带带她,笨得要死,只会斗狠胡闹。然后引一大堆怪出来。我已经被她害死好几回了。”

“那你还带着她干什么?这样的弱智家伙。就让她自生自灭得了!”佛笑不依不饶地说道。显然对刚才的险情还心有余悸。

“算了吧,不过就是玩嘛。何必那么认真。毕竟是一个市的,远亲不如近邻嘛……”真是难得,妃茵居然也有如此慷慨大度的时候。

“……再说了,她还答应有时间请我吃饭呢。有这样的便宜不占,那是要遭报应的啊……”会长大人补充说道。

咦,这些事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

“原来是这样啊……”佛笑心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似乎是想起来自己也正处在和妃茵相同的遭遇中。

“大姐头……”终于,刚刚死去的牛头人德鲁伊烛光里的奶妈复活了。刚一站起身,她就一脸倒霉相地冲着妃茵哭诉:“……你送给我的这一身宝甲都坏了啊,我就连修理的钱都不够了……”

宝甲?我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牛头人身上那件做工低劣的皮甲。一般来说,这种淘汰货涩只有放在杂货铺里发霉烂掉的份儿,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愿意把这套垃圾穿在身上,而且还如获至宝。

菜鸟可真是好骗啊……我的心里由衷地感慨道。

“好了好了,不就是修理费嘛……”妃茵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扔过去十几枚银币,“……剩下的你就自己留着买药吧!”

这可是我头一次看见妃茵出手如此大方――她居然一个字都没有提还钱和利息的事情。不过考虑到她说的“请客吃饭”云云,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有一条我是非常肯定的:

没有便宜可占的事情,我们的会长大人才不会做呢。

“大姐头……”烛光里的奶妈顿时激动地双手抱住妃茵的胳膊用力摇着,宽厚的嘴唇贴在妃茵的脸上,“……你可真是我的最好最好地好姐妹,要是没有你的话。我可怎么办才好啊……”

目睹一个比男人还要孔武雄壮的牛头女人,像个柔弱小女人似的摆出了一副嗲气肉麻的亲昵姿态,我只感到全身上下黄豆般大小的鸡皮疙瘩一串一串地砸在了自己的脚面上。

牛头女人这般感激涕零、得遇知己的肺腑之言,让我和佛笑很难不想起一个刚刚分别没有多久的熟悉身影――我是你爸爸。这个长着满脸大胡子地新任武僧在拍马屁、戴高帽的表现上,和烛光里的奶妈惊人的相似。

“那个……奶妈大小姐……”佛笑实在忍

开口问道,“……你一共有几个兄弟姐妹?”

“你问这个干什么?”牛头人德鲁伊立刻一脸警觉地望着佛笑。

“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佛笑讪笑着回答道。“我只是在想,我们可能刚刚见过你哥哥……”

……

“对了,你们俩大老远地跑到这儿找我干什么?”妃茵忽然向我们发问道,她下意识地捏紧了钱袋。“可别说是来借钱的,还钱欢迎,借钱免谈!”

看着会长大人一副守财奴的模样,我和佛笑哭笑不得地对视了一眼。佛笑四下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嗓门对妃茵说道:“我们刚刚发现了一个BUG。

虽然我不明白BUG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起来妃茵却很清楚。她松开了紧捏着钱袋的右手,疑惑地看着我们:“BUG?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事情其实是这样地……”我清了清嗓门,摘下手上的那副“拳击手套”。从帮助我是你爸爸转职开始,详细地讲述起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直讲到我们验证只有这一种拳套可以给武僧以外的职业增加属性。

“……就是这样。我们发现这个拳套我们也能装备使用。而且和其他地武器装备并不冲突。”佛笑也褪下自己的拳击手套。让妃茵看清楚自己的属性变化。

烛光里地奶妈站在一旁看得两眼放光:“这个拳套我们德鲁伊也可以戴吗?”

“应该是可以地吧,我们没有试过。”佛笑把一副拳击手套递到她地手中。示意她可以试验一下。

牛头人德鲁伊满怀希望地把自己的一双大手塞进拳击手套里――居然没有把手套撑裂――而后兴奋地大叫起来:

“大姐头,真地可以哎。我的攻击力也增加了四十点!”

拳击手套增加的四十点攻击力对于我们来说或许还不是十分明显,可对于这头菜牛(菜鸟母牛的简称)来说,却是一个质的飞跃。她喜爱又贪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指不停地揉搓着,仿佛是在验证那副手套是否还套在自己的手指上。看她那双瞪得发红的牛眼,简直恨不得让那副手套直接长在自己的牛皮上才好。

烛光里的奶妈一副很没有出息的小农模样就连妃茵都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这种十几级的低级装备到处都有,你要是想要的话,这副手套你就自己拿着用好了。”

“真的?大姐头,你可真是个大好人,太谢谢你啦!”烛光里的奶妈满脸欣喜,再次抑制不住地给了妃茵一个闺房姐妹式的亲切拥抱――只是在妃茵的强烈抗拒下,她才没能把自己的大嘴再一次印在妃茵的脸蛋上。

牛头人德鲁伊显然是太激动了,因此并没有听见妃茵后面说的那句话:

“……反正你也用不了几天。”

“我去试试看它的效果……”烛光里的奶妈雀跃着跑了开去。

这个时候,我们三个人都正在忙着讨论拳击手套的使用方法,因此大家都疏忽了这头菜鸟母牛的去向。我胡乱地应承了一声,然后急切地问妃茵道:“会长,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给咱们公会每人都发一个吧,这样的话我们公会的力量可就强多了……”佛笑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攻击力强了,下副本什么的都方便,说不定新的大副本我们还能率先开荒呢……”

妃茵微笑着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啊,那个菜鸟刚才走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她好像说……要去试试拳套的效果……”我一边回忆一边回答道。等我把话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句话背后潜在的巨大危险。

“啊,我的攻击力变得好高啊,加上这个拳套果然有用……”沙丘的那一侧传来烛光里的奶妈兴奋的叫嚷声,我们三个人面如土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哎呀,别打我……这边怎么还有……啊,那边还有……怎么全都围过来了……大姐头,救命啊……”

一个格外粗壮的女性身影从沙丘的顶端连滚带爬地翻了下来,片刻之后,沙丘的顶端翻腾起冲天的迷雾,仿佛飓风卷过。刚开始,只有零星的几个黑点漫过了沙丘,沿着山坡向下扑来。没过多久,这些黑点已经聚集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几乎爬满了整个山坡,远远看去,就好像整座沙丘都在向前倾颓,整个情景无比壮观,令人发自内心地感到震撼,简直让人感动得想要落泪。

我们的眼泪也快要滴落下来了,不过这和内心深处的“感动”没有任何关系。

“见鬼了,这个白痴女人是不是把整个荒野上的怪物都到这儿来了……”妃茵连头也不回,一个“瞬间移动”就冲到了我们的最前方,一边逃命一边骂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