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七章 神的恩赐

第十卷 BUG 第八十七章 神的恩赐

本书:独游  |  字数:6502  |  更新时间:

咳咳……”不知道为什么,名为“残翼堕天使”的天地干咳,让我不免为他的身体非常担忧――天神大人们为了护佑法尔维大陆上的苍生,日理万机,实在是太过辛劳了啊……

“好吧,我就把我们的奖励额度告诉你们……”终于,堕天使大人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

“……具体的数值虽然要根据BUG的内容进行调整,但一般来说,一些细节上的小BUG是奖励五万枚金币,或者是一周的免费时间,又或者是二十万的经验值;中等的BUG是十万枚金币,或者是一个月的免费时间,又或者是三十万的经验值;一些设计到基本程序的严重BUG是十五万枚金币,或者是三个月的免费时间,再不然就是五十万的经验值……”

说到这里,谨小慎微的天神大人又干涩地吞了一口口水,做贼似的缩着脖子四下望了望,细细叮嘱道:

“……你们可真的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妃茵低头盘算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你能给予的奖励权限都有多大比例的浮动额度呢?”

“按照工作手册第一百六十条规定,BUG奖励额度都是由公司决定的,G没有自行调整的权限。咦,堕天使大人的额头那些上大颗闪亮的东西是什么?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冷汗么?

“不可能吧……”妃茵不相信地瞥了他一眼,“……卖房子的售楼员都有两个百分点地让价权限。”

残翼堕天使立刻好像喝水呛到了一样突然咳嗽起来。过了半天才费力地挣扎道:“我们真的不是卖房子的……”

“那么你们最近有没有什么促销活动?返券、折价、贵宾卡、积分返现、买新房送装修之类的……”妃茵不依不饶。

“对不起,我们不送装修、不送家电、不送煤气、不送电费,因为我们不是房地产开发商,过去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堕天使大人说的斩钉截铁。

“哦,原来是这样啊……”妃茵好像好不容易才听明白天神大人究竟在说什么,可还是不甘心地说道,“……可是G大人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BUG,你总得给我们一点优惠吧。你看我的级别那么低。还那么热心地向你报告,你总得让我有点成就感吧……”

堕天使大人仔细思考了半天,终于万分为难地点了点头:“如果你现在就告诉我这个BUG,我就向你透露一些内部资料。这就已经是极限了。”

妃茵立刻精神大振:“那好那好,我现在就向你报告。”说着,她向我打了个手势,残翼堕天使大人的目光立刻投向了我。

被天神大人凝视着。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骄傲和慌张。我战战兢兢地摸出从佛笑那里买来的那副拳击手套,抖抖索索戴上了双手:

“我们碰巧发现,这副拳套会额外增加攻击属性,武僧以外地职业也可以装备。”我郑重地向面前的堕天使大人报告着。

堕天使大人看了看我的属性变化。又从虚空之中抽出一本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魔法笔记本,翻看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嗯。这个BUG确实还没有人报告过。我会记下你们地账号。等到奖励批准后尽快通知你们。现在选择一下吧,你们想要什么奖励?金币、点卡还是经验值?”

妃茵问询地望了望我们。随手指了指腰间的钱袋,征求我们的意见。我赞同地点了点头,佛笑犹豫了片刻,紧跟着也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们仅仅是在这次与天神短暂的会面中所赢得地财富,就已经大大超出了之前费尽心机赚取的金币数量数倍了。

很久很久以后,回想起这时的情景,我不由得有些后怕:倘若当初我们选择的不是金币而是别地什么东西、倘若堕天使大人留下的不是妃茵的联系方式而是我地,那么我地人生,恐怕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了……

堕天使大人刚一完成记录,妃茵立刻两眼放光地扑了上去:“G大人,你说的那个内部资料,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衣着高雅地天神大人沉吟了片刻,最终仿佛痛下决心似的,“……记住了,千万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妃茵用力地点了点头。

得到这个非常不可靠的保证之后,天神大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一本小册子递到妃茵的手中:“虽然我没办法直接给你一件神器,但可以把这本神器介绍手册给你。这本手册里包含了所有神器装备的属性、掉落地点和掉落几率,可全都是未公开的内部资料哟……”

一本这世界上所有神器的藏宝图?

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抠门的神明,居然会赐下如此珍贵的礼物。

毫不夸张地说,这真的是一件珍贵到了极点的恩赐。我们当然不能妄想着坐享其成,让神明大人慷慨地将一件神器交到我们的手中。但是,他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他这样做必然有他的深意,或许,是想籍此给予我们这些渺小的存在一点必要的磨砺,看看我们是否有资格拥有和掌握这些神界的利器。

但不管怎么说,一旦拥有了这份图谱,我们将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神祗破坏的伟力的生灵。只这一条,就足以让我们对这位慷慨的神感恩戴德。

妃茵两眼放光,飞快地翻着这卷收藏着大陆神器秘密的图谱。她激动的心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不过……

咳咳,会长大人。身为一位气质贤淑的――或者说是自认为气质贤淑地――高贵女士,你是不是应该把嘴角的口水擦擦先?

在我们崇敬的目光中,残翼堕天使大人略显生涩地张开背后的双翅,憋足了力气努力挥动起来,缓缓地升上天空,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随着他的远去,他的身影逐渐变成了一个浮动的黑影,几乎要融化在了明媚的阳光之中。

“哎呀……”忽然,他左边地翅膀突地一僵。身体立刻像一块石头一样笔直地落了下去,直冲向远方的一座山包。正当我们都以为又一场飞行事故将要发生的时候,他在最后的紧急关头终于调整好了平衡,让人揪心地勉强重新升上了天空。万分

向着遥远地未知世界飞去。

多么坚韧的天神大人,冒着巨大危险穿行于神界与人间,为了众生的福辛苦奔忙。我的眼中蓄满了感动地泪水,手心里还攥着一大泡因为他生疏的飞行技巧而流出的汗水啊……

……

“会长。没想到你会选择金币啊……”离开的路上,佛笑对妃茵说道,“……我还以为你会选择点卡之类更实际地东西呢。”

“要点卡多没意思啊……”妃茵回答道,“……市场经济。花钱找乐趣,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要是为了省钱,在游戏里面累得要死。好不容易攒了点钱还用来买点卡。变成了天天被游戏逼着玩。这就得不偿失了。再说了……”妃茵咽了口唾沫,“……五万枚金币呢。能买将近二十万瓶生命药剂呢,真是想起来就爽啊……”

我们的会长大人有一点让我一直很费解: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总喜欢将金币地数量直接代换成廉价地生命药剂地数量,进而得出一个远比金币本身的数量要大很多地数值,这时候她就会变得愈加高兴。似乎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数字变得越大,她就会下意识地以为手中的财富变得更多,进而生出更强烈的满足感。

说的好听一点,她是一个心思细腻敏锐、对于数字格外敏感、形象感知能力和思维能力格外强大的聪慧女子。而如果要说得通俗一点的话……

这纯粹就是自欺欺人吧!

“嘻嘻嘻……”会长大人得意地笑着,“……不但如此,还从G那里A来了神器资料。引者”、长弓“风之轻吟”、长矛“空间法则”,还有……嗯?”

忽然间,妃茵似乎刚刚发现了一些问题,立刻停住了脚步,面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杰夫,你现在应该已经四十九级了吧?”

“是啊……”我纳闷地点了点头,不知道尊敬的会长大人为什么要问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那你升到五十级需要的经验值是多少?”

我查阅了一下自己的属性:“八十三万五千三百二十七,你问这个干什么?”

“先等一下……”妃茵面色惨白地冲我挥了挥手,而后将双手伸到耳边,做了个上举的动作,仿佛正把什么东西从头上取下来似的。而后,她就像离了魂儿似的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倒是嘴里不住地发出些“噼噼啪啪”的奇怪数字,倒像是有人正在按着什么奇怪的按键。

我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涉空者们经常会做出这种怪异的举动,过不了一会儿他们就能重新恢复过来。

果然,不久之后,妃茵重新恢复了神志。她显然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再看那本神器卷宗的时候,已经不复刚才欣喜不已的神情,反而好像与它有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一口口把它给嚼碎了咽下去。

“这里面级别需求最低的神器也要二百级才能装备得上……”妃茵挥舞着这本卷宗恨声咆哮着,就像是一只发了狂的母狮子,“……五十级就要八十多万的经验,每升一级经验还会提高至少百分之三十,至少还需要三千二百九十二万万万亿点经验。假设我每天上线四个小时,按照我现在的速度一刻不停地练级,也需要至少八年时间才能练到两百级!八年时间啊,日本鬼子都大炮了,这个短命的公司到时候还有没有都说不定。再说了。就算八年之后它没有倒闭,这些资料到时候也该公开出来了,我现在拿到这些有个屁地用处啊,这里面提到的副本现在根本都没有开放呢……”

说着,妃茵气势汹汹地朝天上伸出了一根中指:“该死的G,居然扮猪吃老虎耍老娘,我跟你没完!你们的投诉电话不是对方付费么?哼,我……我要去投诉你!我每天打二十个国际长途去投诉你!啊……气死我了……”

我不知道妃茵为什么会如此的暴跳如雷,在我看来。她似乎只是因为不能立刻搜寻这些神器而遗憾得有些失态。这种想法很不可取:神不会平白地关爱我们这些庸俗的生命,他在赐予的同时,必然也会考量我们是否有资格接受他的恩赐。只要我们怀着足够的虔诚、抱着坚毅地信念,心怀坦荡地接受神的考验。终有一天,他会将承诺的福泽施予我们的。

不过只是一个两百级地门槛而已,早晚有一天,我们都会达到的。难道不是么?倘若我们就连这些许的毅力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去接受他的恩赏呢?

甚至我们可以说,神明赐予我们地,并非是这些威力巨大的神器。而是一个发人深省的劝诫。他用这种方式劝诫我们:我们应该抱着虔诚的信念、坚定而耿直地生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谱写自己地生命。只有我们足够努力、只有我们付出了足够的汗水。才会有等值的回报在等着我们……

这种隐晦地方式来劝诫我们。并且给爱贪便宜地女魔法师一点小小地惩戒和人生宝贵的指引。这是多么地智慧、多么的宽厚、又是多么的公正啊!

这一刻,那飞翔在天空中摇摇欲坠的G大人的诚挚的景仰和崇敬,深深地投射在了我的心中……

……

如果你从来也没有过怀揣上万枚金币在大街上溜达的亲身体验的话,我劝你真的应该去试试,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此时我腰包的分量前所未有的沉重,仿佛储物魔法都失效了似的。放眼望去,满大街原本昂贵得让我羞于问津的商品,此刻顿时都变成了“便宜货”。我自信满满、趾高气昂,看见所有的东西仿佛都低了一头似的。

倘若谁正因为腰肢佝偻而感到烦恼的话,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只需要在他的腰包里塞满了金币,让他上街走走,他立刻就会变得挺胸昂头、身姿英伟。

在天神G007残翼堕天使大人降临之后没有几天,妃茵就收到了来自神界的丰厚恩赐――超过五万枚金币的奖励。这堪称是真正的一堆“从天上掉下来”的黄金,再加上我们此前四处兜售拳击手套的暴利收入,我们的公会顿时一夜暴富,账面上有了超过七万枚金币的巨额现金。

公历1461年1015,这是一个应当被载入史册的日子一天里,我们的公会“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迎来了比公会建成还要具有更大纪念意义的大日子――终于发薪水了!

因为这个BUG是我和佛笑发现的,所以我们每人得到了一万五千枚金币的奖励,而公会中的其他人也得到了数千数百不等的酬劳。公会的伙伴们感动得手舞足蹈、热泪盈眶。长弓射日代表绝大多数公会成员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真没想到,我们还有活着从妃茵会长手里拿钱的一天。”

他得到的当然是会长大人的一记犀利的冰风暴法术和一声奔放的笑骂。

隐藏在这些放肆调侃之后的,是一份幸福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我觉得,这种幸福并非全然是沉甸甸的金子所带来的:在整个过程中,所有的公会成员们周密设计、合作无间,成功地达成了一个艰难的目标,只有亲身在整个过程中付出过辛劳的人才能体会得到这其间的骄傲感受。

但同时,这份幸福又并非和这些金币全无关系:只有当你的辛劳工作得到了相应的报偿,你才能够从这份成功中领受更大的喜悦。无论报偿是否真的和你的付出等值,当你将这些金币拿在手里地时候。你都会觉得他们格外地宝贵。

我忽然想起,如果当初我们选择的不是金币,而是那不知所谓的“点卡”,或是无法转让的灵魂之力,那现在的景象又会如何呢?

而当初最先做出选择的,却是我们拜金贪婪的女会长妃茵大小姐。

她其实原本可以选择得到更多的,不是么?

我们的会长此时正被她地会员们扯住手脚奋力抛向天空,祝贺她的计划成功实施。这种祝贺的方式似乎并没有得到她的认可,她惊骇得紧闭着双眼。在半空中大声尖叫着,一会儿要提高这个人地利息,一会儿又要缩短那个人的还款日期,威逼利诱着要大家把她放下。可平时对她像老鼠见猫一样畏惧的会员们。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服从她的命令,只是哄闹着一起把她抛得更高而已。

看着她难得一见地惊恐表情,我忽然觉得,如果她当初的选择不是如此的话。得到的或许只会更少吧。

谁知道呢……

在每个人都领到各自地薪水之后,公会还剩下来将近两万枚金币的余款。妃茵筹划了一下,拿出了其中的一半,购买了不少练习生活技能所需要地各种原材料。供给我们这些拥有炼金、烹饪、缝、锻造等生产能力地公会成员升级技能。另外一半则被存到了大陆银行中,作为公会地公共积蓄,以备不时之需。

与此同时。大陆各处的神庙和官邸都发出了联合通告。就在今晚。万知万能地父神达瑞摩斯将会施展神威,消除拳击手套的这种悖神的特性。同时还将调整这个世界的多种细微的规则,请所有的涉空者届时不要在这个位面中逗留,免受牵累。

他们管这叫“系统升级”。

这个公告让满大街手上套着拳击手套的冒险者们怨声载道――那些抱怨得最大声的人看起来都很眼熟,似乎都是些花费了五百枚金币从我们手中买下这个秘密的“VIP客户”。但是,嘘……我们都装作从未见过他们的样子,静静地离开了。我真心希望他们永远也不知道是谁向别名为G的天神们告的秘。

……

在整个大陆人均积蓄不足一千枚金币的今天,像我这样一个万元户绝对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存在。我花了五千多枚金币,将我身上的所有装备从上到下换了个遍――除了那双神庙赐予的靴子。

现在,我的盾牌已经换成了能够增加一百二十点防御力和三百点生命值的长方形塔盾“图书馆的墙”,它还能比现在提供一成的格挡几率。我的剑也变成了能够增加一百七十点攻击力的“响尾蛇的劈风刃”,尽管它的攻击力和我换掉的那柄“勇敢者之炎刃”差不多,但攻击速度却提高了四分之一,攻击命中率也相应地提高了不少,还附带毒素效果。其他的装备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除此之外,我还买了一件“稻草人的锁子甲”。如果你能亲眼看看这件铠甲,就会发现它并不像自己的名字那样听起来那么脆弱。它之所以被叫做这个名字,是因为铠甲上金属链条编制得十分细密平整,就像是田野中稻草然的编织方法一样。这是一件五十级以后才能装备的铠甲,作为一个……咳咳……有钱人,我决定为我的将来做好打算。

凑齐了这一身装备,街道上的涉空者们已经十分稀少了,剩余零落的几个人也都在忙着交任务领报酬,或者是就像死人一动不动地摆摊卖货――他们的身体虽然在这里,可我却觉得他们的灵魂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我在路边找了一个小酒馆,向大腹便便的酒馆老板要了一杯麦酒――这种东西可以加快你斗气的恢复速度,但喝多了会使你头脑昏沉、降低命中率。这种麻醉神经的饮料对于战斗的害处比他的益处还要大一些,通常在战斗的时候,没有人会选择服用这种饮料。不过在平时不需要战斗的时候,人们大都喜欢在酒馆里喝上一杯,这主要是因为它爽朗的味道比那种腐烂的生命药剂要强得太多了。

酒馆里只有我一个客人,我低头浅啜着,眼看就将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美酒……

再一次地,我与无边的黑暗不期而遇了。

(感谢各位读者大人给我提供的计算方法――虽然我仍然一个也不会用――特别感谢四月小茶大人,他不但直接把结果给我发过来了,而且还格外用心地帮我分毫了数位,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数了三遍都数错了。

经验值的创意源自很久以前看的一则笑话:有人玩传奇在三十级的时候砍了把八十级的宝刀,兴奋之余计算了一下自己要多长时间才能用的着,然后发现可能要十年左右,于是那把宝刀就只能作为炫耀的资资本了――刚开始的时候传奇的经验似乎很低吧,现在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我也是看了这个笑话之后,彻底绝了玩传奇的念头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