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五章 天神降临

第十卷 BUG 第八十五章 天神降临

本书:独游  |  字数:5341  |  更新时间:

你……你……你说什么?”妃茵的回答让佛笑吃了一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啊,我说的是真的。”妃茵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很轻松,但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意思。

“我们不是刚卖完……”佛笑看起来已经糊涂了。

“哪条法律禁止玩家卖装备了?我们卖的是拳击手套,又不是卖BUG,>L二级的拳套,我们又不抢他的,干嘛不卖啊?再说了,你们不都是用小号卖的吗?谁知道是我们干的?”

“可是……这……那……”佛笑看起来脑子已经停转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出了城,四周的人渐渐少了。妃茵四下打量了一下,没有看见其他人,于是解释道:

“……一开始我也想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自己保住这个BUG的秘密,不让别人知道,这是最好的。可是再仔细考虑一下,这种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就算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公会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也难保会有别人发现,把它公之于众。等到每个人都能戴着一副拳击手套招摇过市的时候,这个BUG就一钱不值了,我们留着这个秘密,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所以我只能想办法把这个BUG的利益最大化。卖钱是最现实的,可我们势单力薄。绝对比不过那些大公会,只能趁着别人刚知道的时候抢先占领市场,创造最大利润,同时把消息泄露给其他公会,让他们帮我们堵住零散玩家获取这个BUG地渠道,我们趁机出货。”

“我们算过,一共有不到二十个点儿能打出拳击手套,产能是固定不变的。如果我们只告诉一个公会的话,他们很快就能达到人手一只。所以他们守不了多久。而且就算他们想要独占这个BUG,以一己之力也势单力孤。如果别人来抢也守不住。同时告诉五个公会,他们的速度就会相互受到牵制,给我们留下的时间也更长一些。我们的存货就能尽快出完。”

“等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市场已经成熟,竞争加剧,呈现出饱和状态。完全是买方市场,利润被削得很薄,根本卖不上价去,只有实力最雄厚的才能存活下来。这个时候谁还再往里冲。谁就等着被那些垄断企业――啊不,是垄断公会――挤垮吧。”说着,妃茵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说对不对。杰夫?”

“嗯?你在说什么?”什么“产能”、“垄断”。我听得精神十分恍惚。

妃茵立刻面色一沉,我感受到四周危险的气息袭来。顿时精神大振、举臂高呼:

“凡是会长大人提出地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会长大人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会长大人的表情立刻转云开雾散,口不对心地说道:“呵呵,小同志,不要搞个人崇拜嘛……”

“可是可是……”佛笑还是有些想不通,“……那你也不用那么快就急着向G报告啊……”

听了佛笑的话,妃茵一脸地恨铁不成钢:“你怎么那么糊涂啊,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闹得尽人皆知,就算你不说我不说,迟早都会有人说出来的;就算一直没有人说出来,那么明显的事情,G也早晚都会发现。既然早晚都会败露,那还不如我们先报告的好。要知道,报告一个BUG可是有奖励地呀,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抢了先……”说到这里,妃茵稍稍顿了顿,“……这是第一点理由。”

“那第二点呢?”我接着她的话茬问道。

“我痛恨一切形式的垄断组织!”妃茵说得咬牙切齿。

“那只是因为你自己垄断不了吧……”佛笑的表情很诡异。

尽管我并不知道他们所说地“垄断”是什么意思,但身为一个四十九级战武士的敏锐本能告诉我:佛笑说的才是真话。

G和BUG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一直也没有搞清楚。含含糊糊听我地涉空者朋友们说起过,似乎G是一种人人想抓:+而BUG好像.~是一群享有绝对统治权力的贵族吧。

……嗯,更正一下,好像我记颠倒了,BUG是臭虫,G才是贵族。

不过这其实无关紧要,BUG和G、臭虫和贵族,这两者之间原本就是没有太大差别,大多数时候甚至就是一回事。在我看来,G存在地本身或许就是一个巨大的BUG――绝大多数贵族都是蛀虫!

如果我事先真正能够明了G意味着什么的话,|L渎而危险的念头的。

妃茵带着我们两个在里德城西南角的一个山坳里停住了脚步。这是一个贫瘠荒凉的地方,距离城市比较远,而怪物的级别又不是很高,所以一向没有多少人光顾这个半吊子的鬼地方。即便是在平时,在这里杀怪升级的人也是屈指可数,更何况现在每个人都被拳击手套的传闻搞得心神不宁,谁还会把心思花在这块不毛之地上呢?

所以,当我们到达的时候,这里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一个外人也没有。

妃茵掏出了她的魔

本,翻到画满了怪异魔法符号的一页。我记得这一着“系统”,可始终没有搞清楚它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只是本能地感觉到这一页上面附着着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让我不敢轻易地去尝试。

妃茵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这页魔法符号上,脸面上带着一副肃然地表情。用充满虔诚和求告的语气急促地说道:“报告G,.系统BUG,+

我猜她正在施展的是某种特殊的召唤魔法,但她的咒语实在是太过简单朴素,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魔力的震荡。正当我怀疑她的魔法究竟能不能奏效的时候……

一种嗡嗡的轻响忽然凌空传来,在我地耳轮边震荡不休。这声音带着一些简单的韵律,不住单调地重复着,却如歌如诉、辉煌壮美,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厌倦。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让我感到心情平和,全身洋溢着一种被眷顾和爱惜的幸福感。

一道无比圣洁的光辉忽然凭空射下,穿透了原本就很明亮地天空,在我们的脚下画出一个标准的正圆形。空气中。圣光的辉泽层层地波动荡漾,虽然温和柔美,却又凝而不散,勾勒出一根流光溢彩地巨大光柱。直通天界,令人仰视。

抬头望去,我看见一个黑影承受着圣光的辉泽,沿着这道圣光的轨迹凌空缓缓降下。他依稀是个男子的模样。因为逆光地原因,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我可以肯定,他绝不是属于这个凡间的生灵。而是来自遥远天外那片最崇高地神居之所。他或许本身就是一位神――起码也是一位身负众神眷顾地神使。因为他地背后带着不属于这个凡间的神圣印记――一双洁白地巨大羽翼。

这双羽翼遮蔽了一块天空。在地面上投下一道神圣的光影,正覆在我卑贱的躯体上。坦率地承认。我被深深地震撼了,感动得热泪盈眶。不要嘲笑我,我打赌当你亲眼目睹这样壮美的景象时,表现得绝不会比我更好。除了虔敬和幸福,我这时的心里再也容纳不下更多的东西了。

“G果然都是群鸟人……”佛笑瞥着天上,毫:

“他的装备肯定很值钱!”妃茵流着口水盘算着,就好像正在目睹一只装满了金条的钱袋子从天而降。

嗯……好吧,我承认,总会有一些人对于神的信仰不是那么地坚定和虔诚,但必须强调的是――他们毕竟是极少数。

可让我感到很见鬼的是,为什么我碰上的人全部都属于这极少数之列呢?

且不管我身边的两个异教徒吧,我此时正沉浸在剧烈的心灵激荡之中。谁能想象得到,我居然会有一天拥有如此巨大的荣耀,能够近距离亲眼目睹一位神的降临,甚至还沐浴在他神圣的光影之下。我只想幸福地尖叫,又或者是虔诚地跪倒在地上,用我全部的身心去表达我内心的激动。可此时此刻,我的喉咙干涩枯哑、双膝僵硬发抖,全身上下好像是一块岩石,紧张得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我纯洁的四十五度角仰视目光,表达我内心深处澎湃汹涌无法遏制的崇敬之情。

这是我一生中最接近圣洁的时刻了,我真希望这样的时刻永远都不要过去。然而,就在片刻之后,一只乌鸦的突然出现把这一切都毁了……

“啊……啊……”空中穿过一道漆黑的影子,一边飞着、一边发出让人烦躁的叫声。不早不晚,正当天神降落到和它同一高度的时候,这只乌鸦刚巧扎进这道圣光之中,一头栽在那个长翅膀的天神怀中。

“哎呀……不好……这是怎么搞的……别过来……我控制不住了……救命,救命啊……”乌鸦的突然出现似乎打乱了天神降临的步调,他在空中手忙脚乱地抓瞎起来,似乎是正在努力保持着平衡。因为全身凌空,他的手脚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只能无助地胡乱挥舞着,双翼却还在僵硬地扇动,这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众神饶恕我不敬的罪过――从水沟里被钓起来的蛤蟆。

慌张的挣扎非但无助于他保持平衡,反而加快了他倾覆的速度。终于,当他距离地面还有三十步左右的高度时,尊敬的天神大人终于完全失去了平衡,屁股向天、大头朝下,为我们展现出了一个标准的自由落体运动轨迹。

“啊……噗通……哎哟!”天神神圣的叫声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穿透力极强地声线,最终以一声巨响终结了这短暂的翔空之旅。在他着陆的一刹那。逼人的神威立刻夹杂着飞扬的尘土扑面而来,让我忍不住屏气闭上了眼睛。这一刻,我真切感受到了空气在呻吟,脚下的大地也在畏惧地颤抖。

当然,如果不是天神,而是好大一块石头从半空中掉到你的面前,你一样也会感到大地在颤抖。但我非常确信的是,这两种颤抖完全不同。

究竟是哪里不同?老实说,这个我也说不上来。

反正就是不同的吧!

“啊……啊……”天空传来乌鸦不怀好意地叫声。

不愧是天神大人。尽管出了一些小小的意外,但从那么高的空中坠落到地面,他仍然保持着令人敬畏的庄严身姿,身体如标枪一样挺拔昂扬。笔直地

我地面前。

让人遗憾的是,当我希望能一睹他庄重的神颜时,遇到了一个技术性的难题――恐怕我们得先把他地脑袋从土地里面抠出来才成。

是的,正如你想象到的那样。我们伟大的天神大人地脑袋深深插进了一片泥土中――其实不止是半截脑袋,他的肩膀连同半截胳膊都被塞进了泥土里,这让他的四肢很难找到一个合适地着力点――全身笔直僵硬,双脚并拢朝天。两翼软趴趴地俯倒在地面上,不时还在抽*动着两下,整个身体倒竖屹立。

总地来说。如果不是地面上地泥土很松散的话。我们眼前地这位天神大人说不定已经直接从天堂一头插进地狱里去了。

即便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能够感受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他此时倒竖的英伟姿态犹如一座给人以巨大启示的伟岸丰碑。让人无法不尊敬!

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富有诗意和哲思的名字,正符合眼前这发人深省的一幕:

天空没有痕迹,鸟人已经飞过!

天神大人采取这样的方式与我们会面,一定别有他的深意,但这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个小小的困扰:我这会儿到底是应该毫不迟疑地全身趴倒在地发自肺腑地山呼万岁,表达我由衷的虔诚呢;还是应该抱着天神那双圣洁的大腿、搂住他圣洁的腰肢、把他圣洁的脑袋从地上那个圣洁的窟窿里面弄出来呢?

这实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似乎无论选择哪一样都犯了莫大的渎神罪过啊。

我求助地向我身边的同伴望去:

妃茵和佛笑显然也已经被天神大人极富震撼效果的降临方式弄傻了,他们两个人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要蹦出眼眶了,嘴巴更是张大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角度,实在让人很难不担心他们的颌骨会不会一下子脱了臼。

看来我别想从这两个人身上得什么有用的建议了。

“喂,有人吗?谁能来帮帮我的忙?”好在经过了一番奋力挣扎,我们的天神大人终于确认仅凭他自己的力量实在无法把脑袋从地上的窟窿里拯救出来。他十分艰难地朝后摆了摆手,十分明确地向我们传达了他的第一条神谕。

大地之下,传来了他沉闷的声音。

我顿时肃然起敬:神就是神,从那么高的地方一头栽下来,居然还能如此坚强地活着,如果是普通的人的话,此刻只怕整个脑袋瓜子都被直接拍到肚子里,直接还魂去了。

同时,我的心里也感到一阵庆幸:

幸亏我们是在一片草地上,而不是在一堆岩石上召唤他的!

得到了天神大人的命令,我们三个人这才忙不迭地跑上前去。佛笑抱住了他的左腿,我抱住了他的右腿,妃茵一把抓住了他的中间――咳咳,我指的是他的腰带――三个人一起喊着号子,好不容易才把天神的脑袋从地里面上拔了出来。

天神大人的小腿是赤裸的,腿毛挺拔而刚硬,带着令人肃然起敬的威严。一想到我居然有这般天大的福分,亲手和天神大人粗壮的小腿发生亲密的肌肤碰触,我的心理都充满了难以言明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顷刻间,我的眼角湿润了……

……

“真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翅膀这种装备实在是太难用了,我总是掌握不住平衡……”完整无缺地站起身,天神大人面色羞赧,挠着头皮对我们说道――我简直太感动了,这真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神明啊!

直到这时,我才抬起我卑微的目光,看清楚天神大人头顶上的名字:

G007

这真是个富有先见之明的好名字……

(今天终于把第一个月的稿费捐了,640,零头没算。支持灾区人民的灾后重建。感谢老婆大人,在我忙着和居委会大妈聊天的时候替我跑了一趟……而且还帮我垫了钱(惭)。

顺便提提最近看到的一些言论。有些人在看到一些有钱人捐款的时候嗤之以鼻,认为人家收入多,捐的就应该多,捐得少了就是小气、就是吝啬、就是不爱国。这让我想起了大学参加辩论赛时的一个用到烂掉的辩题:善心是善还是善行是善?

我是一向认为善行是善的――虽然辩论赛上我的立场是善心是善,最搞笑的是我们居然还辩赢了――对于那些受灾的人们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动机,而是结果。如果你做一件事情的结果比你什么都不做要好,那就应该是行善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些亿万富翁们哪怕只捐出一毛钱来也是好的,更何况他们哪怕做得再少,也远比我们这些小市民要多。所以,我们还是应该谢谢他们的。

许多人说,芙蓉姐姐是作秀吧,李宇春是炒作吧,姚明是故作姿态吧,那些明星们都是心怀不轨吧……可是我要说,如果作秀可以让灾区人民的生活好上一毫一厘,那么这个秀做得都是值得的。有善可行,何秀不可做?

而那些因为人家捐款少了就要抵制人家、把人家赶出去、甚至进而上门闹事的行为,说得严重些是讹诈,说得恶毒些是乞讨,几有恶丐之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