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三章 守点的日子

第十卷 BUG 第八十三章 守点的日子

本书:独游  |  字数:4001  |  更新时间:

东彻尔德港西北城外西北八百步左右的地方,是一片树林。从一个隐藏的路口走进树林,用不了三十步伐你就会发现一个岔路口,分别通往两个不同的海盗营地。每隔三分钟,都会有一个三十二级的“鬼礁海盗”从左边的路口往右边的路口跑,我只要用三个“突刺”、一个“格挡”和连续两记“斩杀”就可以干掉他,然后从他的尸体里找到四十五枚银币、一小卷绢丝、一小瓶海盗黑麦酒,每经过四个信使――无论你有没有杀死他们――再杀死第五个的时候你会找到一封“海盗的联络信”。

而没过两分三十秒,就会有一个三十三级的“鬼礁海盗”从右边的路口往左边的路口跑,我需要一个“突刺”、一记“连斩”一个“背身斩”再加上三次普通的攻击才能以最高的效率干掉他。在他的尸体里,我会发现六十七到九十二之间不等的一些银币,两小卷白纱布、一根烤鸡腿,有时候还有一块海盗头巾或者是海盗眼罩。每经过五个海盗二副,我就能从第六个的尸体里多发现一样东西――一副拳击手套。

我知道,仅仅是阅读完上面短短几行枯燥的文字就已经让你烦透了。可是我要告诉你,这是我整整六天没日没夜辛勤工作所总结出的全部经验,实在堪称是光荣的劳动人民在劳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一项伟大的智慧结晶。

自从我们地公会会长妃茵大小姐得知拳击手套能够额外地增加属性之后,她用最快的速度召集起了所有的公会成员。带领着一大票人马浩浩荡荡地杀向了东彻尔德港。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尽可能多地收集“拳击手套”,速度越快越好。

这样一来,东彻尔德港外的海盗们可算是倒足了大霉:他们往往是在全无知觉的时候,就会从某个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窜二十几个级别远超过他们的冒险家,搂头盖脸地把他们捶翻在地,然后如同饥饿的食尸鬼一样贪婪地扑向他们地尸体,从里面拣出死者十分微薄的遗产。

这群狂暴的疯子完全没有身为四十级以上高手的自觉,即便是面对三十级出头地海盗也鲜有单打独斗的时候,就像是一大群危险的蝗虫。蜂拥而上,而后狂掠而去,除了死者的遗骸,什么都不会留下。说他们是一群“冒险者”实在是一种过度地美化。这群人根本就是一群黑吃黑的强盗。他们在打闷棍拍黑砖扒钱袋子刨绝户坟方面所体现的良好职业素质,就连身为同行的海盗对手们都要感到惭愧和汗颜。

这场黑吃黑地灾祸很快传遍了东彻尔德港口附近的所有海盗营地,每一个被袭击过的海盗营地残骸都像是被耙子反复耙过了三遍一样干净,所有能拿走地东西都被拿走了。剩下地所有东西加起来,也未必能值得上一枚铜币地价钱――你当然知道这会是谁的做事风格。

对于海盗们来说,这场无妄之灾来势凶猛,简直是他们遭遇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难。而对于这场劫难的策划者和实施者来说,这不过是一轮附近地区拳击手套掉落可能性的“摸底调查”而已。

一轮深入细致的“摸底调查”之后,妃茵对于这附近可能掉落拳击手套的地方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我们立刻被分派到各个地点。开始了我们的“守点儿”生涯。

找到一个毫无威胁的对手。从容地将他击倒。而后拿走他身上的物品,接着再寻找下一个――这就是几天来我生活的全部。这听起来很让人羡慕。不是么?简单,安全,毫无负担,简直就是一件完美的工作。

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有人让你在拿把生锈的菜刀去屠龙和在这种低级点儿熬上一个星期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强烈推荐你去把菜刀磨一磨――守点儿实在不是一件仅凭人类的精神就能够胜任的工作。

起初,我确实度过了一段轻松惬意的美好时光,在那些只有三十级出头的弱小海盗身上,我着实体验了一把所向披靡的强者感觉,这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但是渐渐地,当这种高昂饱满、令人振奋的自我膨胀感开始消退,一种消极低迷的情绪开始在我的心中滋长――无聊。

是的,无聊。总有那些一些时候,你会忽然发现,你的周围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让你特别注意的事情,你不必关心什么、也不必惦念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向着某一个固定的方向前进着,而你的存在变得可有可无。这个时候,你开始心灰意懒、百无聊赖――对,你无聊了。

除了杀死海盗、抢夺拳击手套,我开始关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以填补我枯涩的心灵。我开始计算拳击手套掉落的精确频率,并且特别关注究竟是那个位置上的海盗身上藏着着件特殊的装备。我甚至能够分辨得出这里的每一个海盗都在沿着什么样的路线游荡,片刻之后又将去向哪里。

一种可怕的孤独压迫着我,让我变得心烦意乱、粗暴易怒。每当我孤身等待海盗经过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正在被蛀虫侵蚀一样,发疯似的想要看见一个海盗的身影,就像是盼望着一个忠实伴侣一样盼望着他的出现。可当他们终于出现之后,我又会迫不及待将他杀掉,就好像多看他一眼都会让我恶心。

我仔细地观察着周围,满心期待地希望看到一点变化――哪怕只是某个海盗迈错了一步、某片叶子飘错了一点、某阵海风偶然变缓或是变急……可是没有,什么也没有。一切都依然故我,就像是众神的巨手在背后毫无偏差地执行着这一切。

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站在坎普纳维亚城门站岗地时光。除了我,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而我的变化也根本无法影响到任何事物。

可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城门卫兵的我,这种永无止境的枯燥重复几乎令我崩溃。

涉空者都说,只有职业玩家和疯子才能在一个点儿守知厌倦。无论他们口中的“职业玩家”是个什么东西,我显然都与之无关,那么这一切都正在将我向一个疯子的方向推去。

为了不变成疯子,我很快找到了一些消遣时间的好方法:

我尝试着用不同地方法来杀死同一级别的海盗,并从中遴选出效率最高的技能组合。这是一项繁杂的数学工程。运用我所学习过地一些系统炼金术理论知识,我发现仅仅是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技能组合方式演练一遍,就需要大概六十四年零三十九天半的时间。而如果再计入暴击、抵抗、没有命中等等等等一系列可能出现的未知因素地话,想要把它统计清楚可能需要借助“两个排列矩阵的广义性相对增益阵列的迭代收敛性”之类的相关知识。所以。我放弃了。

在剩下地三天半时间里,我趴在海盗的尸体跟前数过他们腿毛的数量,也测量过迈多大地步幅才能正好用九十九步从小路地这一端走到那一端,还考虑过用炼金术地分子构成原理来证明当一块暴风角鲜蛋糕从两米以上的高空落地时奶油一面落地地几率比非奶油一面落地的几率高千分之五点四四……

就在我终于成功证明“如果一个封闭空间中所有的封闭曲线都可以收缩成一点。那么这个空间一定是三维圆球(庞加莱猜想)”这个假设,并在论证“任何一个大于等于七的奇数都是三个素数之和,任何一个大于等于四的偶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歌德巴赫猜想)”的猜想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妃茵会长的魔法信息:

“把打到的所有拳击手套都带着。来东彻尔德港城门口集合。”

我立刻将这几天消磨时间的所有数学游戏成果抛到九霄云外,难以自抑地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毫不夸张地说,我就像是一条脱缰的野狗。落荒而逃地离开了这里。我发誓。甭管是什么人。这辈子都别想再让我多看一眼棕树了。

经过一众公会成员六天来的不懈努力,最终我们收集到了六千四百六十七副拳击手套。妃茵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对这样的成绩感到还算满意。我不知道她囤积那么多的拳击手套究竟有什么意义――一旦它的特殊功效泄露出去,无论是谁,只需要花费一点点时间,都能在这群海盗身上搞到一副。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我们囤积的存货将会变得一钱不值。

“会长,你让我们搞这么多垃圾来,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啊?”降b小调夜曲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大声抱怨起来。他的询问立刻引来了不少附和的声音。

妃茵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然后抄起一副手套,现场演示起它的功效来。

不知妃茵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她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其他公会成员拳击手套的特殊用途。除了她、我、佛笑和烛光里的奶妈,其他公会成员都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件装备的神奇之处。大家顿时变得兴奋起来,连续几天来的枯燥疲惫立刻一扫而空,满腹的牢骚和抱怨也飞到了九霄云外。大家都急不可耐地选了一副拳击手套戴上,然后发出幸福的惊叹声,感到这几天的辛劳有了令人满意的回报。

“事情就是这样……”妃茵看了看自己手下的众喽,“……这个BUG是个大...:小公会,这是个坏事,也是个好事。坏在我们没有能力独占这个BUG的资源,但好在我们的人不多,消息也不会走漏得那么快。”

说到这里,她忽然轻笑了笑:“……所以说,在今后的一天时间里,大家都要听我的指挥。这是我们公会的第一次集体行动,如果能成功的话,咱们就用不着再过穷日子了。”

“明明是只有我们在过穷日子吧……”牛百万喷了个响鼻,不满地斜着眼睛,偷偷瞟了满身珠光宝气的妃茵一眼。

“你说什么?”空气中立刻传来一阵寒意,魔法元素不安地躁动起来,“我记得某人上次买手镯,还欠了公会七百多枚金币,牛百万,今儿可是大年三十儿,我们的债可不能再拖了,你要是实在还不起钱……”

“会长大人,我保证一切都听您的!”牛百万顿时面如黄土,用力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立场坚定。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要是有个喜儿抵债就好了……”

“没有喜儿,让仙女下凡替你抵债也是可以滴……”降b小调夜曲阴阳怪气地说道,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在笑声中,精灵德鲁伊女孩仙女下凡脸着地双颊通红,不禁往牛百万的身后躲了躲。

“咳咳……”妃茵轻咳了一声,暂时制止了这场哄闹,继续说道:

“……如果这笔生意做成的话,公会的财政会宽松很多,部分债务就可以抹掉了……”说着,她斜着眼睛别有用心地瞟了一眼周围。

“会长,您放心吧,我的嘴巴严着呢!”

“打死我也不说!”

“谁敢泄露消息,我们一人一口唾沫啐死他!”

“会长,为了不让自己说漏嘴,我这就把声卡驱动卸载了。”

“我这半天不上线了!”

“咦,刚才会长您说什么了吗?我可是什么也没听见啊……”

我横着扫了一眼,发现了一个普遍规律:

欠债越多的人,喊得就越响。

对于大家的一致赞同,妃茵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下面,我们就来分配一下工作任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