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四章 宅男营销攻略

第十卷 BUG 第八十四章 宅男营销攻略

本书:独游  |  字数:5222  |  更新时间:

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整个法尔维大陆上级别最著名冒险家全都收到了一条魔法信息:

“发现增加四十点攻击力的BUG,只售五百金币,不需账号密码,当面交易,现场演示,先货后钱,保证有效。信不信由你。”

这些信息的发送者不一而足,取的都是些诸如“砸锅卖铁娶老婆”、“非典型性职业商人”、“父母苦劝不住跳楼卖血降价还债”之类商业气息很浓郁的名字,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这一刻之前,他们从未在法尔维大陆上出现过。

正如我们所知的,这世上有一种叫做“小号”的特殊灵魂状态,他们就全都是如此。

或先或后的,他们陆续收到了那些冒险强者的回信。没过多久,在许多城市的犄角旮旯里和一些荒无人烟的僻静地带,这些初级的小号和那些绝世强者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会面。会面结束后,强者们都心满意足地带着一副十二级的“拳击手套”离开了现场,而每当一笔交易完成,一个名叫“妃茵”的谜之魔女的口袋中,就会多出五百枚金币来。

如今,这个谜样的女魔法师正站在我的面前,傻笑着咽着口水一遍遍地数着口袋里的金币。那“哗哗”的数钱声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是噪声,可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却像天籁般动听。

“把一件十二级的破烂买五百金币,是不是太黑了?”沉默了片刻。我实在忍不住说道。要知道,同样地一副手套,在路边的小摊上最多只能卖到十二枚银币。尽管我一开始也是抱着狠狠捞一票的念头,但超过了四千倍的暴利还是让我觉得太过惊人了。

“你这样想就不对了。”妃茵一边数钱一边理直气壮地教训我道,“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能那么快升到这个级别的,都是宅男?宅男你知道吗?”

我一脸困惑,摇了摇头。

“所谓的宅男,一定什么时候都能在线上找得着他们。要选就选最暴力的职业。练就练最高等的技能,B直接L,小怪最少也得五六个,什么亡灵啊、恶魔啊、巨魔啊。能给他拉的全给他拉上。左手杀青龙,右手杀白虎,中间还堵着一圈牛头怪,全都是精英级。特耐打地那种,怪拉过来,甭管攻击防御魔法治疗,有什么技能用什么技能。抬头一数,十六种属性状态,倍儿有面子……”

妃茵描绘出的暴戾场景让我心惊胆寒。如果一切都像她所说的那样。那么“宅男”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在他们面前。我们所熟识地战斗狂人长弓射日就像是一头小绵羊般的温柔。

嗯……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我指的绝不是雁阵地战宠绵羊羊咩。

“……有了钱就加属性,先加攻击力。光暴击率就得加到百分之二十……”妃茵继续介绍着一群丧心病狂者的生活习性,“……接着加防御,敏捷要加、生命值要加、魔法值也要加,就一个字,高!周围人的属性不是加到三千就是加到五千,你要是买件装备只加了三五点属性,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宅男,肯花多少钱买四十点额外杀伤力?”

我低头盘算了一下,十分大胆地猜测道:“那我觉得最多也就是两百枚金币吧。”

“两百枚?那是底价。我一口价五百枚还是保守估算。你别觉得贵了,这算是便宜地。你得研究宅男的心理。愿意花上三五万金币买一身铠甲的,根本不在乎花五百金币买副手套。什么叫宅男你知道吗?宅男就是买东西只看属性高地,不看价格低地。所以我们地口号是:不求合适,但求价高!”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忽然发现了一个小问题:“既然他们都已经知道你给他们的是拳击手套,如果他们不买,自己去打一个不就完了么?干吗要上你地当啊?”

妃茵奸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吧,打一个拳套得花多少时间,那可是要耽误他们升级的速度的。既然能买到手,他们是不会浪费这个时间的。”

我皱紧了眉头:“这不是傻么?”

妃茵赞许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同学,恭喜你,你终于准确地概括出了宅男最显著的特征。”

我:“……”

……

没过多久,妃茵搂钱的触手伸向了那些排名在前三十位以下、但级别仍然很高的冒险家们。和妃茵最先盯上的三十名铁杆“宅男”相比,这些级别较低的家伙脑子反而好使得多――最起码他们知道如何砍价。很快,小号们就以从三百金币到一百金币不等的价格又多卖出了十来副拳击手套,几乎每过几分钟就有一大笔钱汇到妃茵的邮箱里,紧接着,一直守在邮箱旁边的会长大人立刻就会把钱取出来,然后小心仔细地删除汇款消息,不留一丝痕迹。

估算了一下时间,妃茵大概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立刻向早已准备好了的五名公会成员下达了“行动开始”的指令。

片刻之后,法尔维大陆联盟阵营中排名前五的大公会的会长面前,都将站着一个“情深意切、义气深重”的好朋友。这几位好朋

把拳击手套的特殊功效毫无保留地告诉这些会长们,们抓紧时间赶往东彻尔德港,抢占拳击手套的生产资源。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几分钟以后,通风报信的五个人纷纷回信,这些公会已经集体开赴东彻尔德港抢占地盘了。

妃茵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发出了她的第三条指令。

我也立刻掏出自己地魔法笔记本,翻开联系人的一页。挨个给上面的每一个名字发送出这样一条消息:

“听说了没有,拳击手套有BUG,人人都能戴,可以额外增加四十点攻击力。自己朋友才通知你,一般人我不告诉的。”

公会里二十几个成员立即执行,至于另一个时空位面中,还有一些公会成员利用Q:.消息。

我非常怀疑,仅靠二十几个人,能够在多大范围内传播这个消息?可事实看来。我真是太过小瞧“口耳相传”这种原始的信息传递方法了!几分钟以后,就发现街道上低头收发魔法信息的人明显多了起来,慢慢地已经增长到不看信息的人只是少数的地步。

借助这些玄妙地魔法传信设备,这个消息的覆盖面正以爆炸式的方式急速膨胀着。刚刚给魔法笔记本上的第三十五个人发出这条消息时。第三十六个人地名字忽然开始闪烁――那是他在给我发信息的信号――我打开信息,之间上面赫然写着一句熟悉的话:

“听说了没有,拳击手套有BUG,人人都能戴。可以额外增加四十点攻击力。自己朋友才通知你,一般人我不告诉的。”

看起来,我没必要继续了……

短短半个小时,拳击手套地特殊作用已经传遍了整片大陆的大街小巷。我不敢保证能做到尽人皆知。但不知道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妃茵的第四条指令接踵而来。

这个时候,整个法尔维大陆联盟所有地主要城市里会立刻会有一批来历不明的神秘商人。打出“拳击手套。限量发售。每副十金”的鲜明旗号。这将是这些商人在这个世界上地最后一次露面,当他们摊位上地手套卖完之后。这些人就将永远消失在人群之中,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去到了何处,正如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这些黑心地商人和我们的公会有丝毫联系。

这个时候,妃茵高超地商业手腕已经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为什么妃茵要把这么珍贵的消息如此慷慨地免费提供给其他公会,如果把它们标价出售的话,说不定还能卖个更好的价钱。

“只有让那些大公会完全垄断生产渠道,才能在短时间内造成市场上商品极度短缺的现象,我们才有机会提价出货。”对于疑问,妃茵如是说。

她所说的话有一大半,我都没有听懂,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很快,那些匆忙赶往东彻尔德港的人们不得不空手而归的――起码在三天之内将一直是这个样子――大陆联盟排名前五的公会成员们已经把整片港口地区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能够出产拳击手套的地方肯定都被他们占领了。在这群组织严密的公会众面前,那些零散的涉空者肯定一副手套也弄不到。

当人们只能在地摊市场上搜寻拳击手套的踪迹时,那些神秘商人的摊点顿时成了一座城市中最热闹的地方。就在我们身前不远处,就有一个名叫“我要挤垮家乐福”的矮人战士正打着出售拳击手套的旗号。我十分确定他就是我们公会中某人的小号,但却无法分辨出他具体是谁。

现在在他的周围,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每一个都捂着钱包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身前的那堆拳套,眼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却始终没有人掏钱――十个金币的价格对于一件十二级装备来说,确实谈不上什么公道。

“太贵了……”这些人啧啧感叹道,不时拿眼睛轻瞟着摊主,似乎正巴望着他能够主动降价似的。

“我要挤垮家乐福”根本不理睬他们。现在整个城市里售卖拳击手套的只此一家,在定价上完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准确地说,完全是妃茵一个人说了算。

事情就这样诡异地僵持了几分钟,没有人打破这个僵局。

我轻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分开众人,径直来到“我要挤垮家乐福”的身边:

“给我来一副。”我努力装出急促的声音来。

“十金,不还价!”看到我出现。那个摊主先是一愣,然后闷声说了一句。从他地表情里,我看见了一丝隐藏得很深的窃笑。

“十金就十金。”我爽快地交了钱,结果手套,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指头塞了进去。尽管在场的每个人肯定都听说过拳击手套的特殊功效,但当他们亲眼目睹我的属性发生变化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惊叹的呼声。

知道有BUG的存在是一回事,亲眼目睹一个鲜活乱跳的大活人凭空增加了四十点攻击力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地现场展示立刻冲垮

所有人头脑中最后一道关于商品价值规律的理智底线起了他们强烈的购买欲望。

我一走出人群。立刻有第二只手扔出了十枚金币,接着是第二个和第三个。一旦有人带头,后面的人就仿佛得到了某种保证似地,立刻挥动着金币蜂拥而上。前仆后继、络绎不绝。一阵前所未有的抢购狂潮被这群疯狂的买主掀动起来了,甚至有些根本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连招牌都看不清的路人,也奋不顾身地把自己扔进了人堆里。

“嗨,里面在干什么啊?怎么那么多人?”一个牛头人一头扎进人群。挤得不少人东倒西歪。

“你不知道还往里挤个屁啊?”在他地大腿边上,一个快要被人踩死了的儒怒骂道。

“人多的地方肯定有好事……”牛头人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后面的,排队排队,有点素质好不啦?”一个清脆地女性声音从人堆里传了出来。人头攒动,我实在无法辨认这个声音究竟是从那个脑袋里迸发出来的。

“我们这不正排着嘛……”外面一群人随声附和道。

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的所有人确实都正在排队。且秩序井然。只不过。这个队伍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很粗……

我和妃茵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一大群人自发自愿地排着队送上门去被人按着脑袋挨个放血。我实在搞不懂这些人地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任何一个稍微有一些思考能力地人都知道,五大公会不可能永远霸占住东彻尔德港,拳击手套一定会越来越多。迟早有那么一天,他们只需要花上三五枚银币地路费就能自己去打一副戴在手上。而现在,他们却宁愿花上远远不值的一大笔钱,扎堆来抢着当这个冤大头,生怕落到别人后面。

其实许多事情都是这样,在需要做出抉择地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不愿自己决断,而是宁愿选择跟随在别人的身后,就好像倘若自己站在了多数人的立场上,就算是错误的事情,也能变得正确似的。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对于一个你不了解的陌生人,你凭什么信任他而不是新任自己?你凭什么确定他的判断会比自己的要英明?

为什么所有的智慧生物都是群居的?

大概他们要在彼此的身上找到心灵的依赖吧。

所谓的“托儿”,就是这样产生的。

“那个人是谁啊?”妃茵瞄了一眼那个商人问我。

“佛笑。”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我还是听出了他熟悉的声音。

很快,佛笑干净利落地卖掉了最后一副拳套,然后一秒钟也没有多停,立刻穿越位面离开了法尔维大陆。他卖完得正是时候,就在他离开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街上陆陆续续地又多了几家贩卖拳套的商人――我猜那都是五大公会的人。拳击手套的价格立刻因为他们的相互压价而大幅下挫,先后从一开始的十枚金币跌倒八枚、六枚、五枚、四枚,最后大体稳定在了三枚金币的价格上。

最早花钱买手套的那些人立刻惊觉自己片刻之间就成了“冤大头”这个名词的特指对象和生动范例,怨声载道连成了一片。

我在想,如果我告诉他们有那么三十个缺心眼的家伙花了五百枚金币买了一副和他们一模一样的破烂手套,而且这三十个人还都是他们耳熟能详的“知名人士”,他们的心里会不会觉得好受些。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口,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的佛笑已经来到了我们身边:

“嗨,你这个游手好闲的铁皮罐头,我在那里摆摊摆得好好的,你跑过来捣什么乱啊?”一露面,白衣剑客就直冲我抱怨起来。

“你可真是忘恩负义呀,要不是我,你恐怕直到现在还没开张呢吧!”我立刻反唇相讥。

“本来我还能多卖十个金币的,结果让你给浪费了呀!”佛笑完全无视我的宣传作用。

我立刻把拳击手套扔到他的脸上:“别忘了,你还欠着我十个金币呢。”

嬉笑了几句,佛笑把买手套的收益递到妃茵的手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同行,有些愤愤地说道:“会长,这些人抢了我们的生意,咱们要不要再多弄点手套来,挤垮他们?”

妃茵白了他一眼:“你白痴啊?咱们公会一共二十几口子人,还有马甲、还有菜鸟,五大公会我们能挤垮谁?再说了,现在价钱已经提不起来了,费那么大的劲去赚个零头,还没有杀怪卖装备赚得多,傻子才去凑那个热闹呢。”

说着,妃茵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都来卖吧,卖的人越多越好。都来抢着做这个生意,我们就不是那么显眼了。”

“那么……我们现在该干什么呢?”我好奇地问道。

妃茵嫣然一笑:

“找G,BUG。我们可是守法公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